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開膛鬼,把這小子交給我吧!」


分屍鬼饒有興緻地走上前,眼神極為狂熱地盯著東方修哲。

冷冷一笑,東方修哲語氣輕蔑地說道:「不要著急,我馬上就會讓你們慘叫個夠!」

「哈哈~你們聽他剛剛說了什麼?哈哈~~」

分屍鬼像是聽到了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話,在那裡大笑了起來。

開膛鬼也是跟著笑道:「小子,你還太嫩了!」

「小子,你要是求求我,我可以一刀下去保證你身首異處,不會讓你有任何痛楚。」分屍鬼說得就像自己是個好人。

扒皮鬼也是附和道:「下輩子記得多吃點奶,把牙齒長齊了再說這種狠話吧,這輩子要怪就怪你小子運氣不佳,遇到了我們幾個!」

聽著這三人的冷嘲熱諷,東方修哲非但沒有生氣,反而臉上的笑容更濃了。

下輩子?

還想有下輩子?

「不好意思地告訴你們,你們連下下輩子都不會有了,」停頓了一下,東方修哲的眸中寒光乍現,「因為——我是不會讓你們投胎的!」 天空越來越陰霾了,伴隨著還有陣陣悶雷之聲。

數十道人影在樹木之間飛快地穿梭,快得就像是一陣風,一個緊跟著一個。

看這些人的裝束打扮,應該都是傭兵。

「快,應該就在前面不遠處!」於海神情有些焦急地說道。

他們這些人正是孟萊克所請的那些傭兵,經過數個時辰的不斷尋找,總算有了一點點線索。

就在剛剛,他們遠遠地看到有一個巨大的土球在空中炸開,如果沒有錯的話,那裡應該就是師生的所在地了。

也許是因為看到了希望,原本有些疲憊的眾傭兵們都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大蓋一柱香的時間,他們終於來到了地點。

然而,所見到的這一幕卻是令他們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太慘了,慘不忍睹!

濃濃的血腥味直入鼻腔,殘屍碎肉隨處可見,就算是這些經常在刀刃上舔血的傭兵們,看了此等情景都不禁臉色發白、咬牙切齒。

「可惡,是哪個畜生,竟然能夠下如此狠手?」一個心直口快的傭兵緊握雙拳。

「竟然連孩子都不放過,難道兇手一點憐憫之心都沒有么?」

另一個傭兵也是表現出相當的氣憤,那樣子狠不得抓到兇手然後將之大缷八塊。

其他的傭兵雖然沒有說什麼,但從他們那變得越來越冷歷的眼神不難看出,他們也都被兇手如此殘忍的手段給激怒了。

「大家,我們必須抓緊時間四處找找,看看還有沒有其他倖存者!」

於海看似一臉平淡,然而眾人當中他是最憤怒的一個。

作為從「草根啟蒙學校」走出來的窮苦孩子,如果沒有「草根啟蒙學校」就沒有現在的他。

他絕對不會容忍如此慘絕人寰的兇手!

眾傭兵點了點頭,開始各自忙碌了起來。

在這些傭兵當中,於海的實力最高,也最有發言權,尤其當大家得知他是「飛虎傭兵團」的成員后,更是默許了他此次領導者的身份。

「沒有找到倖存者。」

「這裡也沒有!」

「……」

眾傭兵將四周仔細地查找了一遍,俱都是一臉失望地搖搖頭。

其實他們也沒有抱太大的希望,單從兇手如此殘忍的手段就可以想到,是絕不會對任何一個手軟的。

雖然於海也想到了這個結果,但他相信一定還有其他生還者,因為現場的死亡人數只有二十幾個,這與孟萊克給出的數據相差巨大。

「現在時間寶貴,我們五個人一組分頭行動,我相信一定還有生還者。」停頓了一下,於海斬釘截鐵又道,「如果遇到兇手,信號為證!」

幾乎所有人都看到了從他眼中那一閃而沒的寒光。

在一處靠山坡的空地上,於海所在的五人小隊率先找到了已經集結在一起的魯能等人。

在那一瞬間,於海連自己都沒有察覺到自己鬆了一口氣。

經過一番簡短的交談,於海大致了解了事情的經過,不過對於很多重要的細節依舊不清楚。

「噬屍三鬼?好像在哪裡聽說過,難道兇手就是他們么?」

帶著心中的疑問,於海將其他四位傭兵留下來負責保護這裡受到驚嚇的小朋友,而他則繼續尋找倖存的人,並且爭取與那個柳紅老師匯合。

天空的烏雲越來越濃了,雷聲陣陣,明明還是早上,卻是陰沉得像是到了晚上。

此時的柳紅,停下了快速移動的身形,美麗而白皙的俏臉上已經有汗水滲出。

望著周圍那密密麻麻的樹木,柳紅雙眉緊鎖,竟然不知自己應該往哪個方向繼續尋找!

「可惡!」

焦急的心情讓柳紅失去了應有的冷靜。

手臂一揮,一道火光乍起,瞬間將一棵樹木點燃。

如果燒盡這些樹木能夠找到王俊琪的話,她不介意這樣做,而事實上這種舉動除了白白消耗魔力外,一點用處都沒有!

「琪琪,你到底在哪裡?」

望著胸前這團不知縮小了多少倍的幽藍色火焰,柳紅心如刀絞,再一次體會到了自己的蒼白無力!

在剛剛經過一番瘋狂的探知之後,她的「幽冥探知」能力再一次縮水,所能夠感知到的範圍不足百米。

這也就意味著,她找到王俊琪的可能將變得越來越渺茫!

除非有什麼奇迹發生,不然的話,就算她最終找到了王俊琪,可能那時將會是一具不完整的屍體。

強烈的不甘與擔心愈加劇烈,竟是讓這位要強的女人留下了眼淚!

悍女逆襲:狂妃有點毒 就算再怎麼強,柳紅終究還是一個女人!

天空中的悶雷聲開始一聲緊結一聲,只是一會的工夫,竟然下起了豆大的雨滴來。

冰涼的雨水沖刷著女人的臉龐,絲絲涼意漸漸的讓柳紅逐漸恢復了冷靜。

就算再怎麼心急,在沒有見到王俊琪以前,就還有機會!

柳紅正準備收拾心情繼續尋找,而就在這時,奇迹出現了。

驀地——

一道水柱衝天而起,盤旋飛舞猶如一條蛟龍,遠遠看去氣勢依舊駭人。

「水系魔法?」

柳紅剛準備邁出的腿硬生生定格在了那裡,整個人就像是被閃電霹中般神情恍惚。

那確實應該算是水系魔法,然而讓柳紅遲疑的卻是,她從未見過那麼怪異的魔法。

那道猶如蛟龍的水柱,每一次舞動身形便能壯大一分,從天空落下的雨水像是受到了召喚,竟然大範圍地匯聚了過去。

「咔嚓!」

伴隨著一道閃電撕裂烏雲,竟然直直地霹中的那道形狀駭人的水柱。

然而——

這水柱並未被擊散,反而讓它散發出奪目的光芒來。

「難……難道是……」

柳紅似是想到了什麼,臉上的駭然神情非但沒有減退,反而更甚。

張著嘴,原本想要說什麼,卻似被什麼東西卡在了喉嚨,竟然發不出一絲聲音來。

然而,柳紅卻不知道,她的這點震驚與駭然根本比不上此刻的噬屍三鬼。

他們三人近距離地親眼目睹了全過程,內心的不屑與輕視頃刻間被無以復加的恐懼所替代!

如果要說有比「死亡」還可怕的事情,那便是「等待死亡」!

剛剛噬屍三鬼還在不加掩飾地嘲笑著眼前這個小鬼的自不量力,然而這個小鬼僅只是隨手一揮,瞬間將三人全都閉上了嘴! 雨下得越來越大了,雷聲依舊響個不停。

噬屍三鬼靜靜地站在原地,三雙眼睛竟都集中在了高空中那威風八面的「水龍」身上,散發而出的危險氣息讓三人都有種如臨大敵的感覺。

這個變故實在是太突然了,誰能想到剛剛還是主宰的一方,只是一眨眼的工夫竟變成了別人的魚肉。

難道這就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這一刻的噬屍三鬼腦中第一反應就是有高手潛伏在四周,一個個都是汗毛豎起,下意識地屏住了呼吸。

這不能怪他們如此亂想,因為誰都不會相信一個奶牙還沒有長齊的小屁孩竟然能夠牛B到如此地步,揮揮手就弄出這麼大的動靜。

這種潛意識的觀點甚至讓他們無視親眼所見!

當然,噬屍三鬼不會知道東方修哲使用出這個魔法可是利用修鍊上丹田時所凝聚出的新能量,就是將精神力與念力合二為一,這種全新的能量被東方修哲取名為「念神力」!

念神力的凝聚超出想象得困難,饒是東方修哲天資過人、刻苦修行,並且還嘗試過借用外力的幫助,可到現在為止他眉心處的念神力依舊少得可憐。

剛剛釋放這麼一個大型魔法,幾乎抽光了那原本就少得可憐的念神力。

「傷腦筋啊,竟然消耗這麼大!」

自嘲一笑,東方修哲對此並未太往心裡去,畢竟這種窘迫日後會因為經脈的拓寬而改變。

雨下得更大了,空氣彷彿停止了流動,氣氛十分詭異。

「那……那到底是什麼?」

分屍鬼率先打破了這份靜謐,用染滿血的雙手不停地擦著雙眼,試圖想證明自己所看到的這一切都只是幻覺。

一旁的開膛鬼張張嘴想要說什麼,卻終究沒能發出聲音來。他的臉色也是極為的難看,原本兇狠的神情已經完全被驚駭所取代。

說起來三人之中還數扒皮鬼的定力比較不錯,雖然心情也是惶恐不安,但並未喪失理智,短暫的沉默之後他突然大吼一聲!

「我們不能這樣坐以待斃!」

這句話果真起了作用,分屍鬼和開膛鬼相繼恢復了應有的冷靜,彼此對視了一眼,然後很有默契地背挨背緊緊地靠攏在一起,陰冷的目光開始在四周掃視。

「我們這次可能遇到高手了!」扒皮鬼眉頭緊鎖,壓低著聲音說道。

「會不會是那個臭娘們發現咱們了?」分屍鬼的腦海中浮現出那個身穿鎧甲的金髮女人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