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名騎士眼看就要死在李奧劍下,終於開始求饒。


「不要殺我,我知道你父親的下落。」

這名騎士大聲喊道。

「你說什麼?」

李奧狂熱的眼神恢復了一絲清明,「我父親被你們抓住了。」

「沒錯,現在他正被帶向我們大營。」

這名騎士說道,「只要你放過我,我可以給你帶路。」

「該死!」

李奧一劍砍了他的腦袋,也顧不上殺這些騎士了,急忙向林中衝去。

他李奧不需要任何人帶路,他就是最優秀的追蹤者。 茂密的叢林中,幾名騎士正牽著一匹戰馬艱難地前行著。

費爾豪斯被牢牢地綁在戰馬上,由於經過了精心的治療,他的情況好了許多。

此時費爾豪斯的心情無比痛苦,失去了自己的右手,他再也成不了戰場上那個勇猛的戰士。

但是更讓他擔心的是李奧,李奧是費爾豪斯家族的唯一繼承人。

如果李奧被敵人殺死了,那麼費爾豪斯家族將迎來真正的末日。

一想到這裡,費爾豪斯就痛苦得想要自殺。

從那些騎士的談話中,這次針對他們的行動是因為一名巫師學徒的命令。

那名巫師學徒對於李奧殺了他的影魔騎士感到非常憤怒,那是他珍貴的私人財產而不屬於迦南帝國。

再加上他對李奧能夠看破影魔騎士的行蹤非常感興趣,才有了這次行動。

這讓費爾豪斯更加憂心仲仲,李奧被一名巫師學徒給盯上了,這可怎麼辦。

那些騎士大聲地聊天著,對這次的行動他們充滿了信心,因為他們是迦南帝國皇家騎士團最強的兩個大隊。

甚至他們還幻想著,如果將李奧獻給那名巫師學徒,那名巫師學徒會給出什麼獎勵,比如連大騎士都無法拒絕的魔化物品。

就在這個時候後邊傳來一陣風聲,一個穿著破爛皮甲的人就像是風一樣沖了過來。

「站住,什麼人?」

一名騎士拿出長劍一臉警惕地說道。

那個人根本不答話,手中十字劍閃電般刺出。

那名騎士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削斷了脖子。

殺了那名騎士之後,他的動作沒有絲毫停頓,轉眼之眼又殺了兩名騎士。

看到這裡,那些騎士都是倒吸了口涼氣。

「李奧!竟然是你!!」

很快有人認出了滿臉灰塵的李奧,和平時不同的是,他的眼中充滿了暴虐。

有人反應過來,將劍架到了費爾豪斯的脖子上。

「你不要過來,你再過我來就……」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一道劍光閃過。

他的右臂就失去了知覺,然後整個人被攔腰斬斷。

看著跌落的上半身,那名騎士一臉的不可思議。

「李奧?是你嗎?」

看著如同魔神一般的李奧,費爾豪斯也是看呆了。

什麼時候李奧變得這麼厲害了?

不過……不過他們費爾豪斯家族好像後繼有人了。

幾乎轉眼之間,那些騎士就被殺光了精光。

李奧輕輕地彈了下手中的十字劍,因為過多的殺戮,這把十字劍竟然有些卷刃了,看來是時候換一把長劍了。

「是我,父親。」

看著就像是落魄的費爾豪斯,李奧心中也很是難過。

憑心而論,穿越之後費爾豪斯對他非常之好,讓他這個留守兒童難得亨受了一陣親情。

「我們快走吧,不然他們會追上來的。」

李奧牽過馬說道。

「那些追你的人呢?」

費爾豪斯問道。

「死了。」

「怎麼死的?」

「被我殺的。」

「……」

***

***

星辰騎士營的軍營面前旌旗招展,李奧牽著戰馬緩緩來到這裡。

看著躺在戰馬上奄奄一息的費爾豪斯,眾人議論紛紛。

「李奧,這是怎麼了?你們中隊的人呢?」

不知道什麼時候,羅賓出現在他的面前,一臉冷嘲熱諷地說道。

一個月過後,羅賓變得更加陰森惡毒,完全沒有了以前的自信和勇敢。

「這不是費爾豪斯中隊長嗎?他這是?」

看到費爾豪斯的那個斷臂,羅賓的眼中閃過一抹難以覺察的驚喜。

以前他一直還有些擔心費爾豪斯,畢竟是巔峰騎士,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晉陞大騎士了。

他廢了之後,還有誰能罩著李奧。

李奧冷冷地看都著他,他早已知道,羅賓就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

都是因為那場該死的決鬥,他們中隊被派出執行偵察任務,最後他們中隊幾乎全軍覆沒,巴本慘死,他的父親成了廢人。

這一切都是因為羅賓和他那該死的父親。

「我這個人向來有仇報仇,你給我等著。」

爹地媽咪又跑了 李奧淡淡地說道,說完牽著馬繼續向前走去。

嫡女郡主撩夫記 現在最重要的是給治療父親的傷勢,他發誓會讓他為所做的一切後悔的。

不僅僅是羅賓,還有他的父親史考特。

「哈哈,是嗎?不知道你要我等多久呢?一天還是兩天?你這個膽小鬼,你該不會是害怕我父親找你的麻煩吧。」

羅賓絲毫不知死期將至,反而不停地冷嘲熱諷。

看到這裡,周圍的人很自覺地散開。

羅賓本人實力不俗,再加上他那巔峰騎士的父親,更是沒人敢惹。

李奧面無表情地朝醫官營走了過去,費爾豪斯趴在戰馬上將自已的臉龐掩在長發里看不出表情,但是從那微微顫抖的身體可以看出他的心情並不平靜。

羅賓好像是吃定了他一樣,跟著他不停地譏諷嘲笑。

李奧冷漠不語,這讓周圍的人對李奧也看輕了幾分,原來就是個軟蛋。

這讓羅賓更加的得意,也更加放肆起來。

「好好照顧我的父親,出了事我要你的命。」

將費爾豪斯交給醫師的時候,李奧直言不諱地說道。

「我知道了,尊敬的騎士大人。」

那名醫師滿頭大汗地說道。

「李奧,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是在威脅我們的醫師嗎?」

羅賓立刻義正言辭地說道。

費爾豪斯將他的左手握得緊緊的,但是最後只能無奈地放開。

忍住啊!李奧!

李奧一臉譏笑地看著他,以前他真是高看這個傢伙了。

本來以為他算是個人物,現在看來分明是個草包嗎?

附近的人們也都議論紛紛,就在這個時候,李奧做了一件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的事情。

他脫下自己的透指黑色手套,然後向羅賓扔了過去。

「羅賓,以騎士的名義,我向你發起生死決鬥請求。」

羅賓眼疾手快地接過了手套,他還是沒有回過味來。

「你說什麼?」

「你個傻B,我要和你進行生死決鬥!」

李奧冷冷地說道。

聽到這裡,眾人都是一片嘩然。

生死決鬥!

這可是必須有一個人死去的生死決鬥啊!

羅賓的臉色立刻變得一片慘白。

在軍中,騎士之間的生死決鬥並不常見,但是不是沒有。

一旦發生,那就意味著兩人甚至是兩家的矛盾不可調和,只有一方徹底倒下才可罷休。

但是難道他就不怕史考特的報復嗎?

「你……你這是要幹什麼?難道你要和我……」

羅賓結結巴巴地說道。

「你還沒看出來嗎?我想殺了你啊。」

李奧的話是如此的直白,深深地刺傷了羅賓那脆弱的自尊心。

「你不怕我父親報復你嗎?萬一你死在我父親的劍下,你們費爾豪斯家族就完了。你父親是個廢物,你的母親只能流落街頭。」

羅賓深深地吸了口氣,然後說道。 「我不怕。」

李奧聳聳肩說道。

羅賓惡狠狠地看著李奧,如果……如果不是他的手腕傷到了要害,使得他的實力大損,右手劍再也無法達到巔峰。

他怎麼會說出依靠父親報復這種讓人羞恥的話,他羅賓也是有自尊的啊。

「李奧……」

費爾豪斯有些焦急地說道,史考特可不是個容易對付的傢伙。

「你放心,我不會敗的。」

李奧說道。

費爾豪斯痛苦地閉上了眼睛,他知道當李奧提出生死決鬥那一刻,他們和史考特一家已經沒有了任何緩和的餘地,只能分出生死。

這甚至不是兩個人的生死決鬥,而是兩個家族之間的生死決鬥。

羅賓用一種兇狠的眼神看著李奧,就像是一條欲擇人而噬的惡狼、

「我答應你的決鬥請求,但是我今天有些不舒服,我希望能夠決鬥放到兩天之後。」

羅賓說道。

「沒有問題,我同意你的條件。」

李奧說道。

羅賓離開了這裡,他離開時眼中的仇恨每一個人都能看得到。

「他根本沒打算和你決鬥,他一定會找人對付你的。」

費爾豪斯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