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個負責人走過來彙報道:「已經控制了局面。」


陳凡點了點頭,環視了地上蹲著的人群,很快便把目光定格在了一個畫著煙熏妝的女生,不是別人,正是朱佳琦。

見到朱佳琦死死的挨著旁邊穿著黑背心,帶著大金鏈子的男生,這一幕讓陳凡的眸子更是陰沉了幾分。

他走過去揪著那男生出來,打算狠狠的教訓一番,沒想到朱佳琦不管不顧的就猛然的跟了出來,哀求道:「你不要打我男朋友,我可以伺候你,保證讓你……」

「啪!」

沒等朱佳琦說完,陳凡就一巴掌扇了過去,聲音冰冷道:「你覺得你這樣很勇敢嗎?你這樣的我嫌臟。」

朱佳琦捂著自己的右臉,有些困惑的盯著眼前的男人,為什麼她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呢?

這個時候,男生就諂媚的笑了笑:「這位大哥,我這馬子被我已經調教的很好了,保證能讓你舒服,你就放過我吧!」

話音一落,陳凡眼裡泛出一道寒芒,殺意迸現。

朱佳琦怎麼在他的眼裡就廉價的和一塊抹布差不多呢!

陳凡面無表情的朝著身邊的人勾了勾手指,示意遞過來一個棒球棒,眸子陰寒的問道:「你剛才說什麼,我沒聽清楚再說一遍!」

那男生以為陳凡不滿足,就連忙的補充道;「這位老大,不光是朱佳琦,我還有另外兩個女人,只要你放過我,她們都是你的了。」

說著,還特意的指了指剛才他位置旁邊的兩位穿著暴露的女生。

陳凡眼神一冷,就直接揮著棒球棒就狠狠敲在了這個男生的左腿上,頓時讓他疼的在地上嗷嗷大叫著。 十分鐘都過去了!

這堅持了十分鐘的攻擊,那就是換來了十分鐘的體力消耗,完全是沒有成功的可能,並且,看此刻的局勢,你可以這麼的一直的堅持下去,無所謂呀,隨便你這是怎麼個堅持,堅持到最後,都是個失敗的樣子,完全沒有成功的可能。

這麼的下去,這感覺,很心塞啊,真的。

「我不會這麼的繼續的失敗下去了!」

「嗯,你不會,因為你也沒有機會了!」

劉毅的話音落下以後,這身形就滑步之下貼近到了對方的面前,這一掌,直接就是朝着對方的身上狠狠地砸了上去。

攻擊,命中!

攻擊,展開!

攻擊,就像是鬧着好玩一樣的,咋地吧!

「你,你要是這麼的一直的下去弄得我不愉快的話,我你之間,這一場不死不休的紛爭,必須要展開,必須的事情啊!」

山雞大喝。

砰!

看,前腳山雞說完了後腳就攻擊命中了他,就像是在回應他的話一樣,這麼的,這是一本正經的就是要持續如此一般的攻擊你下去,怎麼地吧,你是能怎麼地吧!哼!

砰!

山雞都已經是惱羞成怒了,這個人,怎麼一而再再而三是如此啊,這個人,怎麼就非要是這麼一種樣子下去啊,這個人到底是個什麼意思啊,要幹嘛啊!

「我想跟你,這麼的好好地談一談,真心實意帶着這誠意的談一談!」

山雞點頭。

「那你跪下,磕頭!你只有是下跪了磕頭了,我才會是認定了你的確是有誠意,我才有着可能是跟你好好地談一談!」

「我跪下磕頭那是有誠意的事情?那是示弱了的事情,那是怕了你找你求饒啊!」

「也可以這麼的理解,你不怕我不找我求饒的確是不用下跪,你可以繼續的舞動你的刀子,反正也命中不了。我也繼續的攻擊與你,反正我攻擊就不允許落空!」

劉毅點頭。

山雞閉上了自己的雙眸,這個人這麼的攪屎棍,讓人真心實意的那是很抓狂啊,這個人,到底是要幹什麼?到底是要幹嘛?這個人是想清楚了一定是要這麼的過分下去,是吧?該死的對方,這是想清楚了就要如此一般的下去啊。

刷!

閉上眼睛是山雞的選擇,那麼,劉毅不好說些對方什麼,但是,攻擊是劉毅的選擇,此刻他就展開了這攻擊,瞬間貼近了山雞並且展開了連掌的攻擊。

「動手啊,你們是來看電影的么?」

山雞大喝。

嗖,嗖!

大傢伙都動手了。

那張大彪也不可能是坐視不理了,瞬間的功夫就是將威能呈現了出來,雙手成掌之下就舞動了出去,舞動一次就命中一次,這麼的連續的命中下去,那就沒有好果子吃,這是可以看得出來的。

很多人,收拾四個人,其中兩個人受保護,兩個人主攻而應對上去,最終的結果就是這麼多人欺負兩個人都沒可能。

其中六成以上都是被劉毅給收拾的。

劉毅下手起來那可是絲毫的手軟都沒有,一次次下手簡直就是不留餘地的下狠手,看這個架勢,這麼的一種感覺,是鬧着好玩的么?

十分鐘就這麼的過去了。大家坐在了地上,直哼哼!

真心實意的那是疼,很疼。

「少年,你是不是罪惡的剋星?」

山雞看着劉毅問道。

「我是你的剋星,你招惹到了我的頭上就是找死,你又不知道死活,非要是找死,最終的結果,那就是在我這三下五除而的攻擊之下,你必須是要滅亡,嗯,就是這麼的簡單的事情!」

「幹嘛要滅亡啊,我,我活着好好地怎麼又是跟滅亡有了一分錢的關係了啊?你不要這樣子啊,你要是這樣子,我真的是不高興了啊!」

「那你就別高興了,不攔着你,真的!」

「我,我真的是不高興了啊!」

「自殺!」

劉毅點頭。

「我賠錢行不行?只要是你開口,我有我馬上就給你,我真心實意是知道錯了,願意賠錢的人,那就是真的知道錯的人,既然我是真的知道錯了,那麼,你一定是要原諒了我!」

「一個億吧,你拿來就可以走了!」

劉毅沖着山雞伸出手。

山雞很想給對方一個億,對方又不是女人,怎麼給?現金啊?不要鬧了,他要是有這樣子的現金儲備量,他直接就是找個地方安安穩穩的過生活不就好了么?幹嘛非要是出現在這裏干這些沒有任何的意義的事情?這就真的是沒有意義了啊。

惆死了!

面對着這劉毅的爪子,山雞恨不得就是抽出來大砍刀直接就是將其給剁掉,真心實意的是抓狂,真心實意的是想要讓對方知道他此刻的感官感受,那是一種生不如死恨不得要瘋掉的感覺。

「你欠他多少錢?」

劉毅看向了王小利問道。

「三萬多!」

「什麼三萬多?現在已經是三十多萬了!」

「你放高利貸啊?」

王小利盯着這插嘴的山雞看着。

「什麼高利貸啊,利滾利就是這個數啊,我也沒有故意的來騙你的錢,是不是?我沒有邀請你來欠我錢,對不對?」

「不談你是不是高利貸這個事,三萬多是一次還是多次借出來的?」

劉毅看着山雞問道。

「一次借出來的。」

「那麼,問題來了!」

聽完了山雞的回答,劉毅應付完畢以後就看向了王小利發出靈魂拷問:「一開始,你是不是一開始贏錢了?」

「是的呀,贏了一萬多,次次都可以贏上千塊,然後不知道這麼的就一口氣輸完了,最後,還欠了三萬多!」

「你上當了!人家故意的讓你贏就是為了你上當,然後讓你一口氣將現金輸完了還得欠人家錢。」

劉毅搖頭,這樣子簡單的一個騙局怎麼就是上當了呢?這是個什麼樣子的腦子怎麼就可以上當呢?讓人也是有點無言以對了都。

王小利看向了山雞。

山雞看星空,不跟對方對視。

此刻王小利有着這劉毅給自己撐腰,談武力,那是肯定不怕對方的。

王小利伸出手就抓住了山雞的耳朵,用力一拉扯,管你這是疼痛不疼痛呢,目的就是為了給你帶去傷害。

「小兔崽子,你是不是找死!」

山雞大喝。

砰!

側身踢,出自於劉毅,直接就是鞭打在了山雞的腰子上。

山雞深吸一口氣,這個人真的是一個咄咄逼人的人啊,讓人抓狂的人,對方弄得他現在真的是非常的不舒服了啊。

「廢物!」

劉毅沖着山雞說道。

山雞能怎樣呢?對方故意這麼的侮辱他,噁心他,他能如何?他也奈何不了對方是分毫啊。

「借據呢?」

劉毅看着山雞問道。

「沒有這種東西啊!」

王小利說道。

「沒有就證明不了你欠他的錢,既然是如此,那麼,你為何要還錢?」

劉毅好奇的問道。

王小利點點頭,是這個邏輯啊,既然是如此,自己完全是不用還錢給對方啊。

山雞傻眼了,怎麼會這樣?這是個什麼樣子的腦洞啊,對方是怎麼來考慮問題的啊,惆死他了都。

「你還不滾么?你在這裏幹什麼?」

劉毅看着山雞發出詢問。

山雞指著劉毅,這個人,這是單槍匹馬這麼的猖狂,是吧?一個人還這麼的嘚瑟,是吧?行,早晚的事情,他肯定是不會讓對方好過,這是沒有懸念的事情,對方死定了,肯定是死定了啊。

走在了大街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