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阿娜絲塔……是你嗎?」


李奧臉色複雜地說道。

難道你也成為邪神信徒了嗎?

那個靈魂的被一種奇異的黑色侵染了,那種黑色是如此的邪惡,就像是來自深淵一樣。

「發生什麼事了?」

布列塔尼問道。

「他們來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2664/ 李奧淡淡地說道。

「是嗎,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敢襲擊我們麗貝卡的飛艇。」

布列塔尼俏臉含煞地說道,「李奧你一定要小心,這些人並不簡單,也許除了居倫高地之外還有其他人。」

「為什麼會這樣說?」

李奧奇怪地問道。

「這句話是院長說的,他說刺殺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很可能是意想不到的戰爭。」

布列塔尼說道。

「是嗎?」

李奧的臉上出現了怪異的神色。

難道那個院長還知道些什麼?李奧想道。

李奧走上飛艇的甲板上,看著遠方的阿娜絲塔等人,然後嘭地一聲炸開,身體化為一陣烏鴉,消失在飛艇之上。 就在這個時候,朱迪絲等人圍繞在一個六芒星法陣面前,正在念誦著法咒。

「偉大的深淵之母啊,遵從遠古的契約,我們獻上珍貴的祭品,請響應我們的召喚……」

朱迪絲嘴中念念有詞,這個六芒星法陣散發著濃濃的黑色光芒,充滿了邪惡的氣息,但是卻很快周圍的隱匿法陣所掩飾。

如果不是李奧的冥王之眼,飛艇上的人絕對無法發現這個法陣。

那些巫師將一個個靈魂投入法陣之中,那些靈魂哀嚎著被六芒星法陣所吞噬,通向了不知道連接向何處的空間。

六芒星法陣的光芒越來越盛,朱迪絲的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只要召喚成功,那麼必將能夠輕易殺掉飛艇上所有的人。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法陣的光芒忽然黯淡起來。

看到這裡,朱迪絲不由驚得目瞪口呆,這是怎麼回事?

她向四周看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黑髮黑眸的年青人出現在他們中間,正一臉微笑地看著她。

「你是在找我嗎?」

看到那個年青人,眾人不由大吃一驚,這個人是什麼時候來到他們身邊的。

阿娜絲塔更是震驚到了極點,他是……李奧……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在這裡。」

朱迪絲一臉戒備地說道。

同時給其他人打了一個眼色,示意他們同時動手。

李奧微微一笑,整個人再次消失,當他再次出現時,已經出現在朱迪絲的身後。

然後手中的冥血劍狠狠地向下斬了過去。

朱迪絲不察之下,被一劍轟飛。

然後李奧就對朱迪絲髮動了狂風暴雨的進攻,手中的冥血劍不停地打在她的身上。

朱迪絲被李奧打得飛上了天空,身上的護罩被一個個打碎。

眼看就要死在他的手上,朱迪絲的眼中閃過一絲驚駭,這個人到底是誰,怎麼會如此恐怖。

布列塔尼的眼中出現一絲不解,李奧這是搞什麼?

為什麼不按照早就擬訂好的作戰方案來?

就在這個時候,其他巫師紛紛動手,有的向李奧發動進攻,有的在朱迪絲身前形成一個個盾牌,擋住了李奧的進攻。

李奧的臉上出現一絲不屑的冷笑,大量的幽冥之炎出現在他的手中,黑色的火焰跳躍著,最後化為一隻火焰形成的巨掌,向朱迪絲狠狠地抓去。

那些擋在她前面的盾牌被這一掌狠狠抓爆,然後一掌打在了朱迪絲身上。

「啊!」

朱迪絲髮出了一聲凄厲至極的慘叫,整個人幾乎被這個火掌化成了飛灰。

她迅速地向遠處飛退,同時叫道:「你們快幫我攔住他。」

那些巫師互相看了一眼,直接向遠處逃去,這個人實在是太可怕了。

阿娜絲塔也不例外,她就像流星一樣向遠處飛去。

但是很快李奧就追了過來,這個時候很多人從飛艇上飛了下來,向其他人追去。

也許是出於對李奧的信任,竟然沒有人向李奧的方向追了過來。

沒過多久,李奧和阿娜絲塔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兩人越追越遠,最後李奧嘆了口氣。

「阿娜絲塔,你還要逃嗎?或者說你根本信不過我。」

阿娜絲塔的身形一震,然後速度慢慢降了下來,停下后神色複雜地看著他。

「李奧,好久不見了……」

「是啊,有三十多年了吧。」

李奧嘆了口氣說道。

兩人靜靜地看著對方,似有千言萬語,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你是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的。」

最後還是李奧打破了平靜說道。

阿娜絲塔的臉色沉了下來,然後說道:「你這是看不起我嗎?」

「不是,我只是……」

李奧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其實事實的真相很簡單,我想活下去,於是我就成了邪神信徒。」

阿娜絲塔淡淡的說道。

雖然阿娜絲塔的語氣很平淡,但是李奧卻明白她一定不知道忍受了多少煎熬。

邪神信徒絕非良善之輩,他們之間的競爭有時候比黑巫師還要殘酷。

「有什麼需要我幫你的嗎?」

李奧說道。

阿娜絲塔臉上一怔,然後笑顏如花。

「不用了,你還是當初那樣,對我總是那麼好。」

說完她就向遠處飛去,身形越來越遠,然後說道:「你最好離開這裡,接下來這裡會有戰爭。」

「能不能留下個聯繫方式。」

李奧說道。

阿娜絲塔猶豫一下,然後一道黑光電射而來。

李奧將它接了下來,發現正是阿娜絲塔的秘法印記。

李奧微微一笑,同時自已的秘法印記化為一道黑光向阿娜絲塔飛去,阿娜絲塔將其收了下來。

回到飛艇之後,他發現一部分人已經回來。

他們興奮地討論著剛才的戰鬥,看到李奧紛紛至以崇高的禮節。

剛才李奧的行為當真是讓他們佩服不已,一個人硬是擊潰了一群巫師。

「你殺了那個人嗎?」

布列塔尼說道。

「沒有,最後讓她跑了。」

李奧說道。

武俠之戰盡群雄 布列塔尼不由一怔,怎麼會是這樣。

「該不會是你看人家漂亮放了人家吧。」

布列塔尼開玩笑地說道。

「怎麼會呢?」

李奧尷尬地說道。

但是布列塔尼卻感到一絲驚訝,在有些方面女人的第六感當真是強得可怕,特別是涉及到自己關心的男人的時候。

飛艇繼續向前飛行,兩天之後就達到了秘境。

秘境的出口位於一個山谷之中,這裡山清水秀,風景優美。

麗貝卡學院在這裡修建了一個城堡守衛出口,這裡不僅有一座巫師塔,而且駐紮了大量的守衛。

飛艇從空中緩緩降落,地面已有經一些巫師正在地面上等候他們。

當降落完成後,李奧等人從飛艇中走了下來。

布列塔尼對為首的一個皮膚髮紅的中年巫師說道:「你好,索爾隊長。」

「我聽說你們途中受到了襲擊,情況怎麼樣。」

這個中年巫師說道。

「沒錯,不過有李奧巫師在,我們打敗了敵人。」

布列塔尼笑著說道。

「你好,我叫哈利.索爾,這裡的巫師衛隊隊長,必須承認你們幹得漂亮。」

索爾說道。

「謝謝。」

李奧淡淡地說道。 「謝謝。」

李奧淡淡地說道。

索爾和布列塔尼交換著各自的意見,都認為這是居倫高地同盟的搞的鬼。

難道居倫高地同盟真的要和他們開戰嗎?

這讓索爾和布列塔尼都感到憂心忡忡。

第二天,布列塔尼叫醒了李奧,然後說道:「你不是想看秘境嗎?今天他們就會打開秘境,我們正好去秘境內看一下。」

「是嗎?這真是太好了。我正想看一下上古秘境是什麼樣子呢?」

李奧說道。

「你最好不要抱太大希望,那個秘境受到了巨大的破壞,已經開始了自我毀滅。」

布列塔尼說道,「不過它至少會給你一個驚喜的。」

「什麼驚喜?」

李奧疑惑地說道。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布列塔尼神秘地說道。

來到城堡的一個空地處,大量的物資在這裡堆積如山,正是李奧他們運來的物資。

經過一段時間之後,一個巨大的光門出現在空地的上空。

這個光門有著足足二十多米高,十幾米寬,正散發著藍色光芒。

一些巫師立刻向光門之中開始運送物資,李奧則和布列塔尼進入了光門,這點小事還不需要他們動手。

布列塔尼一臉戲謔地看著他,李奧一頭的霧水,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陰謀!這都是可恥的陰謀!」

剛剛進入秘境,李奧就感受到了一股強大而又悲憤的意志如同山呼海嘯般衝擊著他的靈魂!

這股意志是如此之強大,李奧感覺在它面前就如同巨人面前的嬰兒,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