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都變強了!」人們頓時嘩然起來,目光看向洛天等人,心中羨慕洛天等人獲得了大機緣。


「天斧萬夫長竟然晉級到了半步仙王!」人們頓時轟亂起來,看著春風得意的天斧。

「此次麻煩大家,咱們還是先快走吧!」洛天連忙開口,生怕再出現什麼意外,若是再來一次棋局,將他們這些人都折進去,回到補天城,柯斷山非扒了他的皮。

「好!」聽到洛天的話,眾人紛紛激動起來,一行十幾萬人飛身而起,朝著補天城的方向飛去。

回去的路上,並沒有什麼意外,不過,洛天卻是再次坐上了銀色的小車,臉上露出虛弱之意,一副受了重創的樣子。

「師兄,我這裡有個上億戰功的項目,不知道你有沒興趣?」回去的路上,洛天雙眼露出陣陣的神光,沖著雷永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笑意。

一聽到洛天的話,雷永的雙眼頓時泛起了奸商的神光,舔了舔嘴唇,不過還是一本正經的開口:「說說看,若是可以,我倒是可以投資一下!」「師弟現在一身的債啊,這一趟惡魔嶺之行,你也知道,我欠了一屁股債,我得想辦法賺殿戰功,將債務還上啊!」洛天臉上露出感嘆,這一次出動十幾萬人,洛天可是下了血本,現在他這點身價真的還不

起,估計未來的一年,洛天都要不停歇的煉製驅鬼丹才能還上。

因此洛天現在就是要想盡辦法獲得戰功,而這個計劃,在洛天出來之後才想起來的,他相信有雷永這奸商在,應該會翻倍賺。

一路上,師兄弟兩人賊眉鼠眼,開始計劃起來,讓人們頗為好奇,不過卻感覺某些人要倒霉了。

一天的時間,十幾萬人飛回了補天城,十幾萬人浩浩蕩蕩,頓時引起了人們的注意。

「我的天,兩個半步仙王!」洛天等人的回歸,頓時引起了人們的注意,臉上露出驚駭。

「第八軍團,血面和天斧,都成了半步仙王的強者?」隨後人們更是認出了洛天等人大部分來自第八軍團。

「血面萬夫長,之前不是說已經垂死,更是被人挑戰,最後是因為其師弟洛天回歸,保住了性命么,怎麼轉眼就成了半步仙王了?」人們頓時驚駭起來,目光之中帶著不可思議。

「哈哈,補天城,我葉良辰回來了!」葉良辰再次恢復了那副囂張的模樣,大笑起來,如此裝逼的機會,葉良辰怎麼會放過。

「洛天萬夫長,雙腳依然沒好!」不過對於葉良辰的裝逼人們自然無視,而是關注起了洛天,看到洛天依然還坐在小車之上,心神震動起來。

「洛天丹師,我們就先告辭了!」十幾人萬人紛紛沖著洛天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期待。

這一趟惡魔嶺之行,除了死去之人,活著的人都有收穫,而且滅殺了七萬多人,驅鬼丹可不是一個小的數目。

「各位放心,數目我已經都統計出來了,等我煉製完成,便給各位送去!」洛天輕笑一聲,再三保證,縱然他想跑,也跑不掉。

「回去!」張子平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隨後帶著洛天和雷永幾人朝著第八軍團飛去,一進入第八軍團更是引起了轟動。

在第八軍團眾人的目光下,洛天幾人走進了內院,一進入內院,洛天便是開始煉丹。

而隨著眾人的回歸,雷永一回來,便是同葉良辰還有葉辰兩人賊兮兮的走了出來。

「洛天萬夫長的腿好不了了,而且還在惡魔嶺中,被重傷,受到了無法治癒的傷勢!」第二天,第八軍團便是傳揚起了消息。

而這消息傳播的速度極快,頓時如同一道風暴在整個第八軍團颳了起來,讓人們驚駭起來。

這消息,自然是雷永,葉良辰還有葉辰三人傳出去的,為的就是讓人們去挑戰洛天。

這也是洛天能想到的快速斂財的手段,因為千夫長挑戰萬夫長,需要五千萬戰功,來上幾個千夫長挑戰洛天,那麼必然會是一筆豐厚的戰功,可以緩解一下洛天的壓力。

重生情深緣怎會淺 不過,消息雖然傳的火熱,但是卻並沒有人去挑戰洛天,畢竟洛天之前走出去的時候,一劍斬了一個千夫長的事情,讓人們記憶憂心。

另外一方面,張子平進入到了半步仙王,可是在那裡虎視眈眈,那可是張子平的師弟,相比於洛天,人們更懼怕的是血面。

而張子平和天斧兩人,在回來的第二天便被江塵傳到了城主府中,兩人晉陞到了半步仙王,完全有資格再成立兩個軍團,不過卻沒有那麼多人,以兩人的實力完全不用當萬夫長。

洛天這些天一直在煉製著驅鬼丹,每日沒夜,不過卻是並沒有將驅鬼丹送出去。

直到眾人回來的第三天,張子平和天斧兩人從城主府中回歸,兩人出現在了內院。

「我決定去補天山了!」張子平一回來,便是將洛天,雷永還有季晨三人召喚過來,同三人開口。

「師兄,不跟我們一起走么?」雷永頓時疑惑不以,不知道張子平為什麼要去補天山。

「我先去探探路!」

「你們三人如今實力都不在當初的我之下,安危我不用擔心!」

「到了半步仙王就要回補天山,成為補天山的長老,這是規矩,除非是像柯斷山軍團長那樣,成為軍團長,才可以留在補天城。」

「你們也終究是要回去的,因此我先回去,盡量為你鋪好路!」張子平沖著洛天三人開口,讓三人明悟。「好了,我明日便走,天斧也跟我一起,前往補天山,成為補天山的內門長老,你們若是進入到真仙巔峰,也可以選擇回補天山,成為補天山的外門長老!」張子平輕聲開口,目光看向洛天三人,眼中露出

柔和之色。

「嗯,師兄保重!」洛天三人並沒有說什麼,這麼多年的師兄弟,自然明白張子平做每件事情都有自己的原因。

師兄弟四人,徹夜長談了一夜,四人已經好多年沒有如此說過話了,當年張子平四人一直鎮守天元大陸,而洛天則是在星域之中打拚,每次回來,都是匆匆一見。

第二日,天斧的身影出現在了洛天的院落之外,眼中帶著感嘆,目光看了一眼整個第八軍團。

天斧乃是第八軍團的老牌強者,在第八軍團中足足鎮守了五十多年,算是比較長的一個萬夫長了。

洛天四人走了出來,看到了等待的天斧,張子平和天斧兩人都要回到補天山,因此兩人自然會結伴,俗話說一起同過窗的,一起上過戰場的,一起……的情義,算是真情義。

張子平和天斧兩人雖然在第八軍團有些摩擦,但是若是前往補天山,兩人肯定是一個陣營之人。

「洛天兄弟,這次我能晉級到半步仙王多虧了有你,我那份報酬就算了吧,而且我還有一件事,想請洛天兄弟幫忙!」天斧臉上露出笑意,沖著洛天開口,之前天斧一直稱呼洛天為小子,但是現在卻是改變了稱呼,惡魔嶺之行,讓天斧徹底將洛天擺到了和自己同一位置,若是沒有洛天,他們那些成為棋子之人,不一定要

被滅殺多少。

「天斧大哥直言便是,我畢當竭盡全力!」洛天抱了抱拳。

「我手下有十名千夫長,三百名百夫長,三萬小隊長和普通的士兵,這些都是隨我出生如死的兄弟!」

「我走之後,他們在這軍營之中不好過,我希望洛天兄弟能將我這些兄弟接收,照看一段時間!」天斧輕聲開口,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那些隨他出生如死的兄弟們。

「天斧大哥,只要你那些兄弟不嫌棄,我洛天必然不會辜負天斧大哥所託!」洛天神情微微一震,他知道天斧這是為他的那些人尋找靠山。

「嗯,有你這話我就放心了,麻煩洛天兄弟了!」

「以後你若是前往補天山,我一定厚報!」天斧開口,他和張子平一走,就空出了一個萬夫長,其他萬夫長那裡,根深蒂固,只有洛天這裡剛剛成為萬夫長,因此是最好的選擇。

張子平之前雖然也是萬夫長,但是卻是獨來獨往,沒有招收士兵,只有幾個千夫長跟隨,並不算龐大。

「嘟……」就在兩人說話間,集結的號角之聲在第八軍團之中升起,一名名第八軍團的士兵們臉上頓時露出肅然。

「這是送別之號!」第八軍團的人們頓時明白過來,一個個飛身朝著軍營的中央涌去。

柯斷山手上依然持著金色的長劍,身後站著黑甲軍,之後則是一名名普通士兵。

「走吧!」張子平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心中也是有些感嘆,飛身而起,朝著軍營的中央飛去。「五十年,我在這裡已經五十年了,這一走,還真有點捨不得!」天斧臉上露出感傷。 第八軍團中央,一名名士兵站在那裡,眼中帶著肅然,目光看向站在對面的張子平和天斧兩人。

「在補天山上若是有人欺負你們,來個消息,你們永遠是我們補天城的兵,第八軍團永遠是你們的後盾!」柯斷山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感嘆。

「是!」張子平和天斧兩人站直了身軀,目光之中帶著敬重,對於柯斷山,他們實在是挑不出什麼毛病來,一個典型的軍人,一個軍團長,一個讓他們尊敬的軍團長。

「嘭……」一名名補天城的修士們,低吼起來,右手握拳重重的捶打在胸前,發出沉悶的響聲。

「走了!各位兄弟,希望我們補天山見!」天斧大笑一聲,眼角有些濕潤,飛身而起,同張子平一起,落在了龐大的祭壇之上。

「嗡……」陣陣的波動升起,張子平和天斧兩人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隨著兩人的離開,不少人臉上露出了激動之色。

「天斧萬夫長的位置空了出來!」人們低聲議論起來,這萬夫長或許是第八軍團中有真仙巔峰坐上去,或者是從其他軍團中調過來。

「這萬夫長的位置,我要定了!」薛紫龍眼中露出堅定之色,之前雖然他被洛天打下了萬夫長的位置,但是薛紫龍的實力依然強悍。

想到這,薛紫龍飛身而起,朝著天斧住處的方向飛去,因為爭奪萬夫長,就是從天斧原來的住處開始,誰能夠住上那個院落,誰就是未來第八軍團的萬夫長。

不只是第八軍團震動,其他軍團也是紛紛激動起來,因為萬夫長這個位置,對於整個補天城來說都異常重要,因此其他軍團若是有資格之人也可以成為萬夫長。

薛紫龍速度極快,其他認為自己有資格之人也是紛紛朝著天斧的院落飛去,人們都知道,這幾天,天斧的院落自然不會平靜。

「我是第一個,我倒要看看誰敢跟我爭!」薛紫龍眼中冷芒閃動,站在了大門之外。

「那個,那個,都給我搬出去,天斧大哥也真是的,走就走了,這些東西也都給我留下了,我還得搬……」不過就在薛紫龍剛剛站在院門前,準備大戰一場的時候,陣陣的響聲卻是在身後的院落之中響起。

「麻煩讓一讓,哎呀,這不是手下敗將薛紫龍千夫長嗎!」院門打開,一個聲音在薛紫龍的耳中響起。

金黃色的小車緩緩的移動著,洛天坐在雷永剛給他打造的小車上,臉上帶著笑意,從院門之中走了出來。

而洛天的身後,一個個健碩的身影跟著洛天,嘴角抽搐,這些人都是天斧之前的手下。

天斧走之前將跟隨他那些部下,都交給了洛天,那些部下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突然這麼一換人還是多少有些不適應。

而眾人沒想到的是,洛天地一個命令就是帶著他們,來把天斧的家給抄了。

眾人徹底見識到了洛天的可怕,如同蝗蟲過境,連天斧家的耗子洞都給掏了。

此時天斧的院落中,空空蕩蕩,連個房子都給扒了,裡面的磚都給拆了。

「這……」隨著大門的打開,薛紫龍也是看到了院落中的景象,頓時有些說不出話來,目光之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看向洛天。

「洛天,你做了什麼!」薛紫龍呼吸急促,在他看來,天斧一走,自己必然是最有希望成為下一任萬夫長的人,這院子就是他薛紫龍的。

但是薛紫龍沒想到,洛天竟然早就帶著人,將天斧的院落給扒了,而且連根毛都沒剩下。

「沒什麼,天斧大哥走了,將他的所有東西都交給了我,我自然要替天斧大哥保管好!」洛天輕聲開口,絲毫沒覺得了臉紅。

「窮……」現在洛天只能用一個字來形容自己,那就是窮,他絕對不會放過任何能夠兌換戰功的東西。

「王八蛋……」薛紫龍咬牙切齒,看到洛天依然坐在車上,心中升起陣陣的惡意,不過卻沒有貿然出手,他真的是之前被洛天給打怕了,那一腳,讓他驚懼,若是沒有十足的把握,薛紫龍絕對不會對上洛天。

「走了,兄弟們!」洛天大笑一聲,沖著身後那些人開口,小車運轉,朝著自己的院落走去,現在人們都盯著天斧這個空缺的萬夫長,倒是沒什麼人盯著洛天這裡了。

一行人很快來到了洛天所住的院落,此時洛天的院落中,一道道身影站在那裡,有些轟亂。

「天斧大人也是的,將咱們交給誰不好,交給了這個殘廢萬夫長,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被人打下去了!」眾人低聲議論起來,非常不滿。

「要我說,咱們還是各自單幹吧,或者直接把這小子踢下去,咱們自己當萬夫長!」一名中年人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不屑。

「對,王川千夫長大人說的對,我也感覺這個殘廢早晚會被從萬夫長的位置上打下來!」一名名百夫長也是跟著附和起來。

「星華兄即將進入到真仙巔峰,我認為星華兄再適合不過!」王川目光看向站在身旁的中年人,眼中露出一絲笑意。

「別瞎說,天斧大人已經將我們交給了洛天萬夫長,我們自然要尊崇天斧萬夫長的意思,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孫星華眉頭微微一皺,但是眼中卻是露出一絲意動之色。

孫星華跟隨天斧多年,實力強悍,他原本以為天斧離開,必然會將萬夫長的位置留給自己。

但是孫星華沒想到,天斧竟然是將這些人留給了洛天,這裡終究是實力說話的地方,若是洛天實力強悍,也就罷了。

現在洛天表現出來的就是給人一個殘廢的印象,怎麼能夠服眾?

不過孫星華卻是跟其他人一樣,非常忌憚洛天一劍斬殺了真仙後期的蔣博超的事情,實在是太嚇人了。

「很熱鬧啊!聊什麼呢?」就在眾人低聲議論的時候,洛天帶著人走了進來,輕笑著看著眾人。

「天哥!」葉良辰連忙來到洛天的身前,眼中露出憋屈之色,他跟霍真還有張德勝等人一直在院落中,王川等人說的話,根本沒有避諱他們,他們自然聽的一清二楚。

「怎麼了?」洛天眉頭微微一皺,看到葉良辰的眼神,腦海之中響起了葉良辰的聲音。

「來生意了啊!」聽到葉良辰的話,洛天臉色頓時蒼白起來,口中更是輕輕的咳嗽起來,吐出了兩口黑氣和鮮血。

洛天這一表現不要緊,王川和另外一名千夫長臉上頓時露出不屑,認為這些天傳揚的洛天在惡魔嶺中受到了重創是真的。

雙腳殘廢,身上更是有著無法恢復的重創,這種人有什麼資格當我們的頭領?王川兩人心中冷笑,目光看向孫星華,看到孫星華眼中的意動,王川朗聲開口:「萬夫長大人,天斧大人將我們交給了你,我們自然是要尊崇的,但是誰都知道,第八軍團,乃至整個補天城都是實力為尊,

想要坐穩位置,沒有實力可不行!」

「不知道,以萬夫長大人現在的狀態,有什麼樣的戰力?」王川開口,目光直視洛天。

「咳咳,你是要試試我的實力么?」洛天再次咳嗽了兩聲,擦了擦嘴角的鮮血,而眼畏懼之色一閃即逝。

「他在害怕我!」洛天的眼神,直接被王川捕捉到了,同時也被孫星華和另外一個千夫長捕捉到了。

「沒錯,否則我們這三萬多兄弟恐怕不服啊!」王川冷笑一聲,目光挑釁的看向洛天。

「好吧,我知道你們不服,那就按照正常的形式來吧,我就坐在這裡任憑你們挑戰,誰若是勝了,這萬夫長的位置就是誰的!」洛天沖著眾人開口。

「天哥是真壞啊,鋪墊了這麼半天,連自己人的戰功都算計了!」葉良辰站在洛天身旁,心中暗嘆。

「好,萬夫長大人果然好氣魄!」王川頓時大笑一聲,目光看向孫星華。

「星華兄,這麼好的機會,事到如今,你也別推辭了!」王川目光看向孫星華,其他幾個千夫長也是紛紛看向孫星華。

「老王,別瞎鬧,天斧大人剛走,我們就這麼做,不好!」孫星華思索了一下,開口拒絕。

「星華兄,你還在忌憚什麼?這樣吧,我先來挑戰,看看萬夫長大人現在是什麼實力!」王川大笑一聲,站到了洛天的對面。

「我王川,挑戰萬夫長洛天!」王川大聲開口,目光看向洛天,同時結界再次升起,結界中的人也是被擠壓出了結界。

王川的手腕之上,少了五千萬戰功,讓洛天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這要是一天能有十個八個的挑戰我,我那些債不出一個月就能還上了吧!」洛天心中自語,依然坐在了車上。

「萬夫長大人,聽說你受了重創,我勸你還是認輸吧,畢竟你我都是真仙後期,傷了誰都不好!」王川輕聲開口,認為洛天是在強撐著。「嗡……」就在王川的話音昂剛落下,一道黑色的劍芒瞬間升起,朝著王川斬了過去。 黑色的大劍橫拍下來,直接拍在了王川的身軀之上,王川臉上還帶著得意之色,在大劍落下的一瞬間,所有人的臉色都是募然變化起來。

「果然還有實力!」

「不對,這一劍的威力雖然強,但是絕對秒殺不了王川!他的實力真的變弱了!」幾名千夫長臉上卻是露出驚詫,看著王川被劍拍中。

王川最開始也是一哆嗦,若是按照他的實力,準備之下完全能夠擋下洛天這一劍。

但是王川直接被震懾了心神,腦海中本能的想到了洛天一劍滅殺蔣博超的那一劍。

「嘭……」黑色的大劍狠狠的拍在了王川的身軀之上,王川整個人直接倒飛,口中的鮮血不斷的噴出,狼狽的跌倒在地,整個後背塌陷,倒在了那裡。

王川想要再次站起的時候,金色的小車募然出現,長劍橫空,洛天出現在了王川的身邊,尖劍指向了王川。

「咳咳……」與此同時,洛天口中同樣噴出了一口鮮血,吐在了王川的臉上,臉色更加蒼白起來。

「你敗了……」洛天一邊說話一邊咳嗽,一副虛弱至極的模樣。

「我……」我川臉上露出不甘心,不過他也知道,自己敗了,不過卻是敗在了大意,敗在了被洛天偷襲。

「你什麼你,兵不厭詐,敗了就是敗了!」葉良辰大笑,聲音之中帶著不屑。

王川冷哼了一聲站起身來,不過卻並沒有氣餒,而是被人們圍攏起來,開始恢復起修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