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回最上級系統,在下乃是終焉騎士系統,早已與終焉之死侍哈維的榮耀合為一體,如若他死,那我便將與他一同死去。〗


終焉騎士系統說話的時候格外認真,甚至放下了蘇武讓他喊的「大佬」這麼一個能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的稱呼。

「難道是你怕死?」

這句話蘇武憋在心裡,沒有說出來。

畢竟,問一個騎士是否怕死,於他而言,是一種侮辱。

也許有人會覺得騎士也是人,怕死很正常。

但越是強大、越是榮譽加身的騎士,便越是不能怕死!

騎士八美德:

謙卑、榮譽、犧牲、英勇、

憐憫、精神、誠實、公正。

如若怕死,談何犧牲?

「那你為什麼要阻止他尋死呢?」蘇武換了個委婉的說法,「難道說你還有什麼未完成的理想?」

〖不,只是哈維沒有留著子嗣,也沒有徒弟,我不想讓就這麼了此殘生。

他的事迹傳遍亞諾大陸,

他的美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但他不能沒有一個繼承人,

他需要有一個人將他的傳奇傳承下去!〗

果然,能被冠以騎士之名的都不是什麼貪生怕死之輩,終焉騎士系統終究沒有讓蘇武看輕。

它可以無怨無悔地跟隨宿主慷慨赴死,也可以為了延續宿主的傳奇請求支援。

「那你為什麼不直接跟他說呢?」蘇武為它的忠誠感動,卻也疑惑於它為何不親自與哈維訴說。

對於這個問題,助手君替終焉騎士系統回答了:「【終焉騎士系統是沒有意識表達能力的系統,它無法與宿主交流,只能無言地輔助宿主成就霸業。

你之前看過的無限流其實很多都與實際不符,絕大多數的系統都是人畜無害的,不會因為任務失敗就隨意將宿主抹殺。

而且幾乎所有的系統都是個人意識的,只是有些系統可以表現出來,看上去與常人無異。

而有的系統則是有個人意識卻無法表達出來,讓宿主以為它們都是生硬的模板系統。

雖然近幾年來系統界湧現出了很多能表達出個人意識的系統,但仍有許多像終焉騎士系統這樣有個人意識卻無法表達出來,只能默默發布任務的系統。】」

「原來如此。」蘇武點了點頭道,「難怪最近里不是系統懟宿主,就是宿主懟系統,動不動就互相傷害,甲乙雙方都受損嚴重。」

回到正題,蘇武問道:「那你要我怎麼幫忙,幫你傳達你的意願?」

〖這個不必,可以的話麻煩您幫忙找個有天份的孩子,讓他繼承哈維的本領吧。〗終焉騎士系統也不急於將自己的真實存在告知宿主,反正這麼多年過來了也相安無事,不用急這一會兒。

「那好,你想要找個怎樣的娃子?是父母雙亡有妹有房的孤兒,還是背景深厚資源不缺的富貴子弟,亦或者是天資聰穎、凡事都要逆天而行、高喊著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傲(中)天(二)小郎君?」

蘇武最不怕的就是給人找徒弟了,熟讀玄幻修真類的他,知道什麼樣的人才是真正有才有德有未來的徒弟人選。

〖謝謝大佬分析,但在下覺得應該不用這麼麻煩,只要您選的人心性純良、德才兼備、天賦異稟、品相端正、無不良嗜好的謙謙君子就可以了。〗

蘇武:「……」

還以為你是那種不流於俗的好好系統呢,沒想到你竟然是一個講究怪。

我說的那幾種可比不上你要的人才啊。

那種人放哪都是妥妥的主角好吧,哪能隨便碰上。

額,也不對,應該是妥妥的悲劇角色。

一般傲天流中被主角狂虐搶妻暴打的都是這種謙謙君子啊。

「說起來你剛才提的幾個條件,我好像遇到過符合條件的人選啊。」蘇武突然想起來,之前在海賊王世界遇見的那個背景板大師兄好像就挺符合終焉騎士系統的收徒條件。

他是穿越者,自然是天賦異稟了,雖然只有十一二歲,但就連古伊娜都不是他的一合之敵。

人長得不錯,心眼又不壞,而且穿越前好像還是名牌大學的高材生,平時也樂於助人,去馬路上扶老人從來都不怕被訛的那種。

只是隔著時空的屏障,蘇武可沒有那麼強的力量將其傳送過來。

〖還請大佬告知那命運之人是哪位,在下這就慫恿……給哈維頒布一個傳道授業的任務!〗

終焉騎士系統聽到蘇武的話激動了,這麼苛刻的條件都有全部符合的人,絕對不能放過!

「額,不是我不想幫你,但那個人是我之前待過的世界里的人,還是個穿越者。」蘇武如實相告,並極為隱蔽地表達了一下自己的窘境:「現在我的能量也不是很足,無法將他送過來。」

〖太好了,在下積累了數千年的能量終於有了用武之地,還請大佬您隨意抽取!〗

終焉騎士系統毫不猶豫地跳下了蘇武挖下的坑。

蘇武聞言心中一喜,偷摸著跟助手君打探道:「嘿,助手,把那個叫雷伊的小傢伙弄過來需要多少能量?」 兩人匆忙地在教室外面相認。

可正逢下課的高峰期,加上謝天宇令人矚目的五官,教室門口的騷動一直沒有平息。

周冬晴示意他們可以換個地方說話。

幾人向樓下走去的時候,已經有議論聲紛紛從各個方向傳開了。

譬如:

「不會吧,陳靜然網戀?」

「我的天,她這麼open嗎?」

「聽說有的女孩子就是喜歡在遊戲裡面抱大腿,求包養呢。」

「陳靜然身上那個包你們知道嗎?聖羅蘭新款,上周背的紅色是紀梵希這一季的主打款,她的包太多了,我之前還以為全都是假的呢,沒想到……現在看來應該是真的了。」

「厲害了這個陳靜然,天天打遊戲成績還這麼好,成績這麼好男人還這麼會找,簡直是人生贏家。」

「那有什麼厲害的,誰知道她的錢是不是……」

「……」

連步瑤和白漣打了個照面,聽到周圍的議論聲朝她們預計的軌跡發展,互相給了對方一個微笑。

誰知道她是不是在遊戲里犯賤,勾引男人給她的高額花銷埋單。

誰知道她是不是只勾引了一個男人。

誰知道她在背後還做了一些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陳靜然,你知道嗎?



謝天宇十分滿意。

他的毒藥小姐果然清純可愛不做作,一副乖乖女的樣子,讓人看了就想保護她。

和遊戲里簡直——

一點都不一樣。

誰能知道天天在遊戲里喊打喊殺、打個公會戰一定要衝在最前線的女孩子現實中居然這麼乖????

這突如其來的反差萌真是要命。

至尊皇女之駙馬兇猛 「各位,你們今天晚上有空嗎?我和靜然請你們吃飯。」謝天宇盤算先打入敵軍內部,然後這樣一番,再那樣一番,最終抱得美人歸。

小花一臉興味,躍躍欲試,就要代表全體人員發表意見時,卻被陳靜然搶先打斷了。

陳靜然幾乎是想也沒想就說道:「不行,今天晚上六點有隨機副本,我去不了。」

謝天宇:「???」

謝欣向陳靜然投去今天第二個讚賞的目光,不錯,陳靜然,有底線有品格,有兩把刷子。

面對陳靜然的拒絕,謝天宇進行了深刻的反思。

他剛才不該取巧。

一般來說,只有確定關係后的情侶才會一起做東請一方的朋友吃飯。

他太急於求成。

毒藥小姐一定是不滿這一點。

「我也要刷隨機副本,學院路旁邊的藍色暴風雪網吧,超清屏,全大學城最高配置,一起嗎?」謝天宇改為從側面包抄。

陳靜然大一的時候是藍色暴風雪的骨灰級鐵粉。

自從大二換了棟能帶得動遊戲網速的宿舍樓后,她就從藍色暴風雪銷聲匿跡。

笑話,她有那個時間走到藍色暴風雪,還不如用同樣的時間多挖一個寶藏,萬一挖到橙寶呢?

「全大學生最高配置?」陳靜然問道。

她記得藍色暴風雪的配置很一般,甚至在有一年遊戲周年慶站街掛機大放送的時候出現了集體斷電的情況,害她差一點就沒有領到價值十個億的遊戲十周年站街大禮包。

謝天宇篤定地說:「全大學城配置最高,我以會長的名義擔保。」

恩,他完全可以,也十分有底氣。

因為藍色暴風雪已經在他大二的時候就完全由老二那個二世祖承包下來了。 「【你想要跨世界拐賣人口倒也不是不行,但這其中要耗費的能量是你難以想象的。】」

助手君無可無不可地道:「【還有你如果想要從下屬系統那兒抽取能量以補充自己,雖然這個想法是可行的,但由於你們之間的許可權等級相差過大,能量層級也有區分。

儘管系統是有點反科學的種族,但我們還是遵循能量守恆的,而上級系統與下級系統之間的能量傳遞雖不會有浪費,但兩者之間的能量傳遞比例並非1:1,而是1:100!

也就是說,終焉騎士系統必須耗費100點才能補充你1點的能量!

你自己考慮好了,盈虧自負。】」

蘇武邊聽邊在心裡算計著,問道:「小終啊,你的能量總數有多少啊?」

〖……額,回大佬,我的能量差不多快突破一萬大關了!〗

雖然終焉騎士系統對於蘇武給它的昵稱並不是很喜歡,但它說到自己的小金庫時有著濃濃的自豪感。

「額,我說,這一萬很高嗎?」見慣了無限里動輒幾十上百萬的兌換點,蘇武對於終焉騎士系統說起自己的一萬能量點那麼驕傲還真是覺得有點莫名其妙。

「【呵,你以為能量點是什麼?里的兌換點、裝備點、道具點、獎勵點其實全部都是由能量點分化而成的。根據系統的意願,可以將任意能量點分化成任意兌換點、獎勵點。】」助手君對於蘇武的疑問頗為不屑,說道:

「【能量點是支撐系統運行的最重要能源,只要能量點足夠,那麼系統就能做到無所不能!

但正因為能量點極為重要,所以每個系統得到能量點都會極為艱難。】」

「額,這樣啊。」蘇武又知道了一個不得了的秘密,卻並不顯得驚訝。

怎麼說也是已經蛻變成系統大佬的男人了,怎麼還會因為這種小事而一驚一乍的。

「【對了,因為你的階位是最高的,所以你獲得能量點的方法也是最難的!】」助手君突然補刀。

得虧蘇武和助手君沒有身體,否則非要噴助手君一臉的鹽汽水:「你特娘的這麼重要的事早說啊!」

「【怪我咯╮( ̄▽ ̄)╭】」

助手君完全不覺得自己錯了。

「【所以現在你還準備跨世界去拐賣未成年騷年么?】」

「還是算了。」蘇武放棄了重回海賊王世界的念頭,嘆氣道:

「小終啊,身為大佬可不能剝削手下的小弟,你的能量點是你這麼多年的積蓄,我可不能拿。」

蘇武語重心長地說道:「而且那個穿越者在他那個世界也待了那麼多年了,有了家人和朋友,我實在不忍心讓他再次顛沛流離於陌生的世界。」

「不過你放心,我肯定會幫你找到一個合適的繼承人,所以你要在這裡穩住哈維,我去去就來。」

說完,蘇武也不待終焉騎士系統回話,就對助手君下令道:

「掃描周圍環境,尋找人類聚居地!」

【掃描開始!】

【掃描完成!】

【掃描結果:距離此地最近人類聚居地位於十三里之外!

另,距離此地最近人類生命位於西北方向七裡外的山崖,且該人類處於生命垂危狀態!】

「那還等什麼,就去最近的那個人類生命那兒!」蘇武果斷下令,並不忘囑咐終焉騎士系統:

「你待會等哈維緩過神來,就想辦法讓他往西北方向走,我會在那等你!」

〖……好的。〗

終焉騎士系統對於蘇武如此上心自然是非常感激,但如果他選人的方式不要這麼簡單粗暴的話就更好了。

隨便撿一個人就拿來充數的話,可是會降低小弟對於大佬的尊敬啊!

而且一個已經瀕臨死亡的傢伙怎麼想也不可能會符合終焉騎士系統的選徒條件啊!

……

某處山崖,一個身著華服的少年正拄著寶劍,單膝跪在地上粗重地喘息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