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百零一萬靈石,此刻叫價的人自然就剩下紀羽一人了,許多人都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看向這個少年,這少年到底是什麼來頭啊,一來到就敢跟天心城的第一家族泰家作對……


「一百零一萬靈石,還有人要叫價沒?如果沒有的話,麻煩趕緊宣布吧。」紀羽卻不以為意,這本身就是他想要的,身為意念師的他豈會感覺不出泰封的殺意呢?

他心中淡然一笑。

那中年男子也很快就反應過來了,只是稍微詫異了一下這少年的來頭而已,這些都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一個消息,這他路邊撿來的消息竟然拍出了百萬靈石的高價,百萬靈石,就算放在一些東方域的二等城市,也是高價了,這怎麼能讓他不高興,不興奮呢?

「一百萬零一萬靈石,這位小客人出價一百零一萬靈石,在場的諸位還有人要嗎?」他壓制住心中的激動,喊道。

沒人回答,這一次的三錘也敲得乾淨利索,畢竟已經這種高價了,如果這種時候還有人繼續叫價,那簡直就是白痴了吧……

最後,這個消息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紀羽的手上,一百零一萬靈石一下子就交出去了,雖然紀羽感覺還是有些心疼……拉起一個仇恨,竟然用了這麼多,他忽然有些後悔,這有必要麼?

但既然目的已經達成了,也就沒什麼所謂了。

「查!查出這少年到底是什麼來頭!」

在紀羽離開之後,中年男子第一時間下令了。

這倒不是跟紀羽有什麼仇恨,只不過這樣出手闊綽的少年,顯然是有著另類的背景的,換做普通的這個年齡的修士,又有什麼可能會有一百多萬靈石的巨款呢?

這是不是就意味著……有什麼強大勢力的人要來到他們這個小城市了呢?

拍賣場出來之後,這消息立刻又傳遍了天心城,他們都知道,天心城來了一個不得了的少年了,竟然還敢公然跟第一家族泰家的人叫板,這說是普通人誰又會相信呢?

「老大,你真夠厲害的……隨便一個動作就弄得這些家族誠惶誠恐了啊,哈哈!」小玄他們知道因為他們而引起的這一陣小風波之後,也並不在意,反而覺得挺有趣的。

「這大勢力,還真的是有各種壓力啊……」紀羽也無語了一陣,但他倒也沒怎麼放在心上,這只是無心作為罷了。

「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做?要等那個泰封的行動么?」小玄此時心中可算是激動著呢,昨天的時候發生,他心頭的氣還沒消呢,自然是想著趕緊報仇最好的。

「不急,你看他離開時候的那個氣急敗壞,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現在肯定有人在追蹤著我們……而我們要做的……」紀羽淡然一笑:「自然是馬上消失,再讓他好好準備準備吧。」

在此之前,紀羽對那泰家的實力也是有了一定的了解,最強的存在不過就是王者罷了,王者初階,這對他們來說不是問題,有小玄在,也就足以滅殺一切了。

確實,此刻的泰封絕對是在氣頭上的,尤其是消息傳出之後,他簡直就成為了笑柄了,被一個少年給狠狠的壓下了,就算這少年的背景不簡單,他心中也越來越不好受了。

泰家的院子當中,泰封正在氣頭,此時一個侍衛火急火燎的跑了進來。

「找到他們沒有!」泰封道。

「他……他們好像都人間蒸發了似的消失了。」那侍衛戰戰兢兢的道。

泰封是他們的少主,在泰家,除了家主之外就屬這少主最大了,一旦少主有所不滿,他們可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哼!廢物!都是廢物!」泰封一怒,朝著幾個侍衛吼道。

幾個侍衛一時間頭也不敢抬起來。

「還站在這裡幹什麼!繼續給我搜!搜遍整個天心城也要給我搜出來!出動多點人馬!搜!」他可是真的生出真火了啊!

幾個侍衛誠惶誠恐的離開。

他有些憤怒的回到大廳當中……而此時,又是一個中年男子慢慢的走了進來。

泰封整個人忽然就變得恭敬了起來。

「發生了什麼事么?剛剛我看泰公子你好像是很憤怒的樣子啊!」

來人正是溫家的那位王者,他看了一眼泰封,而後直接就坐上座去了,泰封哪裡敢有半點微言啊,他只是將拍賣場的事情再說了一遍。

再怎麼說,他也是為溫家做事的,知道溫家追尋十大盜的事情,他費盡千辛萬苦的才得知這個消息在拍賣場開售,最後卻被搶走,他倒是希望這溫家的使者能給他點同情了。

「哦?有這樣的事?那你可知那少年到底是什麼來頭?」然而,溫家的使者明顯也不想管這些,只是感覺那少年的身份怕是有些特殊,天心城也算是溫家的一個地盤,他們自然不容許其他勢力的人插足。

「回大人,暫時還不清楚,不過我們正在查了。」紫衣男子趕緊答道。

此刻……溫家的使者顯然就已經陷入了深深的思考當中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老大,怎麼樣,你感覺到了嗎?」

「恩,溫家的那個人好像離開了。」

在回到大叔店鋪沒多久,紀羽便感覺到一陣氣息正慢慢的離開天心城,這股氣息是屬於溫家的那位王者的。

他是意念師,而且還特意的留意了這王者的氣息,所以不管他走得再隱秘都不可能躲得過他的感應,而小玄就更是了,本身就是王者巔峰的修為,時刻關注著那溫家的王者,他又有什麼理由跑得了。

「怎麼樣,我們要中途阻截嗎?」小玄道。

紀羽笑了笑……這溫家的王者可是害的大叔死了一匹馬的,阻截?那是必須的啊!

很快,兩道流光一下子就從大叔的店鋪之中飛出。

「老大,你來我背後坐著,我的速度比較快!」小玄直接就化成了原形,對紀羽道。

紀羽也沒有什麼矯情,直接便跳到了小玄的後背,參天虎族的速度確實不是蓋的,比他用戰技的飛行速度快了許多,一下子便消失在了天心城。

「皮皮,等會見到他的時候你就施展一次那個時間禁制。」紀羽對皮皮道。

「嗯!」

幾人在安排好之後,很快便不斷的超前追著。

這對紀羽來說的確是一個有些意外的收穫了,沒想到這溫家的王者竟然會在這種時候選擇脫單,這麼好的機會如果放過的話就實在是太對不起自己了。

「看到了!」很快,他們便模糊的看到了不遠前的一個身影,正憑空飛行著。

「皮皮,時間禁制,別讓他感應到我們!」就要當機立斷。

很快,天色再一次變化,本身有些昏暗的天空忽然就更加的黑暗了,那烏雲之中,似乎出現了兩個巨大的眼睛……

溫家的王者飛行在半空之中,一開始只當是變天了要下雨了,但很快他就感覺到了一陣的不自在,一股龐大得沒有邊際的壓力,讓自己有些透不過氣來……

兀然抬頭,卻隱約看到烏雲之中兩個巨大眼睛在盯著自己,霎時間,他整個人一陣慌張,但還未來得及叫出來,整個人便已經被定格了,就在半空之中一定不能動彈。

紀羽嘖嘖稱奇,皮皮的這個神通絕對是逆天級別的了,十秒的禁制,這在同階之中的戰鬥不是絕對的無敵了么?十秒啊,能做的事情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我們上!」紀羽笑了笑,溫家王者,此時正是他掌中之物了。

一瞬間,紀羽便來到了這溫家王者的面前。

「老大,殺不殺?」小玄開口。

「別急,禁錮他的力量就是了,殺了他也許會引起溫家的警戒,到時讓更多強者來了就麻煩了。」畢竟紀羽還不想讓西北域的事情再上演一遍。

雖然小玄可以暫時扣住此人的靈魂印記,但這到底還是王者,跟溫如玉完全不同,紀羽還是認為謹慎點的好。

十秒的時間過去,溫家王者恢復行動,此時心中還震驚無比……但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赫然是發現,自己竟然失去了飛行的能力,不!不對!不只是飛行,而是自己的戰氣,竟然完全被封印了!

怎麼回事!

他忽然有些慌了,沒有戰氣,這不是要找死了么?

「呵呵,別慌啊。」這時,紀羽的小聲傳入他的耳邊。

「你們是什麼人!放開我!我可是溫家的人!」溫家王者心頭一緊,看著向他走進的小玄跟紀羽,此時他可沒有任何王者的氣勢,這兩個少年還是來者不善啊。

「怎麼?才一天不見,就忘了我們呢?」紀羽笑了笑。

很快,一個一個的場面忽然顯現……

「是你們!」溫家的王者記性當然不差,很快便想起了,那是昨天來到這裡的時候,那對中年夫婦旁邊的兩個少年!

當初他並未看出深淺的這兩個少年,此刻竟然就這麼站在他的旁邊……他忽然有些慌了,這兩人,果然不簡單!

「你們要做什麼!我可是溫家的人,雷雲城溫家!若是我有任何的損傷,哼!」溫家的王者此時也只有硬著頭皮將溫家的背景搬出來了……

這兩個少年到底是什麼來頭他都沒有弄清楚,但他很清楚,現在自己是魚肉,若是不採取什麼措施的話,自己就真的是完蛋了,來者不善!

「溫家?哦!就是溫暗天那老雜毛的溫家?溫如玉的溫家?」紀羽故作吃驚,而後又道:「不過也許你不清楚,溫家,在其他人面前也許還有些什麼作用,但你跟我說,那等於是加速自己的死亡罷了!」

冷笑一聲,一股強大的意念之力忽然朝著溫家王者壓下。

「是你!你……你還沒死!」溫家王者此刻臉色大變,再看向紀羽的時候,那簡直就跟見到了鬼那樣!

他自然是知道溫如玉的死,以及溫言他們幾個強者去到西北域的消息,最後連家族的第二強者溫暗天長老都去了,他知道那場戰鬥似乎有些慘烈,也知道,那全是因為一個少年而引起的,最後還引來了空前強大的人物,這少年簡直就是妖孽!

好在……他聽溫刀他們說,那少年已經死在了溫暗天長老的暗幕天之下,他完全沒有任何的懷疑,暗幕天啊!那可是他們溫家最強大而且神秘的一個戰技,他並不懷疑那少年會死。

然而……此時,這少年卻忽然出現了,活生生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這簡直就是瞬間將他活下去的**徹底擊潰了。

活下去?這還有可能么?這少年跟他們溫家可謂是勢如水火的,他絲毫不懷疑,如果這少年有實力的話,他們溫家就不復存在了!

至於戰鬥的話……他看到一邊的小玄,就已經沒有戰鬥下去的勇氣了,那可是參天虎族的人!一個人打敗了他們三個王者,他還有什麼資本去戰鬥?更何況現在的戰力已經被封印了。

溫家的王者,在此刻深深的感覺到了一種,名為恐懼的東西……

「我?我為什麼要死?難道就因為溫暗天的那一招什麼暗幕天我就必須要死?幽魂界收不了我,他溫暗天,也殺不了我!」紀羽笑了笑,「放心吧,溫家的債我遲早是要討回來的,現在我們還是先解決一下我們之間的問題吧……」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問題?

溫家的王者此刻是寒毛頓起啊!什麼問題?難道在這個傢伙面前自己還有另外一條路不成?

一個差點被你殺死的人,當他站在你面前的時候,第一反應不就是:這傢伙就是來複仇的!

但很顯然,紀羽並不如他想象的那樣,並沒有那樣衝動,他原本還希望紀羽會馬上將他殺了,這樣他死去的消息會第一時間傳回溫家,這樣一來溫家肯定會多關注這個地方的。

只是這讓他失望了……

「老大,既然這傢伙暫時還不能殺,我們要怎麼處置他?」小玄開口問道。

「禁錮或者直接廢了他,然後扔了吧,沒有任何力量的話就算要走回溫家也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吧,那個時候我們的事情早就已經結束了。」

紀羽這句話差點讓溫家的王者崩潰了……他有種淚流滿面的感覺,敢情自己就是一垃圾?只要抓住了就可以扔了?

不過紀羽說的不錯,如果這個時候將他廢了,雷雲城離天心城的距離可不是開玩笑的,走路的話起碼要幾個月的時間,更重要的是,這一路上還有不少的危險吧……

想到這裡,這王者就有些崩潰。

「我看就廢了算了吧,讓他自生自滅。」小玄直接介面。

「難道你們就不想從我身上知道些什麼么?」那王者咬了咬牙,就這樣被廢了,他絕對是不甘心的,修行不易啊……

然而紀羽的話一下子就澆滅了他的心思:「有這必要麼?我現在要對付的是泰家,又不是你們溫家,等要對付溫家的時候,你覺得我還會缺少這些東西?」

瞬間……溫家的王者心都冷了。

需要麼?這答案已經非常明顯了啊,不需要啊!誰會去做這些沒把握的事情呢?既然這傢伙要對付溫家,那說明他肯定有足夠的把握了,而且了解溫家的又不止他一個,完全沒必要抓住他問這麼多,這樣只會自添煩惱罷了吧。

可憐的溫家王者,此時便感覺到自己的丹田逐漸的瓦解,他的確有要死的心了……遙想兩天之前,踏空而行,猶如神仙下凡那樣的來到了天心城,無數人的膜拜,那時心裡的滿足感就別提有多少了,然而兩天時間,他瞬間就從天堂掉到了地獄……

他直接便被放逐了。

「老大,你就不擔心他直接自殺?」 藥王侯爺姑娘不稀罕 放逐了溫家王者之後,小玄問道。

看了一眼小玄,紀羽淡淡一笑:「放心吧,他不敢,就算他敢,也沒用了。」

在這方面紀羽早已經分析清楚了,溫家王者剛剛還想掙扎著活下來呢,看那性子也不像是敢自殺的人,更何況,自殺又有什麼用?現在就算他死了也跟紀羽他們沒有任何關係了,那靈魂印記飛回去,也只會讓人以為是遭受到了什麼意外的強敵,畢竟靈魂印記記錄的是生命的最後一刻罷了。

解決了這個意外的驚喜之後,紀羽他們又跟沒事人那樣的回到了天心城。

此時,已經入夜,但很明顯的是,天心城的眼線多了不少,紀羽肯定,這絕對就是泰家的人,都是泰家的人,為的應該是將他找出。

但那有可能么?

紀羽跟小玄有說有笑的回到了大叔的店鋪。

此時剛好是吃飯時間。

大叔他們似乎也慢慢的從馬兒的死當中解脫了出來。

「怎麼樣,天心城比起西北域,哪個更繁華一些?」大叔他們看向紀羽跟小玄,笑著問道。

東方域跟西北域,這兩個大域在修士眼中的確是沒什麼的,但在大叔這樣的普通人眼中,那是兩個極端,很多的普通人一輩子也走不出一個域,他們一輩子也不會知道另外一個域的情況,是繁華還是怎麼樣……

「天心城很好,很繁華,強者也有很多,不愧是東方域的城市。」紀羽想了想之後,便道。

天心城雖然整個城市計較起來是沒有天幽城大的,只不過這裡的強者卻不比天幽城少。

「呵呵……是嗎,明天我們就帶你們去驛站,到時你們就可以回家了啊!」大叔他們忽然又有些落寞的說道。

「大叔……其實沒有必要的。你們沒有必要去低聲下氣的求人。」紀羽心中一動,而後便道。

有地域的傳送陣為什麼普通人還是難以離開一個域?自然是因為這些傳送陣是需要付費的,而且還是要靈石,普通人哪裡會有這些東西,所以紀羽可以肯定,如果是大叔他們去的話,必然是要苦苦哀求於人的。

但大叔他們顯然並沒有放在心上,而大娘此刻則是開口了:「孩子們啊,你們不明白,孩子都是父母的心頭肉,你們這一走遠,你們的父母會有多挂念?但我們卻是非常能體會到的,所以這點事情……不礙事,不礙事……」

看到大叔他們的真誠表情,紀羽只覺得心頭有些發堵……沒有不思念孩子的父母,那父親母親……你們又在哪呢?

紀羽看著那桌子上的燭火,一時間有些入了神……

「好了,你們也早點休息吧,明天我送你們離開!希望以後我們還有見面的機會吧。」大叔此時慢慢的站了起來,轉身朝著房中走去。

紀羽默然不作聲……看向大叔的背影,他看到了幾分的佝僂,只覺得心中有些難受。

他們回到可房中,也並沒說太多,只是一路的安靜。

「老大,我們要怎麼做?」小玄習慣了有問題就問紀羽,在他看來,紀羽做出的決定肯定不會有問題。

想了很久,紀羽才深深的嘆了口氣:「小玄啊,我們是時候離開了,等有機會再回來看一看大叔他們吧……」

小玄對紀羽做出的決定沒有任何的意外,不能等到明天,不然若是去到驛站的話必然會引來不少的麻煩,只有今天了。

最後,紀羽他們是不辭而別的,留下了一封書信以及一堆的金幣,那些金幣都是紀羽在西北域山幽城的銀鉤賭場贏過來的,總共有數十萬金幣,這倒不是紀羽小氣,只是考慮到了總總因素。

第二日,大叔他們醒來,並未見到紀羽跟小玄,以及一封簡單的書信:大叔,原諒我們的不辭而別,我跟小玄……其實是修士,來到東方域我們便不打算這麼快回去,不告訴你是因為有些事情不太方便……你們的仇,我們會報的……

「孩子們走了?」

「恩……他們都是好孩子,希望他們平安吧!」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離開大叔家是晚上的事情,紀羽他們自然也並沒有就此離開天心城,而是改頭換面了一番,再一次的走在了天心城的大街之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