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首先,你們出於兄弟情,想讓日耀復活,無可厚非。但我對於呂涼,同樣的情誼,自然也不能看著他死。所以,基於這種情況下,我提出的方法,是折中之態,且如果順利,將會是雙贏的局面!」祝煜微微一笑,瞧了瞧面上漸露期待之色的雙方,繼續道,「但有一個前提,你們七人,將因此同入封印之境,接受本來就應該屬於你們的被封印命運。」


呂涼一愣,本以為對方几名大帝會暴起反對,但出乎他意料的是,隨著日耀和月耀兩人眉頭同時一挑,做出一個「等等」的手勢后,土耀等人倒是沒有多表示什麼。

「繼續說吧。」日耀大帝的臉色已經恢復了平靜。

「日耀隨他們入封印之境,神魂則繼續寄生於呂涼處,待其破壞掉位於荒古禁地處的最後封印之間,首先是其餘六人完好的現世,然後,日耀雖和之前一樣無法復活,但困擾其的天道之力已消……」祝煜說到此處一頓,隨後掃過眾人,沉聲道,「剩下的,只要呂涼可以從閻組織手中拿到那根聚念神杖,日耀的復活,就真的指日可待了!」

「你的意思,是讓我們把命運全押在他身上?而且,我們的大哥最後結果怎麼樣還不知道?!」土耀大帝這回是真的綳不住了。

「我願意一試!」可日耀大帝再次搶先一攔,幾乎是沒有猶豫地就答應下來。

「我……也願意試一試!」月耀大帝繼續緊跟著表態。

七曜大帝中,最有威望的兩位大哥,以這種豪邁的架勢一口答應下來,是包括呂涼在內,其他所有人都不曾想到的局面!

畢竟,祝煜說得有禮有節,但細品味起來,又豈是那麼容易實現的?

荒古禁地,這是聖祖都不願意涉足的恐怖秘境,還要去破壞那裡的封印之間?呂涼不是沒破壞過封印之間,祝煜也去破壞過,可結果呢?如果不是高人相助和機緣了得,基本都是有去無回的下場!

閻組織……就更不用提了。雖然此組織極為低調,但對於他們這種級別的大能,說如雷貫耳也絕不為過!從那裡搶人家的至寶……當從小孩子手裡搶玩具那麼容易呢?!

可兩位頂尖的大帝毫不猶豫地應承下來,也確實是事實,土耀等人雖然明顯面露震驚之色,倒是沒有再表現出任何反對之意。可見,這兄妹七人之間的羈絆,已經有了比血濃於水更加深厚的信任之情!

「大家……我能做到嗎……」呂涼此時反倒有些不知所措了,不是他沒自信,而是這個責任,太沉重了!

「你沒有自信?」日耀大帝輕聲道。

「不!我有!就是……」呂涼先是猛要求,接著卻不知道再怎麼說。

但也不用他繼續說,日耀大帝沉定的聲音再度傳來:「有就好,他說的方法,我覺得可以一試,總好過我們兩人真的要死一人不是?不要忘了我們是如何從那一個個死境中脫出,並走到這一步的!你要相信自己!一如我們所有人對你的信任與期待!」

「你真的可以,我也信你。而且,如果順利的話……你頭腦中關於我的一切,也許就此能破除天道封印之力!」東煌穎溫柔的聲音具有不可思議的魔力,呂涼原本還有著忐忑的心,隨著日耀的話漸漸沉定后,又隨著她的話開始燃起無比堅定的決意與決心!

「大哥……二哥……你們,真的打算怎麼做?」土耀大帝目光定定地瞧著二位兄長。

「大哥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月耀大帝斬釘截鐵。

日耀大帝雖然不再說話,但從其重重地點頭可以看出,也是絕對下定了決心!

「可惡!」土耀大帝仰天爆吼一聲,狠狠瞪著呂涼道,「臭小子……如果你做不到,將來只要有任何機會讓我脫出苦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既然諸位前輩如此信任我,我又豈會讓諸位失望!」呂涼此時雙目精光暴閃,也爆吼道,「我願就此立下天道誓盟!只要這屆死斗會讓我完好著出去,後面我第一件要做之事,就是去荒古禁地破除最後的封印之間!就算阻力萬重,就算與天下為敵,我也誓死將諸位救出封印苦海!」

(ps:真的不好意思……老呂食言了……三天才一更,因為前兩日晚上都喝大了,敬請大家原諒!) 關於10月19日前更新不穩定的說明

更新最快的,無彈窗!

真不好意思寫下這段,但沒轍,總比什麼都不說就斷更強……

老呂之前無數次的說過,今年因為系統升級的重任,我的時間會在8月份后變得異常忙碌,那麼,目前已定,下周三,也就是10月19日凌晨,俺們的新系統就要正式上線了。所以,在之前這段時間,我的日夜黑白顛倒已經是必須的,有多少時間睡覺也不知道,目前唯一能確定的是,只有等到系統上線且沒有問題的情況下,我的才能恢復以往正常的生活……

所以,包括國慶前至今的這一時段,我的斷更嚴重,真心給一直跟隨至今的書友們造成了很大的麻煩,老呂在此致以最誠摯的歉意!

那麼,還是那句話,《大魔仙》是我的開山之作,也是圓夢之作,絕不可能斷更!

目前,的進度已達一半多點,預計約300萬字結束,時間嘛,以我的龜速,大概明年此時應該就寫完了……如果書友大大們等不及,就先養著吧,如果待本書完結時您還有興趣再看,老呂除了感激涕零,也不能有別的感慨了!

更新最快的,無彈窗!

特別消息!!宅男福利漫畫(你懂的)盡在公眾號xlmanhua歡迎關注收看!

都來讀閱讀網址:m. 「你倒是痛快!不過,你想過沒有,這得有多難?而且,弄不好就真的與天下為敵了!」日耀大帝此時微微一笑,依稀間又露出了老白那悠閑中透著慵懶的一貫表情。

「我想明白了!諸位因何被封印,我全明白!該死的巨人一族……如果我生在當年,也一定會拚死戰鬥到最後一刻!」呂涼緊握雙拳,隨即皺眉道,「我唯一不明白的,當年的戰況,我方似乎並不落下風,如果拼爭到最後,就算盤古空間被毀,結局估計也是我方勝利的可能性更大!為何一定要用封印之法?諸位又為何一定要答應?」

「答應?!誰他娘的答應了!我們都是被人陰了好不好!」土耀大帝此時咆哮起來道,「明明說好的十二個時辰拖延,之後三炷香的時間啟陣撤離!可結果呢?十二個時辰剛到,竟然封印之陣就直接成了……」

「老六!多說無益!反正該答應的我們已經答應了,該期待的,就讓我們慢慢期待吧!如果他真的不負所望成功了,將來該找誰算賬,我們留足了氣力再去找誰!」月耀大帝此時沉聲一喝,隨即掃過眾人道,「我們哪裡來,該回哪裡去了。他究竟可以做到什麼程度,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小子,你也該回去了,省的外面的朋友替你著急。「日耀大帝周身光華一閃,再度化為老白的樣子,其身邊環繞九枚光團,自己頭部也誕出一枚光團,其眼中先是閃過一絲不舍,接著以無比沉定的語氣道,「小子,我的天賦神通,現在全部給你!不同於之前我在時,現在,這些神通,都將真真正正與你融為一體,你在使用方面,再無任何掣肘,望能成為你今後道路上的有效助力!」

「……大恩,永不忘!我發下的誓言,也一定會實現!」呂涼定定地看著老白,猛然「撲通」跪倒在地,直接以叩首大禮來表達自己心中的無限感激之情!

失去神獸們的天賦神通,對他來講意味著什麼,他很清楚。但日耀大帝如此無私的奉獻意味著什麼,他更清楚!

「好了,你去吧,我們,也該走了。希望再見時,就是咱們並肩,與巨人族進行殊死一搏之刻!」老白輕輕點頭,隨即以關切的語氣道,「死斗會並不平靜,真正的危險,很可能來自擂台之外!再遇問題,我雖不再,但你可以多問問文小婧或噬靈子。關於文家的丫頭,你好好把握,如果能讓她完全成為自己人,可謂百利而無一害……」

這是呂涼聽到的最後一些話語,之後,他雖然依舊保持著跪拜的姿勢,但意識漸漸模糊,身形也於幾息的工夫后徹底散去。

「我們也走吧,終於,可以再次和你們重聚了!」老白此時再度恢復為了日耀大帝,同時微微一笑,於雙目閉合中漸漸消失。

東煌穎眼中留戀的神色一瞬而過,緊隨日耀大帝而去,其他幾位大帝則互相點點頭,也陸續消失不見。

月耀大帝拖在最後,直到其他大帝都消失了,突然對著祝煜叩首一拜,再抬頭,臉上閃過不加掩飾的激動之色道:「老師……真的是您……復生了嗎?也只有您,才可能毫無限制的進入當年親手創造的日輪海空間!」

「……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至少此時,我還是祝煜,也只想當祝煜。」祝煜臉上閃過一絲複雜之色,輕輕搖頭道,「對不起,我的這個法子,可能要委屈你們一陣子了,但出於對呂涼的了解,他一定不會令你們失望。」

「我明白!大哥也懂!」月耀大帝眼中期待之光更濃,再次拜謝的同時,身形也終於漸漸消散而去,「雖然不知道具體的,但弟子在此恭祝老師,早日得復真身,繼續成為榮耀宇內的存在!」

祝煜則擺擺手,待月耀大帝也消失后,眼中才閃過迷茫與寂落交織的複雜光輝,輕嘆道:「我復活……真的是一件好事么……」

……

「醒了!他醒了!感覺怎麼樣!」劉嘉雯的大呼小叫,是呂涼恢復清明后第一個感知到的聲音,然後,也同時看到了劉大小姐臉上驚喜交加的神色。

隨著這聲呼喊,幾道人影陸續圍攏過來,正是文小婧、林千骨和祝煜。

「別著急起來,離最後的決賽足有三日的休整期,利用這個時間,你好好將神獸的天賦神通融會貫通化為己用,才是目前最應該做的。」呂涼剛要起身表達自己的感激之情,就一把被祝煜按住了。

「……決賽?!四強賽第二戰呢,什麼結果?我這是暈了多久?!」呂涼一愣,自己最關心的一戰,竟然這麼開玩笑似的說沒就沒了……

「放心吧,場景我們錄下來了。要不,你看完再修鍊?」文小婧善解人意地拿出一顆光球。

「得嘞!一定!」呂涼一躍而起,接過光球,立馬貪婪地欣賞起來。

可隨著時間的推進,他臉上興奮的光芒漸漸消失,轉而是一種眉頭皺緊的凝重!因為,光球內展現出的戰鬥場景,已經完全超越了他的認知!

依舊是團戰,即便只有影像,既沒有聲音,也感知不到威壓,但僅從畫面上,就可以看到雙方人馬,猶如天馬行空般的拚死搏殺!

閻組織一方,僅有四人,依舊是斗篷遮身,但其中吸引了呂涼注意的,則是除了依稀可以看出是張然外的另兩名男子!

一人還是疑似張夢道的劍道大成者,而另一人,則讓他不得不再想起一個深刻心間的故人:聶青雲!

此人也沒用兵刃,但舉手投足間,和劍道的那位酷似,唯一不同的,是其周身遍布各色刀光!同時有一柄足有十幾丈長的鬼頭大刀虛影懸浮上空,不時向四周發出銀光閃耀的刀氣!

另一方,五人的配合依舊親密無間,巨大的金色烈陽以碾壓之勢再度襲殺而來!比前一場還令人驚異的是,這回,烈陽的威力不但似是更勝一籌,竟然還有倆人可以遊離在外展開攻殺!

之所以呂涼表情凝重,不光是因為那倆似是故人的存在,還要加上,擂台四周,全部嚴陣以待,明顯是在維持著防護罩穩定的六名巨漢和三名老者!只能說明,這場戰鬥產生的威能,已經完全超越了神祖階段應該展現出來的戰力了。

整場戰鬥的持續時間倒是出奇的短,從呂涼開始看,到戰鬥結束,竟然只有不到一炷香的時間,絕對是速戰速決的典範!只不過,其內展現出的內容,均是無可挑剔的精華!

當然,令呂涼不解的是,戰鬥的結束頗具戲劇性。

就和商量好的一樣,就在所有觀眾屏住呼吸欣賞這幾乎全程高氵朝的死戰之時,隨著巨大烈陽瞬間化為三人,並與另外兩人匯合且向後閃退,閻組織一方竟然默契的收住了攻勢,隨後雙方就那麼定定地互視了幾息后,神秘隊伍一方中某人嘴唇輕輕蠕動幾下,竟然率先下了擂台!

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們直接認輸了!當然,結論也可以從觀戰台上所有人瞠目結舌的表情上看出端倪。

「這就完了?我們下一戰的對手,是這個疑似閻組織的隊伍……」相比起意猶未盡的感覺,呂涼更多是對未來這個決賽對手的頭皮發麻。

第一次,他在敬畏與興奮的同時,心中產生了一絲忐忑的悸動。因為僅從感官上就可以察覺到,起碼對方那疑似張夢道和聶青雲的兩人,如果正面搏殺,實力應該都在自己之上……

……

「真可惜啊,如果不是為了最終的任務,誰勝誰負還真不一定呢!如果藉此能滅了對方一具分身,也將是不世之功一件啊!到時候,我得找聖祖殿的鐵公雞們好好開個價!」死滅谷內一處駐地,已經恢復了真身的喬有良,一臉感嘆地嘬著牙花子。

「得了吧,你當切瓜砍菜呢?」李小狼無奈地瞥了眼對方,轉而面色鄭重道,「真難以想象,如此強悍的實力,竟然只是其兩具分身!這要是真合而為一了……真不愧是當年的宇內第一戰力,名不虛傳!」

「無所謂了,反正在這種地方,我們雙方的實力都受到了一定的壓制,分不出勝負也很正常。」朱焱微微一笑,隨即道,「我現在更關心的,倒不是那個任務,而是外面和裡面那似曾相識的蠢蠢欲動!」

「是絕陣嗎……還是那個複合型的超難度絕陣……我傳承記憶中的感知應該沒有錯!」沐易眉頭緊皺,隨即不甘地輕嘆道,「這該死的限制之力!要不是成為守護者,也就不用受這種掣肘了!」

「你要不是守護者,也覺察不到這種地步啊!」陳友明面色鄭重道,「很明顯,這些傢伙是有備而來,算準了即便聖祖殿那邊知道,因法則之力所限,也無法干涉分毫!除非……」

「除非有誰,不受當年的法則之力所限,然後一舉破了起碼其中一個陣眼!」朱焱此時接過話頭,眼中閃過一抹亮色。

與此同時,剩餘四人互相一對眼神,都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顯然是心中都有了一定的計較。

「奪卵的任務,隨著呂涼這隊順利進入決賽,我們以靜觀其變為主。萬一他們能奪冠,就無所謂了。真要是輸了,到時候我們出手也不遲!」朱焱目光掃過其餘四人,輕笑一聲道,「我們真正馬上要辦的,是如何將那個關鍵的破陣之人,引入這個一觸即發的暗局之中!」

……

同一時刻,一向給人死寂之感的死滅谷外,雖然依舊是一片沉靜之像,但虛空中,也已然隱藏著絕滅的殺機……

「裡面的,都準備好了么?」一道隱蔽的空間裂縫之內,姬發蒼老卻透著興奮之情的問詢之聲傳出。

「嗯,加上兩大聖境的配合,確實已經準備的基本完全了。」孔無名平淡的聲音傳出,眼中則有一絲精光劃過,「現在唯一需要等待的,一個是決戰的時機,還有一個,就是『雙環絕陣』中內環的布置完成度!」

「那我們何時動手?」姬發的聲音盡量顯得平靜,但逐漸放光的臉上,卻表露了其有些急不可耐的內心。

「急什麼?」孔無名瞥了對方一眼,表情嚴肅道,「多久了……我甚至靠著孔家根基的動搖及假死,才等到了如此好的翻盤機會!必須儘可能地等到萬無一失之際,再決定出手!因為,三聖境輸得起,我們,卻輸不起!」

「我明白了!」姬發也終於徹底平靜下來,轉而眉頭微皺道,「內環的布置,真的交給那些人去做了嗎?第一次與他們合作,如此重要之事……你就這麼放心?」

「當然放心!你以為他們還有退路么?而且,我之所以相信他們……你以為真的只有他們這一支隊伍在完成如此重要的任務?」孔無名微微一笑,捻著鬍子悠然道,「不要忘了,我們還有一位最重要的盟友,那才是最堅不可摧的牢靠保障!什麼四大名門,什麼荒古世家,包括聖祖殿!只要我們的計劃成了,女媧空間的天,以後就由我等全權掌控了!」

(ps:該死的系統升級工作即將完成!注意,是「之後」……明日肯定無更,因為明日是最要勁兒的時候,後天如果系統不出問題,應該可以恢復日常更新!) 待呂涼看完錯過的四強賽第二戰場景后,幾人又聊了幾句,便陸續回歸各自的洞府而去。呂涼則感受著周身異常協調與澎湃的各種神通,再度無限懷念起了老白等神獸,但很快,隨著他猛地搖搖頭,眼中漸漸浮現出無比堅定的神光,轉而閉目盤膝而坐,抓緊時間開始了最後的融合。

也許是對這些神通太熟了,除了第一次接觸,且確實還派不上用場的煉丹神通稍微費了點時間,僅僅不到兩個時辰,隨著一聲輕快的呻吟,呂涼猛然地站起,渾身散發出一股猶如日耀大帝般的野性氣息,待睜開眼時,如果仔細看,其原本烏黑的眼珠,此刻已然有一絲絲金、銀交織之光閃耀開來!

「啊!好痛快!我一定不能辜負他們對我的……嗯?這是什麼?」呂涼滿足地伸了一個懶腰,正要出洞府走走,卻猛然就是一愣!

因為此時此刻,隨著神獸們原本的天賦神通徹底歸為己用,其原本的功效也呈幾何級數般的擴展開來。但就在他展開所有神通感知一遍的瞬間,一股淡淡的,似有似無的腐臭之息隨之而來。

他之所以愣了,是因為僅僅是這麼感知了一下,呂涼的神魂竟然產生了一瞬間的緊窒之感!雖然他此刻處於很放鬆的狀態,但因為神魂已經異常強大,所以即便有這方面的一些攻擊,也不會產生什麼影響。可見這縷看似不起眼的怪異氣息,有著多麼巨大的威能!

「好傢夥……這還是不經意的,要是處於氣息本源的位置……」呂涼眉頭漸漸皺起,本能的警覺了起來。

「……沒想到,世間竟然還有人會布置這種絕命的複合大陣……雙環絕陣!」噬靈子無比凝重與驚異的聲音就此傳來,「小子,有大麻煩了!莫不是暗中有高手做局,要對整個死滅谷里的人下手?!」

「什麼雙環絕陣?」呂涼倒也不慌,畢竟風浪經的太多了。

「那是一種本應該失傳的兩敗俱傷絕陣,如果配合的人都是夠級別的死士,那就是一種威能巨大的死陣!」噬靈子說完,先是一頓,接著以咬牙切齒且無比堅定的語氣道,「托你神通的福,我也感知到了這股氣息,錯不了!當年我噬靈蟲一族縱橫宇內之時,正是因為這個陣法,才導致了近乎全滅的下場!那也是我至今經歷過最決絕的死境!」

「……我得通知這邊的管事者去瞧瞧!」呂涼也不傻,雖然形勢詭異的嚴峻起來,但他也知道,能搞出這種大陣仗的暗中勢力,絕對不是靠自己一個人可以搞定的!

當機立斷,呂涼主意一定,直接就出了自己的洞府,準備往自己印象中的死斗會管理者駐地飛去。

可還輪不到他行動,其瞳孔猛然一縮,急轉身後,只看到一抹熟悉的殘影飄然而去,依稀間,絕對是文小婧不差!

「她、她……什麼情況!可惡!」呂涼先是一愣,目光所及告訴他,那肯定是文小婧!這丫頭也感知到了?可這種獨斷的行事風格……

呂涼的性格,自己怎麼樣無所謂,但如果是身邊重要之人面臨險境,那就算是死地,也沒得商量了。

當然,在掉轉身形追過去之前,出自家戰隊營地時,還是全體傳了一遍音。令他更加堅定了決心的是,林千骨和劉嘉雯都第一時間給予了回應,但文小婧和祝煜,卻是絲毫動靜皆無!

祝煜他是一百個放心,就算人家真的單獨先入險境一步,以那種強悍的實力為保障,也輪不到他擔憂。

但文小婧也沒回應……雖然自己剛才沒有感知到那抹殘影的氣息,那也必須第一時間趕過去確認了!因為,即便對自己的感知再自信,那也賭不起啊!

「你們通知死斗會的管事者,我先追上去看看!」呂涼留下這句話,再無一絲遲頓,直接挪移著消失了!

他是全力衝刺的,幾乎幾息的工夫,隨著那股**氣息越來越濃郁,其已然來到了脫離死斗會會場範圍,臨近死滅谷邊緣的一處荒蕪之地!

此時,原本死氣沉沉的灰暗空間下,雖然看似毫無異常,但在呂涼神獸天賦全力運轉的情況下,果然看到了一道若隱若現的詭異裂縫懸於空中!最要命的,那抹疑似文小婧的掠影,竟然直直地就扎進去了!

呂涼則暫時頓住身形,正思索如何進行下一步時,就聽到身後林千骨急急的吼聲:「小婧!」話音沒落,林大小姐身形已至!

「千骨!不是讓你……」呂涼趕緊拉住這位不管不顧的巾幗猛將。

「有小雯一個人通知足矣!小婧確實已經不在駐地了!」林千骨急速說完,猛地掙開呂涼的手,瞬間就沒入了那道隱蔽的裂縫之內!

說實話,呂涼到現在都覺得那抹疑似文小婧的殘影疑點頗多,這也是他不第一時間跟上去的重要原因!

但現在衝進去的,可是貨真價實的林千骨,那不管第一個進去的是不是文小婧,現在也沒得選了!

「我靠!罷了!」呂涼一咬牙,也準備就此扎進去,反正後續還有強力的大能過來助陣,自己可不能看著兩女在裡面有什麼閃失!

「呂涼!」劉嘉雯的聲音此時自身後傳來,「你幹嘛!我已經叫那些大能了,等他們來了再進去不遲!」

「等不起了!是不是真的小婧進去我無法斷定,但進去的千骨可是貨真價實的!既然那些大能快來了,我就先進去一步,你等他們來了再做定計!」呂涼也確實等不急了,囑咐完,不待劉嘉雯趕上來,已然閃身入裂縫而去。

「她們都敢進,你也進去了,我憑什麼留在外面!」劉大小姐嘟著嘴,壓根就沒減速,緊跟著呂涼的腳步也沖了進去!

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她沒入裂縫的霎那,一種輕微的「咔嚓」之音傳來,原本若隱若現的裂縫瞬間消失不見,與之一同消散的,還有那股造成這一切因果的**氣息……

同一時刻,文家戰隊駐地,同樣傳來一聲「咔嚓」之音,李小狼的身影隨之浮現而出,但其渾身氣息極為紊亂,竟然似乎到了隨時身死道消的境地!

「怎麼樣!娘的,一個木狼之術都算犯忌么?!」陳友明自虛空中閃現而出,扶住李小狼的同時,沉聲道,「剩下的他們三個搞定,我送你回去!走!」

「……希望一切順利,他們可千萬別有事……要不,我乾脆去陪葬好了……」李小狼則苦笑一聲,隨即兩人光華一閃,原地再無一絲氣息。

在這兩人消失的同時,原本靜謐的文小婧洞府外圍,一道巨大的狼頭虛影憑空消散,隨著後續一聲悶響,洞府大門破碎,文小婧的身影浮現而出,滿面都是緊鎖的凝重!

「你就不要過去了,現在過去,也已經晚了。人已入局,我們唯一能做的,除了祈禱他們平安之外,就是待時機到來,儘可能的力挽狂瀾罷了。」祝煜的身形此時自虛空內走出,面色雖然平淡,但眼中也有一絲凝重瞬閃而過。

「……如果你真的是那個人,一定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憑你的能力,應該輕而易舉就可以阻止!」文小婧目光灼灼地盯著祝煜。

「一個本不該現世的陣法,還有些本不該攙和的人……女媧空間的天,終於要變了嗎?」祝煜緩緩搖頭,隨即扭頭,答非所問地盯著文小婧道,「你的選擇,是和我繼續參加決賽,還是就此退出等待結果?」

「……我不會和你參加決賽,也不會退出,我會用我的方式,起碼保證我珍視的人們不會受到傷害!」文小婧目光中透出前所未有的決絕,直接自原地消失不見。

此時,也許是劉嘉雯的報告終於引來了大隊的大會護法人員,原本靜謐的夜空也開始變得吵雜起來。

唯有文家戰隊駐地內,祝煜形單影隻下,遙望空中漸漸被烏雲遮蔽的明月,先是長嘆一聲,接著目光漸漸堅定,沉聲道:「看上這屆死斗會的人,果然不止有我們……也好,亂局之下,我們的機會,也許會更多一些。但這次,無論結果如何,即便最終違逆了師尊的意思,我也絕不會再放棄自己心中真實的信仰!」

……

在死斗會場地範圍內有了一陣輕微的騷動后,眾多大能趕到了某個敏感的涉事地點,但無論是誰,都無法感知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最後除了加派人手在外圍進行防護和巡視外,也只能先行散去,繼續為即將開始的死斗會決賽做好準備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