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都給我滾開!」


男子怒如狂,葉凡的舉動立時就讓自己人成了最大阻礙,他可從未跟這些傢伙配合過,自然談不上聯手,所以乾脆自己來。

男子在這些人中還是很有威信的,原本還想繼續圍攻葉凡的二十多個武者,立時讓開。

男子的臉上掛著獰笑,他彷彿已經看到葉凡被斬於刀下。

葉凡的臉色很是凝重,男子雖然重傷,但一身實力卻能夠維持在大先天三重左右,這絕對不是他所能對付的。更何況這個時候他擔心被秦壽追殺的那個美女刺客,雖然僅僅匆匆一瞥,但他很肯定她就是媚月。

「喂!這傢伙交給你如何,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葉凡沖坐於巨石上的少年大盛喊話。

少年咧嘴一笑,沒有絲毫廢話,一刀直接殺向男子,似乎他就等著葉凡求援,好給自己一個出手的借口。

葉凡對於這種樂於助人的人是充滿感激的,他這個時候也不廢話,直接朝著秦壽消失的方向追去。

「小子,你知道得罪月宮的下場嗎?」

男子怒不可遏,從第一次見到少年開始他就充滿討厭,竟然對自己露出殺意,如今阻攔他追殺,絕對是死不足惜。

「月宮是什麼東西,本少還是第一次聽到。不過既然有人請本少幫忙,就算是月殿的高手來了,本少也要會一會。」

少年雙目綻放出興奮的光芒,挑戰強者就是他的最愛,敢威脅他幹掉就是。

「你找死!」

男子勃然大怒,他可不管少年是不是真的沒有聽說過月宮,這次哪怕引動傷勢,他也要將這小子幹掉。

葉凡的速度很快,他發現秦壽追殺媚月進入一座石洞中,立時毫不猶豫的殺進去,雙方前後相隔也就一會兒,他很快就發現前方打動聲傳來,人數還很不少,不由讓他一顆心提起來。

這裡可不是第一關,並不禁止彼此間的私鬥,當葉凡趕來之時發現有雙方人馬在對決,他不但看到了媚月,還看到了靳雲跟付瑤。另一方人葉凡自然沒有見過,看著秦壽跟在一個傢伙的身後不由好起來,到底是誰能夠讓月宮的少主馬首是瞻?

「雲紀揚,這是刀門跟月宮之間的事情,希望你不要插手。」

一名體型異常魁梧的青年男子臉色陰沉之極,他跟雲紀揚對峙著,不過目光卻落在秦壽的身上,眼中的殺意毫不掩飾。

雲紀揚生得異常俊美,他淡然笑道:「靳兄讓在下為難了,秦壽怎麼說也是在下的結拜兄弟,雲某哪有置之事外的道理。不如這樣如何,雙方各退一步,一切等入院考核結束之後再說。」

「不可能!」

靳雲怒視著秦壽,咬牙切齒道:「今天一定要將這個人面獸心的人給宰了不可。」

雲紀揚微微笑道:「靳小姐這是何必了,反正你現在平安無事,沒有任何的損失,何不讓這件事情和和氣氣收場。」

雲紀揚這話不單讓靳雲氣炸了肺,也讓靳偉勃然大怒道:「雲紀揚你這是什麼話,如果老子強暴你老婆未遂,是不是也可以和和氣氣收場。」

雲紀揚淡然道:「不好意思,雲某至今尚未成婚,靳兄就算想要強暴在下的老婆也無能為力。」

「無恥!」

靳偉對於雲紀揚的臉皮之後很是無語,他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作為刀門少門主他知道的遠比別人多,秦壽這傢伙就跟其名字一樣是一個名符其實的禽獸,雲紀揚能夠跟這樣的人結拜,其人品可想而知。

「既然你要為這小子出頭,那今天咱們只能兵戎相見了。」

隨著靳偉一句話,雙方的氣氛頓時凝重起來,先前還只是手下之間的交手,現在怕是作為領頭的人要分出一個勝負來。

葉凡對於這種情況算是喜聞樂見,雖然他一直懷疑自己是否上了靳雲跟付瑤,但刀門能夠將秦壽這傢伙幹掉也不耐。

「你們在幹什麼?」

就在葉凡抱著做受孕翁之力時,一道冷哼聲突兀的出現,只讓雙方就要爆發的衝突瞬間止住,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一個方向,那裡一名青袍人懸浮於空,冷冷的目光透著一股可怕的威壓。

能夠懸浮,自然就是神藏境以上的高手了,而在這個地方無疑只能是屬於天院,對決的雙方立時拉開距離,所有人都不敢造次。

「要想爭鬥就等第二關爭鬥開始之後,這片區域禁止廝殺,如果你們膽敢再違反,本座不介意將你們統統扔出去。」

青袍人扔下一句話后,立時消失不見。

靳偉冷冷看著雲紀揚道:「既然你要護著這小子,那這是絕對沒完。」

靳偉冷哼一聲,領著刀門所有人消失,媚月很是機警的跟著。

雲紀揚的臉上一直掛著淡淡的笑容,直到靳偉一行人消失,他才扭頭看著秦壽道:「你小子沒事少給我惹麻煩,這次我們的目的就是進入天院,跟刀門的人火拚實屬不智。」

秦壽苦笑道:「雲大哥可不能怪小弟,招惹靳雲跟付瑤兩個小娘們可是你的主意。」

雲紀揚沒好氣道:「我說的不是她們,這段時間你別見到女人就下手,這裡完全在天院的監控中,你真這麼幹了,他們絕對會直接將你給閹了不可。」

秦壽嚇了一跳道:「不會這麼狠吧?」

雲紀揚冷哼道:「天院乃是東玄當之無愧的霸主,別說是月宮,就算是咱們天門也惹不起,到時你壞規矩,他們就算是將你宰了,你娘也只能忍氣吞聲。」

「接下來該怎麼辦?」

秦壽臉色不好看起來,當初對靳雲跟付瑤下藥,他得罪的可不僅僅只有刀門,還有正道第一派之稱的玄門,他現在可以想象刀門跟玄門聯手他所面對的可怕下場。

雲紀揚冷笑道:「不用太過擔心,這次不管是玄門還是刀門,進入這個入院考核的都只是年輕一輩,他們要是真敢玩命,咱們就讓那些混進來的高手將他們一鍋端了。」

秦壽的臉上露出興奮之色,不過還是有些擔憂的道:「這樣會不會有麻煩,如果讓玄門跟刀門查到咱們頭上,那可不是好玩的。」

「怕什麼,這裡可是天院考核之地,他們如果真死了,那也就是白死了,到時咱們完全可以請天院出面主持公道,畢竟我們是按照規矩來辦的。」

雲紀揚嘴角掛著冷笑。 「葉凡!」

媚月很是激動,不顧一切撲入葉凡的懷中。

葉凡同樣激動,兩人有差不多快一年沒有見面了,再次相遇讓他很是開心。葉凡雖然從月嫣以及月翠口中知道了媚月的情況,但很多事情還是想要聽到她親口說出來。兩人暫時將秦壽這傢伙拋諸腦後,一路有說有笑,聊著彼此的遭遇。

「你這麼去了這麼久?」

葉凡走得慢,並未碰上靳雲他們,當他兩者媚月回到當初跟癸月派門人分別的地方時,她們很快就出現。

霧月臉上儘是喜悅,不過看到跟在葉凡身邊的媚月,臉上忌憚表情一閃而沒。

葉凡二話不說,將霧月抱在懷中,他知道這女人並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大度,女人只有對她沒有太大威脅時她才不會介意他坐享齊人之福,如果是碰到強大的競爭對手,絕對會爭個高下不可。

現在癸月派其他人在場,葉凡自然不會跟霧月表現得太過親昵,詢問一番狀況后,就一同等候第二關考核的到來。

要等第一關考核結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段時間所有人都被困在山腰,想要離開自然是不可能,唯一的辦法就是在山上打野味填飽肚子。葉凡作為男人,這一點自然責無旁貸,讓他差異的是少年突然加進來。

葉凡並不排斥少年的加入,進入天院僅僅依靠個人實力並不一定能夠順利通過第二關的考核,這倒不是說個人武力無法通關,主要是天院想要看一個人的團隊精神,一般情況下所有參加考核的人都會有一個團隊。

這一等就是足足一天的時間,天院第一階段的考核才陸續結束,原本有將近十萬的人,僅僅第一關就刷下去了三分之一,這種淘汰率還是很大的。

一天的休整時間,葉凡一行人自然不能坐以待斃,他們必須找到數量足夠的人組成團隊,到了這個時候美女的作用不大了,只有真正具有實力的人坐鎮,才能召來更多的人加入。癸月派並沒有強力人物坐鎮,也就葉凡的實力最強,雖然他一身戰力能夠媲美大先天境,但奈何那稚嫩的臉蛋無法讓別人相信他能夠帶領團隊走到最後。

唯一值得慶幸的就是少年選擇加入他們這個團隊,一下子就讓他們的實力提升一大截,不過這還遠遠不夠,第二關考核的人足有數萬之多,萬一碰上人數驚人的團隊,他們就危險了。其他人不好說,已經跟葉凡一行事成水火的秦壽絕對會唆使天門的人找他們的麻煩。

要拉外人如火能夠知己知彼自然最好,葉凡自然想到了甄晴,以及暗中參加的幾個貼身女衛。一番尋找,葉凡甄晴沒有找到,不過卻碰到了付瑤跟靳雲,兩女見到他時都眉開眼笑,心情很好。

見到兩女,葉凡記憶中那一幕幕總是浮現,說實話他現在越來越覺得自己應當上過她們,只是這種事情就算是當面問也不會有答案。雖然兩女對自己的溫柔算是一個鐵證,但奈何她們服過用他血液煉製的解藥,會不知不覺對他產生好感,隨著時間推移,更是會情根深種,死心塌地。

葉凡清楚,要想知道當日發生在秀女齋的事情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去那四個女人,可惜她們都明確表示過,除非真正收服她們,不然想要知道是否發生過根本不可能。

「大哥,就是他曾今就過小妹。」

靳雲將葉凡介紹給靳偉認識,對於自己妹妹的救命恩人,靳偉滿臉堆笑道:「真是多謝兄弟仗義出手了,不然我這妹妹落到那禽獸的手中後果不堪設想。」

「靳大哥說這話就見外了,小弟認識靳前輩,豈有不拔刀相助的道理。」

「說來這次真是巧了,姑姑消失這麼多年,沒想到竟然一直在漠城隱居,這次等天院入門考核結束后定要去拜會一番才行。」

靳雲看著葉凡道:「第二關可不好過,秦壽那淫賊如果有機會絕對會找你的麻煩,不如就讓癸月派跟我們刀門合作如何,這樣彼此也有一個照應。」

靳偉點頭道:「小妹說的是,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們的願意才讓葉兄得罪了那傢伙,待會第二關開始時你們癸月派就跟我們組成暫時性聯盟吧。」

葉凡臉上表情有些遲疑,不過還是道:「這事小弟需要跟諸位同門師姐商量一番,不過小弟相信諸位師姐應當不會拒絕。」

靳雲急忙道:「快去吧,那淫賊跟天門的人攪合在一起,就算是我們刀門都要忌憚,可不能給他們任何可趁之機。」

葉凡能夠聽出靳雲的關心發自內心,他投給她一個感激的笑容,可是眼角餘光瞥見她那愈發飽滿的胸脯時,腦中總會出現被她夾住的那猥褻一幕。葉凡立時就感覺自己的血壓在升高,他急忙將目光挪開告辭而去。

告別刀門一行人,葉凡並未馬上同癸月派一行人匯合,在山林中搜尋了將近一個時辰,沒有遇到甄晴不說,就連他那幾個貼身女衛都不見蹤影。這絕對不正常,葉凡蹙眉思考片刻突然間醒悟過來,那些丫頭十有**給自己易容了,除非她們直接出現在他的面前,不然他還真難以認出來。

明白這個道理,葉凡回到跟癸月派眾人約好的地點,所有人的收穫都不大,他這才將跟刀門聯合的事情說出來。葉凡雖然跟靳偉說要商量才能決定,其實這事根本不用商量,聽到他的提議所有人都同意跟刀門合作。

刀煌痴迷刀法,對跟刀門合作還是很有興趣的,一行人很快動身跟刀門匯合。一切都很順利,靳偉是一個很是熱情的人,他一直將葉凡當做妹妹的救命恩人。

刀門這次來參加考核的人很多,足有上白人之多,都是年輕一輩,期間付瑤聯繫了玄門,不過聽說玄門跟月家小公主走在一起,拒絕跟刀門合作。

在地聽到月仙的消息,葉凡心中直犯嘀咕,他感覺這女人雖然是自己的未婚妻,但如果雙方碰面的話絕對不會安安穩穩,誰叫第一次見面她就被他坑了一回。 第二關考核終於開始,這次並未劃分區域,所有人都進入山林中,由禁制的存在,山林完全就是一座廣袤無垠的原始叢林,這裡危機四伏,兇險程度遠在第一關之上,更為重要的是最大的敵人就是參考者。

每一個參考者手中都有一個身份令牌,這是事先發放下來的,這次考核的最終目標就是依照每個團隊手中的令牌數量來定。單獨行動完全行不通,就算是那四個被譽為年青一代最強者也不敢這麼做,他們都組建了自己的隊伍。

葉凡的心中充滿擔憂,幾個貼身女衛實力自然沒得說,但這種混戰中個人武力往往不是最為重要的,她們一個個身嬌肉貴,萬一擦破點皮都能讓他心痛。可惜她們應當使用了易容術,葉凡如果不是正面遇上,還真認不出來。

這次能夠同刀門合作,葉凡放輕鬆不少,樹大好乘涼,刀門在出雲國還是很有威懾力的,一般人絕不敢招惹。不過還沒有進入接下來的山林,葉凡一行就碰到莫門,莫一心很是自得,見到癸月派的人立時上前搭訕,很是炫耀的道:「諸位師姐如今可找到合作的同伴沒有,如果沒有的話不妨加入我們。」

莫一心這傢伙第一時間就找上癸月派最漂亮的劉妍,瞧他那色迷迷的目光第一時間就往人家姑娘胸脯上看就知道其心不良。

我的老師是學霸 劉妍蹙眉道:「不用師弟操心了,我們已經找到合作的同伴。」

莫一心很有風度一笑道:「這第二關可不好過,如果沒有實力足夠強的盟友,絕對會被別的人吞併。我們莫門已經跟月宮合作,那可是要比你們癸月派還大的宗門,聽說月宮的少主與玄門的門主可是結拜兄弟,只要癸月派加入我們,想要進入天院還不是輕而易舉。」

聽到莫一心的話,葉凡差點笑出聲來,這小子簡直就是不知死活,竟然打著月宮的名號跑來這裡拉人,顯然刀門上下可是對這個名字異常敏感,他們不砍死你才怪。

這時劉妍面上的表情也變得古怪起來,看著得意洋洋的莫一心,她很是提這傢伙默哀,難道你不知道月宮的少主得罪了刀門,而癸月派現在已跟刀門結盟,你這個時候跑來吹噓豈不是找死。

果然,劉妍的腦中剛剛轉完這個念頭,靳雲就一臉殺氣的出現,美人兒一身勁裝裹身,那飽滿的胸脯不論男女都會感到一種沉重的壓迫感。「鏘」的一聲抽刀出鞘,靳雲怒指莫一心道:「好你個小子,竟然敢跟那該死的淫賊合作,一看你就不是好東西,吃本小姐一刀!」

莫一心早就注意到靳雲過來,美人兒絕對是國色天香級大美人,可是他根本將她的容貌給無視了,甚至連她滿臉怒容都沒有看到,因為他的視線第一時間就落在靳雲的胸脯上,這傢伙眼睛都瞪圓了,一臉的震驚之色。

莫一心敢發誓,作為莫門少主的他絕對閱女無數,但從未見過一個女人能夠有眼前女人豐滿的同時,還給人一種唯美的感覺。莫一心一瞬間就生出佔有的念頭來,男人一旦有了**,那眼神自然就不一樣了,立時就坐實他跟秦壽乃是一丘之貉。

靳雲的刀很可怕,這是大先天武者特有的強橫力量,一刀出瞬息間就來到莫一心的面門前,絕對能夠將這傢伙劈作兩半。

「嘭!」

刀氣炸裂,爆開的勁氣直接將莫一心掀飛出去,在他原先立定的地方一名長相很醜的男子出現,他的實力達到大先天七重之境,強出靳雲一大截。

靳雲被震得連連後退,一張絕美的臉蛋浮現出紅暈來,顯然這一招她吃虧了。

「好膽!竟敢欺負我妹妹,你去死吧!」

靳偉勃然大怒,沒能將秦壽那小子幹掉,這段時間他心中窩著火,沒想到竟然有人殺上門來欺負他妹妹,什麼時候刀門如此好欺負了,一個個都想來找麻煩。

靳偉的實力很強,可怕的氣息從身體中散發而出,他大踏步朝著醜男而去,每一步他的氣勢就更勝一分,雙方還未交手,就讓醜男的臉色變得異常的難看。

「鏘!」

靳偉抽刀出鞘,人瞬間就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一刀直斬醜男,刀氣凝而不散,那一瞬間給人的感覺就似一尊絕世霸王傾世一擊。

「鏘!」

醜男橫刀一擋,然而可怕的力量直接將他砍飛出去,他手中的刀都差點沒有握穩,人在空中還未等他回過神來,靳偉第二刀接踵而至。 我每天隨機一個新系統 無邊的霸氣浩蕩,一股可怕的意志直憾醜男心神。

「鏘!」

醜男勉力一擋,然而人在空中如何借力,手中的刀當場就飛了,而握刀的手臂更是直接被斬斷,痛楚差點讓他第一時間昏死過去。

靳偉沒有再理會醜男,他充滿殺意的目光鎖定莫一心,冷笑道:「小子,跟誰合作不好,偏偏跟月宮的秦壽合作,今天本少主就宰了你替我妹妹出口氣。」

莫一心直到現在都還沒弄明情況,莫名其妙的差點被一個女人一刀砍死,顯然竟然得罪了這個看上去強得一塌糊塗的男子。

「這……這其中會……會不會有什麼誤會!?」

「去死吧!」

靳偉懶得跟莫一心廢話,他根本就沒有將這小子放在眼中,一刀隨意斬出,那可怕的刀光只讓莫一心的臉色大變。

剛剛莫一心完全處於心神不寧的狀態中,並未注意到靳偉的刀又和獨特之處,可是此刻見其出刀他頓時認出來了。

「蠻王刀絕,你是刀門的人!」

莫一心當真嚇了一跳。

靳偉可不會跟莫一心廢話,暗道這個時候你才認出來未免太晚了。

「自己人啊,我爹也是來自刀門!」

「你爹來自刀門?」

靳偉的刀停在莫一心的脖子上,那可怕的刀氣割破皮膚,只讓這傢伙的鮮血染紅了衣襟。

莫一心急忙道:「對,我爹當年的確加入了刀門,算得上是內門核心弟子。」

靳偉雙目一眯道:「內門核心弟子啊,這可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的,說說看你爹到底是誰?」

「我爹叫做莫仁,不知道這位公子是否認識?」

莫一心急忙將自己老爹的名諱曝出來。

「莫仁?」

靳偉皺眉道:「沒有聽說過。」

莫一心急忙道:「我爹以前叫做莫懷仁,這位公子應當聽說過吧。」

靳偉臉上的表情立時古怪起來,上下將莫一心打量道:「你真是莫懷仁的兒子?」

「如假包換啊。」

莫一心為了活命,極力表現出大家是自己人的表情來。

重生后我成了男神的黑蓮花妹妹 哪知靳偉突然咧嘴笑道:「很好!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一切不費功夫啊,當年莫懷仁判處宗門,沒想到今天竟然讓本少主在這裡遇到他的兒子,要是讓爹知道這個消息,想來一定會很高興的。」

「什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