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銅棺?」


「難不成這個就是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銅棺?」

風滄溟直到此時才注意到莫宇辰腳下的銅棺。

「沒錯!」

「這銅棺對於那些心存歹念的人而言,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寶貝,但是對天靈大陸來說,這卻是災難。」

莫宇辰平淡地說道,不過他的眼神卻一刻都沒有離開過刑王。

刑王聞言,眼神變得越加凌厲。

他死死地盯住莫宇辰,冷聲說:「莫皇,有些事並不是你可以插手的。」

「我勸你還是少管閑事為好,不然的話,只要你踏出帝央秘境,肯定有人會找你索命!」

「是嗎?不知道你口中的那個人與西虎仙院的仙種弟子比起來,誰更加厲害一點?」

莫宇辰最不怕的就是威脅,同時也最恨別人以勢壓人。

然而很不巧,今天這刑王兩樣都觸碰到了。

「孰強孰弱你一試便知,不過我還是要奉勸你,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好。」

刑王皺著眉頭說道。

「朋友貴誠不貴多!」

「就像你那兩個盟友一樣,現在他們在哪?」

莫宇辰冷言反譏一聲。

「我最後再說一句,這件事的幕後之人,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你好自為之。」

刑王語氣中毫無感情地說道。

說完之後,他直接轉身離開,走沒幾步的時候,還回過頭,警告地看著莫宇辰一眼。

旁邊的風滄溟見狀,非常的疑惑。

他不明白這刑王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怎麼一個銅棺還能搞得如此的嚴重。

可是刑王最後那句話落到莫宇辰耳中,卻讓他如遭雷擊。

他沒想到,這刑王居然跟銅棺背後的勢力有所牽連。

…… 現在想起來,莫宇辰的頭皮不禁有些發麻。

本來他殺了邵玉龍就已經得罪一個仙種帝子了,可是現在又要面對那些陰謀背後的人,他覺得自己可真夠苦命的。

不過,即便這樣,莫宇辰也沒想過要捨棄銅棺。

因為就算他現在將銅棺丟掉,那該來的麻煩也依然會來。

畢竟如今他已經知道這裡面的秘密。

所以背後那些人肯定不會放過他的。

「莫兄弟,你怎麼了,發什麼呆?」

「是不是你知道這口銅棺裡面的秘密?」

此時,風滄溟的聲音響起。

然而,就當莫宇辰準備出聲的時候,不遠處的天際中出現了兩道他熟悉的人影。

「大哥!」

……

來者人未到聲先至,正是蛟炎與張慕白兩人。

「老二、老三!」

莫宇辰見狀,心中大喜。

他沒想到,竟然能在這裡見到兩位兄弟,特別是張慕白,他特別當心他的安危。

現在見到,終於可以放心了。

風滄溟笑著說道:「當初慕白兄弟被追殺,情急之下跑到我風王城中。」

「後來,一位叫許樂的高手也將蛟炎兄弟送去我哪裡,所以我這次前來找你,也將他們兩人帶了過來。」

「只是沒想到,你竟然不等我們到就將邵玉龍殺了,讓我們沒了觀戰的機會。」

「風兄,謝謝你!」莫宇辰感動地抱了一拳。

「呵呵……舉手之勞不足掛齒。」

「對了,你還沒有告訴我這銅棺裡面,到底是隱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風滄溟擺了擺手,並不居功。

「這秘密……」

莫宇辰聞言,微微愣了一下。

隨後,他搖了搖頭繼續說道:「峰兄,知道這個秘密對你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

「我只能告訴你,這裡面有數不盡的噬靈蝠,只要這棺蓋一掀開,它們就會不顧一切的飛出來。」

「這件事你還是裝作不知道為好,不然的話會惹麻煩上身的。」

「數不盡的噬靈蝠?」

「難不成這是噬靈蝠的老巢?」

風滄溟滿臉凝重地看著莫宇辰。

頓了片刻后,他忽然間想到了刑王,再次問道:「可是如果這裡面都是噬靈蝠,那刑王他怎麼會如此在意?」

「難道他……算了,既然你說別知道太多,那我也就不問了。」

話剛說到一半,他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立即停止發問。

可是,他的問題沒有了,但是莫宇辰的問題卻來了。

只見莫宇辰點了點頭,笑著說道:「風兄,這禁魔之域到底是什麼?」

「為什麼羅王和付王他們兩人一定要打開?」

風滄溟聞言,臉上的嬉笑之意瞬間消失。

他掃了周圍眾人一眼,說道:「此時說來話長,你還是先跟我迴風王城吧,到時候我再跟你詳細說清楚。」

「好,就依風兄所言。」莫宇辰也不推遲,直接跟著風滄溟衝天而起。

然而,雖然他們離開了,但是這裡所發生的一切卻傳遍了整個帝央秘境。

莫宇辰斬殺邵玉龍的事情,幾乎是以光的速度傳開。

一時間,真箇帝央秘境的天才武者們,一片嘩然,全都被這個消息震驚住了。

本來,六大王者在眾人的心目中,那就是六座不可逾越的大山,是無敵的存在。

可是這一次,莫宇辰卻當著眾人的面將邵玉龍擊殺,這也徹底地坐實他莫皇之位。

現在,邵玉龍已經死,莫宇辰的實力也被大家所承認,人氣也瞬間壓到其他五位王者,達到了帝央秘境的巔峰。

此時此刻,在帝央秘境裡面,只要有人的地方,他們幾乎都是在談論莫宇辰的事情。

而在這的同時,莫宇辰他們幾人也抵達風滄溟的風王城。

這座城池顯得非常地熱鬧,有十來萬的天才武者聚集於此。

在原本的六大王者中,風滄溟是屬於那種最為平易近人的王者,所以投奔他的人也特別的多,這裡也變得無比的熱鬧。

「莫兄弟這邊請!」

剛一進入風王城,風滄溟立即邀請莫宇辰進入他的府邸。

城裡的人見狀,全都是一副大跌眼鏡的樣子。

畢竟能夠讓風滄溟親自招待的人物,肯定很不簡單。

而當他們得知被招待這個人是莫宇辰之後,瞬間轟動起來,爆發出響徹天際的歡呼聲。

很快,他們一行人擠過密集的人群,來到了風滄溟的府邸。

一進入府邸,風滄溟立即命人準備好宴席,要招待莫宇辰。

同時,他也知道莫宇辰他們三兄弟很久未見,肯定有許多話要說,所以乾脆弄了一張大桌,讓他們三人坐在一起。

果然,他們剛坐下的時候,蛟炎與張慕白兩人情緒就變得特別的激動。

「大哥,當初你在煉魂獄裡面,到底在幹什麼?」

「為何逍遙侯出來兩個多月後,你才出來。」

張慕白好奇地問道。

莫宇辰聞言,淡淡地笑了一聲:「當初,我進入煉魂獄不久就遇到了逍遙侯他們。」

「因此,我也利用他們為我帶路,找到了常山候。」

「當時,常山候躲在一處石林怪地中,他看到逍遙侯他們去接他,高興得自己跑出來。」

「可是他哪裡知道我就躲在後面,直接打他個措手不及。」

「哈哈哈……那最後常山候應該死得很難看吧?」張慕白開心地大笑起來。

「沒有,他燃燒生命之力死了,最慘的要數另外兩個,他們都死在那些妖獸的口中。」

莫宇辰搖了搖頭,微微一笑。

現在一想起當日的情景,他還是有些心有餘悸。

「怪不得逍遙侯一出來就像是瘋了一樣,對我發出追殺令,而且還拚命的找二哥。」

「還在我這段時間的實力有增強,不然的話還真得栽在他手中。」

張慕白不滿地冷哼道。

「莫兄弟,你去煉魂獄那麼長時間,該不會是去了九仙城吧?」

陡然,旁邊的風滄溟插了一句,語氣中滿帶著凝重之意。

莫宇辰聞言,不可置否地應道:「沒錯,我就是去了九仙城。」

「那裡也沒什麼奇怪的,一個人都沒有,空空蕩蕩,還有一座幻陣,我就差點迷失在自己的幻覺中。」

……

(本章完) 風滄溟聽到莫宇辰在煉魂獄的遭遇后,心情久久不能情景。

重生之小資生活 他滿臉震驚地問道:「天啊,你真的進入傳說中的九仙城。」

「而且,居然還能活著出來,太不可思議了。」

「風兄,你也知道這座城?」莫宇辰有些驚訝地問道。

風滄溟點了點頭,稍稍回憶了一下后,說道:「我聽說那座城原本是毀滅仙居在仙界的行宮。」

「後來,他墮入魔道,所以被仙界的仙帝連城帶人打入凡間封印。」

「而當時,仙界也派出一位仙君鎮守,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五大仙院成立,封印毀滅魔君的小世界也被那位鎮守仙君打造成了如今的帝央秘境。」

「原來如此!」莫宇辰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

隨後,他看著旁邊的蛟炎,責怪地問道:「老二啊,你前些日子去哪了,我跟老三兩人找了很久都沒找到。」

此時蛟炎的修為,與剛進入帝央秘境那時相比,足足翻了十倍之多,很顯然,他這段時間以來是經歷了不少。

「大哥,這件事說來話長……」

蛟炎深吸一口氣慢慢地將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說出來。

原來,一開始他和其他人一樣,每天都是緊張的躲避噬靈蝠和尋找天才地寶,甚至是跟其他人組建過臨時團隊,但是在這期間也被人背叛過,經歷了數次生死。

所以,此時莫宇辰覺得眼前這個二弟變了很多,比以前更加穩重了。

「大哥,當時邵玉龍抓住我的時候,許樂剛好要挑戰他。」

秘巫之主 「所以也順手把我救了,如果不是他,估計現在我就算不死也要重傷。」

蛟炎滿臉凝重地說道,眼神中滿帶著複雜之色。

本來,許樂是莫宇辰的仇敵,可是對方卻在意想不到的情況下成為了他的恩人。

這件事對於蛟炎來說,他覺得很對不起莫宇辰。

可是,莫宇辰卻不以為然,他在意只是自己兄弟的生死而已。

「老二,你的心思我懂,不必愧疚。」

莫宇辰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