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麻煩你趕緊收拾他吧,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他被你揍了。」羅向陽說道。


年輕人瞥了羅向陽一眼,沒有說話,而是走到了胡天面前。

「小子,起來受死了。」年輕人淡淡的說道。

胡天雖然閉著眼睛在養神,但是並沒睡著。

「你誰啊?」胡天揉了揉眼睛說道。

年輕人壓根就不看胡天,而是眼睛望著天上,樣子有點高手的風範。

他說道:「你報上你的名字吧,因為我不殺無名之輩。」

「看來你就是羅向陽找來的武學高手了。」胡天笑著說道。

「我不跟你聊天,你要是再不說你叫什麼名字,你就沒有機會說了。」年輕人語氣凌厲的說道。

「水平不怎麼樣,口氣倒是有很大啊。」胡天感嘆道。

「找死!」年輕人右手握拳,直接朝胡天面門揮了過來。

說實話,這個年輕人確實是一位武學高手。

要是一個普通人挨了他這一拳,估計腦袋都會被直接打爆的。

但是胡天只是停止了揉眼睛,然後伸出了一根手指頭,準備抵擋。

就在這個時候,年輕人看到胡天的面容后,像是看到了什麼驚恐的畫面。

他頓時嚇得把手收了回去,然後直接跪在了地上。

年輕人的身子忍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他支支吾吾的說道:「弟子有眼無珠,請,請幫主恕罪……」

「什麼?」看著直接跪下來的年輕人,胡天心裡也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議。

這個時候,年輕人跪在地上,不停給胡天磕頭了。

「你剛才說什麼?」胡天問道。

「幫,幫主,弟子叫馬江,是蒼雲幫第三代弟子……」馬江嚇的匍匐在地上,有些六神無主的說道。

聽到馬江這麼說,胡天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議了。

這太巧了吧,羅向陽叫來的武學高手,竟然是自己幫里的弟子。

想到這裡,胡天心裡也有生氣了。

畢竟自己下面的弟子出來做這種事,對自己來說也是一件不光彩的事。

「馬江,你不好好在蒼雲幫待著,怎麼當起打手了?」

胡天冷冷的說道:「你剛才說什麼,要來揍我是嗎?」

「不,不敢,弟子不敢。」馬江苦著臉說道。

要是他知道胡天在這裡,那他膽子再大,也壓根就不敢過來的。

畢竟他只是最普通的弟子,怎麼能以下犯上呢?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怎麼當起打手了?」胡天沉著臉說道。

面對胡天的提問,地下的馬江壓根就不敢有任何隱瞞。

他支支吾吾的說道:「我在網上賭錢輸了,欠了一些錢,所以才會給人當打手……」

「哦,在網上賭錢啊?」胡天點了點頭說道。

「是啊。」馬江濤低著頭,紅著臉說道。

「你難道不知道,蒼雲幫的弟子禁止賭錢嗎?」胡天冷冷的說道。

「我也是一時糊塗,我以後不會再賭了的。」

馬江趕緊對胡天磕頭了,他一邊磕頭,一邊說道:「幫主,請您原諒我一次吧……」

「馬江,你的膽子已經大的離譜了,不僅賭錢,還給人當打手,視人命如草芥!」胡天有些威嚴的說道:「從現在開始,你不再是蒼雲幫的弟子了。」

「啊?」馬江嚇的癱倒在了地上。

他沒有想到,幫主竟然直接把自己給逐出了蒼雲幫。

「幫主,對不起,您給我一次機會吧。」馬江欲哭無淚的說道。。。 夏語寒稍微做了點功課,心裡盤算等見到楚繁,多半能派上用場。

兩人走到前台,長相標誌的工作人員沖著她們微笑,「您好,有什麼可以幫到二位的嗎?」

夏語寒把自己的名片遞給對方,「我是來談生意的,不知道楚繁先生在公司嗎?」

工作人員臉色微變,「您要找小楚總談生意嗎?」

「對。」

「不好意思,小楚總不在公司,您還是請回吧。」

夏語寒聽了這話覺得不大對勁,按理來說,公司的前台怎麼會知道高層的行蹤呢?

「既然不在,那我就留下來等他好了,請問休息室在那邊是嗎?」夏語寒指了指旁邊的一個休息區域。

工作人員沒想到她這般執著,礙於大公司的顏面,也不能直接把夏語寒趕走,無奈之下點了點頭。

翟心不懂夏語寒要做什麼,疑惑地問,「我們真要在這裡等嗎?」

「沒辦法,來都來人,不見到人怎麼行。」

「萬一那位小楚總不來公司呢,我建議您還是提前預約。」

「我不是沒想過預約,只是我怕人家知道我的意圖,提前把我給拒絕了。」

夏語寒如果要通過人脈關係聯繫上楚繁,也不是多難的事,但畢竟是公司之間的合作,不好靠私人的交情。

翟心隱約明白了她的想法,感嘆夏語寒確實有點能力。

總經理對她的為難擺到了明面上,她還能努力爭取,心態真得不一般。

時間一晃到了中午,那位小楚總壓根沒露面。

翟心多少有些沉不住氣,但反觀夏語寒,她還是淡定地在看資料,彷彿不被外界影響。

察覺到翟心的注視,夏語寒看了眼手錶,她帶幾分歉意道,「不好意思,我忘記時間了,該用中飯了吧,你出去吃吧,我報銷。」

「你不一起去嗎?」

「我不去了,萬一人這會兒來了呢。」

「那我幫你帶些你愛吃的回來吧,你想吃什麼嗎?」

夏語寒委婉拒絕,「不用,我包里裝著午飯呢,我餓了就吃幾口,你不用管我。」

翟心離開不久,大廳內就出現了一陣轟動。

只見一個渾身奢侈品的男人,在七八個保鏢的簇擁下走了進來。

夏語寒憑藉直覺,猜到這人就是楚繁。

她出去一看,果不其然,和朋友發她的楚繁的照片對上了。

不過比起照片,楚繁本人長得更秀氣,乍一看還有種生人勿進的氣場。

「小楚總,您來了。」

前台工作人員笑盈盈地同他問好,接著指向了夏語寒,「那位小姐說要和您談生意,在這待了一上午了。」

楚繁轉過頭,他摘掉墨鏡,赤裸裸的目光落在夏語寒身上。

夏語寒被他看得有些不舒服,才第一次見面,她對楚繁的印象就不好。

但為了公司的項目,她還是強裝笑意上前和楚繁打招呼,「楚總你好,我叫夏語寒,是夏和集團的副總經理,很高興見到您。」

「夏語寒?」

楚繁重複了一遍她的名字,嘴角隨即勾起一抹怪笑。

。 小嬌嬌要照相!

錢利娟忽然想起李帥說過,小嬌嬌的媽媽曾經給他寄過一張小嬌嬌的百日照,李帥始終沒有辦法寄給小嬌嬌的爸爸,就一直帶在身邊。

現在小嬌嬌都快兩歲了,李帥也有半年沒見過小嬌嬌了,是應該給小嬌嬌照一張照片寄給李帥。

「小嬌嬌也太厲害了,竟然這麼小就知道要照相。」

錢利民抱起小嬌嬌,答應明天帶她一起去縣城照相。

汪桂珍讓女兒也跟着錢利民去縣城,帶小嬌嬌多照幾張相片,再順便看看錢利民的工作單位和住處,回來告訴她也可以安心。

錢利娟想讓母親一起去照一張相,汪桂珍猶豫再三還是決定在家等消息。

嘴上說一張老臉有什麼好照的,心裏卻是不捨得花錢,去一趟縣城怎麼也得用掉三五塊錢,有那個錢可以存下來給兒子娶媳婦。

早上天空飄着毛毛雨,錢利民擔心小嬌嬌出門會受涼,打算緩一天去縣城報到。

「你還是早去早安心吧。」

汪桂珍借來兩把大黑傘,錢利民和錢利娟一人拿一把。

錢利民這時的右手已經可以用力了,抱着小嬌嬌撐著大黑傘走起路來比妹妹還快。

錢利娟跟在三哥身後一起小心地過了河,走到村西頭的時候,猛然看見前面有兩個熟悉的身影。

「那不是大哥嗎?」

「是,沒錯!」

錢利娟緊走幾步喊大哥錢利國。

錢利國回頭看見妹妹和弟弟,趕緊快步過來接過小嬌嬌抱在懷裏。

劉石柱要幫錢利國扛行李,錢利民搶先接過大哥的行李袋,正要開口問錢利國怎麼現在還在靠山村。

錢利國先說昨天離開家以後去找劉石柱一起去省城,半路上碰到了那兩個縣城報社的人,於是讓劉石柱幫忙把那兩個人帶去家裏,因為錯過了去省城的小火車,他在劉大鎚家住了一晚。

兄妹三個人邊走邊說,在路口必須得分道揚鑣了。

這時小雨也停了,太陽從雲層里探頭半邊臉。

「大哥我來抱吧。」

錢利娟接過小嬌嬌。

錢利民握住大哥的手。

「大哥,你真的不在乎姑姑給你相中的那個馬玲姑娘嗎?」

「咱大姑肯定是誤會馬玲了。」

錢利國呵呵笑了。

「馬玲心地善良性格直爽,這次咱大姑特意去林場說親事,馬玲一定是覺得咱大姑跑一趟很辛苦,不想咱大姑失望而歸,所以才沒有直接當面拒絕,而是委婉地說要先戀愛。

馬玲有男朋友,在西北的一個農場,他們經常通信的。」

「啊!那咱媽和咱姑不是鬧了烏龍嘛。」

錢利民哭笑不得。

錢利娟聽了也覺得不可思議,這次姑姑和母親的誤會要是鬧大了,到時候可不好收場了。

「你倆快去公車站吧,我也得趕小火車了!」

錢利國嘴裏催促弟弟妹妹,自己卻站在原地沒動腳。

錢利民握著大哥的手也不肯鬆開。

「大哥,你這一走咱媽心裏老難過了。咱媽就想你能早點結婚生子。」

「我想結婚生子什麼時候都行,現在我只想把木匠手藝練好,有一技傍身,走到天涯海角都不愁沒有飯吃。」

。 不過僅僅是一個念想,隨後,他自嘲一笑,他為什麼會淪陷的越來越深啊?

不能這樣的。

感情這種東西,容易阻止他成長的腳步,還容易成為他的軟肋。

傅北峻想到這裡,眼眸冷了冷,快步離開。

回到家中,就看見喬絨的貓咪在沙發上爬,葉梅在旁邊看著,像是哄小孩一樣讓它往她腿上爬去。

傅北峻又看了眼旁邊的貓包,還有一些各種各樣的貓糧貓零食,忍不住問:「媽,喬絨把貓送給你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