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會兒時間后,他就在車輛平穩的行駛中,漸漸的睡著了。 時間過得很快,在慕白睡著約有兩三個小時后,他朦朦朧朧間感覺到車好像停了。


「嗯?到徐州服務區了?」

此時慕白醒了,他揉了揉眼睛,從後座上起來向窗外望了望,果然看到了徐州服務區那五個在黑夜中閃耀著光芒的大字。

「嗯,到了。」

在駕駛位上的錢依文一邊解下安全帶,一邊說。

「那就不在車上休息了,我去看看有沒有服務區還有沒有空閑的客房?」

慕白伸了伸懶腰,就準備下車。

不過這時錢依文卻拽著慕白袖子可憐兮兮的說:「小慕,你能先陪著我去個廁所嗎?那裡廁所的燈好像壞了,好黑,我害怕。」

聽著錢依文的話,他也向洗手間房間望了下,發現確實漆黑一片。

他知道錢依文很膽小,要不然也不會從小到大第一次出南京城。

而且這一次跟著他出來,可以說是心裡很信任他了,所以慕白沒有辜負這份信任,他點了點頭說:「嗯,好,走吧。」

「嗯嗯,就知道我家小慕對我最好啦。」

錢依文很開心的說著,然後兩人下車后,她就隨手拿鑰匙鎖上了車。

她看了下手機上的時間,發現已經凌晨三點多了,現在徐州服務區中都很冷清,只有幾個夜班保安和工作人員的身影。

一會兒時間,在陪著錢依文上完廁所后,二人就來到了服務區的大廳處,準備租夜房間休息一下。

不過來到前台問了問后,才發現客房就只剩了一間大房間。

經過詢問,慕白才知道原來明天就是徐州一年一度的賭石聚會。

所以江海省許多喜歡玉石的都向著徐州而來,這也使得服務區客房一時間呈現出了供不應求的狀態。

「是一間兩張床的客房吧?」慕白這時抬頭問前台小姐。

「嗯嗯,對的呢,先生。」

「好,那就開下房吧。」

他沒有再猶豫,畢竟猶豫幾分鐘,很有可能這最後一間房也被人租了去。

不過在前台小姐辦理租房手續的時候,他還在思索著剛才所說的賭石聚會。

他沒想到徐州竟然還有這樣一個聚會,而且湊巧的就是明天,這讓慕白也升起了要參加的心思。

畢竟前兩次升級神奇空間,已經讓他知道,胸前的玉佩在檢測到周圍有玉石后,就會輕微震動。

玉石品質越好,數量越多,玉佩震動的浮動也就會越大,所以在賭石這方面,慕白是有很強的先天優勢。

不過這種優勢也就只能用一兩次而已,畢竟賭石是一種憑藉著七八分運氣兩三分經驗的事情。

所謂的一刀窮,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瘋子買,瘋子賣,還有瘋子在等待。

這些句子就是用來形容賭石的。

這算是一種另類的賭博,但並不是違法行為,相反賭石和彩票一樣,都是受法律保護的。

既然是賭博,那麼如果一直穩贏不賠,勢必會引起很多人猜測懷疑。

雖然身份信息經過系統初步加密了,但他還是習慣了奉行低調做事的原則。

此時在慕白思索中,房間開好了。

付了錢之後,他就拿著房卡,帶著錢依文走上了樓上。

「對了,住在一個房間沒事吧,兩張床呢,而且放心,我自制力很好的。」

慕白在拿著房卡,進入了房間后,他才轉身徵詢錢依文的意見。

倒不是他霸權主義,只是剛才一直思索賭石的事情,一時沒想起來而已。

「沒事的,我知道我家小慕是正人君子。」

錢依文語氣很是信任的對慕白說。

說完之後,兩人又是隨便聊了兩句,便分別去客房裡的浴室沖了個熱水澡,然後因為很累了,沖完澡了,就各自鑽進各自的被窩昏昏沉沉的睡去。

錢依文率先睡著的,在她睡著后,慕白又起身,再一次進了浴室。

進入之後,他心念一動就進入了神奇空間。

他已經有兩三天的時間,沒有進入神奇空間了。

所以心裡有些放心不下,畢竟神奇空間是他現如今最重要的依仗。

這次進來,主要是查看一下神奇空間中的動植物生長的如何了,而且他覺得藏紅花也差不多該成熟了,因為種植到現在已經快五六天了。

此時進來之後,慕白先是掃向幽靜的神奇空間。

他發現種植養殖位上二次培養的七株動植物,品相已經變得比前幾天更好了。

其中本來體型八十多公分的白金龍魚和紅金龍魚,已經再次生長到了體型九十多公分,逐漸要進入超珍品龍魚的行列。

至於十三尾的虎尾草已經變成了十四尾,其餘的紫金牡丹、大唐鳳羽、鬼蘭、天逸荷等,都沒什麼明顯變化,只是品相更加好看了。

掃完這些珍稀動植物,慕白才看向自留地上的藏紅花。

果然,藏紅花已經成熟了,花朵洋溢著高貴的紫色,頗為好看。

「叮!藥材類藏紅花已經成熟,宿主是否進行一鍵採摘?一百平藏紅花一鍵採摘需要消費5000網路銅幣,銅幣不足將自動使用網路銀幣抵消。」

他看著眼前的光影小字,然後點擊了確定,畢竟現在5000網路銅幣對於他來說並不算太多。

「叮!自動採摘中,採摘時間為一分鐘。」

此時空間中閃過一道白芒,然後在大約一分鐘后就消失了,而自留地上的藏紅花,也被採摘一空,整整齊齊的分檔次放在了自留地上。

婚婚欲醉:竹馬老公帶回家 「叮!一鍵採摘約15000克一級藏紅花、約5000克頂級藏紅花、約500克珍品級藏紅花、以及約30000枚藏紅花優質種球,叮!鑒於自留地剛經過大面積種植和採摘,所以需冷卻二十四小時,二十四小時後方可進行下一次種植。」

這時,慕白的眼前出現了這樣幾道光影小字。 慕白拿起手機給這些藏紅花拍了些照片,然後又在神奇空間巡視了一遍,覺得沒什麼事情后,才心念一動回到了浴室。

總裁要抓狂:綿綿萌妻俏新娘 至於這些藏紅花,他是準備旅遊回去后再出售的。

畢竟現在賣的話,就單單找快遞發貨這件事,都是個問題。

走出浴室,他打了個哈欠后,準備回到床上睡覺了。

在這之前,他隨意掃了眼熟睡的錢依文,發現在睡夢中的她顯得更加清秀。

不過被褥應該是在翻身的時候弄開了,露出大片雪白。

慕白走過去,好心給她重新蓋了下被褥,才回到自己床上。

現在已經快要凌晨四點鐘了,夜很深了。

他躺下后,沒多長時間就睡著了。

一夜無話。

……

第二天。

一覺醒來已經是上午十點鐘。

錢依文和慕白都是習慣性的起床穿衣洗漱,在一起的兩人因為有過了同處一室的經歷,關係也都感覺明顯的更進一步了。

「哎呀,死小慕,你讓我先上個廁所么。」

「我背對著你呢,放心,我正刷牙呢。」

「哼,對啦,這是我給你買的護膚品,給你放這裡了,別回頭啊。」

……

十幾分鐘后,錢依文和慕白洗漱好后,就從房間中走了出來,不過其中錢依文臉蛋變得有些紅撲撲的。

畢竟同居而言,相對來說還是女孩兒比較害羞。

兩人從客房中走去了服務區的餐廳處。

他們早上都沒吃飯,現在吃了飯,下午正好可以去徐州旅遊欣賞一下名勝古迹。

至於賭石聚會,聽昨天的前台小姐說是晚上才開始的,所以慕白並不著急。

他和錢依文剛進餐廳就有服務員走了過來招待道:「您好,歡迎光臨,請這邊坐。」

「嗯,好。」

慕白點頭,然後帶著錢依文來到了一旁坐下。

現在餐廳中吃飯的人不多,但也有一些。

兩人坐下后,看著菜單隨便點了些自己喜歡吃的。

餐廳師傅做飯速度很快,一會兒時間,點的飯菜便上桌了。

兩人一邊聊天,一邊吃飯。

其中錢依文拿出手機賣萌說:「高冷慕,讓你網戀女友給你拍張照片嘛,放心啦,不發空間動態,就是自己保存,日後看到照片可以回憶一下這次旅遊啊。」

「嗯,好,拍吧。」

慕白無所謂的點了點頭說,畢竟只是簡單拍個照,現在對於他來說並沒什麼。

不過就在錢依文站起來,微笑著給慕白拍照的時候。

不遠處的飯桌上,一個相貌也很好看的女孩兒正在拿手機直播著。

而此時站起身拍照的錢依文,不小心入鏡直播。

剛起床洗漱好的錢依文很美,甚至可以說美到令人驚艷。

所以在她不小心入鏡后,便頓時在這個女孩兒直播間激起近百條彈慕。

「我天,驚現女神。」

「好美啊!我竟然在這一瞬間有了初戀般的感覺!」

「我本來不相信什麼一見鍾情,怦然心動的,但是現在我信了,太美了!」

「靠,主播,快回頭看,你要是將這個女神手機號碼要到給我,我就給你刷十個火箭!」

「十個火箭就想追女神?太異想天開了吧!」

「主播去要下號碼吧,微信號也可以,要到之後,我也可以刷幾個火箭,快點啊,急!」

「666!這麼美的女孩兒,我真是第一見啊!」

「人家沒準有男朋友了!」

「對於直播間的土豪來說,有男朋友怕什麼?你難不成覺得富貴榮華敵不過青梅竹馬?」

……

「嗯?這……」

此時這個正在直播的主播,看著直播間驟然猛增的彈慕,頓時愣住了。

主播叫張瑜煙,是鬥魚戶外主播。

她妝后顏值七十五分左右,再加上合體的穿著打扮也為她增添了幾分,所以在女孩兒中也算是讓人眼前一亮的美女。

聯盟之魔王系統 不過要和錢依文相比,那就差的太多了。

畢竟錢依文在南大那種精英學子云集的地方,都是被封為女神的。

此時張瑜煙愣了一分多鐘后,才鬧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原來是突然入鏡了個女神。

她弄明白后便回頭看了看粉絲所說的女神,發現確實很令人驚艷。

不過想了想,如果只是要個微信號還是能要到手的,所以便對著直播間粉絲嬌嗔道:「哼,以前不都說我是你們女神嗎?轉眼就變了啊,哎,太傷人心了,不過看在清清小哥哥、運來小哥哥說刷幾個火箭的份上,我還是去幫你們要女神的手機號碼,等我哦,記得要刷些禮物啊。」

在張瑜煙的話剛剛出口,直播間便出現了不少禮物彈慕。

尤其是一些自身感覺很有實力,可以泡到女神的土豪用戶,更是刷了不少禮物。

「叮!63級高級用戶清清送給主播張瑜煙一枚巔峰火箭,增加5000點人氣!」

「叮!59級高級用戶運來送給主播張瑜煙一枚巔峰火箭,增加5000點人氣!」

「叮!55級高級用戶小峰送給主播張瑜煙一架靚麗飛機,增加1000點人氣!」

……..

張瑜煙看著直播間中的禮物,臉上頓時露出一絲開心的笑容。

重生之盛寵王妃 現在短短時間就收到了近乎三千元的禮物,要知道以前就算直播兩三天,收到的禮物也不過這些。

而且她知道,一旦要到聯繫方式后,直播間的這群粉絲們,肯定還會再送禮物。

所以她染著性感口紅的嘴角翹起一絲微笑弧度,然後開著直播,向著粉絲們所說的女神走去。

兩人離得並不遠,所以十幾秒后,張瑜煙便來到了這張飯桌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