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聲巨響。


шшш▪t t k a n▪¢ Ο

漫天鮮血噴灑而出。

狄勳偌大的人頭,在天際之中爆炸,在李長生的手中爆炸。

他的身軀,直挺挺朝着地面之上墜落而去。

只看見狄勳的雙腳直踏在天婆門廣場的地面之上,瞬間炸出兩個深坑。

他的身軀,直挺挺地立在地面之上,卻是不倒。

所有的人,看到這一幕,都嚇傻了。

就連左冷,整個人也怔在了天際之上。

“狄勳……”

回過神來的左冷,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吼叫聲。

狄勳身爲兩世散仙,身軀猶如銅皮鐵骨一般堅硬,但即便如此,人頭被滅,整個身軀也完全沒有了任何作爲。

立在廣場之上的身軀,猶如石像一般頑強,沒有倒下。

但也僅僅只能如此……

“我留你身軀……立於此處千萬年……受風吹雨打……讓所有人知曉,是我殺你……”

李長生震聲喝道,目光凌厲。

所有的人,只感覺頭皮發涼,完全被震懾住。

狄勳即便不服,即便不甘,又能如何?

堂堂兩世散仙,縱橫人世之間,睥睨天下,大概連他自己沒能想到,自己會身死在此處。

自己的身軀,雖然不倒不滅,但卻只能永遠立於此處,供後世之人唾棄,指指點點,這簡直是對他最大的侮辱。

清風吹過……光華褪去……

全場一片寂靜,如死水一般,沉悶的空氣似是讓人窒息。 全場震怖,神靈們一個個瞠目結舌,只驚得呆立在那。

如此威勢,簡直恐怖到了極致,若非親眼所見,沒有人敢相信。

李長生一怒,天地驚顫。

亂葉紛飛而起,似是殺意無限。

此時此刻,全場雖有數十萬人,但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李長生的身上。

他立於天際之中,似是與天地自然融爲一體,如日月星辰,發出浩瀚之威,令萬物失色。

李長生目光冰冷,直朝左冷看去,眼神之中,無限殺機,似是有兩道光芒閃出,破碎虛空宇宙。

左冷心頭一涼,整個人此時此刻,內心猶如墜入了無底深淵一般,竟然感受到了身體裏涌現而出的一股恐懼之意。

他原本以爲,憑藉着手中的“無極陣圖”,再與狄勳聯手,即便是李長生,也奈何不了他們。

沒曾想,“無極陣圖”的威勢,竟然會被“鬥姆元君像”抵住。

這一刻,他心中才明白,是自己低估了“鬥姆元君像”的力量。

“鬥姆元君像”乃是張道陵張天師的法器,本身就厲害無比。只不過……昔年的張道陵手中有“天師法印”這件殺器,威懾四方,自然是不需要用到“鬥姆元君像”,於是便將“鬥姆元君像”放於家中當門神使用,這才讓這件法器的威名沒有遠播,以至於左冷和狄勳都忽略了這件法器的強大。

李長生冷冷“哼”了一聲,邁步朝着左冷這一頭走來。

左冷整個人眉頭微微一皺,開聲說道:“李長生……狄勳你已經殺了,難不成……你還要殺我?”

“殺……”

李長生從牙縫裏頭擠出一個字,目光冰冷。

左冷整個人身子一顫,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乃謫仙盟的人……你若是殺了我……就等於與謫仙盟爲敵……人世之間的散仙,皆在謫仙盟當中……憑你一己之力,根本不能抵擋。”

“噢?”李長生聽到這話,卻是冷冷一笑,說道:“散仙無‘道’,何以言‘仙’?與邪魔又有何區別?倘若……真當如此……敢來者……我一併殺之……”

“你……”

左冷麪色一變,連忙振臂一揮。

“無極陣圖”不斷顫動着,想要衝破“鬥姆元君像”的力量,但“鬥姆元君像”的光輝四溢,卻是牢牢地封鎖住“無極陣圖”的氣機,讓它動彈不得。

李長生冷聲說道:“沒用的……你想依仗法器與我一戰,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

左冷的心,徹底沉了下來,說道:“你若想要殺我……必定要付出代價……”

話音落下,他整個人邁步朝前。

一時之間,爆發出滾滾的威勢,只看見無數的光華,從他的身後直衝天際而出,七彩紛呈,流光四溢。

蒼穹之上,仿似有千萬人低吟細語,雷光閃動不止。

太虛聖祖 “轟隆隆”

似是從天際之上,密集的雲海之中,傳出雷鳴之聲。

狂風呼嘯而來,穿林過境,震破虛空,揚起萬丈風牆,鋪天蓋地,席捲八方。

衆人紛紛驚詫,都被這強大的威勢所震撼。

左冷雖然與狄勳一樣,同爲兩世散仙,但自身的實力,卻是比狄勳還要強,要不然,上峯也不可能將“無極陣圖”這樣的法器交給他。

只看見左冷的身姿,踏空飛舞而起,怒吼一聲,磅礴的氣勢綻放而出,天地爲之色變,萬物爲之傾倒。

整個南洋,似是陷入了無限恐怖的能量當中,仿若要被摧毀一般。

地獄的大門,像是在這一刻,驟然打開。

神靈們在這一刻,都心生膽怯,紛紛向後退去,生怕被這強大的力量所波及。

強如天婆門門主、湛寂聖者這樣的人物,此時也臉色鐵青,急忙向後飛撤。

李長生立於天地之間,似是與自然相聯。

身上的氣息,此時若有若無,如同隱入大道之中一般,似夢似幻,似真似假。

與左冷相比較起來,李長生的氣勢,仿若根本就不存在一般,讓人捉摸不透。

“今日任你移山倒海……改天換地……我勢要斬你……”

鏗鏘有力的話語,從李長生的口中說出。

這一刻,他的目光堅定無疑,臉上的神情剛毅,無限威能飄灑而出。

沒有人會懷疑他所說的話。

那種力量,隱於大道之中,卻似是能顫動每一個的靈魂,直擊在靈魂深處一般。

“叮”

一聲劍吟,如巨龍發出長嘯。

寒光閃出,似是江海翻滾而上,如同被驚雷所炸響一般。

銀白色短劍劃破長空,似是在蒼穹之上,劃開一條巨大的裂縫,狂風怒號,生生不息。

四面八方,無限的力量狂涌彙集而來,形成破滅山河之勢。

萬里長空之中,似是無數雲海,隨着李長生這一劍劈斬而出,變化成長達千丈的長龍,無數威能滾滾而落,震撼山河。

這一瞬間,左冷身形同時一動。

萬千電光從天際之上傾瀉而下,方圓百里之內,似是被無盡雷電所吞沒。

天地發出了長長的嘶吼,九霄之上,仙神驚擾,深淵之中,似是有萬鬼哭泣,響徹十八層地獄。

殺……

任爾縱橫人世,睥睨天下,今朝犯我,不可饒恕。

殺……

任爾威震九州,曠世天資,今日逆道,不可留存。

斬仙劍出,斬一切凡仙,滅世間邪魔。

滾滾聲威,震破蒼宇星辰,劃破九天,震怖五嶽河川,滅山海之能。

道之所在,雖千萬人逆之,吾往矣!

巨大的熱浪狂涌而出,四射奔騰。

在場衆人,只感覺無盡的熱氣,撲面而來,身軀都如同墜入火爐之中,似是要被這強大的能量所融化掉。

人羣之中,許多靠得比較近的,此時此刻都被這股力量所掀翻在地。

衆神驚退數十里,莫敢直視。

戰場之中,無盡的光華,如同真神睜開了眼眸,一眼之光,破滅人世。

李長生手持銀白色短劍,於璀璨耀眼之中,穿透了左冷的身軀。

“你……”

那一刻,左冷瞳孔驟然放大,整個人臉上的表情僵住……

時間,像是靜止了三秒。

猛然間,無盡的鮮血噴灑而出,似是將蒼穹染成一片鮮紅。 轟……

左冷的身軀,如流星一般墜落。

他的雙膝彎曲,如狄勳一般,直砸在天婆門廟宇的廣場之上,揚起漫天塵煙。

所有的人,都被這一幕,再次驚駭住,半晌沒有人敢吭聲。

只看見左冷整個人,跪在廣場之上,垂着頭,髮絲凌亂,瞪大了圓滾滾的眼珠子,雙目之中,只剩下無限的空洞,彷彿靈魂都被掏空,死不瞑目。

鮮血,不斷從他的口中流出,淌了一地的鮮紅。

與狄勳一樣,即便他的身軀如鋼鐵般堅硬,但他再也無法站起來,將永生永世,跪倒在天婆門廟宇的廣場之上,受風吹日曬,萬人唾棄。

今日此戰之後,這裏,便多了兩處風景。

一具站立不倒的無頭屍體,還有一具跪立垂頭的屍體,一南一北,憑添了幾分威勢。

兩名縱橫人世之間的散仙,大殺四方之時,可能根本不會想到,自己會以這樣的方式身亡。

全場一片,如死一般沉寂。

神靈們,深吸了一口涼氣,只感覺全身汗毛悚立。

https://ptt9.com/29787/ 李長生整個人衣衫舞動,如真神一般,全身有七彩流光縈繞,威勢萬里。

他擡起頭,朝着天際之上的“無極陣圖”和“鬥姆元君像”看去,手掌緩緩伸出。

“鬥姆元君像”似是受到召喚,“嗡”的一下,放棄了制約“無極陣圖”,發出了金黃色的光輝,飛回到了李長生的手上。

“無極陣圖”剎那之間,卻是寒光一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衝天際而上。

不到片刻,消失在雲層之中。

李長生面色陰冷,微微眯眼。

這“無極陣圖”並非左冷與狄勳的法器,“鬥姆元君像”一收回,它便立馬飛離此處,速度快得讓人驚詫。

想必不到一日時間,這“無極陣圖”便會回到它真正的主人手中。

到那時,左冷和狄勳被殺的消息,也會傳揚回這所謂的謫仙盟。

“贏了……李仙師贏了……”

人羣之中,有人發出一聲驚呼。

頓時,所有的人,都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

整個南洋,似是都響起了一片呼喊。

許多人看到這一幕,喜極而泣,完全不敢相信。

“李仙師真是當世第一高人……若這世間,有人配得上‘神仙’二字,那必定就是李仙師……”

天婆門門主驚歎一聲,無限感慨。

神靈們,心中的大石,徹底放下,都禁不住鬆了口氣。

一時之間,衆人齊聲歡呼着。

天婆門的滅門之災,算是徹底解決了。

李長生以無上之威,斬殺兩名散仙,此等豪氣之事,比在盧羅金頂斬殺不死神師,更讓人驚駭萬分。

此時此刻,所有的人,看向李長生的時候,目光之中,充滿欽佩,充滿崇敬。

信衆們即便是在面對自己心目中的神靈之時,也未必能做到如此敬仰,但此刻面對李長生,這個如同天人下凡的人,卻突然感覺到,那種威勢,如同一座高山,讓人驚歎,讓人仰止。

可望,不可及,卻又讓所有的人,從靈魂深處震動,敬服。

這種敬服,不單單是在力量上面,讓人欽佩。

天婆門與李長生無恩無緣,照理說,李長生這等能力的人,應該也如那兩名散仙一般,視衆生爲螻蟻,不管不顧。

但他卻願意在他人危難之時,出手援救,這種偉大,讓人信服。

只見李長生御空而下,瞬間落在了地面之上。

衆神見狀,也連忙落地。

地面之上,一片殘破不堪。

經過一番打鬥,整個天婆門廟宇,早已經一片狼藉,衆神損失大半,強如天婆門門主、湛寂聖者這樣的人物,也受了傷。

“李仙師……”

一時之間,衆神同聲叫喊,朝着李長生施禮。

李長生微微一笑,似風輕雲淡一般,也回了個禮。

他的身上,完好無損,無一絲血跡,無一點殘破,若不是周遭的一切尚在,沒有人敢相信,剛纔在天際之上與兩名散仙大戰之人,竟然眼前的這名年輕人。

此時此刻,他就猶如普通人一般,身上沒有發散出任何盛氣凌人的氣勢。

“我天婆門,欠李仙師一個人情,李仙師是我們天婆門的大恩人……日後,李仙師若有用得到我們天婆門的地方,我們必定義不容辭……”

天婆門門主震聲說道。

李長生淡淡笑道:“門主不必多禮……”

湛寂聖者邁步走上前來,笑着說道:“今日……劫後重生,乃天婆門大悲大喜之日……兩名邪仙被斬……理應普天同慶……”

“聖者所言極是……”

衆神心神一顫,臉上都露出了喜色。

雖然天婆門歷經大劫,但此劫之後,還能繼續延續下去,這種事情,不應算是悲,反倒應該歡喜。

“李仙師,不知道你何時離開南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