Blog

「遲導,我現在都自身難保,還怎麼幫您呢?」


「怎麼不能,澄清一下很難嗎?微博我都編輯好了,你只需要轉發回應就足夠。」貝瑤冷漠道,全然沒有在葉旭面前的撒嬌賣慘。

「我的微博不是我說了算!都是公司運營!」馮希嬈也惱了。

這個女人是憑什麼這麼囂張!

本來就是她放出去的料,讓她幫她?做夢吧。

貝瑤卻笑了笑,「葉旭嗎?」

「……」

「那更好辦了,他聽我的。」貝瑤漫不經心道,卻字字扎心。

他聽我的。

這短短的四個字就是在間接告訴馮希嬈,他們或許真的一如照片里那樣,舊情復燃。

馮希嬈幾乎要將手機扔出去,牙齒緊緊咬著嘴唇,嫉妒的渾身發抖,「遲貝瑤,是你當初先扔下葉旭不管的,你有什麼臉回來?你怎麼好意思說他聽你的!?「

「他喜歡我,當然是聽我的啊。」貝瑤彷彿絲毫不慌,「希嬈,他讓我轉告你,別再他身上浪費時間。五年了,不喜歡你,就是不喜歡。與其與我為敵,不如都做個體面人,日後還有更多合作機會不是?」

「何況,你想讓《雙生》這部電影還沒發布,多少人為這部電影付出了心血,不能因為你看不慣我,就糊掉吧?」

她的語言越來越犀利:「我相信你腦子沒那麼蠢,不至於想不清這件事的後果。不然葉旭可真是白白捧你五年,不僅沒賺多少錢,還全虧進去了。」

「你胡說!他才不是這樣想的!」馮希嬈氣急敗壞喊道。

緊接著,馮希嬈掛了電話。

貝瑤暗暗勾起唇,眼底隱晦不清。

看來,她真高估了馮希嬈的精神防備。。 小心為上,傅南華還是運轉符篆之心『青雲虯』。

天地之間的符氣匯入身體,傅南華觀想電系符陣。

也許是因為空去中濃郁電系符氣,傅南華灰色的電系符陣上有點點亮光明滅。

雨越下越大,烏雲中的電蛇也在向紫陽學院的方向游來。電閃與雷鳴之間的間隔也越來越短。

坐在崖邊岩石上,只一會兒功夫,原本豆大的雨點變成傾盤而下。

烏雲也越壓越低,原本白色的閃電也多了幾分色彩,有紫色的,暗紅的,也有金色的。

咵嚓嚓一聲巨響,浮金河上金蛇狂舞。

沒有一點徵兆,傅南華體內的電系符陣,雷系符陣瞬間變得明亮。天上的閃電如有感應,一道紫色閃電打在懸崖上,巨石滾落,幸虧大雨,鬧市裏人不多,也沒人受傷。

新啟動的兩系符陣瘋狂運轉,又是一道閃電打在他身後。

一前一後,閃電好像在對傅南華定位。

沃草,激活個符陣,弄的像渡天劫,也沒誰了。

傅南華想停止符陣運轉,可是天地符氣瘋狂湧入,好像很難切斷。他都沒用上背包的符石,體內的符氣卻源源不斷增加。

傅南華有種強烈的預感,第三道閃電一定會打在自己身上。自己的血肉之軀,如何抵擋這煌煌天威?

還是太冒險,忘記了祖國的九年教育,應該在旁邊豎個避雷針。

果然,閃電接踵而至。

也在那一瞬間,黑炭空間打開。

……

那一天,紫陽城,紫陽鎮,紫陽學院有很多人看到烏雲之下,有兩個巨人如天神下凡,頂天立地,手握閃電,如拿刀叉。

東方潮?!

哥哥澹臺烏圖?

澹臺赤赫看着哥哥巨大的身影在天地之間,渾身電光縈繞。怎麼回事?哥哥不是和東方潮同歸於盡,他們兩怎麼會出現?

哥。

澹臺赤赫的呢喃,沒有得到澹臺烏圖的回應。

兩人在捅破烏雲的瞬間,消失在金色日光之中。

傅南華看到迷霧空間里,星君畫像前,東方潮和澹臺烏圖還是電光縈繞,而且多了些不一樣的東西,只是來不及細看,他的意識又退出神秘空間。

陽光照在身上,符氣在體內符陣上溫和流轉。這是一種和天地相融相親的感覺,也是他冥想追求的境界。

冥想不是控制,不是控制胡思亂想,也不是控制自己什麼都不想。冥想要把自己拔得很高,跳出三界去感受天地萬物不以自己意志為轉移。

現在只剩下一個冷血符陣,傅南華決定不把符石背回去。趁此機會,一舉拿下。

傅南華聽諸葛虹信誓旦旦的說,他是在冥想的時候心有所感,冷血符陣激活,不費吹灰之力。

傅南華是不信的,冥想和激活符陣可能有些因果關係,但不會那麼關鍵。

冷血符陣描述的狀態和動物冬眠有些相似,也有點像龜鱉這些冷血動物,長時間的不吃不喝。因為已經激活沸血符陣,知道沸血狀態下,能最大程度的提升潛能。相反的,冷血狀態,自然是減慢新陳代謝的速度。

傅南華一邊胡思亂想着,一邊觀想着冷血符陣。

可惜效果不大,而且懸崖下面熱鬧起來,為了抬開大石頭,有些人還喊起號子。

想了想,傅南華還是回去,今天收穫已經不小,做人不要太貪心。

雨後的學院,依然安安靜靜。

一個人走在花徑上,心裏想得還是那段黑炭。

閃電從天空對着自己當頭劈下,兩個人影從頭頂躍出。

閃電打在兩人虛影上,兩人像氣球一樣快速膨脹,直到頭頂烏雲,腳踏大地。更多的閃電打在虛影上,讓兩人的身影都凝實幾分。

從兩個人為什麼會出現在迷霧空間,到現在為何出來替他頂雷,他都不明所以。

是黑炭?

還是星君畫像?

既然東方潮和澹臺烏圖被收進迷霧空間,那司徒昆池幾人沒有被收進空間?如果是因為司徒昆池品級不夠,那麼更早時候,鳩山二剎都是六品,為什麼也沒有被收進空間?

還有畫像里出現的『迷你』冰雪奇猿,他也不知道為何會如此?

除了那段黑炭,可能和封魔壇,修羅剎也有關係。剛好,王存露和自己換書,這幾天可以好好研究。

回到房間,開始翻看封魔壇記。

傅南華越看越覺得,封魔壇不就是道家的五行八卦爐,以五行之力,煉化世間萬物。

兩者又有區別。

五行爐需要火作為催化劑,根據物體的不同,火的要求也不同。道家經典里就有十大神火的記載,三昧真火,排名第一。

後面依次是南明離火,太陽真火,六丁神火,太陰神火,九天玄火,紫薇天火,鳳凰聖炎,紅蓮業火,幽冥鬼火。

而封魔壇所需的五行根,作用相同,缺一不可。

五行根如同木桶的五塊木板,盛水的高度有最低的那塊木板決定。也就是說,封魔壇的效果,取決於品質最次的那個五行根。

傅南華看着看着就索然無味,這個封魔壇記講的五行之道,都是道家玩剩下的。而且羅里吧嗦,講的也雲里霧裏,可能寫書的人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想起密室里那張洞頂壁畫,腦中浮現輪迴陣陣圖,這陣圖和封魔壇的核心符陣剛好相反。符篆之心修羅剎也是一正一反,天使與惡魔,光和暗。

這寫《封魔壇記》的澹臺家老祖應該是摸到陰陽五行的門檻,但是因為缺少道生一的那個一,所以他記錄的正反只能對立,不能像陰陽一樣,互生互化。

反而是澹臺朱赫因禍得福,哥哥澹臺烏圖臨死之前把正修羅剎的符陣疊加在她身上,讓她有了陰陽合一的可能。

這本《封魔壇記》對他最有用的,還是正反修羅剎的記載。

澹臺烏圖修鍊的正修羅剎,五大基礎屬性是水火土,再加上暗系屬性符陣和沸血符陣。澹臺赤赫修鍊的是反修羅剎,五大基礎屬性是金火木,光系和沸血符陣。

《縱橫法》裏記載的修羅剎並不準確,修羅剎只有三個黃金五本,但排名十一,威力還在多數排在它前面的符篆之心之上。看過《封魔壇記》后,也就解釋得通。

怪不得自己自己運轉修羅剎的時候不通達,那麼彆扭。修羅剎的基礎符陣應該是八個,黃金五本之外,分別是光暗兩系符陣和沸血符陣。

傅南華想着想着就走近符畫台,符畫台範圍內隔絕符氣,也隔絕了外人依靠符氣的窺探。

準備好符石,他進入符靈空間。。 幾人看到財寶的喜悅瞬間消失,隨後開始驚疑不定了起來。

「這些人的死狀怎麼這麼詭異呢?」

胡八一此時出聲道:「這些屍體的姿勢排成了一排,就彷彿是他們生前興奮的衝進去,然後就遭到了攻擊,再然後直接倒下了。」

「老胡,你說的有道理!」

胖子也贊同道:「你這麼一說,確實是挺像那麼回事兒的,胖爺我差點就被財寶迷住了。」

葉浩初看着四周的屍體,「看樣子,這些人剛死不久,應該是進去之後直接中了什麼陰招,不然的話,也不至於死狀如此凄慘。」

「老葉,你說這些人應該就是老村老所說的那些人吧?」胡八一問道。

「是的!」

葉浩初說完就往屍體的位置走去,好像不在乎有啥詭異的機關似的。

「老葉,小心有機關啊!」

葉浩初擺擺手,他知道這裏已經有人替他們走過了,所以不可能有機關了,隨後自顧自停的檢查起那些屍體。

胡八一等人看着葉浩初走過去后,也是連忙跟上。

「死亡時間不超過3小時!而且極有可能是中毒死亡的!」胡八一蹲在地上看着那些人屍體分析著。

「中毒?」

聽見這話黑瞎子愣住了,他皺着眉頭道:「這未免太巧合了吧?集體中毒!還都死在一起了?」

「你說的也有道理。」

「胖爺我覺得吧!這麼多財寶在這裏,他們很有可能是看見財寶起私心了,被同伴給陰了!」

「是有可能!」

胡八一點點頭道:「但是這種可能性還是比較小,來到這裏,他們難道不知道人多代表着活着出去的幾率更大嗎?」

然而,就在他們議論紛紛的時候,葉浩初這時用匕首開始扒拉着屍體。

胡八一四人見到葉浩初一人悶着頭在一具年輕女屍身上翻找着什麼,臉色都有點怪異。

「老葉,你幹嘛呢?」

胖子這時壞笑道:「老葉,你丫的不會看這女人長的漂亮,想占點便宜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