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那就好,我就一直擔心著你在那邊過得不好,可是又怕你不和我們說,看來你過得挺不錯的,那我就放心了!」鄭多善說完這些關懷的話之後,突然又話鋒一轉,對言囡說道:「對了,囡囡,你說你是在b市吧?」


「嗯,我工作也是找在b市的,怎麼了嗎?小姨?」言囡本就有些奇怪這鄭多善怎麼突然給自己打起了電話過來,這不話還沒說兩句,就直奔目的去了。

其實言囡對於這個多年前突然冒出來的所謂的小姨,感情也並不是也別深厚。雖然這些年來名義上自己是在受著她的照顧,但是更多時候其實還是言囡自己一個人捱過那些漫長過程的!鄭多善其實有自己幸福美滿的家庭,言囡在那裡,一開始根本就無法融入進去,不僅僅是文化差異,其實也是鄭多善對於言囡的關心更是類似於古代那種晨昏定省的問候罷了,只是表面,根本基友沒有實際意義。

但是即便是心中還是陌生的,言囡好歹也是要做出一種親近的態度出來,畢竟這麼多年來她還是受了不少她的照拂的!

「其實也沒什麼事,就是這邊看你回去了,其實我也想要回去一趟,我看看我媽,這麼些年都沒回去看過她,也不知道她過得怎麼樣!」

一番話說下來,讓言囡心中充滿了疑惑,鄭多善有一個養母言囡的確是知道一點。她還聽說自己的母親也是和她一起被那個養母收養過一段時間,但是好看後來就不知道為什麼兩人又再分開了。

那個時候知道這個消息之後,言囡心中一直有些疑團,想著自己母親既然被人給收養過,那麼後來又為什麼會對別人說自己是個孤兒呢!這其中又發生了一些什麼事情呢?

那個時候方佳慧剛剛去世,言囡心中被自責和傷痛給折磨著,所以她一直想要迫切知道有關自己母親的一切,可是那時候無論自己怎麼問,鄭多善都是一副支支吾吾的樣子,顯然是不想回答。

後來,言囡見她有意隱瞞,自己也不想再去親自問她了,只是想著等到有機會再去親自找尋答案。言囡心中這麼想著,她就隱隱覺得這次或許有機會了。

果然在言囡猜測之後,那邊的鄭多善就繼續道:「但是你也知道,馬克那個孩子一直就沒有讓我省心過,本來我就打算這兩天就回去的,還想著要給你一個驚喜來著,結果他倒好,悄悄給我們報了一個旅遊的項目,說是要帶著我們去週遊世界,你說這孩子的心意我也不能浪費,所以這次估計就不能回去了!」聽著那邊鄭多善溫和的聲音,和方佳慧簡直就是如出一轍。

言囡也知道她後面想要說些什麼,便接著她的話道:「沒關係的,小姨,你去玩吧!再過一陣子回來也不急,要是這個外婆等的急的話,我可以先代替您去看看她!」

言囡對於這個素未謀面的「外婆」很叫的出口,畢竟當時知道了這件事之後,她就一直被她「逼迫」著叫外婆,一開始言囡根本基友不習慣,可是後來好幾次提及,說的次數多了,言囡說起這個便宜「外婆」來也就臉不紅心不跳的了!

「就等你這句話呢!你外婆那邊其實本來早就想讓你去看看的!」 鄭多善說了一句之後,似乎又在電話那頭喝了一口水,然後接著道:「但是一直這邊也是被事情給拖著,所以也沒有機會來專門給你打個電話,也是怕麻煩你了!」

「沒事,小姨你把外婆的地址和電話都告訴我,我找個時間去拜訪一下她吧!」言囡和她客套著。

「那行,我待會兒就把信息都發給你,也不急這一會兒時間的,你要是這段時間忙的話可以過段時間等你有空了再去也行!」

「行,知道了,我會看著安排的!」

……

直到那邊掛掉了電話,言囡才長舒一口氣,雖然自己已經習慣了和別人客套來客套去的,可是本質里,其實還是十分抗拒這種交談的。

言囡甚至都覺著鄭多善是不是在自己身邊都安裝了攝像頭了,她怎麼知道自己這段時間估計沒有什麼空閑去看望那個自己所謂的「外婆」。本來言囡就打算著過些時日的,結果這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被她搶先一步給說了。

雖然她心裡也是迫切想要知道有關自己母親的一些事情,但是也不急於這一時。況且,現在自己也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顧卿言說著要帶自己會a鎮那裡去看一看,言囡之所以同意,其實也是有自己私心的。除了探望一下奶奶之外,八年前本來想要回去揭開父親去世之謎的,結果最後以這種結局收場到了如今,這件事情似乎真的是要來做個了斷了!

言囡想了想自己要做的事情,發現有好多都是急待著自己去發掘,去揭開那些血淋淋的真相。想到這裡,言囡不禁感到胸口一陣鈍痛,閉上眼睛,揉著發痛的胸口,言囡覺得自己是不是快要呼吸不上來了!

就保持著這種姿勢好一陣,言囡才緩了過來。可是再睜開眼,言囡卻發現自己獨自一人做的長椅邊上站了一個人。

言囡看著她,那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不禁搖著頭咬牙默默留下了兩行清淚。

「奶奶,你怎麼現在出來了?」看著站住自己面前的人,依舊是記憶中的模樣,可是對於現在的言囡老說,卻是不想觸及的一幕。

之前那段時間,當言囡發現自己可以莫名地看到自己的母親和奶奶之後,言囡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她想就算她們都離開了自己,但是都可以以另外一種獨特的方式留在自己身邊。

可是往往是物極必反,當她們一次次地出現之後,快樂和喜悅漸漸被沖淡,隨之而來的,其實是內心深沉那些自責於愧疚。

每當見到奶奶那花白的頭髮鬆弛的皺紋和皮膚,還有方佳慧時不時以車禍時獻血淋漓的樣子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時候,言囡都會覺得,她們如此痛苦的死去,可是自己卻還是在平安的活著,這是一種罪惡,令人不可饒恕。

這種相反一旦冒了出頭就會不斷侵蝕人的大腦思想,所以後來很多時候一旦腦海之中幻想的人再出現,言囡的心就會鈍痛起來,這讓她警醒,卻也讓她感受到了一種無邊無際的痛苦與絕望。

這一次奶奶的出現也是給言囡帶來了同樣的感覺,看著奶奶仍舊是記憶中的模樣,言囡有些安慰地和她說道,明知她不存在,明知她根本就聽不見,但是言囡仍然是很認真地和她說道:「奶奶,我覺得時機差不多了,我這次應該有機會調查清楚我爸爸當初到底是怎麼死的了!奶奶,你應該很高興吧!我大概明天就可以過去看你了……」

言囡絮絮叨叨的說著,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那個人就不見了,言囡只知道自己在突然抬起頭的時候,發現愛剛剛站著人的長椅邊上已經是空無一人了!

「這就走了啊!也不多留一會兒!」言囡見自己半天竟然是對著空氣說話,不由得自嘲似的笑了笑:「走了也不和我說一聲,搞得我跟個神經病似的。」

言囡這麼說著,抬起頭向四周看了一圈,發現不遠處有個年輕婦女領著個小孩像是看怪物一般領著孩子從言囡身邊急匆匆地路過。

路過的時候,還說著:「是不是有毛病,這大白天地在這裡一個人自言自語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碰上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呢!快走吧!妮妮!」

可能她覺得自己的聲音還好也不是非常大,可是在言囡耳朵里聽來卻是那麼的刺耳,在深深地灼燒著她那根本就脆弱的神經。

待到那母女兩人走遠之後,言囡實在是有些憋不住了,她抱著自己的頭痛苦道:「為什麼,為什麼要讓我看到這些東西,讓我好像一個神經病一樣,為什麼是我……」

坐在楓葉不斷飄零的金黃大道上,言囡突然覺得有那麼一瞬間,她好像也看到自己生命結束的終點。

……

等到言囡買了東西回去的時候,顧卿言正和小峰在那裡遊戲打的火熱。小峰那傢伙估計心理抗壓能力還是不錯的,先前的那點小創傷估計對於他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所以現在調整好了的他已經是生龍活虎地在那裡和顧卿言打著遊戲呢!

「呦!受了感情創傷的勇士回來了!」言囡看見他們倆人就來氣,自己在外面跑了那麼遠去給他們買吃的,結果這兩人竟然在這路打著遊戲,真的是不可饒恕。

不過顧卿言她肯定是捨不得說的,畢竟是自己男朋友,把他給說生氣之後還得自己去哄,實在是不划算。這腦袋瓜子一轉,看著本該做好買飯之類職務的小助理小峰此刻卻在這裡打著遊戲,那可就是不可饒恕的事情了!

所以言囡一進門,將手裡的東西重重地放下,便對著某人說道:「小峰你可得好好打啊!可千萬別輸給顧卿言了,要不然到時候人家說你這看人眼光不行,這打遊戲手速也不行,那你說你還是個啥!」

言囡這番說的,宛若火山爆發一般地把小峰同志給淹沒了!這下倒好,這人本來就傷心著呢,自己出去平復了半天,好不容易心情好了那麼一點想著還要回來照看一下顧卿言。

結果顧卿言也是顧慮著他的心情,便也沒讓他做事反倒是和他一起打起了遊戲來,這好不容易心情才被安撫了一點。結果言囡這一來,三言兩語的就把小峰的心又給砸了個稀巴爛。

這會兒遊戲也不打了,只是在那裡鬱悶地坐著,也不說話了,看起來格外地沉默可憐。言囡瞅見他那樣,不說心中沒有愧疚了,反倒是來了一股子氣。

顧卿言也瞧見他的情緒又低迷了,便悄悄對言囡說道:「哎呀,小言言你幹什麼啊!人家小峰本來就不高興,你還專門往人家傷口上撒鹽!」

「你是哪頭的,顧卿言?」言囡本來是要給小峰訓話的,結果這還沒怎麼說呢,顧卿言那個傢伙就來說要對他溫柔一點了!

面對這種情況言囡肯定是不會允許有這種情況出現的,所以她一嗓子就把人給吼到一邊去了:「你也給我走開,不是說要吃飯的嗎?快點拿去吃,別再給我出聲,聽見沒有?」

顧卿言本來還想著要替小峰給擋一擋言囡的「煞氣」的,但是就目前情況來看,好像並沒有多大的用處,於是他很自覺地退到一邊去,讓言囡去教訓那個小峰了!

「哦,知道了!」於是拿著飯就到一邊吃著去了!

「姐,你可就饒了我吧!我今天已經受了夠多的打擊了要是你再來打擊我,我的是要精神崩潰了!」小峰見言囡走過來坐在自己身邊,也不再沉默了只是對著言囡哀求道。

聽著這些話,言囡算是知道小峰這傢伙算是真的傷了心了!不過也正好合她心意,畢竟她也是真的來打算安慰這個傢伙的!

「真的就這麼難過?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連思的?」言囡問道。

「其實我……」小峰話說了一半,後半句有些猶豫不決,但是醞釀半天之後,還是說:「和連思是高中同學。」

言囡:「!」

就連在一邊啃著雞腿的顧卿言:「!!」

小峰看著兩人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絲毫不覺得奇怪,便接著解釋道:「其實我能認識她,不過她不知道我罷了!」

「那你們不是一個班的?只是校友?連思是你們學校的校花嗎?」言囡問道。

「不,我們就是一個班的!」小峰聽了言囡的問題之後不由苦笑解釋道:「我和她高一就在一班了,不過那時候她身體一直不好,幾乎就沒怎麼去過學校,可是就是那麼僅有的幾次還是讓我喜歡上了她!」

小峰說著,就不由自主地回憶起來:「我記得我看見她的那天,她穿著一身校服,明明就是那麼普通的一身校服,可是就是被她穿的那麼漂亮……」

言囡聽著小峰和自己女神邂逅的描述,看著他那幸福回憶的表情,現在才知道,連思對於小峰來說或許不僅僅是個外貌清純的女神,而且還是自己青春懵懂中最珍貴的回憶。 周銅跳了起來,大喊道:「快飛過去看看,痛打落水狗,哦不對,應該是痛打炸焦蛇,」而柳雲曦則含笑望著唐鈺,心想:「為什麼他總是能在關鍵時刻,創造出別人想也想不到的奇迹呢,是運氣,還是本領,或者另有其他原因,」

而唐鈺則想道:「這東西的爆炸威力,比我想象的還要厲害,看來,我回去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告訴之皓,將那個「混混」請回來,重金獎勵,並且,還要將這「混混」保護起來,不讓別人,特別是敵對勢力的人,接觸到他,以防泄露強大武器的秘密,」

蓮馨駕馭著受傷不輕的空天鵬,搖搖晃晃地朝著那三條巨蟒飛去,

由於三條巨蟒的十八條羽翼全部被炸沒了,所以完全失去了飛行能力,它們的傷殘身體在被爆炸的衝擊力吹出了十幾里的距離之後,便翻滾著朝下墜去,

一會兒之後,空天鵬便追上了其中一條巨蟒,只見它的雙眼都沒有了,露出兩個深洞;下巴也已經沒了,露出了恐怖巨口內的上齶;而且它身體一側的皮肉鱗片也完全消失,露出了大量燒熟的內臟,拖在身體外面,還冒著焦煙,看上去十分凄慘,

周銅高興地大喊道:「把它抓過來,審訊,解剖,」

蓮馨駕馭著空天鵬,飛到了這條巨蟒的下方,使其落在了空天鵬的背上,然後又朝著另一條翻滾墜落的巨蟒飛去,

唐周柳三人看到:這條巨蟒長達十丈,粗達一尺半,半個腦袋就有水缸那麼大,此刻它雖然奄奄一息,但顯然還未死去,

柳雲曦手握半截斷劍,周銅手持粗鋼棍,警惕地走到巨蟒身旁,以防意外,

而蓮馨忽然道:「咦,怎麼我感覺這條巨蟒的靈魂,好像有點熟悉的樣子,應該在哪裡見過,」

「你什麼時候見過這個怪物,我怎麼不知道,」唐鈺奇道,忽然,他想到一事,驚道:「會不會,是我們所熟悉的某個人,與這巨蟒結合了,」

這句話,唐鈺並非是用意念對蓮馨說,而是直接從口中說了出來,

周柳二人一聽,都甚為吃驚,

周銅重重哼了一聲,說道:「假如是我們熟悉的人,一定是仇人,」他說著,便舉起粗鋼棍,在巨蟒那大若水桶般的半個腦袋上重重砸了一下,頓時「咔」的一下砸出了一個大洞,流出了大量灰黑色的液體,

那巨蟒被這麼一砸,渾身抽搐,僵直了一下,隨即便完全垂軟,再也沒有動靜了,

「哎呦,」周銅後悔道:「原打算審訊的,結果我出手太重,打死了,不過呢,解剖還是可以的,」

這時,空天鵬在蓮馨的意念駕馭下,又飛到了另一條翻滾墜落的巨蟒下方,準確地將其接住了,這條巨蟒也是傷勢極重,奄奄一息,身體的大小與前一條死蟒差不多,

柳雲曦忽然說道:「你們有沒有發現:這條巨蟒與剛才那條長得很象,」

周銅笑道:「每條蟒蛇長得都象的,蟒蛇看我們每個人也長得很象的,」

但唐鈺卻說道:「雲曦說得對,確實長得像,而且,我還覺得后一條比前一條年輕些,感覺它們是兄弟,」

「也許是父子,或叔侄,」周銅道,這時,他也覺得兩條蟒蛇確實長得很象,

蓮馨駕馭著空天鵬,朝著第三條巨蟒飛去,待離得近了,眾人發現這條巨蟒受的傷沒有之前兩條這麼重,雖然雙眼都瞎了,但身上的蟒皮和鱗片只消失了一半,而內臟露出體外並被燒熟的也沒有前兩條巨蟒那麼多,

「我們要小心些,」唐鈺說道:「就怕它還有戰鬥力,」,他看著巨蟒,將玄金劍喚到了左手上,騰出右手,以便必要時射出熾焰指箭,

周銅說道:「炸得半死的蛇有啥好怕的,」他話雖這麼說,但也下意識地將粗鋼棍捏了捏,

這時,孟辜剛好醒了過來,聽到了唐周等人的對話,便掙扎著說道:「據我知道:人類武者與魔獸結合之後,是可以再分開的,」

周銅道:「怎麼讓它們分開,把魔獸皮肉砸爛,」

孟辜還未回答,柳雲曦忽然指著空中的巨蟒道:「你們看,它好像抖了一下,」

「我也看見了,」唐鈺和周銅同時說道,

四人說話間,只見空中那條翻滾的巨蟒先是輕微抖了幾下,隨即便劇烈抖動了起來,看上去象是極度痛苦的樣子,

周銅驚奇地道:「這傢伙發羊癲瘋了嗎,」

而柳雲曦則警惕地道:「唐鈺,你看有沒有必要再攻擊一下,以防有變,」

「好的,」唐鈺說著,便一揮右手,朝著那頭巨蟒射去了五道熾焰指箭,

五道一寸粗,兩丈長的烈焰,急速飛過了二十丈的距離,射在了巨蟒的身上,頓時擊穿了五個洞,並燒焦了五處的蟒皮,蟒肉,和蟒內臟,

但是,令唐柳周孟四人驚異的是,那巨蟒再遭此痛擊后,竟然沒有變得沉寂,而是猛烈掙扎,翻滾了起來,它的蛇口張開,發出了嚇人的「嘶嘶」叫聲;頭顱和尾巴劇烈甩動,就像是充滿了極度的恨意一般,

「這算不算詐屍啊,」周銅喊道:「唐鈺,再打,」

「好嘞,」唐鈺說話的同時,右手再次一揮……柳雲曦如果不是青色長劍被毀,則早就發出劍射冰刃了,

就在這時,那巨蟒的身體忽然自動爆裂了開來,發出「啪」的一聲響,斷成了上下兩截,五道熾焰指箭從兩截蛇身之間穿了過去,未能擊中目標,射向了無盡的黑色虛空,

隨即,斷裂的兩截蟒身中,巨蟒的頭顱忽然劇烈變化了起來:外形突變,長出四肢,和人頭……一眨眼之後,竟然變成了一個人形,

在這人的身上,不著片縷,露出略顯肥胖的身軀,和極為強健的肌肉,他的皮膚是濕噠噠的,滿是蟒蛇的黑灰色血液,看上去很是噁心,

這個人,是唐孟周柳都認識的:正是神武外宗,清風門的門主,秦朝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