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關上門,陸薇薇就看著他哥,:「小嬌的丈夫好高啊,又那麼壯,如果他們打架的話,小嬌肯定打不過他的,那可怎麼辦啊?」


「噓,你小聲些啊,這要是被別人聽見了多不好啊。」陸震川趕緊讓她小聲點,然後一臉嚴肅的訓斥妹妹:「你怎麼知道人家會打架啊,你在郭家這麼多天還沒有看出來嗎?」

「看出來什麼?」陸薇薇大眼看著哥哥,一臉的不恥下問。

陸震川又想扶額呻吟了,他嘆了口氣,繼續心平氣和的解釋:「你沒看出來小嬌的婆家對她很好嗎?」

「你說的這個我知道呀,不過這個跟他丈夫長得凶有關係嘛。」

「那你想想看,如果他們之間的夫妻關係不好的話,她的婆家人會對小嬌這麼好么?」陸震川對自己這個口直心快的笨妹子循循善誘。

陸薇薇終於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

陸震川也心中一喜,哎!這笨蛋可終於是明白了,不枉費他…還沒等他自我安慰結束就聽到旁邊的小人兒冷不丁的來了一句:「哎!這不是就一句話的事兒嘛,你幹嘛要繞那麼大的灣子呀,真是閑得慌。」陸薇薇一臉的鄙夷。

「你…我…哎!」

陸震川看著走在他前面,一臉無所謂的妹妹,心裡真的是欲哭無淚,他是真想問問父母,到底他們兄妹兩個是不是親的,也許有一個是抱錯了呢。 兄妹兩人的聲音越來越遠,直到一陣汽車發動的聲音傳來。

其實剛剛陸家兄妹的聲音屋子裡的兩人都聽見了,而且還一字不漏,只不過他們現在的眼中只有彼此。

這回分開半個多月,兩人都非常想念對方。

林小嬌每天都會找些事情來做,比如幫著衛淑蘭做飯,收拾家務,雖然說婆婆不讓她幫忙,但是她覺得只有這樣讓自己忙碌充實起來,才不會那麼無聊,因為只要一無聊,就會想起那個出門工作的男人。

她不想變成變成那種每天只能在家等候丈夫回家的女人,其餘的時間她也大部分拿來複習看書了。

進屋以後郭劍鋒一直緊緊的盯著林小嬌看,好像半月不見這丫頭像是豐腴了些似的,但似乎就只是小腹處長了了一點點,臉上卻還是跟以前一樣小小的,剛才抱著她時就感覺到了,重量也沒有什麼變化。

林小嬌當然也感覺到他灼熱的目光了,看到一向冷靜自持的男人像個傻子似的盯著自己看,心裡也感覺甜滋滋的。

兩人在一起膩歪了一會兒,衛淑蘭也提著買的菜回來了,看見在家裡坐著的兒子她一點也不意外,她剛才在門外就已經看見停著的車子了。

看見她郭劍鋒起身喊了一聲:「媽,我回來了。」

「好,回來就好,平安就好。」衛淑蘭眼睛里閃著光,在兒子身上掃視了一遍,見他好好的心裏面便安心了。

「你們餓了吧,我這就做飯去啊。」衛淑蘭看著他似乎又黑了不少瘦了一圈兒的樣子,心裏面很是心疼,心下便開始琢磨著給他弄點好吃的給補補。

這父子兩人都是一樣的德行,只要一上班就對自己身體完全不管不顧的,估計這次也吃了不少的苦受了不少的罪吧,看看都黑成個啥樣了,站在本就白凈的兒媳婦身邊,對比之下簡直黑的跟塊煤炭差不多。

要是郭劍鋒知道在自個兒親媽心裡的形象是這個樣子,肯定會很無語的。

不過他現在的樣子在林小嬌眼裡看起來只會顯得更加爺們兒,充滿了男子氣概,而她就喜歡這樣的他,像山一樣的男人,就好像只要有了他就什麼也不用不怕了,他給她的不只是依賴那麼簡單,還有安全感。

今天周末,中午郭德民也回來了,只有郭敏慧因為去實習了所以沒法回來。

前段時間她找了個在市文化宮的工作,幫人當個小助理幫著整理書冊,雖然說剛去挺忙的,但是她感覺很充實,覺得還跟著學了不少的東西。

中午衛淑蘭本來是只做兩個菜的,因為郭德民父子倆也回來了,所以多做了兩個。

香噴噴的黃豆燒雞和新鮮的蘑菇湯,另外還有拍黃瓜和涼拌糖醋白肉。

黃豆燒雞味道香濃,雞肉燒到一定時候雞皮便會分泌出一定的膠原,混合著被燉煮軟的黃豆,有一絲絲的甜味兒,加上幾個新鮮的辣子,口感真是特別有嚼勁而且還越吃越香。

山上新鮮採摘的鮮蘑菇拿來做湯真是再鮮不過了,林小嬌飯前就先喝了一碗湯,那鮮美讓人齒頰留香,回味悠長。

涼拌白肉用的是上好的五花肉,肥瘦均勻相間,煮好的肉被好刀功切成薄片,淋上調好的湯汁,味道鹹淡適中酸甜可口,再配上一個拍黃瓜真的是特別開胃。

一家人在一起喜滋滋的吃了個開心的中午飯,郭劍鋒也將甄家的事情說了,聽的郭德民一陣唏噓。

衛淑蘭和林小嬌一樣,都感覺特別的額解氣,終於將甄家這顆毒瘤給拔掉了,也算是去了一個心腹大患。

因為在吃飯的緣故,郭劍鋒並沒有告訴家人甄美靜的所作所為,當他聽到的時候也是吃了一驚,沒想到一個人竟然可以這麼瘋狂。

當然,他不說是因為林小嬌懷孕,怕聽不得這些太過於血腥的事情,這是衛淑蘭囑咐他的,而且他也希望她每天都能開開心心的。

不過關於林小嬌的事情還有一樁事,他在外面執行任務的時候,曾經跟他安排保護林小嬌的人通過電話。

當他聽到魏國才那個跟花花公子一樣的兒子竟然敢肖想林小嬌時,他當時氣得差點兒丟下手裡的任務直接殺回來。

把電話那頭向他報告情況的屬下都給嚇到了,不過最後他還是憑藉多年的訓練將那股衝動給壓了下來,後來又聽電話那邊說那狗東西並沒有佔到便宜,他這才稍稍息了息怒氣。

電話那頭的人聽見他的火氣小了些,又才吞吞吐吐的告訴他,那狗東西不但沒有佔到便宜而且還被他媳婦兒給狠狠地揍了一頓,當然他們兩個也跟在嫂子身後給那個王八蛋補了一頓。

「真的嗎?他被我媳婦兒給揍了,快跟我講講是咋回事兒?」郭劍鋒有些意外。

電話那頭一聽他興緻提高,馬上跟竹筒倒豌豆一樣,把事情的前因後果全部一字不漏的告訴了他,而且毛孩講的繪聲繪色的,他聽著腦補當時的畫面,就好像在現場一樣。

好看的菱形唇微微勾起,一泓深潭似的眸子里噙著笑意,正在腦補時就聽見電話那頭又在問:

「對了,隊長,你是不是給了嫂子什麼東西呀,那小子一接近嫂子就暈倒了,而且無論我們怎麼打他都沒有反應。」

如墨的眼睛閃了一下,對著電話說:「嗯,你知道就行了,別到處嚷嚷了,好了就這樣吧,我這邊任務一結束就回來,到時候再跟那個王八蛋好好算賬。」

這邊打電話的屬下,感覺隔著影電話都能感受到那種傷人凍骨的冰寒,聽著那邊電話已經掛了,他也趕緊將電話給扣上了。

旁邊的同事看見他臉色不對問他咋回事兒,「走吧邊走邊說」兩人嘀嘀咕咕一陣子,都開始為那個色膽包天的小子默哀了,他們隊長的手段可不是誰都能受得了的,有的那小子受了,不過他們咋就那麼期待呢。

「劍鋒,想什麼呢?」林小嬌發現大家都在吃飯的時候,這人竟然在捧著碗發獃,她很好奇什麼事情竟然能夠讓他想的這麼入神。

難不成是女人?

怎麼可能,林小嬌笑了笑,開始推著身邊發獃的人,她一連喊了好幾遍,郭劍鋒才回過神來看著她。 林小嬌看著被自己喚醒一臉懵的男人好笑,「你剛才想什麼呢?我喊你好幾聲了。」

「沒事兒,就是想起有點事兒沒辦完。」郭劍鋒隨意的找了個借口,那事兒他準備單獨跟林小嬌聊聊。

「哦」

林小嬌當然不相信他沒事兒了,這個人不管有什麼事情都喜歡自己憋在心裡,這個習慣可不好,他又不是鋼鐵俠,怎麼能夠什麼都消化掉呢。

不過現在不急,等會兒再偷偷的問他好了。

兩個人都有這個打算,看在兩個長輩的眼裡就是小兩口在眉來眼去的傳遞秋波,他們也是樂見其成,吃完飯很快兩人就各自找了借口出門去了那,把空屋子留給了小兩口。

可是林小嬌他們並沒有像衛淑蘭他們想的那樣親親熱熱,而是一臉慎重嚴肅的討論,而且他們旁邊還多了兩個人,這二人正是郭劍鋒留在林小嬌身邊保護她的。

剛才衛淑蘭她們一走,這兩人突然就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嚇了林小嬌一跳,不過看見兩人身上的衣服她很快鎮定了下來。

她拿眼瞅了瞅身邊的男人,怎麼回事兒?

男人看她一眼,你說呢?

我怎麼知道啊?難不成你還派人跟蹤我呀?

看見某人變了臉,林小嬌趕緊滿臉堆笑:「知道啦,知道啦,他們是你派來保護我的吧,謝謝咯。」看見某人臉色緩和,林小嬌心裡不由腹誹,一天到晚就知道擺臉色,哼,現在老娘給你面子,晚上讓你丫的打地鋪。

等那兩人走了以後,林小嬌便一轉身走到沙發坐下,拿起今天在書店買的幾本書中的其中一本翻閱了起來。

看見她裝模做樣的小模樣,郭劍鋒看的稀罕的不行了,幾步走過來就將人抄在了懷裡。

林小嬌綳著小臉,一臉嚴肅又嫌棄的說:「幹嘛呢?注意點兒影響好嗎?您可是領導啊,要是被人看到了可別賴我頭上,我不認。」

「啵」

郭劍鋒快速的在她生氣噘起的小嘴兒上香了一個,看著她故做嫌棄的用手背在唇上用力擦了幾下,更是顯得唇紅齒白面頰生輝光彩照人,他便忍不住一手握住她的後腦勺朝她親近了過去。

林小嬌輕輕的反抗了幾下,便沉迷其中,其實不但他想她,她也十分想他。

直到兩人都快要喘不過氣來,才緩緩的結束了這個熱情的吻。

兩個人額頭抵著對方,都從對方的眼睛中看見自己的身影,慢慢的兩顆頭又靠在了一起,四片唇也膠著在了一起……

「以後一定不要那麼冒險了,小心把你自己給暴露了,知道嗎?」郭劍鋒緊盯著林小嬌的眼睛,雖然她是將魏磊給打了一頓,但是那樣太冒險了,萬一要是被人看見了,她自己也會有事的。

畢竟現在周圍的敵人太多了,萬一被人抓住了把柄,就算他現在手裡有著實權,但有的時候鞭長莫及,他怕自己不在她身邊來不及保護她,如果她有什麼事的話,他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

https://ptt9.com/101617/ 「嗯,我知道了,」林小嬌低著頭認錯,「只是當時的情況我太緊張了,所以就用藥粉將他給弄暈了,不過我很小心,不會有人看見的。」

「雖然沒人看見,但是你從哪裡出來,萬一被人看見了你,到時候也會聯想到你身上的,所以今後一定要小心注意保護自己,打人報仇的事情就交給我來做就好了。」

「真的嗎?」聽見他這麼說,林小嬌欣喜的抬起頭眼睛亮晶晶的看著他,她好期待他到底會怎麼收拾那個王八蛋呢,她也想參與這個計劃,不過,用眼角的餘光瞥了眼郭劍鋒,他肯定不會答應的。

只是還不等她開口,男人就先給她封了口,讓她只能氣的跳腳。

郭劍鋒看著她臉上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只是他絕不允許她拿自己的安全來開玩笑,他一臉嚴肅的盯著林小嬌:「你不用想了,這事兒你是絕對不能參與的,到時候你只管等著看結果就行了,你也不準背著我做別的小動作,知道嗎?」

「哦」林小嬌不情不願的應了一聲,剛抬起的腦袋又垂了下去,心裡的小人已經開始拔刀亂砍了。

突然頭上又被大手不清不中毒額揉了一下,再輕輕的拍了拍,「聽話。」林小嬌哀怨的瞪了他一眼,聽話,我又不是養的小動物,嗤。

看到她彆扭的小樣子,郭劍鋒只是微勾了下嘴角,然後就開始問她這半個月來發生的事情,還有今天上午送她回來的那兄妹兩是誰。

林小嬌不是高冷的性子,就算是跟他賭氣彆扭也抗不了五分鐘,本來兩人就很久不見了,現在難得他回來了,剛才也不過是一些小事,所以她很快就將剛才的事情拋諸腦後了。

然後一臉興緻勃勃的跟他說起了自己陸家兄妹的事情,特別是陸薇薇,她們可真是有緣呢,沒想到上次就在火車上面待了兩天認識的一個朋友,竟然這麼有緣在這裡又碰見了。

而且陸薇薇還告訴她,這次過來的話可能多住些日子,所以這段時間每天都是她過來陪著林小嬌的,不然的話她不知道得有多無聊哦。

郭劍鋒看林小嬌眉飛色舞的說著,雖然她臉上帶著笑容,但是他知道,她肯定一個人很寂寞,平時爸媽上班家裡面也沒人陪她,而自己也是常常身不由己。

「嬌嬌,後悔嗎?」他鬼使神差的脫口而出,但是馬上就後悔了,他怕聽到自己不想聽的答案。

「啊?」林小嬌正說道高興處,突然被他給打斷,一時就沒反應過來,不過她是個聰明的姑娘,只是想了想便知道他指的是什麼。

本來她想要直接就回答不後悔,但是想到剛才他一臉嚴肅的教訓她的事情,便想要惡作劇。

於是她故意低下頭,一手扶著額,其實是用來遮住他的視線的,然後裝著一臉沉思的樣子,半晌不語。

郭劍鋒見她這個樣子心中不由得有絲心慌一閃而過,但是他有多年修行的面癱技術,足以讓人看不出來。

兩人就這麼綳著,看誰先說話,最終還是林小嬌憋不住了,放下了擋額頭的手,抬起光潔的小臉,兇巴巴的看著他。

這個人真是一點也不浪漫,難道就不知道來哄哄她嗎,真是個笨蛋。 「不許說後悔。」

林小嬌什麼都還沒來得及,就又被霸道的男人一句話就給堵住了口,只好翻了個衛生球給他,紅艷艷的小嘴兒噘的高高的,都可以掛一個小水桶了。

「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你這叫做官僚作風,剛才也是你問我的,現在又不許人家回答,你什麼意思嘛。」

郭劍鋒盯著她沒有吭聲,如墨玉一般的眼眸看著她,裡面像是有吸力一樣,林小嬌感覺自己多看幾眼就能被他吸走魂魄,只能跟著他說:「我愛你。」

「乖,我知道。」

「啊,你個混…唔」

半晌,林小嬌滿面羞紅的看著那個站在床前背對她穿衣服的男人,突然發現他身上又添了一道新傷。

起身心疼的趴在他背後,在那剛結痂不久的傷口上輕輕印上一個憐惜的吻,感覺唇下的皮膚顫抖了下。

「還疼嗎?」

「不疼了」深邃黝黑的眼睛看著林小嬌,只要一看見你我什麼都好了……

「這都是你那顆參賣的錢?」

https://ptt9.com/90897/ 空間的小屋裡,郭劍鋒看著在箱子裡面被碼放的整整齊齊的錢,眉頭皺了起來形成一個大大的川字。

「是呀,怎麼樣?我厲害吧?」 https://ptt9.com/133950/ 林小嬌有些得意的笑著回答。

「嗯」

見他不說話,林小嬌心裏面有些忐忑:「怎麼啦,你看起來好像不太高興呀?是不是我不該拿參去賣呀?」

看著她那麼在乎自己的心情變化,郭劍鋒放鬆了臉部線條,寵溺的在她頭頂上隨意的揉了一下,說:「沒事兒,就是以後盡量小心一些,這段時間外面可能會發生些比較大的變動。」

「而且你這樣一個人單槍匹馬的就跟著一個陌生人去他家,太大意了,以後別這樣了。」

心不在焉的應了一聲,大的變動,林小嬌貓兒似的大眼睛眨了眨,難道是要,嗯,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

連陸薇薇的哥哥也被弄回來了,而且還重回了學校,等著她把孩子生下來剛好差不多呢。

林小嬌看了看自己依舊平坦的小腹,感到有些疑惑,怎麼看起來就跟沒懷孕一樣啊。

用手觸了觸哪裡,發現也跟往常不同,以前的腹部雖然平坦但是是軟軟的,現在就算自己躺平,卻能用手感覺到哪裡有些偏硬實的手感。

可能因為她跟別人比起來太過於正常了,造成了這種錯覺吧,畢竟別人都是整天不舒服的吐啊,渾身無力之類的,只有她像個沒事兒人一樣。

讓她對肚子里的那個小傢伙充滿了期待,這一定是個聽話的好寶寶,這麼小就知道不折騰媽媽。

林小嬌突然想起甄美靜來,「甄美靜不是懷孕了嗎,那上邊兒會不會讓她繼續留在S市呢?」

聽到那個女人的名字,郭劍鋒其實並不想提她,但是林小嬌遲早會知道的:「她確實是被留了下來,但是是被送去了精神病院,至於她肚子里的孩子應該看自己的運氣了。」

「精神病院?甄美靜瘋了?」林小嬌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像那麼瘋狂的女人竟然會瘋,肯定是裝的。

她想什麼臉上已經一覽無遺了,郭劍鋒唇角一勾,「我也覺得她是裝的,不過在被宣判當日她的表現確實可以被當做是瘋子。」

「她做了什麼?難不成是把人給殺了?不可能吧」

「她把一個看守她的婦女,嘴唇給咬了,」郭劍鋒邊說邊注意觀察林小嬌的表情,見她只是有些驚訝並沒有太大的反應,覺得她接受能力還不錯。

其實那是林小嬌接受能力不錯啊,她前世看了那麼多的電視劇,裡面什麼稀奇古怪的狗血劇情沒有啊,現在不就是一個女人咬了另外一個女人一口嘛,有啥好大驚小怪的。

還有啊,她覺得後邊肯定還有更勁爆的劇情等著她,不由得催促著:「你繼續說啊,別停啊。」

挑了下眉頭,郭劍鋒望著她期待的小臉,心想這丫頭還真是好奇心重。

「她把那個婦女的嘴唇咬掉了一塊肉,還吃了下去,後來上頭就給她改判…」

「嘔,嘔…別說了」

還不等他說完,某人已經奔向廁所,來到洗手池乾嘔不已了。

過了好半天,林小嬌感覺自己胃裡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吐出來了,這才渾身無力的漱了漱口。

由於虛脫,被某人一把抱起抄在懷裡抱了出去放在床上,還給她拿了一個枕頭在後邊靠著,讓她能夠舒服一些。

林小嬌雖然感覺胃裡面已經空了,可是只要一想起她聽到甄美靜將活生生的人肉給咬了下來。還吞下肚子,她就覺得心裡十分犯噁心。

趕緊把放在床柜上的一個盒子打開,在嘴裡放了一塊腌漬的酸甜的梅子,這才將那種不舒服的感覺給壓抑了下去。

看見面前坐著的男人一臉心疼自責的樣子,林小嬌對他笑了笑,但是那笑容怎麼看都有些虛弱。

捂臉大笑 她雖然已經沒有繼續吐了,但是一張小臉因為剛才的原因,顯得有些蒼白,郭劍鋒心裡有些自責。

他剛才看見林小嬌好想一點也不害怕,就以為她膽子挺大的,索性就把那事兒跟她說了,可沒想到結果是這樣。

早知道他就先捂住好了,能瞞她多久是多久,總不至於像剛才那樣,看的他也跟著胃疼起來。

「沒事,我只是想不到她會那樣,不過,算了不說她了,講講你打算怎麼收拾那個想要欺負我的人吧。」林小嬌覺得一說起來就感到噁心,只好換了一個話題。

郭劍鋒沉吟片刻,當她都以為他不打算開口的時候,就聽他說:「我們一直都有同事在監視著魏家,本來不打算這麼快就打草驚蛇的,但是現在是他自己撞上來的。」

「那有什麼發現嗎?我能知道嗎?」

默然……

林小嬌知道單位上的事情她本不該問的,不過心中就是覺得很好奇,所以隨口問一下,見他沒說也覺得無所謂。

「你明天有時間嗎?」

郭劍鋒挑眉看她,「想出去玩兒嗎?應該沒事兒,想去那兒?」

「我想去找薛老爺子幫我做幾件衣服可以嗎?我現在的衣服尺碼都很小,但是過不了多久肯定不能穿了,我想請他幫我做幾件。」林小嬌拿著手上的衣服給他看。

這衣服確實現在穿著很合身,但是等過兩月肯定不能穿了。 「好,那明天我們就去,不過家裡面有布料嗎?要不要去百貨店買點。」

「還要買?」

「怎麼了?」看見林小嬌瞪圓眼睛的樣子,郭劍鋒有些不太懂她的意思。

「你難道不知道家裡已經有很多布料了嗎?還買,如果媽知道了說不定都會有意見了。」

「我不知道啊,家裡有很多布料嗎?我怎麼沒有見過。」

林小嬌有些無奈的扶額,這個男人真的是除了對他工作上的事情門兒清,對家庭瑣事是完全沒放心上呀。

她帶著[懵懂不知]的男人來到卧室的小倉庫,然後把門拉開,裡面有兩個大的木箱子,把上面蓋子一打開,裡面全是各種用牛皮紙袋包好的各種布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