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丁武再多學幾門武學,多多積累,武道造詣再深厚一些,到時再自創功法。


如果草率自創功法的話,很容易出現顏良文丑《虎狼訣》的情況,存有極大缺陷,無法趨於完美。

反正丁武現在不過是先天境。

先天境層次,主修《龜息功》,輔以《銀龍訣》,足矣!

等即將邁入宗師境界的時候,再自創功法也不遲!

「來,公明,你我再戰!」

稍稍休息之後,丁武再度邀戰。

「好,主公小心了!」

徐晃掄動大斧,低吼一聲,直撲而來……

時間飛逝,眨眼間一個月過去。

丁武奪舍的這段時間裡,以「王允斬殺天師道高手,神魂損傷」為由,並未上朝,也從不入皇宮議事。

董卓還以皇帝名義,賜下一株定神養魂的靈藥,丁武欣然接受。

這株靈藥能滋養神魂,對於丁武提升神魂道法修為,有極大的幫助。

算算時間,從丁武奪舍開始,已經一個半月時間過去。

奪舍第四十六天。

清晨時分。

轟隆!

丁武操控王允肉身,正在書房練字,一聲爆響從皇城方向傳來。

丁武下意識抬頭,透過窗戶,向著皇城方向望去,隱約見到半空之中,兩股氣息升騰糾纏。一股是黑色魔氣,一股卻是金色武聖之軀的氣息。

「皇城異變,是董卓與呂布!」丁武雙目微微一亮。

約莫一個時辰之後,死士李忠來報:「大人,在下探聽到消息,皇城之中,董卓呂布爭吵,董卓以手戟拋擲呂布,呂布以武聖之軀,崩碎手戟。」

「哦?」

丁武高深莫測,微微一笑。

歷史上,董卓就因為一件小事遷怒於呂布,以手戟擲之,被呂布躲了過去。雖然事後董卓道歉,但兩人之間已然產生了嫌隙。

現在在丁武反覆離間之下,兩人終究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嫌隙既然滋生,就難以再彌補!

「也該是我出馬的時候了!」

丁武淡然一笑。

「明日,我便上朝!」

「李忠,你找人送出請帖,邀呂布明日到咱們府中赴宴。我得幫董卓,好好勸勸他這個義子……」丁武雙目眯起。

第二日,入夜。

王允府中,觥籌交錯。

呂布端坐上首位置,臉色無比肅然,一言不發,一杯杯的喝悶酒。下首陪酒的除了「王允」之外,還有高順、侯成、魏續等幾個呂布手下的將校。雖然席間歌舞升騰,但因為呂布面色肅然,整個宴會氣氛都稍顯凝重。

「下去吧!」

一舞畢,王允揮手讓舞姬下去。

「溫侯再飲一杯!」

王允向呂布敬酒。

「溫侯,老夫職責在身,奉太師之命,勸導溫侯幾句,還望溫侯不要見怪。」

王允先小心向呂布賠禮。

「外面有傳言,太師為了凝聚魔軀,成為魔尊,要對溫侯出手,其實不然。據老夫所知,凝聚魔軀,吸收三尊大宗師氣血,已經足夠。無非……就是凝聚的魔軀弱一些罷了。太師已經向老夫言明,讓老夫轉告溫侯,太師並無殺溫侯之心。」王允小心翼翼,低聲說道。

「老匹夫!」

呂布口中,傳出低沉嘶吼。

咔嚓!

他手中青銅酒樽,捏成銅粉。

王允身子一顫,似乎畏懼。

「唉!」良久,他輕嘆一聲。

「溫侯若是不信任太師,還是尋個由頭,先離開長安,暫避鋒芒吧。待太師凝聚魔軀,溫侯再回來,謠言自然不攻自破。」王允搖頭,低聲說道。

「方才布失禮了,還望王大人不要見怪!」

呂布長身而起,向王允行禮賠罪。

「王大人處處為我考慮,布感激不盡!」

「我本是背主無德之人,太師用我,不過是為了抵擋關東十八路諸侯罷了。現在西涼魔軍將至,太師即將凝聚魔軀,自然也就用不上我了……」呂布雙眼眯起,「今日之後,布稟報太師,願率一軍,北上與匈奴一戰。待塵埃落定,再回長安!」

【謝書友我不願錯過你、賢菲王道1988打賞!】 會客廳中,王允依舊不斷勸酒。

而在王允府邸書房之中,傳國玉璽之內,丁武卻已經面帶微笑,顯現出了胸有成竹的神色。

「呂布準備率領一隻軍隊,北渡黃河,抗擊匈奴。」

「匈奴左賢王這兩年蠢蠢欲動,妄圖趁著中原內亂,入關劫掠。我預測中原若是繼續動亂下去,不出三年,左賢王必然入關。這次呂布率軍北上,倒是可以狠狠殺一殺匈奴左賢王的氣焰。」

「不知道左賢王這位大魔,能否抵擋住呂布這尊武聖!」

丁武自言自語。

「呂布離開長安之後,我們立刻實施最後一步計劃。」

「紅裳,我要你以王允義女的身份,到張濟府上,請張濟夫人鄒氏一同入宮。就說伏貴人煩悶,要找人解悶。到了宮中,你立刻制住鄒氏,我們用傳國玉璽,暫時將她囚禁起來。」

「之後,我去找張濟,就說鄒氏被董卓擄走。」

「到時候,張濟必然和董卓反目成仇。」

「我、皇甫將軍、公明以及張濟,四位大宗師層次強者,共同出手,誅殺董卓!」

「紅裳與奉孝操控傳國玉璽輔助。」

「必然可以成功!」

丁武沉聲說道。

「這一次,誅殺董卓,我等必然名傳天下!」丁武低喝。

「我等願助主公,誅殺董賊,萬死不辭!」皇甫嵩、徐晃、郭嘉此時全部面色激動,拱手屈身,沉聲應道。

第二日,呂布上奏董卓,希望帶兵出關,剿殺匈奴魔軍。

董卓應允。

他與呂布已經有了嫌隙,把呂布留在身邊,也擔心呂布反戈一擊,不如將呂布派出去。有大宗師張濟守護皇城,董卓倒是可以安枕無憂。

他撥給呂布三千兵馬,封呂布為征北將軍,即日出關作戰。

第三日,呂布攜張遼、高順、侯成、魏續等部將,引三千兵馬離開長安,北渡黃河,經馮翊郡,入草原,與匈奴一戰。

又過了五日,約莫呂布率軍已經渡過黃河,即將進入草原,丁武立刻實施下一步計劃。

張濟府邸,內院之中。

兩位妙齡女子,端坐在張家主母房間之中說話。

兩個女子都是美的不可方物,上首主位上的那女子約莫二十歲,容貌嬌艷妖媚。而下首女子則更加年輕,十六歲左右,清雅脫俗,卻又傾國傾城,更勝上首那女子兩分。

「鄒姐姐,我隨父親進皇城,入宮見了伏貴人,伏貴人年紀尚小,就已經成為宮裡的貴人,她是大司徒伏湛後人,執金吾伏完之女,早晚要成為當今皇后。她到底只有十二歲,上次見到我,說起宮裡煩悶,想召大臣女眷入宮陪她解悶,我就想起了鄒姐姐。」

下首年輕女子,正是任紅裳。

她以王允義女身份,前往張濟府邸,求見張濟之妻鄒氏。

鄒氏名為鄒寧,是張濟新納的嬌妻。

後世曹操就是貪戀她的美色,激怒張濟之侄張綉,被張綉聯手鬼師賈詡,斬殺曹操帳下大將典韋、長子曹昂、侄子曹安民。

就連曹操自己,都幾乎慘遭誅殺。

現在,丁武就是要利用鄒寧,離間張濟、董卓。

「鄒姐姐是張將軍家眷,張將軍護衛皇城,鄒姐姐入皇城倒也方便。」

「所以我冒昧前來,想明日請鄒姐姐同我一起前往宮中,陪伏貴人說說話,解解悶。」

任紅裳臉上帶著淡淡笑容,向鄒寧說道。

「能陪著伏貴人說話解悶,這是咱們的福氣。」

「今晚我收拾一下,告知我家張將軍,明日便可以入宮。」

鄒寧同樣微笑,向任紅裳。

又和鄒寧說了一會兒話,任紅裳告辭離去。

乘坐馬車離開張濟府邸不久,一道金光射入任紅裳馬車車廂內部,正是傳國玉璽。

嗡!

任紅裳直接進入到傳國玉璽內部。

「明日我和鄒寧就要前往皇城,到時候,丁武你操控王允肉身,帶我們直接進入後宮。王允乃是大漢司徒,與董卓關係親近,地位極高,平時出入皇宮,甚至不需要通稟。只要進入皇宮,我們立刻動手。」

任紅裳凝聲說道。

回到傳國玉璽之中,任紅裳重新帶上面紗。

倒不是她不願意在丁武面前暴露相貌,而是這金鑾寶殿內,還有皇甫嵩、郭嘉、徐晃三人,任紅裳到底是女眷,需要稍稍迴避。

「若是沒有什麼意外,明日夜間,便可以動手。」丁武正色說道。

「皇甫老將軍現今身體如何?若是對董卓出手,能否全力以赴?」丁武望向皇甫嵩,口中詢問。

皇甫嵩早年練功出岔,內臟損傷,現在即便修鍊《龜息功》,想要完全恢復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這次圍殺董卓,皇甫嵩身為中等大宗師,乃是主力,丁武必須要確定,他能否發揮出全部力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