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赤膊上陣】:SS級技能,己方部隊攻擊力+30%,防禦力+30%,威懾力+10


【國之柱石】:SS級技能,提高領地平穩度+10,對野心家的威懾力+10

【特殊兵種】:無

丁奉的五維屬性,幾乎是王級武將的巔峯。

統、武、智、政、魅!

沒有一項是弱點。

不愧是三國後期,挽吳國大廈將傾之人! 丁奉,應該是橫跨東漢、三國、西晉三朝,唯一的那幾個人之一。

丁奉出生在東漢,年少時以勇猛著稱,作戰不畏死,衝在隊伍的最前面,後來被周瑜賞識,將其與徐盛一同帶在身邊,早晚教誨。

丁奉跟隨周瑜後,纔開始學習兵法,從一員虎將往將帥方向轉變。

等到周瑜死後,他先後跟隨魯肅、呂蒙、陸遜,一直都是兢兢業業,他的兵法也得到長足的發展。

後來,東吳的猛人都死絕了,孫權便啓用徐盛爲大都督,丁奉爲副都督,共同抗衡蜀魏兩國。

徐盛之後,丁奉便是東吳大都督。

等到孫權死後,諸葛恪掌權,丁奉就跟隨在諸葛恪身邊,一直勤勤懇懇,忠心不二。

孫綝殺了諸葛恪奪權之後,嗜好殺戮,居然開始效仿董卓,廢除了吳帝孫亮,改立孫休爲主。

丁奉便在一幫老臣的協助下,除去了孫綝,吳國才恢復正常。

等到了西晉時期,丁奉還一直在最前線。

直到丁奉死後,吳國才滅亡。

這樣一位忠心耿耿的良將,林遠又如何不高興。

在衆軍打掃完戰場後,林遠便率領大軍,返回百島水域的水師營寨。

林遠直接兌現了承諾。

他將俘虜的6000水軍士卒,從其中挑選出1000精銳,充實自己的水師部隊,而剩下的5000人,則全部運往隨州的水師大本營。

陳友諒的水師,都是二階精銳水兵,而他挑出來的1000人,更是三階水兵。

這5000二階水兵,都是上好的水兵苗子,送到水師大本營,充當預備役,和當初在黃祖島收編的3000水盜,一起接受正規訓練。

後續林遠的水師營團擴軍,便可直接招募這批人。

而丁奉,則被林遠直接任命爲水師第二營統領。

水師營團現在有五個營。

第一營統領爲黃祖,目前坐鎮北大灣,與安陸城的于禁互爲犄角。

第二營統領,便是林遠剛任命的丁奉。

而第三營,也是先鋒營,屬於魏延的直系部隊。

第四營,是衝鋒營,統領是甘寧,目前正在追擊陳友諒的殘餘艦隊。

第五營,則坐鎮隨州水師大本營,防止雲夢澤南部水盜北上。

甘寧追擊陳友諒,一路窮追猛打。

而且,甘寧的水師營多配備了速度快的赤龍舟,陳友諒根本無法擺脫。

因此,一路上襲擾得陳友諒痛苦不堪。

最後,迫於壓力,陳友諒只得退出雲夢澤。

林遠收到消息,已經是大會戰後第五天,甘寧的水師營追擊陳友諒,已經到了東洞庭湖入口。

陳友諒的水師艦隊,已經逃進了洞庭湖水域。

甘寧詢問是否要繼續追擊。

林遠想了想,便讓甘寧在東入口下寨駐紮,暫時不進入洞庭湖水域。

現在,洞庭湖上的大戰,已經進行到最後階段。

王躞率領的南宋水師,在陽武口堵住了楊幺,雙方即將展開最後的大決戰。

此時進入洞庭湖,可能引來雙方勢力的共同討伐。

因此,林遠只是命令甘寧,率兵守住雲夢澤進入洞庭湖的入口,這樣就能避免陳友諒殺一個回馬槍,跑回雲夢澤。

同時,又能借助南宋與鍾楚勢力,消滅陳友諒的小部分水師!

如今,雲夢澤的東部區域,基本上都落到林遠的掌控之中。

北部諸島,也早被林遠拿下。

萬古武帝 現在,偌大個雲夢澤,就只剩下中部島域,以及南部島域,甚至西部島域,還沒有被林遠拿下。

大軍又休整了三日,再次出征。

魏延率領先鋒營,和丁奉率領的第二營,齊頭並進,朝中部島域襲來。

現在,中部島域,只是一羣水盜把持。

在林遠的水師之下,中部島域的水盜望風而逃,或紛紛選擇歸降。

林遠順利佔據中部島域。

大軍沒有停滯,而是繼續進攻。

魏延的先鋒營進攻西部島嶼,同時,隨州水師營地待命的第五營,也一同南下,夾擊西部島嶼的鐘楚勢力。

丁奉則是率領第二營,直撲南部島嶼。

南部島嶼,此時完全落入了混江龍李俊手中。

而李俊已經徹底投靠了鍾楚朝廷。

只不過,現在的鐘楚朝廷,已經自顧不暇,哪裏還有餘力來管李俊的事情。

因此,李俊只能獨自面臨林遠的水師。

丁奉進入南部島域後,採用包圍分割的方法。

他先率一支艦隊,深入腹地,一舉將李俊的島嶼包圍,形成對峙,然後再派出餘下的艦隊,四散去攻打周圍的島嶼。

經過三天時間,周圍的島嶼被全部攻陷。

南部島域,就只剩下李俊的一座島嶼在負隅頑抗。

不過,李俊非常賊,他居然網羅了3萬水盜,囤積在自己的島嶼上,並將自己的島嶼打造得跟鐵桶一樣,極難攻打。

丁奉見此也是沒有立刻進攻,而是採用圍而不攻的策略。

李俊等水盜,靠搶掠爲生,島嶼上不可能囤積大量的糧草。

他只需要這麼圍着,等到島嶼上缺糧,便會不攻自破。

對於這個決策,林遠表示贊同。

反正第二營的指揮權,他已經完全下放給丁奉了,丁奉採取什麼戰術都隨他,因爲他此刻已經在沙洲壩,和騎兵營匯合了。

陳友諒逃進洞庭湖,此時,正是他拿下漢陽的大好時機。

3月26日,黃祖接到林遠的命令,率領第一艦隊,由北大灣轉入沙洲壩,通過沙洲壩進入長江水系。

沙洲壩位於漢陽西南角。

北通長江,南連雲夢大澤。

陳友諒當時駐紮沙洲壩,便是採用進退可取的策略。

進可取雲夢**部島嶼,與林遠糾纏,退可通過漢陽內河進入長江。

進退自如,萬無一失。

哪裏知道,林遠直接命令宇文成都,繞過漢陽城,切斷沙洲壩與長江的連通。

陳友諒後路被斷,不得不冒險出擊。

否則林遠的水師與騎兵營前後夾擊,他的水師就成了甕中之鱉,想逃都來不及。

而現在,陳友諒被趕走,沙洲壩連同長江的水道,也被林遠利用了。 林遠果斷讓黃祖的第一營水師,通過沙洲壩進入長江,逆江而上,進攻漢陽城。

漢陽城非常特殊,是一座臨江修建的城池。

它的南部,是廣闊的江漢平原,而北部越過長江,便是鄂州境內。

佔據了漢陽,便能把控江漢平原的咽喉,從此之後,東南方的蘄州、岳陽近在嘴邊。

除了黃祖的水師一營外,于禁也率兵北上,從陸路進攻。

最後一路,則是林遠親自統帥的騎兵營。

三路大軍,對漢陽城形成包夾之勢。

此時的漢陽城,真的只是一座孤城。

赤果果的暴露在林遠的面前。

只要拿下漢陽城,整個漢陽郡便能囊入林遠的版圖。

漢陽郡平原爲主,大約有10個縣的面積。

1個縣域,規定爲方圓一百里。

漢陽城守將,趙普勝得知消息後,立刻派出信使,向鄂州境內的陳友諒勢力求援。

只可惜,鄂州境內的守軍,根本就不敢動。

因爲他們一旦妄動,林遠陳列在鄂州西境的龍驤營團剩餘的四個營,便會毫不客氣的進攻鄂州。

3月底,三路大軍包圍了漢陽城。

城中,趙普勝只有8000守軍,面對林遠的三路大軍,直接採取堅守不出的策略。

無論林遠如何挑釁,他都是避而不戰。

沒辦法,只能採取強攻!

好在於禁的第三步兵營,皆屬於攻城好手。

林遠便直接將攻城的任務,交給於禁和黃祖二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