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定是有什麼原因的,我相信爸爸。”小森唯抿了抿嘴脣,堅定地說道。


“……好吧。”面對堅持觀點的少女,喬晨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快速地結束了話題,接着自顧自做下了決定,“今晚先在這裏姑且休息一下,明天我送你回去。”

“這樣好嗎?會不會太麻煩喬晨小姐了?”

“沒事。”喬晨簡短地回答,站在房間的門口,轉過身向外面走去,“那你先休息吧,明天我再過來找你。”

他還有好幾顆牙沒敲呢。

“咦?喬晨小姐,你不一起休息嗎?”小森唯疑惑地問道。

“我怎麼可能跟女生一起,我可是男……”喬晨說了一半,突然想起現在自己也是胸前頂着兩坨脂肪的美少女了,說了一半閉上嘴,強行扯了個理由,“我還要去尋找星辰大海,必須勤奮地鍛鍊,晚上是不能休息的,不然就會落後別人。”

“居然這麼辛苦……怪不得喬晨小姐這麼厲害呢。”小森唯看起來並沒有懷疑他,只是不放心地叮囑道,“不過喬晨小姐還是要好好在意一下身體健康,剛剛在外面淋了這麼久的雨,還是來泡個澡比較好,不然會生病的。”

“這個就……”

小森唯殷切地說道:“我這就去放熱水,這裏也有換洗的衣服,我看喬晨小姐的身材和我差不多。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們可以一起洗澡,喬晨小姐也可以把身上這身……獨特的衣服換下來。”

她頓了頓,又有些遲疑地說:“說起來,喬晨小姐什麼時候換的衣服呀?之前都沒有注意到,長相好像也不太一樣了,總覺得像是換了張臉一樣……是我的錯覺嗎?啊,當然沒有別的意思,現在的喬晨小姐也很可愛!”

“……”居然被妹子吐槽了。

被邀請一起洗澡的喬晨只覺得整個人都不太好,失去的小夥伴也隱隱作痛,他迅速拒絕了小森唯的提議:“不,我先走了。”

“誒?”

“泡澡這種邪惡的東西是會讓戰士也變得軟弱的,如果這是上天給我的考驗,那我是不會受到誘惑的!”

喬晨義正辭嚴地說完,不敢再多呆一秒,趕緊從房間裏離開了。

他一口氣跑回了前廳,在那裏,被以可笑姿勢綁起來的逆卷兄弟們已經醒過來,正一邊扭動着身體,一邊大聲罵着喬晨。

“你這個無理的女人,都對我們做了什麼,還不趕緊把我們放開!”

“我一定要打折你的四肢,吸乾你的血……不行,只有這樣完全不能彌補你對我做的事情!”

“然後……”他無視了已經醒過來的吸血鬼們的辱罵,從逆卷綾人身上扒出苦無,在這一羣吸血鬼身上巡視了一圈,面無表情地說道:“到了把你們變成女神的聖鬥士的時候了,就從你開始吧。”

說着,他跨過了地上的逆卷綾人,來到了眼鏡男的面前,蹲下身,一手撐開他的嘴巴,舉起苦無湊到他的面前。

“……你要幹什麼!”

喬晨沒有回答他,用苦無的尖對準他的獠牙,輕輕敲了敲,找準了位置。此時逆卷憐司也聯想到了綾人和禮人的慘狀,明白了他要做的是什麼,立刻瞪大了眼睛:“你——”

“咕哇!”剛吐出一個字,就半途變成了慘叫。

喬晨皺了皺眉頭,揪着牙齒搖晃着研究了一下成果,繼續毫不留情地舉起苦無向下敲去。

“嗚!”“咳!”“噗啊!”

在連續遭受重擊的同時,他還不忘斷斷續續地說道:“如果……你落到我的手裏,我一定……噗!會讓你……啊!”

https://tw.95zongcai.com/zc/38673/ “你這個沒有教養的女人……”

看着他一邊慘叫一邊色厲內荏地說着,喬晨覺得無語極了,他順利地把他的獠牙敲了下來,然後又把其他人的牙齒也都敲了下來。

現在這些人已經完全說不出話了,想要再次刷就只能等待明天了,喬晨猜想也許這羣吸血鬼能自己長出牙齒,所以並沒有給他們解綁。 月影胡歌:秦迷未央宮 他坐在樓梯邊上回復體力的時候,發現了一個不起眼的圖標。

之前看的時候有這個東西嗎?

難道是暖暖有了新出的功能?可是之前也沒有聽到提示……

喬晨思考着,順手點了一下,指尖剛剛觸碰到那個圖案的時候,那個像是小房子一樣的圖案就向他籠罩而來,眨眼之間,他就來到了一個和逆卷兄弟的別墅完全不一樣的地方。

喬晨眨了眨眼睛,辨認了一下里面的標誌。

“這是……搭配師聯盟?” “喬晨小姐,你怎麼了?”

喬晨從自己的思緒中回過神來,揉了下額頭,疲倦地說道:“沒什麼。”

在說話的期間,車子已經順着道路駛入了市內,周圍的行人漸漸變得多了起來。這明明是再平常不過的景象,卻讓小森唯有了恍如隔世的感覺,她拼命張望着外面的風景,直到這時,她纔對從吸血鬼手中逃了出來這種事產生了真實感。

“其實昨天在房間裏,我一直在想,這一切是不是真實的。”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很擔心閉上眼之後又會回到原來那樣,所以幾乎整夜都拼命睜着眼睛,生怕救了我的喬晨小姐只是我幻想出來的人物……是不是很可笑?”

不等喬晨回答,她就接着說道:“不過今天早上再見到你的時候,我就在想‘啊,這不是夢,真是太好了’這樣,一下子就安心下來了呢。”

喬晨詭異地沉默了一下,隨後才說:“那些都過去了。”

“你說得對,這些都已經過去了,我已經……從那個地方出來了。”她輕聲說道,臉上浮現了元氣的笑容,比了一個加油的姿勢,“今後我也會加油的!無論是爲了報答喬晨小姐的恩情也好,還是爲了自己也好,我都會努力生活下去,加油鍛鍊自己,在將來我要變成一個和喬晨小姐一樣出色的人!”

被這樣誇獎讓喬晨覺得有些害羞,他使勁擺了擺手手,故作平靜地說道:“那你要加倍努力了。”

“恩!我一定會的!”

車子在小森唯的家門口停了下來,小森唯下了車,笑容滿面地朝喬晨揮着手道別。

喬晨想了想,搖下車窗囑咐說:“我很快就要離開這裏了,不知道那羣吸血鬼會不會恢復了之後來報復,如果可以的話,還是儘快搬家比較好。”

“我知道了,我會跟爸爸講的,謝謝喬晨小姐的提醒。”

“還有……”他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出來,“下次再有需要借宿的情況的話,可以事先做一下調查,女孩子借住在陌生人那裏畢竟不是那麼安全……”

這個世界的吸血鬼雖然只是弱雞等級,但是對於小森唯這種純正的女孩子來說,還是很危險的。

他始終覺得爲了出差讓女兒到陌生人那裏借宿的這種決定奇怪極了,甚至想過小森唯的父親不是心太寬就是傻……當然即使是交流廢的喬晨也知道,這種事情絕對不能說出來。

但這終究是小森唯家裏的事,他也不想再過多介入這個世界,對於喬晨來說,救出小森唯只不過是收集材料的順手之勞,而今後會發生什麼事情,都已經與他無關了。

最終他只能勸告說:“無論怎麼樣,還是謹慎一點比較好。”

“恩,我會銘記在心的!”小森唯開朗地說道,已經完全看不出一點吸血鬼帶給她的陰影了。

簡單地告別之後,喬晨就順着來時的道路返回,少女的身影被遠遠拋在了身後。

喬晨的精神氣在告別小森唯之後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嘆了口氣,疲憊地靠在椅背上,感覺自己的思緒亂成了一團麻。

“如果能兌換到那個的話……”他有些焦躁地低聲念着,又回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

時間回到幾個小時前,喬晨懵逼地環顧一圈周圍的環境,視線很快固定在了一個位置上。

“……搭配師聯盟?”

喬晨聯想到了之前在刷麻倉好的期間開放的幻閣,難道隨着設計圖一點點地完成,暖暖的各種玩法都會陸續的出現嗎?

不知道其他的都能有什麼作用,要是也像幻閣那樣,能抽到厲害的能力就好了。

非洲永駐民喬晨已經眼饞幻閣裏面那一大片能力很久了,那種超極炫酷的招式讓喬晨朝思暮想,恨不得立刻衝上鑽石來個十連抽。

說到幻閣,喬晨這才發覺,這個世界刷材料實在太過簡單,導致在快要結束的現在,他都沒能找到一點有關世界最強的頭緒。

按照這個世界的邏輯來看,是哪隻吸血鬼嗎?

現在也只能確定不是逆卷兄弟中的任何一個,他們實在是太弱了……只是在已經快要完成任務的現在,再去找其他的吸血鬼的話,卻有點得不償失了。

喬晨望着幻閣裏誘人的能力糾結了一會兒,還是失落地放棄了這個想法,轉而專心地研究起了這個新出現的聯盟。

它看上去和遊戲裏的聯盟沒什麼兩樣,喬晨四處看了看,毫不意外地發現了“成員列表”、“聯盟信息”、“留言板”、“委託”和“聯盟小鋪”這些毫無變化的選項。

就在這時,暖暖系統的提示音也適時地響了起來。

【搭配師聯盟玩法開放,玩家可以自由創建聯盟,邀請小夥伴們一起玩耍了~】

【目前聯盟所屬國家:《魔鬼戀人》,當前可邀請加入人物:沢田綱吉、黑崎一護、小森唯。邀請同伴加入聯盟之後,可一同完成聯盟任務,並通過任務評分兌換聯盟幣。聯盟幣可用於在聯盟小鋪購買道具,具體信息請玩家自行查看。】

【只是和玩家好感度爲1的大喵的友情提示:因爲聯盟任務具有一定危險性,請謹慎篩選聯盟成員,避免發生悲劇哦~】

不用再告訴他系統的好感度只有1了……

這裏居然真的是一部少女漫嗎……居然叫魔鬼戀人這種一聽就膩膩乎乎的名字。

喬晨吐槽了一句,緊接着就把注意力全都投入在了這個誘人的選項上。他根據提示,給聯盟起了一個自認爲最帥氣的名字,然後在邀請同伴這裏排除了沒有戰鬥力的小森唯,選擇邀請沢田綱吉和黑崎一護加入。

在等待迴應的時間裏,喬晨去查看了一番委託和聯盟小鋪,本以爲會看到和遊戲裏面相似任務的喬晨,在看到委託面板的時候,瞠目結舌,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什麼?居然是讓逆卷兄弟盡情傾訴自己內心的憂傷?讓這羣超級人渣的吸血鬼自爆黑歷史嗎?”

他手指向下翻去,想看看還有沒有別的任務可做,但無論怎麼看,都只有這一個任務一動不動地展示在那裏。

居然沒有別的選擇了……

這個真的是可以完成的任務嗎?

系統該不會在用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誑他吧……反正暖暖系統的坑爹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喬晨感到非常不滿,但因爲生怕再減少好感度的緣故,不敢再抗議下去,還是老老實實地看起了聯盟小鋪。

但他沒有想到,和接下來聯盟小鋪帶給他的衝擊相比,這種委託任務根本算不了什麼。

他注視着那個安靜地躺在小鋪中的道具,手指滑動了一下,想要點出詳細信息查看一番,卻發現自己的手掌在不停地顫抖。

視線中彷彿只剩下了這一串字符,喬晨甚至不敢眨眼,生怕它只是他的幻覺,下一秒就會消失不見。

最後,喬晨也不知道他是怎樣關上聯盟的,他連查看邀請的回覆都忘記了,一個人呆坐在樓梯邊上,睜着乾澀的眼睛度過了一整個晚上。

直到轉天早上來臨,他才被按下了開關,像是夢遊一樣地把逆卷兄弟剛長出來的牙齒又敲了下來,看着它們被系統收走,完全無法思考的大腦終於開始恢復了工作。

他無法遏制自己想到那張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相見的面孔,直到這種時候,他才發現,自己到底有多麼思念她。

這種想念就像是洶涌澎湃的潮汛,讓喬晨自身也無法控制。

糟糕……突然變得多愁善感起來,真是太丟人了,哪裏還像是維護正義的戰士。

喬晨抹了把臉,做了一個決定。

他攥緊了手掌,神色不定地看着仍然被綁着沒有辦法移動的吸血鬼們,無視他們惡劣到了極致的表情,試探着問道:“喂,做個交易吧,如果你們把黑歷史說給我聽,我就把你們放開,怎麼樣?”

“……”

問完以後,他纔想起來自己剛剛敲掉了他們的牙齒,逆卷兄弟們根本沒法正常說話。並且在他說完這個提議之後,每個人的表情都變得更加猙獰了起來,似乎想要從他身上咬掉一塊肉一樣。

他停頓了一下,又說道:“我沒有什麼別的意思,真的,以女神的聖鬥士的名義。”

即使能說話,這種聽上去就非常欠揍的提議他們也肯定不會同意的吧……

喬晨感覺有點心虛,他在被五花大綁的逆卷兄弟身旁來來回回走了幾圈,不顧他們的反抗,用右手握拳敲了一下掌心,非常誇張地自說自話起來:

“哦哦,看來你們都很贊同我的意見嘛,那就這麼說定了!”

“……”

此時逆卷兄弟們臉上的表情格外精彩。

如果把他們換成文字來形容的話,大概就是——

媽的智障.jpg。 收到沢田綱吉的回信的時候,喬晨正一臉肅穆地給地上一字排開的六個光頭講人生哲學。他換上了天使套裝,企圖利用天使套裝的效果把自己塑造成一個知心姐姐之類的角色。

就目前來看,一點作用都沒有。

也許是初始好感度太低了。喬晨暗自想着,繼續認真地坐在他們面前,用沒什麼起伏的聲音給他們講八榮八恥社會主義榮辱觀。

在等待刷新的時間裏,他幾乎把考研的政治試題都複習了一遍,從思修講到馬原,再從馬原講到毛概,試圖用大學的政治課程讓他們改邪歸正。然後再像電視劇裏演的那樣浪子回頭痛改前非,經過教導的吸血鬼們抹着眼淚陳述自己幹過的壞事,痛心疾首地講述自己悲慘的過去,最後可以給兄弟之間一個擁抱作爲完美的結束。

然而願望總是美好的。

“誰能讓這個母豬閉嘴……”牙齒長出來一部分的逆卷綾人已經完全沒有力氣咆哮了,他被煩得只想狗帶。

“居然要被迫聽這種低賤的女人的教導,無法忍受。”逆卷憐司屈辱地緊緊閉上眼,心累得想和綾人一起狗帶。

“哼,哼呵呵……都是你的錯,全部,全部都怪你,啊啊啊啊啊,快停下!你這個傢伙,我讓你停下,沒有聽到嗎!”腎虛正太逆卷奏人古怪地哼笑了一會兒,又開始滿地打滾,咆哮着哭了起來。

總覺得他們病得更嚴重了……

一直不得不給這羣吸血鬼上哲學課的喬晨也快煩死了,但他爲了早日兌換到道具,還是忍住了煩躁,繼續面無表情地念了下去。

他抽空看了一眼很長時間沒有給出反應的其他三隻吸血鬼,發現居然沒有一個人成功感受到社會主義的薰陶,不由有些泄氣。

就在這時,系統提示音突然在喬晨耳邊“叮咚”一聲炸響,嚇了喬晨一跳:

沢田綱吉來了!

喬晨立刻打開搭配師聯盟,點進成員列表,發現在他自己的名字下面果然多了沢田綱吉的名字。

說起來,還不知道離開以後沢田綱吉怎麼樣了呢……他一邊想着,一邊進入了留言板,嘗試着給他留了一條信息。

是這樣交流沒錯吧?

他有點忐忑地等待着,過了十幾秒,原本還是大片空白的留言板上突然呈現出了一個人的身影,由模糊到清晰,正是沢田綱吉。

一個熟悉而又溫和的聲音隨後在喬晨的耳邊響起,帶着幾分疑惑和遲疑問道:“是……喬晨嗎?”

“吾的盟友啊,吾等你很久了。”喬晨心裏很高興,但出於要有聯盟會長的城府的考慮,他假裝深沉地說道。

沢田綱吉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喬晨小姐,爲什麼我感覺你的中二病越來越嚴重了?”原本只是一個有些奇怪不過很真誠的少女,現在已經變成一個可以媲美雲雀前輩的中二病晚期了嗎……

“真的嗎?”喬晨震驚地說,又強行給自己開脫起來,“我只是覺得這樣子很帥氣,沒有什麼別的含義,僅此而已。”

“而且裝扮也很奇怪。”

他回頭看了看自己背後的翅膀,鎮定地解釋說:“這是發動能力必須的道具,我的每個能力都是有代價的。”

沢田綱吉無奈地扶住額頭:“難道你是國中二年級的男生嗎?”

“我……好吧,女神的聖鬥士永遠年輕。”他乾脆破罐破摔地回答道,也無所謂被當場拆穿的尷尬感了。

“這個梗也太老了吧。”沢田綱吉吐槽吐得根本停不下來,直到喬晨生無可戀地想要退出聯盟保平安,他才收斂了一些,重新笑着說,“沒想到能再次見到你。雖然至今還有些難以置信,不過看到你我很開心,喬晨。”

喬晨撓了撓臉頰,也輕鬆地笑了起來:“恩,我也是。”

雖然在沢田綱吉的世界呆的時間並不長,但喬晨卻很欣賞他,當然,裏面也有被他幫助過的感激,還有彭格列的行動正好讓喬晨正在飛快壯大中的中二病得到了滿足這些亂七八糟的原因。

但最主要的大概還是他有一種特別的氣場,讓即便是與人交往困難症和中二病並存的喬晨,也能不由自主地放下心房,變得輕鬆起來。

“說起來,要不是看到那雙一模一樣的翅膀,我都不能確定是你呢,長相和之前一點都不一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