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那你帶它去九陽殿吧!」張靜冷笑道。


若花襲伊聽見,多半會跟張靜杠起來。

羅陽笑道:「靜姐,你是我的徒弟,我不會害你的。」

當時拜羅陽為師,只是為了拉關係,能在宏運大隊接近洪佳欣而已。

直到聽說羅陽能跟第十塊木炭一較高下,張靜才真正對他佩服。

現今聽羅陽說出師徒關係,張靜並沒有反駁,倒是打蛇隨棍上,說道:「你做師父的,從來不教我功夫!」

其實她話裡有話。

不待羅陽應聲,又接著道:「師父,你應該阻止第十塊木炭去八仙堂。」

說來說去,張靜還是不願意看到第十塊木炭去八仙堂。

羅陽說道:「靜姐,我不是說了嗎?讓十大聯盟再布個法陣,那就行了。」

從當時的情形來看,雖不能說第十塊木炭完全沒有能力破解九星鏈法陣,但它確實沒能快速破解九星鏈法陣。

現今回想起來,當初讓第十塊木炭蹦達久些會更好。

「它能破第一次,就能破第二次。再布法陣有什麼用?」張靜反問。

這個問題難住了羅陽。

穿越成地精的跟班 若直接說九得鏈法陣是他破解的,那會惹來很多麻煩。

不說,又不能讓張靜聽明白。

美人不愛聽道理,羅陽就按這個方法去做。

他打算動之以情,看能不能打動張靜。

不過張靜身份地位不算很高,就算她同意了,也難以保證事情會成功。

可是不嘗試,那更沒有機會。

羅陽凝視著張靜那憂鬱的雙眸,說道:「靜姐,我是你師父,你是我徒弟,不管怎樣說,我都不會害你。請你相信我。我的直覺有時候很準的。十大聯盟再布一次法陣,應該能收到效果的。」

想起第十塊木炭也有可能破解法陣,只是需要時間多些,羅陽也不敢把話說死。

不然,屆時第十塊木炭真的破解了法陣,那羅陽都沒臉面對張靜。

「你不用指揮十大聯盟,你只要阻止第十塊木炭就行了。」張靜說道。

「靜姐,那你說我帶第十塊木炭去哪比較好?它要找夜傀。對了,第十塊木炭跟夜傀結合會得到什麼?」羅陽問。

從張靜那茫然的神情,可以看出她不太了解。

團寵嬌妻超難娶 狐疑的盯著羅陽,過了一會子,張靜問道:「誰告訴你的?」

笑了笑,羅陽說道:「靜姐,看來還是十三姨和花姐對我更誠實。」

輕輕哼了一聲,張靜看了看車窗外面。

「靜姐,你要怎樣才能相信我?」羅陽問道。

「你明知第十塊木炭能破解法陣,你是故意要十大聯盟浪費人力物力?」張靜質問道。

有些話不能說,羅陽感到很無奈。

苦笑了一下,羅陽說道:「靜姐,你說點實在的,要怎樣才能相信我?」

見羅陽那麼執著,張靜轉著眼珠。

過了半晌,才聽她說道:「你要是能把第十塊木炭捉起來,我就相信你!」

聽了這話,羅陽笑了。

若能把第十塊木炭捉起來,那表明羅陽的實力已比它高一二個檔次。 「店長?」

「今天你可以下班了。」

「哎?」

鍾小愛一愣,想到某種可能,她忙道:「我今天真的是第一次,我以後再也不會了。求求店長大人您高抬貴手,不要辭退我啊……」

何瀟岳聽到這裡,笑得更歡了。笑完才道:「你誤會了,你們今天都可以提前下班,咖啡店要重新裝潢一下。」

「哎?可是我都沒有聽說耶……所以店長今天才來店裡的嗎?」

「嗯,本來早上就要說的。可是店裡客人一直很多,所以就等到現在……」

鍾小愛跑出去一看,擺擺手說:「可是,現在店裡的人也很多呀……」

「那怎麼辦,你有建議不?」

鍾小愛以為店長這是在開玩笑,是他自己的店面要裝潢,當然自己做主了。但是她看向何瀟岳,後者一副虛心求教的樣子,讓她打消了此前的顧慮。

「要不,等到今天下班或明天,總不能讓客人白跑一趟呀。」

其實鍾小愛更想說:你只要每天來店裡走上一圈,店面裝不裝修什麼的都不重要,客流量絕對爆滿。當然她也可以因此多賺點小費,早一點還清東方彧的欠款。

「你說得對,顧客至上。那我明天再來,今天就辛苦你們繼續服務了。」

鍾小愛笑著回道:「好說好說,這本就是我們的工作。」

何瀟岳是行動派,話剛說完,就動作迅速的離開了咖啡店。可是店裡的客人卻沒有因為他的離去而有減少,反而有漸漸增加的趨勢……

「小何那是在幹嘛?」

「你不知道,這小子可精著呢。這不店長前腳剛走,他後腳就去拍賣店長坐過的位置。」

「拍賣座位?這也太扯了吧,誰會想買……」

鍾小愛不可置信的問道。

「誰說不是呢,還需要點一杯最貴的咖啡才可以在那裡坐3分鐘而已……」

「這不顯明的坑人,誰要去啊。」

「吶,看到那裡三層外三層排隊的了么?」

「你別告訴那些都是……」

「正是。那些都是想去店長坐過的位置上去坐一坐的人……」

鍾小愛看著那有些誇張的人潮:「店長又不是什麼大明星,追星也不至於這樣啊……」

「大明星?你說店長長得像不像某個大明星。」小菲突然正經道。

「店長是長得很帥啦,不過應該不至於是大明星吧。要說大明星,東方彧才比較像咧。」

「東方彧,誰啊?」

「一個代課老師。」

「照片照片,讓我和看看他和店長,誰比較帥?」

「沒有照片啦。那種惡劣的人,我才不要拍他照片耶。」

「鍾小愛,你這樣說你老師可就不對了哦。」

「要你管哦。快做咖啡啦,不然今天別想下班了……」

鍾小愛以為這麼誇張的情況,出現一天已經是極限了。

可是第二天鍾小愛出現在咖啡廳門口的時候,人潮比昨天有過之而無不及。意料之中的,今天也沒有順利關門裝潢。

如果說前兩天是因為周末休息日人比較多,那特么今天是周一吧,為什麼還是這麼多人? 一開始咖啡店客流量增加,大家都幹勁滿滿,連軸轉了三天之後,所有的疲乏噴涌而至。

小何突然對著何瀟岳說道:「店長,這幾天,我把一個月的咖啡都賣完了,我是不是可以放一個月的假啊。」

「對呀,店長……」小菲也看說著,並且看向鍾小愛。

「你呢?」何瀟岳突然向著鍾小愛問道。

「我,我都行啊。」鍾小愛說道。畢竟她是小時工,平時還要上課,也不會辛苦到哪裡去。

「嗯?既然這樣,正好店面也要裝修,那你們就統一放半個月的假好了。」

「半個月?」

「怎麼,嫌少?」

「不會不會,謝謝老闆。」

「好了,今天就下班吧,今晚我請客,地點你們定。」

「oh,yeah!店長萬歲!」

「鍾小愛,跟我去個地方。」

「哎?」

鍾小愛坐在何瀟岳的車上,車子疾馳在寬闊的馬路上,遠離喧囂的城市。

鍾小愛突然問道:「店長,我們這是要去哪裡?」

「去了就知道了,還有我們都這麼熟了,直接喊我名字就好,或者叫聲哥也行。」

「哎?」

「我叫何瀟岳,你該不會到現在還沒記住吧。」

「我還是喊店長比較習慣,因為大家都這麼喊的。」

「可是現在又不是工作時間,這樣的稱呼難道沒有一種變相加班的感覺么?」

「咦,也對吼。」

「所以呢?」

「何,何大哥。」

「哈哈……乖……」

鍾小愛能感覺到何瀟岳明顯變好的心情,就只是一個稱呼罷了,叫什麼有什麼關係咧……

不過,這一聲「乖」,怎麼感覺她像他養的一隻寵物呢……

鍾小愛還在兀自琢磨,車子突然停在一塊巨石前。

「到了,下車。」

鍾小愛看著車子前的巨石,不解道:「這裡?」

何瀟岳率先下車,還替鍾小愛開了車門,就向著巨石後面走去。

鍾小愛越過石頭,闖入視野的是一片金色的沙灘。

低沉婉轉的海浪聲,聲聲入耳,蔚藍的海面上點點白帆。偶爾幾聲鳥鳴,突兀地劃破寧靜……

「原來別有洞天。」

「喜歡嗎?」

「嗯嗯。」鍾小愛用力點了點頭,說道:「非常喜歡。」

橘紅色的夕陽照在金色的沙灘上,拉出兩條長長的背,鍾小愛和何瀟岳開始往回走。

聚餐是在南城最大的海鮮餐廳里,幾個人一邊說笑一邊瘋狂的吃著各種海鮮,何瀟岳和他們打成一片。

鍾小愛不禁感嘆,何瀟岳這個老闆做得完全沒有老闆的架子,這是多麼難得的好Boss呀。要是以後自己正式上班了,也有這樣的Boss,該是一件多麼幸運的事情。

聚餐結束,眾人揮手作別,鍾小愛卻被何大店長送到山下的公交站。

「要不我還是直接送你回去吧,這裡不好等車。」

鍾小愛看著停在不遠處的紅色跑車,微笑著向何瀟岳說道:「這裡離我家很近的,公交車一會兒就來,何大哥你先走吧。」

何瀟岳卻沒有驅車離開,反而從車上下來。

「太晚了,我是陪你一起等。」

「不,不用這麼麻煩的。」

「不麻煩,我樂意」

何瀟岳說著揉了揉鍾小愛的頭。 雖說吸收了魂珠的力量,可那是腦海的神秘金光吸走的,羅陽無法自如運用。

若腦海的神秘金光能發揮大作用,羅陽也有可能打敗第十塊木炭。

不過也有可能是打傷第十塊木炭,然後它逃走了。

是以,在沒有十成把握拿下第十塊木炭之前,羅陽不會隨便動手。

否則就是打草驚蛇。

見羅陽一臉狡黠的笑意,張靜冷笑道:「怎麼?你不是說要我提條件?提了你又笑什麼?」

羅陽笑道:「靜姐,你這不是故意讓我難堪么?我要是有那個能力,我也不用來跟你商量了。我直接把第十塊木炭捉起來就行了。」

只見張靜嘴角揚得更高了。

估摸她也聽到些消息,說羅陽極有可能是故意讓第十塊木炭出來活動,目的自然就是要對付十大聯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