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都不要慌,聚集起來,布置陣法,準備突圍!」


一個青年揮手打出一道道凌厲的劍氣,把一頭頭劍靈逼迫開來,長嘯一聲,聲浪滾滾,響徹天地。

「看樣子這個青年就是這群人的首領人物了,天仙巔峰的修為,在外門弟子當中也算不錯了,怪不得能夠統領這麼多人,不過想要突圍出去,哪裡有那麼容易?」

王乾身形朦朧,空間切割大仙術施展出來,周圍光線扭曲,空間摺疊,任何人都發現不了他的痕迹,搖搖頭,對於這些人不太看好,此地的劍靈如潮水一般,數量龐大,他稍微看了一下,最少都有好幾萬頭,這群外門弟子想要衝出去,那不死上一大半人,絕對沒有多少可能。

「要不要救下他們呢?」這些劍靈雖然數量恐怖,但是對於王乾來說,也不算什麼,想要救出這些人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仔細想了想,到底他還是不能無動於衷,準備出手相救了。

這短短片刻,又有幾十個弟子死在劍靈手下,個個身軀破碎,被殘忍地吞吃了,那些劍靈吞吃了血肉之後,本來黑霧蒙蒙的身軀更是帶上一層赤紅色的光華,力量都大增起來,似乎就要凝練出真正的身軀來。

「不行啊榮師兄,這些劍靈太多了,就算我們組成陣法,都難以抵擋他們連續不斷的攻殺,想要突圍出去,太困難了!」

那榮師兄就是這群人的首領,他身邊的一個弟子大聲呼喊著,眼睜睜地看著一個個同伴死在劍靈的手中,一身血肉都被吞吃,下場凄慘的不得了,臉色有點煞白。

「放心,再堅持一會,就算是突圍不出去也不算什麼,我已經給李師兄傳訊了,他很快就可以趕到!」

榮師兄再次給眾人鼓起勇氣,血腥慘烈的拼殺不斷上演。

就在此時,王乾一聲大喝,從天而降,手持一張巨大的圖卷,浩瀚的仙氣燃燒出純陽火焰,直接打入了圖卷當中,無數陣法禁制被大魔寶寶催動起來,整個圖卷散發出恐怖的無上氣息,當空就是一個席捲,上百個劍靈尖叫一聲就被鎮壓下去,狠狠地一抖,魔光綻放,圖卷當中的吞魔陣,化魔陣,煉魔陣,上千個陣法一起激發,一枚枚精神舍利就被煉製出來。

「這是什麼人,這麼兇猛,那一下就磨滅了上千個劍靈!」

那榮師兄眼神一亮,心中震撼,他就看到一張漆黑的圖卷在虛空中穿梭,一頭頭兇猛的劍靈都被吞噬一空,來人手段高強,法寶威猛,讓他差點傻眼。

「來者何人!」

榮師兄大喝一聲,劍氣更加凌厲,斬斷了幾頭劍靈的身軀,開口詢問。

「哈哈,諸位,我也是太白劍宗的弟子,不能夠看著你們被這些劍靈吞吃,於是出手相救!」

王乾一邊回應著,一邊抖動魔主圖卷,每一刻都有大量的劍靈被直接煉化,手段厲害無邊,正在絕望的眾多弟子,眼神放光地看著他施展手段。

片刻之後,一大半的劍靈被王乾一個人就給磨滅了,建立起了無上的威風,剩下的劍靈尖叫連連,轟然散開,直接化作一團團黑氣,融入了地底深處,再也不敢出來了,他們雖然沒有完整的靈智,但也能夠看出來王乾這人的手段簡直兇殘無比,無數的同伴都在瞬間被鎮壓,自然要趕緊逃跑。王乾也沒有再次追擊,短短時間內他再次煉製出了大量的精神舍利,逃跑的雖然不少,但還不放在他的眼裡,進入上古劍墳之後,王乾一路橫掃,滅殺的劍靈少說也有幾十萬了,眼前這點都不算什麼。

「多謝這位師兄相救,不然我們可就死傷慘重了。」

一切平靜下來之後,榮師兄幾步來到王乾面前,連連道謝,眼神灼灼。他身後的眾多弟子也全部大聲感謝著。

「呵呵,這也是舉手之勞,你們不必放在心上,對了,剛才那麼危險,生死頃刻,你們為何不直接傳送離開這上古劍墳?」

王乾很奇怪,這些人被眾多劍靈圍攻,又沒有什麼強橫的手段,堅持下去也就是等死而已,退出這上古劍墳雖然代價不小,以後不再是太白劍宗的弟子,但也比把命丟在這裡好。

「師兄有所不知,這次進入上古劍墳,雖然兇險,但是我們李師兄身份不凡,在太白劍宗很有關係,他得到消息說,如果能夠從劍墳中出去,通過考驗,很有可能我們就會直接成為內門弟子,所以大家全部都拼了,否則即使能夠活著出去,最後也會成為一個散修,在仙界基本活不了多久,我們這麼多人都是李師兄麾下,組成一個大隊伍,然後再和其他人爭鋒,爭取能夠通過這次的考驗!」

榮師兄眼神放光,給王乾解釋了不少東西,說道內門弟子的時候,更是呼吸都急促了幾分。

王乾心中一動,對於這次的考驗有了幾分猜測,很有可能是太白劍宗有了什麼變化,這次上古劍墳的考驗竟然可以成為內門弟子,這可真是值得一拼了。

呼!一陣激烈的罡風吹過,幾十個太白劍宗弟子從遠處飛來,個個氣勢張揚,眼眸凌厲,修為高深,王乾稍微一看,就發現這些人竟然全部都是天仙大圓滿的修為。

「咦?榮師弟,你不是說有大量的劍靈圍攻你們,危在旦夕嗎,現在這是怎麼回事?」

為首的青年修士,一步跨出,眼神凌厲地看著榮師兄,一股濃烈的威嚴散發出來。

「李師兄,容我給您介紹,這位是王乾師兄,剛才本來我們被上萬的劍靈圍攻,後來是王師兄趕來,救了我們。王師兄,這位就是李師兄了。」

榮師兄趕緊上前,臉上帶著謙卑的神色,把王乾介紹給了那李師兄。

「哦?你叫做王乾?很好,上萬的劍靈中你都能把他們救出來,很有幾分手段,怎麼樣,加入我的麾下,這次上古劍墳考驗,關係重大,你加入我們,會得到很大的好處,甚至成為內門弟子也不算什麼。」

李師兄眼神一轉就盯在了王乾的身上,眼底閃過一絲詫異,似乎對於王乾能夠對抗上萬劍靈很是驚訝,接著就爆發出一股威風來,直接對王乾進行招攬,語氣堅定,不容置疑。

「哼,這什麼李師兄還真是把自己當成一個角色了,竟然想要直接招攬我,還不容置疑,這是要敢什麼,這麼囂張?」

王乾心中不滿,這李師兄實在有夠囂張了,本來他救出那榮師兄一群人,也就是隨便手的事情,並沒有什麼圖謀,甚至都準備直接離開了,誰知道出了李師兄這麼一位奇葩。

「哦?李師兄言重了,我王乾不想加入什麼隊伍,還是自己一個人歷練比較好,大約這場考核還難不倒我,這下準備告辭了!」

王乾搖搖頭,懶得理會這人,直接就要離去。 此時的玄靈大世界中風雲變幻,東土神州亦是如此,各大勢力已然是隱隱得到了天穹古路將要出世的消息,縱然不如九大宗族那般詳盡,但是基本的消息還是有了解的,每一個傳承久遠的大勢力,都有完整的各類傳承,人力終有限,個人或許會有著短板,但是這些底蘊深厚的大勢力卻絕對不會有。

李洛眸中似是有著淡淡的星茫虛影,周身氣機神秘莫測,很顯然這一次閉關的收穫是著實不小,數道靈符虛影閃爍,神茫熠熠,化為數道流光飛向李洛。

李洛伸手接過,這是自己閉關其間的消息,細細瀏覽了一番,卻也頗有些感嘆,自己閉關這三年,整個東土神州年青一代到是英才輩出,殺戮也自是血流成河,想當年自己剛出道的時候,整體氣氛還算是趨向於和平,可是在天驕榜出世之後年輕一代的爭鋒便愈發激烈,而這天穹古路將要現世的消息,更是在這鼎沸的火上再澆了一桶油一般。

各大勢力紛紛放開資源全力培養年青一代,而小勢力看到這諸般大勢力如此行事,雖然不知道原因但自然亦是有模有樣的效仿,一時之間年青一代的實力更是增長迅速,在李洛閉關前,年青一代脫胎境便已然算得上是強者了,換骨境強者寥寥無幾,可是這三年下來,年青一代已然是有著不少天驕已然進入了換骨境。

這在往日是不可想象,一放面是因為各大勢力對於弟子們地全力培養,但這並非根本,最關鍵的是大道隱晦的時代正在逐漸過去,或許一個全新的時代正在到來,這些蓬勃鼎盛的年青一代便是最好的證明,而李洛亦是想的更遠,那麼這麼說,原本處於巔峰的諸般強者,會不會再進一步,比如長生大尊者,或者是自家仙主!

……

「少仙主!」數尊身著赤紅甲胄體型魁梧的漢子半跪行禮道,周身血氣包裹,煞氣濃郁的幾乎凝成實質,這是單純的殺戮與血腥所形成的異象,難以想象在這其中會有多少生靈因著面前的這十八尊殺神所隕落。

血落十八騎,當年李洛以秘法催生的鐵甲禁衛,后又憑藉著李氏宗族龐大的資源以及戰法供養,再加上攻陷了近乎無窮無盡的小世界,殺戮盈野,十八人成軍,軍陣動輒之下萬法難侵,其實當真的說起來,或許已然是近乎於魔道,也可以稱之為魔軍。

當然,只要這生靈靈魂本質是人族,那便就是人類,東土神州亦是有著參悟魔道的修者,只是魔道與人類體質先天不容,不少都會爆體而亡,少數仙魔同修之人倒也有所成就的,並未在東土引起過多的敵視。

這眼前的十八名血氣充盈殺意盈野的血落十八騎,每一尊盡皆是武侯境界的修為,相較於外界天驕亦是毫不遜色,或許未來的發展潛力有所不足,但是現在而言的戰力,或許罕有能及的。

李洛在第一眼便已然是看出來了自家下屬的實力進境,心中微驚的同時亦是極為欣喜,天穹古路自然不可能一個人前行,但是卻也不能人數太多,宗族天驕固然強勢,但一來大家都是獨立的宗族弟子,或許在特定時刻能夠相助自己,但是在這等機緣之中不可能十二個時辰一刻不離地環繞在李洛身邊,盡數聽憑李洛吩咐而放棄自己的機緣,至於能夠貼身護衛的那些,卻又不會有著多少潛力與戰力,可以說頗為雞肋。

因此可以好不誇張地說道,眼前便是自己在天穹古路的最大的底氣之一,按理說六宗衛出身於宗衛府,自幼便接受著最為頂尖的訓練,按理說理所當然應該在血落十八騎之上,可是血落十八騎另闢蹊徑,以無盡殺戮,上古禁法為憑,竟然後發先至,有著笑傲龍門境之下的實力,不瘋魔不成活,在這等壓力之下,自是進境神速。

而且,在交談之中李洛亦是了解到,血落十八騎曾經聯手,在一方能級較高的小世界之中擊殺了一尊新成就的妖王,雖然因此而受到重創,但那可是妖王,十八騎聯手化作軍陣,竟然能夠有著如此豐功偉績,當真是令人震驚,縱然那是小世界的妖王,沒有傳承沒有強力的殺伐手段,但是單憑生命層次的壓制也不是王者之下可以覬覦的,如此戰力,著實是足夠令人驚嘆!

「七夜如何了?」李洛忽然想到了這一個都快要被自己遺忘掉的少年,當時自己在袁百曉的指引下尋到了其口中的臂助,但是終究當時只是一介凡人,好長一段時間都不可能幫得上自己的忙,而自己也是有著很長時間未曾動用魔種了,反而都快要將其遺忘掉。

但是再怎麼說那也是傳說中的七殺星君血脈轉世,哪怕神經再大條也不可能將其忽略掉,因此李洛便下意識地詢問道。

「七夜……」聽聞李洛問起,這孟凡柱卻不知為何,眼中閃過了一絲懼意,好似頗有些忌諱一般。

「怎麼?」李洛見此情形,皺眉問道,他也覺得頗為古怪,這孟凡柱三大五粗像極了那種肌肉發達頭腦簡單的肌肉巨獸一般,可是心思卻不知道為何活絡的很,而且看到了其眸光中的那一抹畏懼,李洛卻更是好奇了幾分。

「少仙主,您有所不知,七夜不愧是有著傳說中的血脈,一身修為進境堪稱是驚人,其身體內所隱藏的血脈被其簡直開發道了極致,一柄七殺劍下不知有著多少亡魂,那殺戮比之我等亦是毫不遜色,而且其似乎有著血脈傳承的神通功法,戰力哪怕是在換骨境強者中也算的上是極強的了。」血落十八騎中有一名精瘦男子在旁邊說道,眼中亦是驚嘆無比。

這麼誇張的么?李洛聽聞此言,心中亦是湧現出了這般想法,不過卻也沒有太過在意,雖然玄靈大世界中時間沒有過去幾年,但若是在時間流速不同的小世界,不知道已然過去了多少年了,小世界之中固然道法修鍊困難,但似這種血殺一脈的武道修鍊者卻是影響甚微,再加上其恐怖的來頭,有如此的進境倒也不是那般令人驚訝。 「嗯?站住,王乾兄這麼不給面子,真的不加入我的隊伍?」

李師兄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了起來,看到王乾竟然轉身就要離開,大喝一聲,語氣都寒冷起來。

王乾腳步一頓,就看到一個弟子在那李師兄耳邊說了幾句。

「怎麼?李兄難道還想要強迫我加入你的隊伍不成?」

他也惱怒了,這次自己本來就是隨便出手,看在算是同門的份上,救出一些人來,怎麼事情變化成了這樣,難道真的是不能做好人?

「哈哈,原來王兄你竟然有一件強大的法寶,可以滅殺諸多劍靈,這樣,王兄你想要走我也不攔著,甚至不加入我的隊伍也不算什麼,把你的法寶借給我一用,這次考核結束之後再還給你如何?」

李師兄心中激動,他沒有想到,王乾之所以能夠在眾多劍靈中縱橫,竟然是因為有一件圖卷法寶,如果有了這樣的法寶,那這上古劍墳中還真的就沒有多少危險了,貪念大起之下,稍微一使顏色,就有不少人在王乾的周圍散開,顯然是想要封鎖他的退路了。

「哦?你想要借我的法寶?哈哈,真是好,好,太好了,這世界到底是怎麼了,我好不容易做件好事,救下幾條性命,怎麼你這一出現,好像是我欠了你多少東西的,法寶是我的,你想借就借,是不是好準備一借不還呀?」

王乾怒了,心中的殺機都隱藏不住了,他進入了這太白劍宗之後,還沒有殺過什麼人呢,本來就想著安安穩穩修行一段時間,一切等成就真仙再說,他在仙界也是有敵人的,將來這些因果也要一一了結,但是沒有想到,這李師兄竟然這麼狂,太狂了。

「王乾,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識相的今天就把法寶留下來,否則你恐怕難以活著離開這上古劍墳了,為了一件法寶把自己的命都搭進去,這樣不太划算?」

李師兄高高在上,俯視王乾,他帶來的眾多天仙圓滿修士,已經悄無聲息地把王乾團團圍住。

「唉,真是樹欲靜而風不止啊,我本來是不想動手殺人的,你們為什麼非要來找死呢,當我王乾是什麼了?」

王乾嘆息一聲,眼神一下子凌厲起來,一股恐怖的氣勢從他身上散發出啦,下一刻,虛空在撕裂,一道道恐怖的劍光縱橫,血紅色劍氣縱橫無敵,眨眼之間,就刺出了千萬下,王乾是徹底起了殺心,所以出手毫不留情,身形剎那間晃動了上萬下,天地之間到處都是他的影子,處處都是血紅色的可怕劍氣在撕裂。

噗噗噗!一具具身軀被斬斷了頭顱,直接跌落在塵埃當中,就是一瞬間,李師兄圍堵在王乾周圍的眾多天仙圓滿的修士,就全部被斬殺,一個都沒有留下來,速度太快了,王乾以空間切割的手段挪移,誅仙大劍氣瘋狂斬殺,這些天仙大圓滿的修士,真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這一刻,王乾感覺到自己有點像是冷鋒那樣的暗夜樓刺客了!正是殺人如草不聞聲,暗送無常死不知!

暗黑色的土地上,鮮血淋漓,看得人頭皮發麻,李師兄更是驚駭無比,眼神都獃滯了,臉色慘白,他一眼看去,自己帶來的高手,已經在這一瞬間全部隕落,被斬斷了頭顱,元神破碎,當場死光了。

「你,你,王乾,你竟然把他們全部都殺了!」

李師兄聲色俱厲,內心中充滿了惶恐,他沒有想到,王乾是如此兇殘,一動手就死傷無數,如一尊殺神一般,那滾滾殺氣,不斷衝擊著他的心靈,差點就要崩潰了。

王乾一步跨出,大手伸出,散發青蒙蒙的神光,直接一把就捏住了李師兄的脖子,狠狠地提了起來,狂野的力量直接沖入了他的體內,禁錮了此人一切的法力。啪啪地排著李師兄的臉蛋。

「就你這樣的,也想要奪取我的法寶?真是想的太美了,現在怎麼樣,我跟你無冤無仇,甚至還幫你救下了不少人,你不感激也就算了,鬧到這個程度,真是何苦來哉?以為我王乾不會殺人嗎,這下好了,你看看,這些人全部都要因為你的愚蠢而死去!」

王乾冷冷地看著李師兄,一隻手把此人提起來,像是提著一隻雞。

「王乾,你,你想做什麼,你敢殺么,哈哈,你有多大的膽子,竟然敢殺了我的手下,你死定了,死定了你知道嗎,我大哥是內門弟子,半步真仙的高手,你等著,離開上古劍墳之後,就是你的死期,到時候我要你跪下來狠狠地求饒!」

李師兄先是驚恐了一下,很快回過神來,再次囂張起來,拿出了自己的依仗。

「唉,你真是不識相啊,到了這個時候了還在囂張,還讓我跪下求饒,好,很好,你先給我跪下!」

王乾抓著李師兄的身軀狠狠地往地上一拍,此人就跪下了,在王乾恐怖的力量面前,他那點修為還真是不夠看。

屈辱,無盡的屈辱,這一刻李師兄跪在地上,王乾一隻手狠狠地按住他的肩膀,想要掙扎著起來,都完全不可能,怒吼,大罵,詛咒,此人完全瘋狂了。

「王乾,你這個畜生,你竟然如此對我,你讓我跪下了,你竟敢讓我跪下,你等著死,出去之後,我要把你大卸八塊,每一寸血肉都拿去喂狗!禁錮你的靈魂,以最殘酷的毒火煉製千年萬年!」

李師兄在瘋狂的怒罵著,眼神中的怨毒驚天動地。

「到了這個時候你還在囂張,真是一個沒腦子的蠢貨,你以為你還能活著出去,現在就給我死!」

王乾心中大怒,此人真是太廢物了,完全看不清楚形勢,他也懶得再廢話了,直接一巴掌拍下去,他的力量是有多大,蠻橫如古老的混沌獸,一擊之下,此人從頭到腳都成了一團爛肉,元神靈魂更是直接崩潰成碎片。

「王乾,你真的敢殺我,你死定了,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啊!」

一聲怨毒的詛咒回蕩在虛空中,李師兄整個人已經徹底死去。 李師兄一群人彈指間死得乾乾淨淨,王乾的凶威展露無遺,榮師兄一群人目瞪口呆,心頭寒氣直冒,全部被嚇住了!

「王乾師兄,你,你這是把李師兄給殺了,你闖下了大禍啊,他的大哥是我太白劍宗內門弟子當中的天才人物,半步真仙的大人物,你殺了他的弟弟,他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啊。」

這位榮師兄根本沒有想到,王乾會是如此兇殘,竟敢直接就把李師兄等人給殺的一個不留,這是無法無天,真正的無法無天啊!

「哼,這樣的廢物,恩將仇報,殺了就殺了,有什麼了不起的!」

王乾冷哼一聲,眸光如冷電,在這一群人中掃過,大手一抓,強橫的氣流在他的掌心塌陷,似乎空間都要被這抓給撕裂開來,一個青年本來隱藏在人群中,此時卻是慘叫一聲,臉色蒼白,身軀不由自主,直接被王乾抓了出來。

「你以為你給那李師兄報信,說出我的秘密,就可以逃得了嗎?」

就是此人剛才把他大戰劍靈時候,施展出魔主圖卷的事情說了出來,才惹出這麼大的事情來,王乾自然不會放過他,一把抓住此人,狂野的力量直接捏死!

榮師兄等人臉色蒼白,這個時候他們也有點惶恐起來,王乾此人剛才還把他們從死亡中拯救出來,現在卻是大開殺戒,這前後變化太大了,讓他們難以想象,他的性情到底是什麼樣子。

「不,王乾師兄,你真的要把我們殺光嗎?」

人群中一聲大吼,聲音凄慘,驚慌的情緒感染了一大片的人。

「此人太囂張,我要出去,這次考核我不參加了!」

許多弟子,直接激射出一道道仙光,激發了身上的玉牌,身形朦朧,轉眼就被傳送出上古劍墳的空間。

王乾眉頭一皺,有點可惜,這次的事情雖然不算什麼,但是也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麻煩,他倒是想要把在場的人全部滅口,可惜不能夠,一個是這種殘忍的事情,他也做不出來,這裡大多數人並沒有得罪他,也沒有什麼因果糾纏,另一個就是此地是上古劍墳,只要想離開,隨時都可以,就算是王乾也沒有辦法在一瞬間擊殺所有人,而且還不讓他們激發身份玉牌的力量傳送出去。

「看來我殺死那李師兄的消息是封鎖不住了,不過這也沒什麼,出去之後,有大量的精神舍利幫助,我很快就可以煉化金仙屍身的力量,然後對真仙之道有所參悟,甚至一舉突破真仙都不一定,到時候不管那李師兄的大哥是何等角色,都翻不起什麼浪花來。」

思索了一陣,王乾知道,現在不管怎麼弄,這裡的消息是一定會被傳遞出去的,他也懶得再浪費精神在這些人身上,腳步一踏,整個人已經化作一道青色的光芒,消失在天邊。

「呼,還好這為王乾師兄沒有大開殺戒,如果不是萬不得已,我是真的不想放棄這次的考核啊!」

榮師兄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心有餘悸地吐出一口氣息,剛才他的壓力實在太大了,王乾的手段兇狠,動輒就殺人,連李師兄這樣有背-景的人都隨手打殺了,完全無所顧忌,他還真怕王乾再次大開殺戒,那樣的話,他也就不得不直接放棄這次的考核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