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長得如此美麗,又心狠手辣,是我喜歡的類型!」強盜頭子陰險的表情表明他勝券在握。


方芳見到強盜頭子現身的瞬間,便明白自己中了埋伏,她毫不猶豫轉身就跑。

然而,十幾個強盜突然從各個地方蹦出來將方芳包圍,他們有的藏身樹上,有的藏身地下,有的藏身草叢。

「果然是這樣啊!你的力量根本無法殺死我那些手下,殺死他們的是沼澤,我說的對不對,我的美人。」強盜頭子對方芳發出奸笑聲。

方芳沒有回答強盜頭子,她的右手手掌握了握手槍,期待有更好的射擊手感,她知道自己恐怕凶多吉少,因為,這個強盜頭子非常聰明,不好對付。

「上!要活的!」強盜頭子命令手下擒拿方芳。

強盜頭子非常謹慎,他沒有像對付村民一樣,一開始便自主提出單挑。

那十幾個強盜嘍啰異常聽話,直接把武器插入泥地,赤手空拳圍上方芳。

「小妞,你就從了我們頭兒吧!跟著頭兒能吃香喝辣,比你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好多了……」

這些強盜嘍啰表情齷蹉,思想肯定也非常齷蹉,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東西,雖說如此,但,強盜嘍啰並不蠢,他們知道方芳手裡握著槍,所以行動比較謹慎,利用樹木阻擋,一點一點向方芳合圍,當距離只剩五米的時候就是那些嘍啰發力的時候,他們會瞬間把方芳制服。

方芳右手握槍,左手擺出防守姿勢。

面對越靠越近的強盜嘍啰,下一秒,方芳握手槍的右臂猛然從右往左揮灑,同時扣動扳指,一聲槍響,子彈咻一聲緊貼樹皮繞過樹榦,劃出一道一百七十度的弧線,釘入那個調戲她的強盜嘍啰的眼睛,強盜嘍啰沒有任何動作掙扎便倒地。

甩槍,殺手的聞名絕技。

自從雷正「死」后,方芳辭去警察職務,出國加入一個名為殺手的殺手組織,而甩槍這一絕技正是殺手的標誌性技能。

從人民公僕墜落到殺手,從天堂墜入地獄,可想而知,雷正的「死」對方芳的打擊有多大,雖然淪落為殺手,但,方芳的初心一直沒有變,這也是她為何救村民的原因,不然她大可不管不問,就當沒看見,等強盜走後再出來,也不用招惹麻煩。

「那小妞的槍非常邪乎,大家小心點……」有一個細心的強盜察覺到端倪。

然而,這個細心的強盜話剛說完,又一聲槍響,子彈繞了五十度角,擊中藏在樹榦後方的那個細心的強盜的額頭,此強盜應聲而倒,當然,他沒有死,子彈鑲入他的頭骨,被頭骨夾住,差點射穿他的腦心臟,雖然半月族有兩顆腦心臟,但是,無論任何一顆被破壞,另外一顆都會進入休克狀態。

「別磨磨蹭蹭,給老子一起撲上去擒拿她。」強盜頭子根本不關心手下的死活,也不知道這些人為什麼會追隨他。

方芳望著強盜頭子,很想將強盜頭子射殺,不過,她距離強盜頭子太遠,沒有把握射中強盜頭子。 方芳接連開出七槍,並擊倒六個強盜嘍啰,當她想繼續時,卻發現子彈用光了,這也是她最後一排彈夾。

槍聲一停,強盜嘍啰全部如狼似虎般撲上來。

方芳無處可逃,她唯一的動作便是抽出匕首刺入面前的強盜的胸口,隨後被身後的強盜撲倒,其餘強盜嘍啰接連而至,死死擒拿住方芳。

當方芳被一幫小弟死死按住,這時候,強盜頭子才緩慢走過來。

「抓她起來!」

強盜頭子示意手下把方芳從地上提起,而他的手下當即把方芳架起。

強盜頭子與方芳面對面對視,仔細端詳方芳的臉龐,隨後,強盜頭子伸手捏了捏方芳的下巴。

「不錯!真不錯!一個人殺了我一半手下!但是,為了得到你,值了!」強盜頭子笑容詭異。

「你得不到,你死,或者我死。」方芳眼神冰冷看著強盜頭子。

「哈哈哈!」強盜頭子聽后卻赫然大笑。

「這樣的話我不知道聽了幾次!你知道他們為什麼那麼聽我的話嗎?我讓他們去死他們也毫不猶豫!是因為,他們已經嘗過我的手段! 迷婚計,御用俏佳人 放心吧!只要你也品嘗過那種滋味,你一樣會變得乖乖聽我的話。」

當強盜頭子在說這段話時,周圍的強盜嘍啰皆露出恐懼的表情,大概想起某些不好的記憶。

「呵呵!」方芳冷笑。

接著,突然說出一句令強盜頭子臉色巨變的話:

「即便我是一個人類你也想得到?」

當方芳說出自己人類身份后,強盜頭子的表情看似憤怒,又驚訝,又困惑,他把手伸向方芳的肚子。

忽然,強盜頭子瘋狂大笑。

「沒想到啊!沒想到啊!這裡居然還有人類!」

瘋狂之後,強盜頭子表情瞬間變得陰冷,重重一拳打在方芳肚子上。

這一拳對於方芳來說宛如被車所撞,險些窒息,她咳嗽著彎下腰。

「把她帶回村裡!」

強盜頭子說完率先返回村莊。

方芳被強盜們架著帶回村子。

在村民的注視下,方芳被綁到一個木架上,強盜嘍啰們把從村子里搜羅來的乾柴堆積到木架之下,看樣子,他們打算活活燒死方芳。

「你知道我為什麼這麼痛恨人類嗎?」強盜頭子冷冷看著手下越堆越高柴火開口說話。

方芳沒有回應,她表情冷漠,似乎早已經看淡生死。

「如果你不說,如果你乖乖聽話,你可能不用這麼痛苦的死去!」強盜頭子繼續自言自語說著。

「你不是我第一個發現的人類……很久很久以前,我也發現過一個人類,那時候我是多麼的高興,我把事情告訴了當時的同伴,我們計劃一起去抓住人類,然後獻給我們偉大的王,我們希望王各賞賜我們一顆妖心,那樣,我和我的同伴就能成為受人敬仰的修鍊者……」

「但是,我沒想到那個人類居然藏有武器,他殺死了我的同伴,就像你殺死我的手下一樣……最後,只有我一個人活了下來……」

「因為這件事,從那以後,我遭到周圍所有人唾棄和責罵,我不僅得不到獎賞,還被族人排擠……」

「獨吞功勞有什麼錯?誰不想成為修鍊者?誰不想得到王的青睞?他們有什麼資格指責我……」

強盜頭子越說越激動。

方芳冷笑一聲,嘲笑強盜頭子:「他們唾棄你只是因為你貪生怕死,丟棄同伴獨自逃生。」

方芳的話令強盜頭子戛然而止,他抬頭目視方芳,突然發狂,「把火拿來,我要燒死她,燒死這個歹毒的人類……」 一個虛無縹緲的世界里,雷正閉眼盤腿端坐其中心。

一條綠光從天際而來,纏繞雷正全身。

突然,雷正眉頭一皺,他睜開雙眼,眼前的景色三百六十度大轉變。

鬱鬱蔥蔥的草地上,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溪,溪水潺潺流動,小溪里的魚兒歡快浮遊,跳躍水面,花叢上的蝴蝶翩翩飛舞,一隻頑皮的蝴蝶飛上高空,一陣風吹來,頑皮的蝴蝶隨風飄蕩,飄落那小溪對面那間簡陋的小木屋的屋頂,小木屋內隱隱約約只看見一張木床,除此之外,別無他物。

「仙劍,我入定多長時間了?」

雷正低下頭問橫擺於草地上的仙劍。

「半年多了吧!」仙劍的聲音傳於雷正腦海。

早在一年前,雷正已經跨入悟境等階,並且他擁有了隨意出入海底世界的力量,他之所以沒有第一時間出去是因為當時水妖木子雨告訴他,外面沒有特別的事情發生,再加上雷正當時還沒有百分百把握戰勝魅,因此,雷正決定留在木子雨的海底世界繼續修鍊。

當然,這個時候清醒並非雷正自己本意,而是因為心神不寧。

「木子雨,最近外面發生什麼事了嗎?」雷正仰望天空問道。

「嗯,有點事!」

伴隨著回聲,木子雨的身影在天空顯露,如三年前一模一樣,長發飄飄,白裙翩翩。

「前段時間有十二個人類進入半月神州。」

木子雨的話讓雷正感到驚訝,雖然對於他們這樣的修鍊者來說,跨過結界進入半月神州輕而易舉,但是,對於人類來說,絕非簡單。

「他們都長什麼樣?」雷正平靜問道。

三年靜心修鍊,讓雷正的心性更加淡然若閑,特別是開始接觸到修鍊真諦之後。

木子雨手指臨空一點,一面鏡面憑空生成,而鏡面里的影像顯示的正是葛三天他們十二人剛走出黑子界面進入半月神州的場景。

「芳芳?小琳?」

雷正認出影像里的方芳和曾梓琳。

「他們什麼時候進入半月神州?」雷正內心有些擔憂方芳和曾梓琳的安危,因為讓雷正心神不寧的起因有可能是她們遇到危險。

「四個月前!」木子雨淡淡說道。

四個月前,已經小半年了,而木子雨一開始卻用前陣子來形容,當然,也沒有錯,對於活了不知多少年月的木子雨來說。

「看來是時候出去了!」雷正喃喃自語。

「木子雨,感謝你三年以來的照顧,今天,雷正,正式向你道別!日後有緣再會!」

雷正內心對木子雨很敬佩,身為妖族,卻對他一個敵對外族慷慨解囊,心性必然遠超常人。

木子雨沒有說話,只是對雷正點點頭。

彷彿聽到雷正要離開,這時,一頭大鯨魚從海里鑽進小世界,微微張開嘴巴,一口海水噴向雷正。

這頭鯨魚正是當初救下雷正的瓊子。

雷正對瓊子的行為早已習以為常,仙靈之氣外放,身體外形成一面無形的屏障,將全部海水擋住。

「瓊子,你要送我一程嗎?」雷正對瓊子微微一笑。

大鯨魚瓊子開心地點了點巨大的腦袋。

「好,我們走吧!」

雷正手一拂,仙劍飛到手中,接著騰空而起,站立瓊子身上。

「再會!」

雷正對木子雨做最後告辭,隨後轉身面對深邃的大海,今天,他便要破繭而出。 瓊子送雷正出海面后依依不捨和雷正道別。

雷正知道瓊子想表達的感情,瓊子也是修鍊者,而且修為也到了悟境,只不過還不會使用意念傳話。

「回去吧!我以後還會回來的。」雷正溫柔撫摸瓊子的大腦袋對瓊子說道。

瓊子還是不想走,她其實很想跟隨雷正到陸地上看一看,只不過現在的她還不能離開海水太久,所以非常不捨得雷正走。

「等地球的事情結束后,我帶你上天空遨遊,那樣你就可以看到陸地上的人類是怎麼樣生活。」雷正笑了笑說道。

瓊子聽后歡快的噴起水霧,並一頭扎入海水,越游越深。

雷正朝著海面揮手,直到瓊子遠去后才收回。

「那麼龐大的身軀,你的仙靈之氣夠用嗎?」仙劍調侃雷正道。

「馬馬虎虎吧!」雷正回答仙劍。

「我們也走吧!這一段因果該結束了,魅,我回來了。」

仙劍本想打擊打擊雷正,跟他說,魅之後還有其他的妖族呢!不過看雷正胸有成竹,心氣如海,便把話給咽回去。

雷正從海面快速飛升高空,這不是他第一次御空飛行,剛進入悟境之時,在木子雨的小世界里他已經練習過無數次飛行,只是,外界的天空更高,更寬廣,可以隨心所欲翱翔。

沒過多久,雷正來到上海城的天空之上,他俯視下方的黑子界面,忽然,雷正加速墜落,墜入黑子界面。

雷正知道黑子界面的由來,那是界面與界面之間交接產生的隔離空間,也稱之為蟲洞空間。

魅便是利用空間結界改變原來上海城的界面架構,讓上海城這一片土地與外界相駁,從而使得界面的交接處自然生成蟲洞空間。

蟲洞空間幾乎克制萬物,但是,靈氣卻不為其所克制。

準確來說,靈氣與蟲洞空間的黑子更像對立關係,只要兩者相遇,必有損傷。

也就是說,雷正通過蟲洞空間需要損耗仙靈之氣。

當然,那點量的仙靈之氣對如今的雷正而言,九牛一毛。

僅僅一瞬間,雷正便穿過蟲洞空間,現身半月神州。

「好濃厚的世界之氣!」

這是雷正首次進入半月神州發出的感嘆。

「那是當然,這個世界的根基原本還算不錯,再加上連接地球的人元地脈,世界之氣比外界濃厚屬於正常現象。」仙劍說道。

「魅原本的修為到底有多高?」雷正不禁問道。

「要創造這麼一方世界,修為至少得到你師父那一層面,不過,就我看,那個妖族還沒那樣的資格,很有可能從前人手中繼承過來。」仙劍猜測道。

「不管如何,都不可否認,他很強這個事實。」雷正不認同魅的行為,不代表不尊重魅的實力。

一段討論后,雷正開始環視半月神州,在他的位置,剛好可以看到上海城。

「上海城被陣法封鎖!」 最強中醫 雷正皺了皺眉頭,他在上海城的時候,這個陣法還沒啟動。

「也罷!先找到芳芳和小琳吧!」

思索一會,雷正決定先找人,因為,進入半月神州后,那種心神不安定的感覺更強烈了。

「尋仙術!」

雷正閉上眼睛,左手手掌貼近額頭,施法仙術。

尋仙術乃雷正進入悟境后才學習的仙法,其用途便是搜索氣息,雷正接觸過方芳和曾梓琳,他也記得兩人的氣息,因此,只要兩個在尋仙術的範圍內,雷正便能感應到。

數分之後,雷正表情突然高興起來,隨後又變得驚疑不定。

「是方芳,不過,她的氣息好像不太對勁!」

確定方芳的位置后,雷正當即退出施法狀態,御空飛行,直奔方芳而去。 當雷正追尋氣息找到方芳之時,熊熊烈火已經燃起,正向著方芳的身體蔓延,而那些強盜們則圍觀淫笑。

雷正性情隨和,從小到大生氣的次數屈指可數,但是眼下這一幕超出他的忍耐極限。

「冰封天地!」

雷正覆手向下,法文幾乎從雷正牙縫裡鑽出。

下一剎那,以方芳為中心,向外延伸數十米的空間內瞬間變成一片冰天雪地。

那些癲狂的強盜全都變成一座座冰雕,瘋狂,暴躁,泄憤,淫邪的表情也全都凝固在他們各自的臉上,似乎要讓世間的人們看清他們醜惡的嘴臉。

不僅強盜,即便是那罪惡的火焰也如時間停止一般,封印在冰雕之中。

方芳抬起頭,獃獃地望著從天而降的雷正,她的英雄,居然回來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