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股委屈幽怨的神色迅速爬上陳炎的俏臉,暗道:「真是個獃子!二百五!」


「你只想對我說這一句嗎?」陳炎不死心的追問道。

「在我心目中你和老二還有小炮的地位是一樣的。我不希望你們任何人受到一點點的傷害。我不希望小炮的悲劇重演。我想要你們永遠平平安安。你明白嗎?」說完這句話,龍飛連死的心都有了,「天吶!我到底在說些什麼!」龍飛的心亂了,這句話並非是他要對陳炎講的那句。

這句話讓陳炎愣在當場,如果說之前只是有點委屈和幽怨,那此刻便是徹底的失望。表情也即刻淡了下來,眸光也變得暗淡了,淚珠在眼眶中打轉,但終究還是沒有落下來。

深吸一口氣:「我明白了!」聲音很淡定,話落陳炎起身往洞外走去。

望著陳炎漸遠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視線中,龍飛是多麼想拉住她的手,告訴她自己的那些心裡話。可惜……

……

薩拉克城是鬱金香帝國最為靠近落神山脈的一座大城。

雖然這裡地勢偏僻,城池也趕不上帝都的宏偉,但繁華卻一點也不弱於帝都。

因為這裡是最為靠近落神山脈的大城,所有傭兵團和獨行者都會把這裡當做中轉的休息地,甚至是駐紮在這裡。

當然這裡也少不了商人的存在,每天都有無數的商人在城池中等待收購各種魔晶,藥材,或者魔獸皮毛等等。

因為落神山脈的存在,這座城池變成了一個貿易重地,也變成了整個帝國有名的納稅大戶。

鬱金香帝國傭兵工會最大的分會,落神分會就坐落在這座薩拉克城中。

……

落神分會大廳。

「讓開!!!」

一群虎背熊腰的黑衣光頭大漢對著擁擠的人群一聲大吼。

這聲音不怒自威,頓時人群一下由熱鬧喧嘩轉為了寂靜。所有人都齊齊投來驚訝的目光。

「嘶!」

所有人看后不由都倒吸一口涼氣。

這群黑衣大漢個個凶神惡煞,身上強大的氣勢散發出來。特別是配上頭頂那個大光頭更是給人無比震撼的感覺。

只見黑衣大漢虎目一瞪目光一掃,無人敢與之對視,紛紛低頭,主動讓開一條道。

黑衣大漢十幾人在人群的注目禮下大搖大擺的走到櫃檯邊。

「啪!」

領頭黑衣大漢一掌拍在櫃檯上。

「管事的!給爺來上一斤任務!快點!」

人群「轟」一下炸開了鍋。

「靠!這些大爺不會是精神有問題吧?任務有按斤的嗎?」

這時櫃檯裡邊趕忙跑出來一位老者,恭敬道:「這位爺,您要接什麼樣的任務啊?」

「無所謂!總之給我來上一斤就好。要有點難度的啊!」黑衣大漢揮揮手,聲音如雷。

老者真是哭笑不得。暗道,「我這又不是肉鋪,哪有按斤來的。」可是眼前這些大爺他可不敢得罪,苦笑一聲:「爺,您有所不知,我們這任務論個不論斤。」

「少他娘的廢話!我們魂淡哥說要一斤,那必須是一斤,差半兩都不行。」旁邊另外一個黑衣大漢厲聲喝道。

「混蛋哥!」

人群中噓聲一片,紛紛拜倒在這個強大的姓名之下。

一行十幾黑衣大漢,正是龍飛的寶貝徒弟魂淡等人。奉龍飛令來此接一些任務。

老者一怔,見黑衣人此刻正怒視著他,連忙點頭道:「小的這就去!這就去!」說完轉身走出幾步,一頓,又折了回來,賠笑道:「幾位爺,請問貴團如何稱呼啊?」

「屠神雇傭兵!」魂淡霸氣十足的吼道。

……

「哇!名字這麼霸氣!」

「敢取這名字的必定實力不凡啊!」

「名字是夠狠的了,不過好像沒聽說過啊?」

「我也沒聽過,擁兵榜上肯定沒有這號勢力。」

「難道是新建勢力?」

……

人群中議論紛紛。

老者也被這名字給鎮住了,回過神來,恭敬道:「幾位爺稍等片刻,我去查查。」

沒幾分鐘,老者拿著一本厚厚的本子走了出來,忙道:「找到了!找到了!您這傭兵團是在萬馨王都分會註冊的,成立也有五年了。可是上面記錄貴團從來沒有接受過任務啊。按照規矩,沒有級別的傭兵團只能接到最簡單的任務。」

「什麼狗屁規矩!我大哥說要越難越好,你聽不懂嗎?」

「誒!管事的,我也不為難你,把你們這邊最簡單的任務統統給我找出來。我要所有的。明白嗎?」魂淡一手攔住身旁正要發難的兄弟,出來時龍飛交代過不許招惹是非,魂淡可不敢把龍飛的話當做耳邊風。

老者嚇得不輕,雖然在這裡鬧事的都沒有好下場,但是眼前虧他可不願意吃。看這幾位爺的修為氣勢,估計一拳就能送他歸西去。當下連連點頭:「小的這就去辦。」說完急急忙忙往後台走去。

「爺,您看!這就是本地區所有的簡單級任務了,積分都在1000分以內。您看看要接受哪些任務!」老者拿出一本巨厚的本子,翻了幾頁給幾人觀看。

「哦!拿來我看看。」魂淡說著一把奪過老者手中的本子翻閱起來。

「7級火狼魔晶一顆,700積分,稅後傭金300金幣。」魂淡搖頭笑道:「他娘的,獎勵還挺高。」暗道,要是把火狼王手下那些狼腿子們全宰了,能發筆大財啊。不過也就是想想,他可不敢幹。能不能幹得過先不說,老大那關就過不了。

「8級魔熊毛皮一張,800積分,稅後金幣500金幣。」

「3級靈兔一隻,要活物。300積分,稅後金幣200金幣。

「6級雷蛙一隻……」

……

這一行行的任務,魂淡看到頭暈眼花。暗道,「這都些什麼任務啊,老子一根煙的功夫就能搞定十來個。」

瞟了一眼老管事:「接這些任務要交多少押金啊?」

在傭兵工會接受任務,如果超過一個以上就需要上交一定的押金。這是為了保障客戶和工會本身的利益。試想當你接下任務后,如果沒能完成,卻又浪費了大量的時間。那自然會給工會和客戶帶來一定的損失。而這筆押金就相當於賠償金。當然,如果你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了任務,那押金自然會如數退還。

關於這一點,魂淡還是有所了解的。 「爺!按照規定,接受兩個含兩個以上的任務時,需要繳納總賞金的百分之二十作為押金。」老者恭敬的回道。

「三子,付錢!」

魂淡對著身邊的一個黑衣大漢喊了一聲。

只見大漢從口袋裡掏出一張金色卡片,隨手扔給了老者。

「燕氏至尊金卡!」

老者拿著卡片的雙手微微顫抖著,眼珠子都快要跳出來了,用力的眨了眨眼睛,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手上的金卡。

「嘶!燕氏至尊金卡?」

人群中一陣騷動。

「那就是傳說中的燕氏至尊金卡?」

「天吶!我竟然見到了燕氏的至尊金卡!」

……

一提到燕氏,人們首先想到的就是財富。對!就是財富,無盡的財富。

這片大陸大大小小的錢莊不少,但是唯有燕氏錢莊才是人們心目中永恆不倒的錢莊。

大陸千萬年來,無論是天災人禍還是格局變動,又或者改朝換代,帝國顛覆。唯有一樣是從來沒有變過的,那就是燕氏錢莊。無論是多大的風浪,它都巋然不動。

沒有人知道燕氏是一個什麼樣的勢力,但就憑它這千萬年來保持不倒的實力,足以證明它的不凡。

千萬年的時間,不要說家族了,就算是帝國都已幾度興亡。 穿越之帶着空間養夫郎 而燕氏卻一直挺立不倒。這份實力讓無數人為其折腰。如今燕氏錢莊遍布整個大陸。號稱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燕氏錢莊。

這千萬年來也不是沒有人打過燕氏的主意,但其結果全是石沉大海,連朵浪花都沒能翻起。打其主意的人也全都沒有再出現過。據傳,幾千年前有個強大的帝國染指了燕氏產業。一夜之間整個皇宮被屠掠得雞犬不留。從此燕氏的神秘和強大讓人不敢有絲毫的窺視之心。

當然燕氏錢莊的門檻也是相對比較高的。財富不到一定程度,燕氏錢莊是不會提供存儲服務的。而要得到燕氏的至尊金卡,那絕對需要你想象不到的財富,至於龐大到什麼程度,外人也無從得知。據燕氏公布,近千年來,燕氏只發出過20張至尊金卡。而其中有11張握在各個帝國的皇帝手上。

由此可見,擁有燕氏至尊金卡之人的地位和財富是何其的驚人。這絕對是身份的象徵!

……

「喂!老頭你別發獃啊!趕緊的,要多少錢自己划!」魂淡見這老頭盯著金卡發獃,有點不耐煩了。沒曾想自己第一次見到這金卡時,也和他差不了多少。

「啊!自己划?划多少?」

老頭被這一聲大吼震得回過神來,一時間還有點懵。

「我靠!划多少你問我?」魂淡被這老頭給氣笑了。

老頭這才哆哆嗦嗦的從懷裡掏出一個小巧的划卡器。這種划卡器是爭對現金流通量大的地方而設計的。畢竟金幣這東西還是很沉的,誰吃飽了沒事會抗個幾麻袋金幣在肩上?不被人搶,也要累死。

「爺!您還沒告訴我要接多少個任務呢?」老頭準備划卡時才突然想到自己也不知道現在該划多少金幣。

「老頭!我說你真他娘羅嗦!」魂淡說完一把搶過老頭手裡的金卡和划卡器,「滴滴滴…划個一百萬夠了吧?這樣不就好了!真是麻煩!拿去!」魂淡收回金卡把划卡器扔給了老頭。

老頭看著划卡器上顯示的數字呢喃道:「一百萬!」頓時一怔,睜大眼睛望著魂淡:「這位爺!您到底要接多少個任務啊?」

魂淡抖了抖手上的巨厚本子:「就這些吧!」

「就這些?」老頭驚得目瞪口呆。

「怎麼?錢不夠啊?」魂淡雙目一瞪。

「夠了夠了!只是這裡可是整整十萬個任務啊!」老頭苦笑道。

「那是爺的事,你也要管?!」魂淡摸著自己的光頭,一個瀟洒轉身,往外走去。

「爺!那些可都是今年的任務,年底就要交差的!你只有3個月的時間!」對著魂淡一行漸遠的背影高聲喊道。

「爺!您的押金條還沒拿呢!」老頭突然想到還沒給他們押金條。

「不用了!敢吞爺的錢的人,還沒生出來呢!」魂淡頭也沒回,大步向外走去,轉眼便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我得馬上把這事報告上去!」老頭心裡打定主意,一次性敢接下10萬任務的傭兵團,雖然接下的是簡單級任務,但那也絕對是前無古人了,至於後面有沒有來者就不清楚了。

如果這持有燕氏至尊金卡和一次性接下10萬任務的消息,都不值得他上報的話,那他這輩子也就沒什麼可上報的了。

擁擠的大廳里此時也有不少人快速離去。在這種地方魚龍混雜的地方,總是少不了各個勢力的探子。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