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顏顏,你再忍忍…」秦玥抱著她,看都不看秦瀚宇他們一眼,二話不說,一眨眼的功夫,就將穆芊顏帶走了。


「秦玥!」秦瀚宇反應過來,哪裡還有秦玥的人影!

「殿下,但凡有我在,便不會讓你傷了顏兒。」

子辰及時攔下了想去追秦玥的秦瀚宇。

把秦瀚宇氣的夠嗆!

好一個但凡有我在,便不會讓他傷了穆芊顏!

「子辰,你不讓本王傷她,就讓秦玥傷了她嗎?!」

秦瀚宇怒氣沖沖的瞅著子辰,厲聲呵斥道。

子辰聞言,沉默了一下,面色亦黯然了幾分。

最後,子辰吐出一句,「她心裡的人,是玥王,她若願意,又與你我何干?」

若說子辰心裡不難受,那是假的。

可她喜歡秦玥,如果她願意與秦玥歡好解毒,他又能說得了什麼?

「愚蠢!」秦瀚宇責罵了一聲,「我竟不知你是這般的愚昧!是男人,哪有將自己喜歡的女人拱手讓人的道理?!」

秦瀚宇說的理所當然的!

天九王 然而,子辰的回話,更是氣炸了秦瀚宇。

絕版校草,請小心! 他說,「她心有所屬,你我何來的拱手讓人?」

喜歡一個人,便要不擇手段的得到她嗎?

那算什麼喜歡?

總之,子辰並不認同秦瀚宇的觀點,也不會讓他去找玥王。

且,他跟秦瀚宇,已然是背道相馳了,終歸是回不去了…

有子辰攔著秦瀚宇,秦玥以最快的速度,將*焚身的小女人帶到了月翎宮。

「阿玥…」穆芊顏如白玉般的雙臂,像蛇一樣的纏在秦玥的脖子上,嘴角嘀喃著他的名字。

渾身燥熱難耐,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扭動著…

「顏顏…」秦玥喉結滾動了一下,低沉的嗓音透著沙啞…

她是在惹火…

「阿玥,我好難受…幫我…」

此刻她活脫脫的就像一個勾引人的小妖精一樣,掛在秦玥的脖子上,她乾燥的舌尖,舔了舔他的脖頸…一路往上,炙熱嬌艷的在他耳旁呵氣…

香艷的氣息將他包圍。

他早就說過,他是個正常的男人!

幽冥剪紙人 他的小女人如此嬌媚誘人,他哪裡還是忍得住…

秦玥隱忍著膨脹的衝動,輕柔的將她壓在身下,沙啞的嗓音在她耳邊問道,「顏顏,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雖然知道她是因為中藥的緣故,可他還是想問清她的意願。

「我知道…」穆芊顏緊緊的纏在他身上不鬆手,她是中了葯,*焚身不假。

「阿玥…我願意…」穆芊顏輕輕咬了一口他的脖子…

如果那個男人是他,她願意。

她或許迷離的沒看見,秦玥嘴角,咧出多大的笑容。

「顏顏,你再說一次。」

聽她說願意,秦玥高興的心都要跳出來了。

他又何嘗不是忍著浴火…何嘗不想要她…

「我願意…」穆芊顏吐字清晰的在他耳邊說我願意。

「顏顏…」秦玥緩緩低頭,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吻。

手指輕輕抽開了她的衣帶,大手一揮,床前的輕紗幔帳徐徐落下,遮蓋住裡面似火的熱情……

一眨眼,八月了。

八月,是個團圓吉祥的好月份。

有著中秋團圓佳節。

自從那夜之後,秦玥是夜夜往她房間跑,搞得比人家成了親的夫妻還要名正言順一些!

這日,京都似乎格外的熱鬧。

穆芊顏坐在院中,隱約都能聽出牆外面的喧囂聲。

「今日京都可有什麼大事發生?」

穆芊顏不緊不慢的扭頭,問向身旁的清霜。

像這種八卦的事情,問清霜最合適了。

清霜隔著院牆,往外面望了一眼,面色似乎有些為難,「這個…」

瞧著清霜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穆芊顏眉頭一挑,「莫非還真有什麼大事發生?」

清霜撓了撓頭,一副乾脆說了算了的樣子,「小姐,奴婢就告訴你吧,今日是杜將軍處斬的日子!」

清霜一股腦的就說了出來。

聽的穆芊顏頓時楞了一下,「處斬?」

「奴婢也是今早出去才聽說的。」清霜說的皺起了小眉頭,臉色不太好看,「說是杜將軍貪墨軍餉,罪證確鑿,陛下判了死刑…要斬首呢…」

清霜說著,還自己配合的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一臉的害怕…

穆芊顏聞言,有過片刻的默然。

雖說她從未想過要救杜天鴻,可說到底,他畢竟是她的舅舅…

如果被斬首,穆芊顏心裡,多少還是會有些不是滋味兒。

難怪外面喧囂聲那麼大,恐怕有不少人都趕著去看熱鬧了吧?

「小姐,你是不是為杜將軍覺得難過?」

清霜一早就聽說了這個消息,但卻沒有告訴她,就是怕她心裡會有負罪感。

畢竟是小姐的舅舅。

如今看小姐的臉,她的預感是對的。

小姐多少還是有些不開心的。

穆芊顏微微仰頭,望了一眼絢亮的陽光,淡淡搖頭,語氣平和道,「沒有什麼好難過的,每個人都要為自己所做的事付出代價,更何況杜家本就罪不可赦。」

杜天鴻私下裡跟廢太子同流合污,如今不過是自食惡果,與她何干?

她沒有什麼好愧疚的。

清霜「哦」了一聲,便沒再說話,她覺得,小姐這次是口不對心。

過了好一會兒,穆芊顏還是起了身,突兀的來了句,「走吧。」

聽的清霜一愣,「去,去哪裡啊?」

「上街。」說完,便就往外走去。

「啊?上街…」清霜連忙追了上去,「小姐你等等奴婢啊!」

其實清霜知道,她就是要去看行刑的。

小姐是想去送杜天鴻最後一程吧?

斬首歷來有專門的刑場,所有的死刑犯都在這裡行刑。

等穆芊顏來到刑場的時候,看熱鬧的百姓已經里三圈外三圈的把刑場給包圍了。

穆芊顏也沒往裡擠,她只是站在遠處,遠遠看著,可人太多,她看不見刑場上的杜天鴻。

頭頂的陽光一寸寸的高升,也就代表著,離午時不遠了。

正午時分,穆芊顏遠遠的聽見一聲「行刑」

斬首令牌落地,劊子手揚起了大刀。

手起刀落,刑場又一次被血洗。

穆芊顏閉了閉眼睛,舅舅,走好。

一陣風吹過,吹來了淡淡的血腥味兒縈繞鼻尖,穆芊顏下意識的微微蹙眉…

「走吧,回去吧。」穆芊顏嘆了口氣。

「穆芊顏!」

然而就在她正要轉身的時候,便又聽見了一道狠厲的聲音叫她的名字。

距離上次見到杜若,還是在穆紫晴出嫁之前。

如今再見杜若,杜若變得,她越來越不認識了。

上次的杜若,雖粗衣麻布,不再滿面榮光,可看著,多少像個人。

如今再看著,第一眼都把穆芊顏嚇了一跳。

杜若居然變成了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面瘦肌黃,兩眼凹深,瘦弱的就只剩皮包骨了。

「你怎麼…變成這幅樣子了?」

看到這樣的杜若,穆芊顏一瞬間有些怔然,她現在,好像越來越容易多愁善感了。

「我變成這樣,還不是拜你所賜嗎?」即使面瘦肌黃,可卻絲毫影響不了杜若對她的仇視,還有怨恨。

「……」穆芊顏無言。

是真的無言以對。

她自認,她沒有真正害過杜若。

杜若變成這樣,不過是她咎由自取罷了。

可無言,便代表她對杜若心有不忍。

穆芊顏,你真的越來越心軟了是怎麼回事啊?

杜若深深凹進去的眼窩,望著刑場上面,她爹,剛剛被砍了頭…

眼窩深陷的眼睛里流出眼淚,看著,不僅可悲,還挺瘮人的。

「我爹死了,穆芊顏,你滿意了吧?為什麼你就那麼不近人情,不肯救救我爹呢?」

杜若的聲音也不似了,沒有了溫婉,反而如老嫗一般沙啞。

事到如今,她還在質問,責怪穆芊顏。

沒有出手相救杜天鴻。

她變成這樣,說到底也是因為穆芊顏害的。

她沒料到,穆紫晴竟會出賣她,保住了穆芊顏!

這段日子以來,她人不人,鬼不鬼的活著,弘王派人…日日給她喂毒。

杜若自知,她已命不久矣,時日無多了。

今日是她爹處斬之日,她想盡辦法從弘王的人的監視下,逃了出來,想來送她爹最後一程。

沒想到,又讓她看到了穆芊顏!

她就想問問穆芊顏,為什麼她要那麼不近人情?

她爹再怎麼說,也是她的親舅舅啊!

穆芊顏的心,究竟是什麼做的?

說她心狠手辣,可要論狠心,她遠遠不及穆芊顏心狠!

聽著杜若面如死灰的質問,穆芊顏遲疑了一下。

「小姐…」清霜瞧出了她的異樣,悄悄的扶了她一下。

看著清霜擔憂的臉色,穆芊顏搖了搖頭,示意自己沒事。

深吸一口氣,穆芊顏定了定心神,淡漠的語氣道,「我說過,你和你爹有此下場,不過是咎由自取,我和我爹都救不了他。」

說她狠心?說她不近人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