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場小雨剛過,山中草木蔥鬱,空氣清新。


午後時分,山中依然有薄霧瀰漫,兩座陡峭山峰的縫隙間,一道人影電shè而出,掠到了前方的一個巨大山谷中,在山谷中部一條蜿蜒向前流淌的小溪旁停下。

少年在那條小溪旁蹲**,雙手掬起清澈的溪水洗了把臉,整個人jīng神為之一振。

「nǎinǎi地,在這千里雲騰山中找了一天一夜,居然一無所獲,真是倒霉!難道這一次請假出來,算是白來了?」少年一臉苦惱之sè,抓起溪邊的一塊石子,漫無目標的隨手扔了出去。

這少年正是葉寒,他從學校請假之後,和家人說了一聲,就帶著個背包,裡面裝了些衣服、食物和水,獨自從皖中市來到這雲騰山中。

由於雲騰山脈的外圍已經被開發成旅遊區,就算有風水寶地也該被破壞了,因此葉寒便進入到山脈的最深處,希望能在這裡找到有土靈氣大量匯聚的風水寶地,也就是葉寒前世里所稱的「土靈穴」。

只是讓葉寒大為失望的是,他在雲騰山脈核心區域方圓數百里的範圍內轉了整整一天一夜,卻什麼都沒有發現,唯一讓他感到安慰的是,今天清早,他在一個小山谷內發現了幾種煉製木靈丹的輔助草藥,並且數量不少。

只是這幾種輔助草藥,目前對葉寒來說用處不大,因為皖中市四周的山區裡面,這幾種輔助草藥雖然很少,但並不稀缺。

因此,發現大量輔助草藥的一點點安慰,遠遠抵消不了葉寒的失望。

緩緩流淌的溪水之中,不時有一群巴掌大小的魚兒游過,葉寒這幾天吃隨身攜帶的食物吃的有些膩了,看到那些魚兒,心中一動,轉身跑到不遠處的一棵樹前,折下兩根拇指粗的樹枝來,把樹枝的一頭削尖了,蹲在溪邊,開始捉魚。

又一群魚兒游過,葉寒手中兩根樹枝閃電般刺出,每一次刺出,就有兩條魚兒被刺穿身體,隨即被挑上岸來。

轉眼間,岸邊的地上已經有了十幾條巴掌大的魚兒,葉寒在原地架起一個木架,把那些魚兒一條條串起不斷,又找來些枯葉枯木,用背包里的打火機點著,把串好的魚兒架在火上,就這樣烤起來。

半個小時后,魚兒全部烤熟,香氣四溢,葉寒從背包里取出些佐料撒上后,美美的享用了一頓。

這一頓飯,是他進山之後,吃的最美味的一頓。

…………

(PS:頸椎,脖子真的很難受啊!先一更吧,明天爭取補回來!)(未完待續。) 吃了十幾條烤魚、喝了瓶礦泉水,勉強算是填飽了肚子,葉寒整理了一下背包,繼續出發。

他準備在這條山脈里再轉一天,如果還不能發現有「土靈穴」的存在,就換另一條山脈再找找看,反正這次校長給他的假期可以隨意延長,有的是時間。

沿著小溪一路向前,走出十幾里遠后,前方出現一片樹林,小溪從林間穿過。

在這個世界里的深山老林間行走,唯一的好處,就是不用擔心會遇到各種具有攻擊xìng的靈獸,這兩天里,葉寒在雲騰山脈中遇到的最厲害的動物,也就是幾隻野豬而已,對他根本構不成威脅,

隨著小溪的流向,進入樹林后不久,忽然間耳邊隱隱傳來一陣「吱吱」的急叫聲。

「什麼聲音?」

葉寒眉頭揚了揚,站在原地側耳傾聽了片刻,思忖了一下,便展開身形,向著左側的樹林中掠去。

掠出數百米遠后,凝目看去,只見前方樹木掩映間,上百道身影圍在一起,再向前靠近一些,才發現那數十道身影,竟是一群大大小小的野猴子。

「這麼多猴子聚在一起,看樣子似乎發生了什麼事情啊!」葉寒好奇心起,輕步向著猴群走去。

山裡的猴子野xìng難馴,在一些旅遊景區,還經常發生猴子傷人事件,如果是其他遊客遇到這麼一大群野猴,肯定會遠遠走開,免得被傷到,但葉寒卻沒覺得有什麼可怕的,片刻間就走到了猴群的外圍。

那些猴子野生野長,jǐng惕xìng很高,發現有人靠近,立即把其中一隻猴子緊緊護在中間,然後大大小小上百隻猴子面向葉寒,目露凶光,齜牙咧嘴,嘴裡發出「吱吱」的叫聲,似乎在向葉寒示威,讓他不要過來。

「咦?那隻猴子怎麼了?」

葉寒的目光穿過猴群,看到了被群猴護在中間的那隻猴子,那隻猴子體形比其他猴子略大,看起來也很強壯,根據葉寒的推測,它很有可能是這群猴子的猴王,只是此刻它卻躺在地上,身體微微抽搐著,jīng神萎靡,口中不時發出低低的鳴咽聲,聲音凄慘已極。

「原來是只受傷的猴子……看樣子,似乎是中了毒啊……」葉寒經驗何等豐富,只看了一眼,就知道那猴子出了什麼事。

「能在這深山老林里遇到我,也是你的一場機緣……好吧,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就姑且救你這猴子一命!」

葉寒微微一笑,邁動腳步向那隻被群猴護在中間的猴王走去,同時體內釋放出一股靈氣,頓時帶給那上百隻猴子巨大壓力。

那些猴子似乎知道葉寒不好惹,眼見葉寒一步步逼近,口中發出悲憤無奈的「吱吱」厲叫聲,只得捨棄了它們的猴王,向著四處避開,只是它們並不逃走,而圍在四周,似乎要看看葉寒究竟想幹什麼。

葉寒走到猴王身邊蹲下,目光在它身上掃過,只見它左小腿上有三個小小的齒印,齒印那裡不斷有烏血向外滲出,喃喃自語道:「嗯,原來是中了蛇毒,似乎毒xìng還很大……幸好遇到我,換個人就救不了你啦!」

猴子多半都具有靈xìng,那隻猴王見葉寒並沒有傷害自己的意思,而且還在觀察自己的傷勢,眼中的jǐng惕和懼意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哀求之sè。

葉寒見那猴王雙眼中淚水淚淚的,似乎在哭,笑道:「你這猴子居然還知道哭?呵呵,好啦,既然我遇到這事,就不會讓你死……」

他抓起那猴王中毒的左腿,同時將一縷水靈氣和一縷木靈氣注入到它體內,片刻之後,那猴王體表滲出一層黑sè的水珠,被毒蛇咬過的傷口那裡,也不斷有烏血向外冒出。

直到那些烏血變成鮮紅之sè,葉寒知道這猴王體內的毒素已經被完全逼出來了,這才收功,摸了摸那猴王的腦袋,道:「在這裡乖乖等著,我去找些草藥來給你敷上。」

那猴王彷彿能聽得懂他的話,見葉寒離開,果然躺在地上一動沒動。其他猴子重新圍到猴五身邊,見猴王jīng神好了很多,似乎知道它得救了,興奮的吱吱叫了起來。

葉寒離開沒多久,就帶著幾株從附近采來的治療蛇毒的草藥回來,嚼碎之後,敷在那猴王的傷口之上,然後用背包里的一塊手帕纏好,隨即一把抓起猴王,將它放到地上,笑道:「好了,你現在可以活動一下了。」

那猴王傷勢剛好,一剛開始只敢小心翼翼的在原地活動幾下,後來膽子漸漸大了,這才像往常一樣,在林間上竄下跳下來,彷彿沒事兒一般。其他猴子見狀,也陪著猴王鬧了起來,上百隻猴子在葉寒頭頂的樹林上竄來盪去,好不熱鬧。

葉寒笑了笑,轉身就向樹林外走去,準備繼續去尋找「土靈穴」。

他走出沒幾步遠,那隻猴王從樹上竄下來,擋在他的身前,兩隻前爪拉住他的褲腿,向著樹林北側用力拉扯,嘴裡發出「吱吱」的叫聲。

「怎麼了?」

葉寒疑惑的看了看猴王,隨即發現上百隻猴子朝著樹林北方竄去,似乎那裡有什麼東西吸引著它們,心中一動,便跟隨那隻猴王身後,一起向著正北方向走去。

這片樹林面積不大,走了二十分鐘左右,就出了林子,穿過一條長約百米、僅能兩人並肩通過的窄窄峽谷,來到一個遍地都是紅花綠草的山谷中。

山谷呈圓形,約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除了那條峽谷可以和外界通行之外,其他地方都被陡峭山壁的圍堵著。

「這……這山谷……天啊,好濃郁的土靈氣!」

葉寒剛一進入山谷,就被瀰漫在山谷之中的濃郁土靈氣給驚呆了。

如果仔細的觀看的話,就會發現這個山谷的空氣里,瀰漫著一種淡淡的土黃sè彩,就彷彿剛剛刮過了一場沙塵暴、空氣還沒完全恢復清新似的,但對於葉寒來說,就是這種土黃sè的氣息,令他欣喜若狂。

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沒想到救了一隻猴子的命,卻被那猴子給帶到了這個地方來,這真是天大的機緣造化!

土靈氣濃郁的地方,必有土靈穴存在!

葉寒興奮的揮舞了一下拳頭,正準備開始在山谷中尋找土靈穴,沒想到那隻猴王渾身的毛髮突然炸立了起來,口中發出「吱吱」的厲叫聲,拉著他的褲腿,繼續向山谷正中心的地方走去。

其他上百隻猴子遠遠跟在葉寒和那隻猴王後面,一點點向前靠近,似乎很害怕的樣子。

「看這些猴子的樣子,似乎這山谷里有什麼東西讓它們非常懼怕?」

葉寒帶著好奇的心理,任由那隻猴王拉著他,走向山谷正中。

說也奇怪,這山谷其他地方,都是草綠花紅,一派chūn意,而山谷正中心的方圓數丈之內,卻只有一株植物可憐巴巴的生長在那裡,顯得很孤獨。

「地……地仙參!沒錯,那是地仙參!」

看到那株植物之後,葉寒目光又是陡然一亮。

「地仙參」是煉製「土靈丹」的主葯,在葉寒前世的世界里,和「靈狐草」一樣珍貴無比,但在這個世界里,葉寒已經查閱過相關的植物書籍,知道「地仙參」其實就是這個世界里所謂的「人蔘」,雖然不如「靈狐草」那樣遍地都是,但數量也絕對不少。

「靈狐草」煉製的「木靈丹」,具有激發人體生機活力的奇效,主要用在治療上面;而「地仙參」煉製的「土靈丹」,則是讓人在服用之後,身體肌肉骨骼變的更加堅韌,從而使得抗擊打能力大大增強。

雖然「地仙參」、也就是這個世界里的人蔘,在市場上就能夠大量買到,但葉寒要煉製「土靈丹」的話,需要的卻是土生土長在山區老林里的野參,而且還要新鮮出土的才好,那樣煉製出的「土靈丹」效果才會更佳。

只是現在葉寒的土之脈還沒打通,根本無法煉製「土靈丹」,因此他一直沒有急著去尋找「地仙參」。

眼前的這株「地仙參」,從其枝葉的情況來看,應該已經生長了百年之上,將來用來煉製「土靈丹」的話,服用之後,身體的防禦能力能比普通「地仙參」煉製出的「土靈丹」提高好幾成。

葉寒哈哈笑著,正要大步走過去把「地仙參」給挖出來,忽然間「地仙參」枝葉下方一陣抖動,緊接著一條五彩斑斕、粗如兒臂的大花蛇鑽了出來。

那花蛇顯然意識到有人入侵,蛇頭高高昂起,蛇信疾吐,彷彿在jǐng告葉寒不要靠近似的。

「有靈物的地方,必有毒物守護。這話果然不假啊!」葉寒的目光盯在那花蛇身上,忽然拍了拍身邊猴王的腦袋,笑道:「我明白了,你就是被這蛇給咬了一下,才中的毒吧?哈哈,你帶著我過來,是想讓我給你報仇?好jīng明的猴子!」

那猴王「吱吱」叫了兩聲,親昵的蹭了蹭葉寒的身體。

葉寒又是一笑,道:「好,那我就好事做到底,幫你一把!」

他俯身撿起一粒小石子,看準了那大花蛇的腦袋,抖手打出。

石子挾著靈氣,去勢如電,正擊打在大花蛇的腦袋上,大花蛇腦袋爆開,身體翻滾抽搐了一陣,就沒了動靜,顯然死的不能再死。(未完待續。) 眼見大花蛇死去,包括猴王在內的上百隻猴子頓時興奮不已,圍在葉寒身周「吱吱」歡叫著,彷彿在感謝葉寒、又彷彿在相互慶祝一般。

在群猴的簇擁下,葉寒走到那株地仙參前,取出背包內攜帶的小鐵鏟,將地仙參小心翼翼的挖出來,隨手裝入一個小袋子里。

他在挖掘地參仙的同時,那些猴子卻把那條已死去的大花蛇抓起來,在空中拋來拋去,玩耍起來。

「果然,地靈穴就在這地仙參的下面。哈哈,這回賺大了!」

那株地仙參被葉寒挖出之後,現場留下一個一尺見方的土坑,隨即一縷土黃sè的氣息彷彿火山噴發般,從土坑內瀰漫而出,頓時之間,四周空氣中的土黃sè氣息變得更加濃郁了。

地靈穴乃是大地靈氣的聚集場所,一處地靈穴,往往在億萬年之間也只能聚集那麼一點土靈氣,而對於葉寒來說,越是濃郁的土靈氣,打通土之脈的機率就越高,因此眼見大量的土靈氣從眼前的土靈穴中冒出,然後迅速揮發到空中稀釋了不知多少倍,葉寒不敢怠慢,盤膝往那處土靈穴上一座,開始運轉「yīn陽五行訣」,吸納起這土靈穴中的土靈氣。

一縷縷土靈氣從土靈穴的穴眼中冒出,隨即被葉寒的身材吸納入體,經過淬練之後,轉化為更加jīng純的土靈氣,進入到葉寒的丹田中,凝聚成一個黃sè的光團懸浮在那裡,與已經存在的金、木、水、火四團顏sè不同的靈氣遙相呼應。

土靈氣源源不斷的湧入到葉寒體內,丹田中的那個黃sè光團也漸漸變大變亮,直到葉寒身下土靈穴中的土靈氣被完全吸光,黃sè光團才算穩定下來。猶如一顆土黃sè的星辰,懸浮在丹田的空間當中,瀰漫著強大的氣息。

吸納土靈氣入體,只是第一步,要想把土靈氣轉化為攻擊防禦的能力,還必須打通土之脈。

葉寒雙眼緊閉,繼續冥想。

丹田中的那團土靈氣,在葉寒意念的引導下,化成一股股土黃氣浪cháo,不斷去衝擊土之脈上的十幾道穴位關口,經過反覆十幾次、一次強過一次的強勢衝擊,隨著最後一道穴位的崩潰,整條土之脈終於豁然貫通。

至此,葉寒體內的金、木、水、火、土五行靈脈全部打通,五行靈脈相通相連,五種靈氣相剋相生,對於葉寒今後的修鍊,有著難以言喻的極大的好處。

「這個土靈穴中的土靈氣不但多,而且非常濃郁,居然直接讓我達到了靈氣二層的境界。嗯,如果把這些土靈氣散布到體表,我的身材堅固程度和防禦能力,應該能比以前強大好幾倍!」

感受著土之脈內澎湃流轉、渾厚重實的土靈氣,葉寒心中暗喜。

現在他體內不但擁有了五種靈氣,而且每一種靈氣都達到了二層境界,只要勤奮修鍊下去,將來某天突破靈氣十層巔峰境界后,就能步入先天高手行列,那時候的實力,就算放到前世的修真界中,也可稱得上是強者了。

當葉寒收功睜眼時,已經是次rì的黎明時分,也就是說,他這一次修鍊,整整耗費了半天一夜的時間。

那上百隻猴子,多數都已經離開,只有少量的猴子和猴王還守在葉寒四周,彷彿在為他護法一般。

葉寒一笑起身,走到那隻猴王身邊,替它解去了綁在腿上的手帕,察看了一下它的傷勢,笑道:「你的毒已經排出、傷也完全好了,現在可以放心離開了。」

那猴王守候在葉寒身邊,似乎等的就是他這一句話,聞言興奮的跳了幾下,然後蹭了蹭葉寒的褲腿,「吱吱」叫了幾聲,這才帶著那幾隻猴子離開山谷。

山谷之中,只剩下葉寒一人,原本空氣中瀰漫的那種土黃sè氣息早已不在,空氣變得異常清新起來,抬頭望去,天空湛藍如海。

葉寒深深呼吸了幾下,走到山谷中一塊長滿了雜草的巨大山石前,意念微動間,黃sè的土靈氣頓時將右拳包裹起來,彷彿戴上了一隻土黃sè的手套。

「給我碎!」

他目光一厲,右拳閃電般向前轟出,拳頭狠狠砸在面前的那塊巨石上,頓時碎石崩濺,巨石表面竟他硬生生的轟出一個凹坑。

「灌注了土靈氣的肢體,防禦能力果然大大強化,不會再輕易受傷……呵,以後遇到高手的時候,對戰起來就信心倍增了!」

抬起自己的拳頭放到眼前看了看,發現拳頭完好無損,連破皮的情況都沒有發生,葉寒滿意的笑了笑。

葉寒這次請假出來,為的就是尋找土靈穴,現在土靈穴已經找到,土之脈也已經打通,算是圓滿完成了預定目標,屈指算算,如果現在返回皖中市,前前後後差不多花費了一周時間,剛好在自己的請假期限之內。

「出來幾天,也該回去看看了。」

拍了拍身上的灰土,重新背上背包,葉寒施展開身形,向著山外掠去。

剛一走出山區,就聽到背包里的手機鈴聲叮叮噹噹響了起來,葉寒摸出手機看了看,見是家裡的電話,立即接下了接聽鍵。

「哥,你怎麼回事啊?打了你好多次電話,你都不接……」電話接通后,妹妹葉婷略帶埋怨的聲音在耳邊響了起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