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名洞天境強者藏在暗處,的確是一個巨大的威脅,任誰都會害怕,


不過偏偏趙陽不怕,因為他壓根不怕死,

當然,趙陽今天也沒打算放王大銀離開,

趙陽玩味十足道:「老狗,也許今天你沒辦法離開了,」

「是嗎,」

王大銀雙眼微微眯起,話語中充滿了強大的自信,洞天境強者與造化境修士完全不同,雖然他只是剛剛晉入洞天境,但卻深深知道洞天境強者的強大,

即便在場所有造化境修士一塊圍殺他,他也有把握逃出去,

至於數萬名宗門弟子,大多是氣海境修士,少數是陰陽境修士,在他眼裡只是螻蟻罷了,

而他則是一個大象,一個大象面對再多螻蟻,一腳也能踩死一大片,他全力逃跑,那些宗門弟子恐怕只能看到一道殘影,

王大銀冷哼一聲,道:「小崽子,這件事情真的沒辦法談了嗎,」

趙陽肯定的道:「沒辦法,」

王大銀嘆了一口氣,回過身來,對所有王家子弟說道:「大家珍重吧,如果那個小崽子執意殺戮的話,老夫會為你們報仇的,」

言下之意,王大銀要拋棄他們,突圍而去了,

所有王家族人臉上全都顯露出絕望的神色,前段時間他們王家風光無限,出了一名洞天境強者,剛剛成立齊天皇朝,許多族人男人封為王侯,女人則是被封為誥命夫人,

可是,

如今剛過小半個月,他們王家便要被滅族了,

就連族中唯一一個洞天境強者,也要拋棄他們而去,

王大銀瞪了趙陽一眼,怒吼道:「小崽子,老夫還會回來的,」

話罷,身形一動,朝一個方向飛快掠去,那速度不是一般的快,

趙陽大吼道:「攔住他,」

那個方向的弟子頓時紛紛動了起來,一道道攻擊打出,想要阻攔王大銀逃跑,

隨即,趙陽一揮手,下令道:「所有造化境修士聽令,擊殺王大銀,」

嗖,嗖,嗖,……

頓時,他周圍的數十名造化境修士紛紛飛掠而去,朝王大銀追了過去,

趙陽從儲物手鐲里取出青虹劍,身形一動,也殺向王大銀,

趙陽的實力在眾多造化境修士之中是最強的,速度自然也是最快的,

他最先追上了王大銀,

「逆賊,受死吧,」

手腕一動,趙陽手中青虹劍猛地斬出,一道凌厲的劍氣洶湧而出,

以趙陽目前的實力,可以完全催動青虹劍,發揮出青虹劍的最大威力,

王大銀目中精光一閃,震驚得無以復加,手指快速點出,「咻,」

射出一道勁氣與劍氣撞在一起,彼此抵消,

王大銀沉聲道:「小崽子,怪不得你那麼有自信留下老夫,原來你的實力竟然達到如此地步,你是一個絕世妖孽,日後宗門必然能在你手裡發揚光大,可惜老夫看不到那一天了,」

趙陽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道:「老傢伙,本少會給你燒紙的,」

而後身形一動,再次朝王大銀殺來,

面對趙陽,王大銀很有壓力,也沒有機會逃跑了,便跟趙陽廝殺起來,

就在兩人糾纏的時候,一眾造化境修士紛紛趕到,把兩人包圍了起來,

趙陽手持青虹劍與王大銀大戰在一起,彼此你來我往,好不熱鬧,竟然平分秋色,

那些宗門長老一個個都驚呆了,,

造化境修士與氣海境修士交戰,竟然不相上下,

這不科學啊,

一時之間,他們都呆住了,忘記上去幫忙了,

趙陽一聲大吼,驚醒了他們,「快來幫忙啊,」

趙陽和王大銀的攻擊太過兇殘,眾人雖然想幫忙,但是都不敢太靠近,害怕幫倒忙,

於是,一眾造化境修士紛紛發動遠程攻擊,干擾王大銀的行動,為趙陽創造機會,

眾多造化境修士一出手,王大銀馬上落於下風,

他很彪悍不假,他是洞天境強者不假,但是他也剛剛晉陞洞天境沒多久,屬於比較弱小的洞天境強者,

正面有趙陽手持青虹劍,側面還有數十名造化境修士的遠程攻擊騷擾,他還哪裡頂得住,

沒過多久,王大銀便敗下陣來,遍體鱗傷,氣息也萎靡下來,

王大銀高舉雙手:「別打了,老夫認輸,你們愛咋咋地,哪怕你們爆老夫的菊花,老夫也認了,」 王大銀敗了,這在眾人的預料之內,

畢竟,王大銀才剛剛晉入洞天境,說不定連境界都沒有穩固,他並非墨隱,實力遠遠不及墨隱強大,

范大同笑眯眯的道:「趙少果然厲害,連洞天境強者都能挑落馬下,說不定趙少日後能統一東勝神州,成為東勝神州的霸主呢,」

馬放冷哼道:「范大同,你拍馬屁可真有一套啊,」

「切,」

范大同白了馬放一眼,「你不服氣啊,」

馬放沒好氣的道:「服氣你個大頭鬼啊,每次你都搶著拍馬屁,幹啥玩意啊,讓我們怎麼搞啊,」

馬放此言一出,其他宗門長老也紛紛面色不善地望著范大同,讓范大同心裡有點虛,

本來吧,馬屁這種東西就是要輪流著拍才好用,范大同每一次都搶著拍馬屁,讓其他人無馬屁可拍,快要引起公怒了,

「行了行了,別鬧了,一群逗比,」

趙陽氣喘吁吁,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這是幹啥玩意啊,每一次一群人都搶著拍自己馬屁,連趙陽本人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實際上,擊敗王大銀並非他一個人的功勞,使用青虹劍很耗費力量,他力量快要耗盡了,如果眾人不發動遠程攻擊的話,他和王大銀一對一,指不定鹿死誰手呢,

王大銀面色頹然,一副認栽的屌樣兒,「小崽子,老夫輸了,老夫認栽了,你想怎麼著老夫就來吧,輸在你身上老夫心服口服,你日後的成就必然會遠遠超過老夫,」

趙陽摸了摸鼻子,說道:「你自裁吧,本少向你保證,不會滅你們王家一族,只會殺幾個蹦躂的最歡的人,」

王大銀木然的點了點頭,突然說道:「臨死之前,老夫還有一個問題,」

趙陽點頭道:「你問吧,」

王大銀詢問道:「你為什麼不接受老夫的投誠,為什麼非要弄死老夫不可,」

趙陽臉上浮現出一抹複雜的神色,淡淡的道:「因為責任,」

「責任,」

王大銀不解地看著趙陽,

趙陽說道:「你們王家不值得信任,這已經是被證明過的事情,本少身為一宗之主,便要對宗門所有人負責,絕對不能心軟,不能婦人之仁,再過幾天,本少便要離開宗門,如果本少離開宗門之後,你們王家又跳出來搞事情怎麼辦,」

「所以,你這個洞天境強者必須死,」

的確,趙陽走了之後,宗門無人能夠壓制住王大銀這個洞天境強者,這是一個定時炸彈,

趙陽並非一個人,而是要為偌大一個宗門負責,

「好吧,」

王大銀木然點頭,然後嘴角流出一股鮮血,身子倒了下去,

他咬舌自盡了,

王大銀張了張嘴巴,「小崽子,希望你能記住你的承諾,」

這是王大銀臨死之前最後一句話,趙陽的承諾,自然是不會滅王家一族,

雷方正走上前檢查了一下,抬起頭道:「趙少,他死了,」

「嗯,咱們走吧,」

趙陽甩了甩頭,帶著一幫造化境修士朝王家所在的山峰走去,

王大銀死了,

王家唯一的一名洞天境強者死了,原本他是王家崛起的希望,原本他可以不用死的,只可惜他走錯了路,他不該跟趙陽作對,

王大銀死了,而王鐵柱、王鐵鎚上一次謀反之時,就被趙陽一拳轟爆丹田氣海,成為兩個大廢物,

至此,王家連造化境修士都沒有了,面對大軍壓境,王家已經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

王家索性選擇了投降,任憑趙陽處置,

趙陽下令,將王鐵鎚、王鐵柱、王金槍、楊偉死人全部處死,

這一下,王家連崛起的希望都沒有了,

趙陽並沒有滅王家一族,但卻把王家逐出了朝陽宗,王家失去了一切,

小半個月之前,王大銀出關,王家誕生第一位洞天境強者,成立齊天皇朝,意圖推翻朝陽宗,仙福永享,壽與天齊,

而過了僅僅不到半個月的時間,所謂的齊天皇朝便轟然倒塌,

齊天皇朝,只不過是一個笑話罷了,

而處理完王家的事情之後,趙陽便著手準備上路了,離開朝陽宗,前往更加廣闊的天地,

趙陽對雷方正說道:「老雷,本少任命你為朝陽宗的副宗主,本少走了之後,宗門一切事務由你來打理,」

對於雷方正,趙陽極為信任,從一開始雷方正便表現得非常好,處處罩著他,除此之外雷方正剛正不阿,非常適合管理宗門,在宗門的威望也比較高,

由他來出任副宗主是最好的選擇,

雷方正連連擺手,「趙少,使不得啊,」

雷方正滿臉苦笑,趙陽是一頭蛟龍,是一頭獨狼,註定要傲嘯九天之上,而朝陽宗是一個小廟,容不下他啊,

趙陽堅定地說道:「不用推辭了,好了就這樣,既然本少任命你為這個副宗主,你就好好當,等本少歸來的時候,看見宗門沒有管理好,小心本少剝了你的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