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丁琳聽到“刺殺”二字,目光再次一閃,問道:


“誰是李多帥?”

“我!”

那人站出來。

正是剛纔被瓔珞狠狠地瞪視一眼的貴族公子。不僅如此,他還是之前懇請楊九天幫忙未果的那人。

在場的所有人,幾乎每個人都對他不怎麼看好。而身爲地下黨情報員的朱翔,卻是一直在暗中注意李多帥。

見李多帥站出來,朱翔將腳步緩緩移動到楊九天的身邊,在楊九天的耳畔輕語說道:

“這個人精通幻術,是天羅大陸最傑出的刺殺者。而且他這次前來軍事學院,目標就是你!”

楊九天聞言一驚,聽到幻術二字,楊九天的眉宇間透着凝重之色。忍不住多看了李多帥幾眼,實在無法從他那唯有紈絝子弟纔有的外表當中看出多少危險之感。

或許,也正是這種看起來並不危險的人,纔是最爲危險的人。

正當如此想着,丁琳一臉認可地說道:

“那好,你也通過了,靜待明日的通知!”

“是!”

李多帥衝着丁琳抱拳一禮,轉身離開的時候,還暗暗在楊九天的身上瞄了一眼。

這一眼,更令楊九天相信了朱翔所言。心道,今後一定要多多戒備此人。

暗暗目送李多帥離開考場,眼看李多帥就要走出考場大門,只見他身形一閃,竟像是憑空消失一般…… 楊九天萬沒想到,這軍事學院的學員們,個個都是深藏不露的高人。

心道,方纔留下來的這些人當中,恐怕是沒有多少人,不能憑藉自身之力,通過方纔的體能考覈。

大家都在保留實力。

如此看來,他們在皇家紙箋之上所寫的個人特長,也一定都還有更多的保留。

正當如此設想,只見身邊的妙玉突然拉了拉楊九天的胳膊,輕語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個人一定和盧將軍家的少爺,有着密切的關聯。”

楊九天聞言,心生好奇,“妙玉,你是怎麼知道的?”

妙玉正要回答,只見站在不遠處的刁勝利,一直用一種懷疑的目光在審視着他們兩人,便是對楊九天使了使眼色,住了口。

楊九天何等聰慧,頃刻就察覺出來。

兩人沒有再繼續多說一句話。

此間,高臺上的項莊又大聲念道:

姓名:小菊。

特長:力比千鈞。

念道小菊,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極爲歎服。

方纔,大家可都是親眼看到體型嬌小的小菊,輕鬆就能將千斤重的銅人,輕鬆地扔出去一百米的距離。

她自稱力比千鈞,自然毫不爲過。

丁琳從項莊的手中拿過紙箋,見小菊的字體娟秀,倒像極了深居宮中的高級奴僕。看了一眼臺下身材嬌小的小菊,暗暗生笑,卻是很快又一臉冰冷,一本正經地大喊道:

“小菊,你已經通過考覈,請暫且回去,等明日通知!”

小菊禮貌地點點頭,“多謝丁老師!”

她的聲音變得柔和許多。

大家的目光,也都匯聚在她的身上,每個人都用最崇拜的目光看着她。

就連楊九天,也對她頗爲欣賞。

只是大家都以爲,她謝過丁琳以後便會離開。只是沒想到,她謝過以後,仍然佇立在原地不走。

更爲意外的是,丁琳也沒有要驅逐她離開的意思,只是衝着身後的項莊,揮了揮手,道:

“你繼續念!”

項莊有些不解,但也沒有多問,繼續念道:

姓名:獨孤飛燕。

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在座的每一個男人,眼前都放了光。

他們似乎都在期待看看,這個相貌非凡的獨孤飛燕,究竟會有何種特長。

然而,大家等了很久,就是沒有聽到項莊繼續念下去。

片刻以後,就連丁琳都等得有些不耐煩了,便轉臉看着項莊,問道:

“你怎麼不念了?”

項莊一臉尷尬,“對不起,丁老師,在下實在念不出口。”

“念不出口?”

丁琳一臉不耐煩,從項莊的手中奪過紙箋,定睛一看,臉色瞬間也變得極爲精彩。

“噗嗤!”

她禁不住笑出了聲。

沒有人知道上面究竟寫了什麼,而且每個人都在期待丁琳能夠念下去。

但丁琳沒有念下去,因爲她好像也念不下去,只是含笑說道:

“好啦,飛燕姑娘,你已經通過考覈了,你們先回去,明日等通知吧。”

“多謝!”

獨孤飛燕也極爲禮貌,衝着丁琳拱手一禮,方纔轉身離開。

在場每一個男人的視線,都追隨着獨孤飛燕婀娜多姿的背影而去,彷彿在頃刻之間,連魂魄都跟着獨孤飛燕一起飄走了。

“這就是美人啊,天底下還有哪個女人比她更沒麼。”一個貴族這樣說着,口水都險些留下來。

而另一個貴族公子,在看着獨孤飛燕離開之時,那款擺的腰肢,和清新脫俗倩麗的背影之時,竟然忍不住流了鼻血,還讚不絕口道:“天底下一定不會有人比她更漂亮,入學以後,我一定要泡她。”

……

衆說紛紜。

大部分的男人見到獨孤飛燕,想必都會被她所傾倒。

而現場只有一個男人的目光,一刻也沒有轉向過獨孤飛燕。

這個人,就是楊九天身邊的那個男人。

楊九天不禁對他產生了一些興趣,就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只見他虎背熊腰,身材雄壯,一臉粗糙,手掌比尋常人的腳掌還要厚。第一眼看去,就知道這個人的體力也一定非比尋常。

與此同時,臺上的項莊,又開始念出下一張紙箋上的信息:

姓名:沈魯。

念出這個名字的時候,大家似乎都沒有聽到。

因爲這個時候,獨孤飛燕剛剛走出考場。

而有人在私下裏議論道:“你們猜猜看,這飛燕姑娘的特長到底是什麼?”

有人道:“依我看吶,肯定不是什麼好的。”

也有人說道:“不對不對,一定是有什麼驚天之謎。”

前者道:“你們這樣說話,就不怕被那個力比千鈞的小菊給扔出去?”

後者道:“你們看吧,丁老師沒有念出口,想必是什麼難以啓齒的話。”

前者道:“不管是什麼,你們也不能這樣議論出來,毀了人家的名節。”

後者道:“切,我們又沒什麼,你怎麼知道我們說的話會毀了她的名節?”

前者聞言,不服氣,道:“反正狗嘴裏吐不出象牙,我也不跟你們一般見識,等人員篩選完了以後,我一定要去找項莊問個明白。”

萬界神皇 “嗯,有道理….”

衆人都打定主意,要去想項莊問個明白。

他們說話的速度很快,而且每個人的臉上,都寫着“奸猾”二字,令人大爲不悅。

正當他們陷入自我陶醉的同時,他們卻沒有意識到,臺上的項莊已經被丁琳叫停。而且,丁琳正用一種憤怒的兇光,怒視着臺下這般“長舌婦”般的男人。

當他們發現的時候,每個人都臉色一沉,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低垂着頭,不敢擡頭去看丁琳的眼睛。

而丁琳已經震怒,呵斥道:“滾出去,剛纔在下面胡言亂語的人,統統給我滾出這裏!”

這時候,他們才意識到自己剛纔犯了錯,但卻爲時已晚。

“唉!”

有人嘆息。

有人埋怨,“都是你們,你們不那麼多廢話,至於這樣麼!”

還有人哭喪着臉,“完了,這次回去,一定會被鄉親們笑死的!”

這些貴族公子,在來到軍事學院之前,好像都是在鄉親們的面前說了什麼大話一般,每當有人被淘汰,便有人說出上述這樣的話來。

在他們走出考場的時候,丁琳直接從項莊的手中奪過紙箋,問道:

“沈魯可還在隊列當中?”

“沈魯在此!”

那人聲如洪鐘,氣力十足,正是楊九天身邊那個生得粗糙雄壯的男人。 衆人同時看向沈魯,每個人的目光當中,都帶着一絲敬畏。

丁琳也在仔細地打量着沈魯,目露精光,從項莊的手中,倏然奪過皇家紙箋,定睛一看。

上面寫到:

姓名:沈魯。

特長:開山掌。

衆人不識何爲開山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