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個修鍊了淬體功身體強悍的一塌糊塗。


勢均力敵。

逼婚成癮 丁峰一拳轟在宋明海前胸上,他左肩也受了一掌,兩人同時倒退兩步,可又同時踏步上前,繼續攻擊。

誰也不留情,招招狠辣,要將對方置於死地。

宋明海經驗老道,可丁峰意志堅韌。

「掌風刀!」

宋明海手掌一翻,化成了刀鋒,划向了丁峰的眼睛。

掌還沒到,丁峰就感覺到眼睛火辣辣的疼痛,他頭往後一仰,抬腳踢向了對方的小腹。宋明海手掌一劃,切向丁峰的腳脖。

右腳一縮,往後一蹬,而身子快速的往前府去,距離宋明海的面孔不過尺余,丁峰兩拳呈夾擊之勢,轟向宋明海的左右耳門。

重生歸來:獨寵絕世醫妃 「雕蟲小技!」

宋明海冷冷一笑,左右手掌切向丁峰的手腕。

「吼!」

正在這時,丁峰大口一張,無邊的煞氣化成洶湧的潮流,爆發出一聲獅吼,直衝宋明海的心神。

他的煞氣何等強大,怨氣何等濃烈,死氣何等驚人,哪怕是宋明海這位跨越天級的強者,在丁峰突然爆發之下,心神震蕩,也不禁呆了呆。

就是這片刻功夫,丁峰的兩拳已經轟在他耳門之上。

轟……!

宋明海頓時感覺到一萬顆雷霆在腦海中炸開,頭腦眩暈,乾坤顛倒,又有種飄渺欲仙,想要飛升的感覺。

他頭腦搖晃,七竅流血。

砰砰砰……!

丁峰得勢不饒人,雙拳摜耳,又接連七八拳轟在耳門上,讓宋明海的腦殼直接扁了,鼻子好似噴泉一般不停的噴吐著鮮血,甚至還帶著白色的腦漿。

「混賬,住手!」

失落喚響 無歸路之外,傳來一聲暴喝,遠遠看去,有一隊強者正在急速的往這邊趕來。在前面的七八位,赫然都是超越天級的絕世強者,在後面跟隨著六七十位或中年,或少年的天級強者。

喊出聲的正是其中一位老者,體內蟄伏的氣息,比宋明海還要強上很多、很多。

可丁峰哪裡會聽他的。

「給我死!」

丁峰一聲暴喝,雙拳夾擊,將宋明海的腦袋整個給打爆,化成漫天的血雨。

「不愧是神體,還真夠強的!」

退後幾步,甩甩手上的鮮血,丁峰看向來路,心中思量:鄧通和宋明海都是神徒之境的強者,可神體的強度,卻天差地別,莫非是因為神體淬鍊的時間長短?還是宋明海修鍊了什麼煉體功法?

不,要是宋明海修鍊了煉體功法,以神力進行淬鍊,絕不會這麼簡單,恐怕還是他進入神徒之境太過長久,身體自然而然的被神力淬鍊,才能這麼強。

丁峰推測了*不離十。

轉眼間,賓士而來的三十餘位強者就踏上了不歸路,他們甚至連問都沒問這邊的情況,因為他們這一隊人太過強大了,毫無顧忌。

西門明月等寥寥幾人全部被丁峰的狠辣和宋明海的死亡震撼,沒來得及說不歸路的情況。

「皇叔,你怎麼?」

楚雲龍剛從丁峰轟殺宋明海的震撼中過來,臉色就難看的沖一位昂藏大漢說道。

「怎麼回事?宋明海怎麼被一個傢伙殺了?嗯?不好,神力禁錮?」

昂藏大漢立馬發現了情況。

楚雲龍苦笑著點點頭,「這裡禁錮神力,而那個丁峰,先是殺了鄧通,這又殺了宋明海!」

「好狠辣的娃娃!」

昂藏大漢眼睛一亮,露出玩味之色,一揮手,其中四五位強者立即來到了他身後,退到了一邊。

同時,踏上無歸路的強者也全部發現了情況,立即分開,形成一個個小勢力。

「龍叔叔……!」

西門明月走到一位中年大漢身邊,輕輕的叫了一聲。

契約嬌妻:豪門閃婚慢慢愛 「明月,沒事吧?這邊是怎麼回事?」

這位大漢身高近兩米,雄壯威武,氣息狂暴,宛若一頭暴龍,正是西門家的絕世強者西門狂龍,他關切詢問。

西門明月將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什麼?宋小寶和宋明德圍殺你?結果你被那個叫做丁峰的小傢伙救了,殺了宋小寶之後,在這裡又殺了鄧通和宋明海?」

西門狂龍一愣一愣的,隨之狂笑聲聲,震動蒼野,「宋家啊,狼子野心的一群狗東西,不過殺得好,真殺得好,這小傢伙狂傲霸氣,心狠手辣,果斷殘忍,很對我的脾氣!」

這邊,趕過來的宋家和鄧家強者已經將丁峰給圍了起來。

「你竟敢殺我兄弟宋明海!」

宋明德萬分暴怒,指著丁峰的鼻子走了上前。

「小畜生,竟殺了我侄兒鄧通,罪該萬死,凌遲虐殺,誅滅九族!」

鄧混軌身材矮小,黃豆大小的眼睛一眯,射出道道凶光。

他們兩個一左一右逼近丁峰,在周圍,有十幾位天級強者將丁峰的後路截斷。

「嘿,你們兩個老東西!」西門狂龍踏步上前,圍著丁峰的天級強者不自覺的散開一條路,「也不害臊,只會欺負小輩!」

「狂龍,滾一邊去!」

宋明德大怒喝道。

「讓我滾?」西門狂龍指著自己的鼻子,笑了,狂笑道,「宋明海和宋小寶圍殺我家明月,我還沒和你算賬呢,你竟讓我滾?嘿,老東西,你再說一個試試?」

「你……!」宋明德暴怒,「不要血口噴人!」

「狂龍,明月好好的在這,宋小寶死了,宋明海死了,我侄兒鄧通也死了。」鄧混軌咬牙道,「不管你和這小子是什麼關係,都趕快離開,否則就是和鄧、宋兩家為敵,死敵,一旦出了這裡……明德,可敢發起滅族戰!」

「我死了兄弟,你死了侄兒,都是家族頂樑柱,此仇不共戴天,誰敢阻止,就是不死不休!哪怕你狂龍,哪怕你西門家族……!」

宋明德不假思索道。

「威脅我?哈,那就試試!」

西門狂龍一震,依然狂傲道。

鄧混軌陰狠一笑,扭過頭來,看向了楚雲龍身邊的強者道,「楚飛鷹,他是丁峰,三個月前轟殺離火郡城主,害死鎮守老祖,虐殺數萬將士,楚皇震怒,天下通緝,現在他就在你面前,你說該怎麼辦?」

「十惡不赦之徒,該殺!」楚飛鷹臉色一變,殺機突顯,大步上前道,「原來他就是那個通緝犯?小小年紀,心狠如魔,當鎮壓而死!」

「狂龍,你真要保下這小子?」

宋明德上前逼迫。

「當真以為我鄧家好欺負?」

鄧混軌惡狠狠道。

「狂龍,他是犯下了十惡不赦之罪,誅九族,滅滿門之罪,離開吧!」

楚飛鷹平和道。

西門狂龍撇撇嘴,身軀一震,霸氣絕倫,可不等他開口,一直靜靜站著的丁峰轉過身來,微微一笑,「我的事,我自己解決!」

「小傢伙,你可知你面對的是誰?是什麼勢力?是什麼強者?」

西門狂龍一愣,嚴肅說道。

「管它是什麼東西!」

丁峰傲然道。

哈哈哈!

西門狂龍狂笑,豪邁萬千,「好小子,有氣魄,有膽量,可……真不用我幫你?」

「不用!」

丁峰眼光至始至終都沒任何波動。

「好、很好!」西門狂龍點點頭,「你若死,我替你收屍!」說著,轉身離開。

吟吟吟……!

一位中年人忽然踏步上前,一身白衣,白的乾淨,白的一塵不染,背背長劍,緩緩而來,停在丁峰三米之外。

「劍晨,怎麼?你天劍宗也要插上一腳?」

宋明德強壓下怒氣,看著中年人道。

「插上一腳又如何!」

劍晨面無表情道。

「你……!」

宋明德暴怒,卻沒有說出狠話。

「劍兄,他可是皇朝通緝犯?」

楚飛鷹冷冷道。

「那又如何?是非對錯,不過一張口而已!」

劍晨說著,看著丁峰道,「你年歲幾何?」

「十五歲!」

丁峰疑惑,卻痛快的答道。

「可悟了劍心通明?」

「悟了!」

「若一五六歲小孩要殺你,你可會殺?」

「殺!」

「如一位手無縛雞之力的老人要殺你,你可會殺?」

「殺!」

「何人不敢殺?」

「何人不敢殺!」

「好!」

劍晨撫掌而笑,眼光大亮,「何人不殺?」

「不殺我者不殺!」

丁峰道。

「有意思!」劍晨道,「加入我天劍宗吧!」

「我被大楚通緝,天劍宗能保下我?」丁峰來了興趣。

「不難!」

「我殺了鄧通、殺了宋明海,也能保下我?」

「不難!」

「楚皇硬要殺我呢?」

ps:貌似,不知不覺要走上與天下為敵的節奏啊!

那個,看賞!

一個經歷了長久淬鍊的神體。

一個修鍊了淬體功身體強悍的一塌糊塗。

勢均力敵。

丁峰一拳轟在宋明海前胸上,他左肩也受了一掌,兩人同時倒退兩步,可又同時踏步上前,繼續攻擊。

誰也不留情,招招狠辣,要將對方置於死地。

宋明海經驗老道,可丁峰意志堅韌。

「掌風刀!」

宋明海手掌一翻,化成了刀鋒,划向了丁峰的眼睛。

掌還沒到,丁峰就感覺到眼睛火辣辣的疼痛,他頭往後一仰,抬腳踢向了對方的小腹。宋明海手掌一劃,切向丁峰的腳脖。

右腳一縮,往後一蹬,而身子快速的往前府去,距離宋明海的面孔不過尺余,丁峰兩拳呈夾擊之勢,轟向宋明海的左右耳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