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七七,你讓我該如何感激你呀!你替我解了大圍。你想去哪裏玩,我現在就和你一起去。”


“我是爲了圖你的感謝嗎?周然你想錯了,我只是看不慣有些人目無法紀,爲所欲爲而已,這其實是每一個公民應盡的義務,所以你真的不必太在意了。”

朱七七裝作一副很輕鬆的樣子,誰能知道她回去會不會是一場狂風暴雨。孫少一定會在朱煥天的面前告朱七七一狀,甚至會跟朱煥天翻臉。

“七七,我只是擔心你。這樣一來,損害的不僅僅是孫少一人的利益,恐怕也要連累你的嗣玖集團了。”我不無憂慮的說道。

“沒事,他孫少還能把我怎麼樣?你真要感謝我嗎?”朱七七突然顯得十分認真起來。

“那當然,你幫了我的大忙,理當如此的。”我連忙說道。

“那你能娶我嗎?”朱七七問道。

我剎那間愣住了,朱七七的要求讓我一時難以接受。我的臉色頓時更加暗沉了,竟不知該如何回答朱七七的問話。

“周然,我只是開玩笑的。看你嚇成什麼樣了,我就這麼讓你害怕,或者讓你討厭嗎?”朱七七剛纔明顯是當了真,見我如此,只好說是跟我開玩笑而已。

“七七,對不起!除了婚姻我不能自己做主,其他的什麼要求我都能答應的。我其實也是身不由己,請你能夠體諒我。”

我此刻感到甚爲不安,朱七七的心情並不是很好,而我卻不能真正的安慰於她。

“周然,你送我回去吧!我不想讓你爲難,本來想請你跟我演一場戲哄哄我爸爸,我看現在就算了。”

朱七七顯得很失望,或是因爲我剛纔太過誇張的表情傷到了她。

“七七,不就是演一場戲嗎?我答應你。”我認真的說道。

“真的……”朱七七的表情頓時亮了,她顧不上傷口的疼痛,雙臂挽着我的脖子,狠狠的親了我一下。

我和朱七七到了她家的豪宅,這回不是朱七七刷臉,而是傭人將門打開了。我的車便直接開到了院內,在露天的停車場上,已然停了好幾輛豪車。

其中有一輛是孫少的,我一眼就能看出來。在寬敞的花園了,早已擺下了許多張桌子,每張桌子旁都撐了一把巨大的遮陽傘。

我看到的又是趙東昇,孫少,陳龍,趙東閣等人。朱煥天此刻是主人,顯得異常的興奮。在院中,挑起了一條巨大的橫幅,上書熱烈慶祝周然先生和朱嗣玖小姐訂婚快樂幾個鎏金大字。

我看到這一切,甚至想撇下朱七七拂袖而去,看到朱七七哀婉的眼神,我又有些不忍。

“周然,我爲了出庭作證,讓我爸爸得罪了孫少已經趙家班所有的人。我爸爸也是無奈,只得讓你我來演一場戲。他可以向那些人解釋,他的女兒是在幫助自己的愛人,而不是毫不相干的人。”

朱七七和朱煥天可謂用心良苦了,即使是假的訂婚儀式。我卻知道,要不了多久,蓉城便會傳得沸沸揚揚。

“七七,你考慮過我的感受嗎?”我感覺好無奈。

“周然,我一個女孩子都沒有將這樣的一個儀式當真,你卻看得那麼認真。你要想走就走吧!”朱七七顯得有些落寞。

我正在猶豫不決的時候,卻突然看到了一個人。他由朱煥天親自請了進來,一臉的得意洋洋。

高飛凱?這不是高爺爺要我尋找的人嗎?我沒有想到在這裏能夠見到他。此刻留下來的真正目的,就是想單獨和高飛凱坐在一起,跟他說說高爺爺的事情…… 第193章蠻荒城,頻繁的難民

半響之後,一切歸於平靜。

周圍那些星獸將一切收於眼內,一個個鋪墊在地,百獸誠服,在他們看來鳳兒打敗了身為王者的翼龍自然就是他們的頭領。

鳳兒漠然的盯著火葬之地那些星獸們,她嘴角流下一絲鮮紅的血跡,不過她毫不在意,只見她張開雙手朗朗道:「從今以後,泥龍沼澤只有一個王者,泥龍獸族必須心悅誠服於我。」



斯嗷

無數聲獸吼似乎在回應鳳兒的話,鳳兒嘴角掀起一絲笑意,能夠脫離翼龍的控制對她來說意味著掙脫束縛,開始自由的生活,不過有一點就是她目前還不能離開火葬之地太久,整個地域對她來說唯有火葬之地的火屬性之力最為濃郁,一旦脫離太久對她而言卻是一個不小的負荷。

一切終於結束了,以後她就是整個泥龍沼澤的王者,泥龍沼澤的星獸都將受她驅使。

而這一次的震動對於暗之三角城的人類來說也是一個非常大的震蕩,他們自然不知道泥龍沼澤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從聲勢來看還有火葬之地上空那場戰鬥來看,那是一場超強級的較量,這一場較量,無數的人類高手在泥龍沼澤邊緣觀望。

其震蕩程度比之數月前發生在萊特城的那場巨神星力學院戰鬥都有過之而無不及,畢竟等級不再同一個層次上,星尊之間的戰鬥波及了整個火葬之地,此刻火葬之地一片狼藉,無數的山體被這場戰鬥波及的紊亂不堪,無數的灌木叢,小樹都生生被拔起,整個火葬之地好似成為了一片火海,火海過後必定會是一片焦蕪。

同一時間,在蠻荒城,貝克並不知道在暗之三角城的泥龍沼澤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他已經進入了蠻荒城地域之中了。

剛一進入蠻荒城,他便看見城內無數的難民,而城內家家戶戶都緊閉家門,街道上討飯的多了,有些小孩子已經一兩天都沒有吃飯,不少難民打著包裹開始準備遊走異鄉。

貝克三人進入城內的時候正好看見大批的難民開始從蠻荒城后城門朝外遷移。

后城門門口。

貝克瞭望這景象,心底心緒萬千,牽著追風馬走過。

街道邊。

「大人,來點吃的吧,我跟孫女兒已經兩天沒有吃飯了。」

貝克的身子頓下,目光一轉,這是一位老婆婆,她手上正牽著一位身材嬌小的小姑娘,小姑娘年紀不大,臉上看起來不過八九歲的樣子,但她皮膚枯黃,身體瘦弱,除了臉蛋兒比同齡的孩子成熟一些之外,其餘的看起來連平常人家的七歲孩子都不如。

她比較認生,見著比克一行人好似很害怕,所以一直躲在老婆婆的背後。

「薩琳娜……」貝克盯著老婆婆與那女孩兒,爾後喃喃對身後薩琳娜道。

薩琳娜經過這些天與貝克的相處已經大致摸清貝克的心性,見此立即明白他的意思,他從身後的包裹里抄出十個星幣還有一些乾糧,這些乾糧是他們在一天前在過來蠻荒城的一個小鎮上買來的其中一些。

小女孩兒看著食物,眼睛似乎放著光一般,不過幾個粗糙的饅頭以及大餅,卻能夠讓人為之而動成這樣,足以想象他們食物缺乏成什麼樣子。

看著薩琳娜手上的一些乾糧與星幣,老婆婆連忙激動的差點兒跪下來,只聽這時貝克輕聲問道道:「老人家能否告訴我,蠻荒城發生了什麼事,你們何以這般模樣。」

在貝克的記憶里,蠻荒城雖然處於三國交界的地帶,但是一直以來也算富裕,從沒有這樣多的難民出現的情況發生。

此刻街道冷清的不行,整個城內打開的鋪子屈指可數。

而街道上的人卻是不少,而且大多數都是難民。

「你們不知道啊,現在城東鬧瘟疫,我們本來是那一帶的居民,可是現在城東因為城主府的大人們害怕瘟疫蔓延便將那片區域隔離了,家裡就算是有東西也不能帶出來,怕沾染了髒東西,以免讓其他街道也惹上瘟疫。」老婆婆泣聲道。

「難道城主府就沒有給你們安排地方食宿?」這時候一直在薩琳娜與貝克身邊一聲不吭的小鳳凰忽然說道,此刻小鳳凰已經在上一個城鎮換下了衣服,變成一位亭亭玉立的大美女,其美貌程度居然不比薩琳娜差。

見著貝克身邊兩位大美人,再看貝克的穿著也不是平民模樣,老婆婆自然將貝克當成了那位大人物子弟。

老婆婆搖了搖頭嘆了一聲道:「東城這次受災人數很多,那可是好幾萬人,城主府就算是有心也無力,他們給我們發放的星幣本來還夠用,可是這些日子城內奸商糧食漲價一天比一天貴,我們身上的星幣已經在兩天前就用光了。」

「那些可惡的奸商。」小鳳凰舞了舞拳頭,衣服齜牙咧嘴的樣子,露出兩顆可愛的小虎牙,繼而道:「聽說蠻荒城城主豪斯是一位相當有德望的人,難道他沒有想辦法去壓下那些奸商?」

「城主大人已經四天沒有出現過了,聽城內傳言城主大人受了重傷,此刻正危在旦夕,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城主大人確實是一個好人,可是蠻荒城受災人數這樣多,本來城區有些富貴人家偶爾也會出來施捨一些給我們,但我們人數實在太多了,就算是有些善良的人也顧不上所有人。」

聽著老婆婆的話,三人有些明白了。

貝克環視整片地區,他的神識一掃就這一條普通的街道至少就有數百難民在來回走動,而整個蠻荒城像這樣的街道有數百條,難以想象。

他搖了搖頭,就算他有三頭六臂,但面對這樣多的人也沒有辦法扭轉局勢。

「我們走吧,先去見我父親。」貝克喃喃對薩琳娜道,爾後看向小鳳凰又說道:「我們就在這裡分別吧,希望你儘快找到自己的夥伴。」

薩琳娜回頭看了小鳳凰一眼,對她示意般的點了點頭,爾後跟著貝克走去。

看著遠去的兩人,小鳳凰卻也沒有理由再跟著他們,不過這時候只聽薩琳娜道:「貝克,我們現在去哪裡?」

「城主府。」

「城主府?」

「恩,忘了告訴你了,我父親就是蠻荒城城主豪斯,我已經有兩年多沒有回來了。」貝克臉上一抹愁容,從種種跡象來看,豪斯是真的出了問題,他已經迫不及待要回到他哪裡去了。

薩琳娜喃喃道:「原來他的父親是一位城主,難怪他一路要這樣不辭辛苦的趕回來。」

本書源自看書網 高飛凱的出現,讓我原本要離去的打算頓時消失了。高爺爺已經是風燭殘年,想見見自己的徒弟,本是無可厚非的事情。當然高爺爺最大的願望還是想看到他的徒弟能夠出人頭地,但卻要做得正人君子。

“七七,不管你爸爸是出於什麼目的,我答應你就是了。不過你能幫忙我一個忙嗎?”我小聲的問着朱七七。其實我和朱七七在一旁竊竊私語,並沒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在他們看來,我和朱七七原本就是一對戀人,即便當衆卿卿我我,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周然,你幫我的大忙,我肯定也會答應你了。只要你肯留下來幫我把這場戲演下去,你讓我做什麼都行。”朱七七的興奮,此刻已然是溢於言表了。

“你看到了你爸爸身邊的那個人嗎?能讓我跟他單獨談談嗎?”我的聲音雖然很輕,但卻是很堅決。

“你說他嗎?這人不知道多麼狂傲,將我爸爸和趙伯伯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裏,聽說他幼年曾經從師一位高人,但由於品行不端,被師傅逐出了師門。我是不敢跟他打交道的,他的樣子那麼嚇人。”朱七七說起了高飛凱,甚至嚇得伸長了舌頭。

“你怕什麼?這裏都是你爸爸的人,還怕他動武不成?”我冷笑了一下。

“這裏的人,不值得他出手。他一旦出手,別人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已經倒在地上了。這裏所以的人,恐怕只有我爸爸和趙伯伯看到他曾經出過手。”

朱七七即便如此,但仍然是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我跟朱七七在角落裏說話,朱煥天卻在到處找我們二人。

“周然,七七……”

“我在這裏。”朱七七站了起來。

“七七,你跟周然過來,你高叔叔想見見你們。”朱煥天大聲喊道。這還真是令我意外,我剛纔便是跟朱七七在談,如何接近高飛凱。沒有想到,朱煥天卻主動介紹我跟高飛凱認識了。

我跟朱七七牽手走到了高飛凱的面前,高飛凱看到我先是一愣,但馬上鎮定了下來。

“年輕人,不錯,你能當衆識破我,卻沒有加害於我。我就衝着這一點,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高飛凱終究是那麼自信,卻從來不考慮別人的感受。畢竟是藝高人膽大,大約這就是狂人的通病了。

“謝謝你的誇獎,不甚榮幸。”我答着話,高飛凱已經伸出了一隻右手,跟我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這不是單純的握手,高飛凱幾乎將全身的力量都聚於了一隻右手之上。我感覺有一股徹骨的疼痛,不得不運功抵禦了。

若非我體內有高爺爺輸送的內力,我的手腕之骨,非被高飛凱生生捏碎不可。此刻我和高飛凱兩個人都憋着勁,一時居然難以分出高低。

朱煥天走到我倆的面前,雙手拉着我和高飛凱的手臂,笑着說道。

“高兄,你是長輩,你該讓着一下他纔是。怎麼樣?你覺得我的這個愛婿如何?”

高飛凱手腕的力度逐漸減輕,之後那種疼痛感也隨之消失。我抽出了手,再一次認真的看着高飛凱,只見他氣定神閒,甚至大氣也沒有出。

“年輕人,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高飛凱拍着我的肩膀,朗聲大笑道。

我仍然有一種氣血翻騰的感覺,努力使自己鎮定了下來。十分淡定的說道。

“高先生功夫高深,讓我望塵莫及,還請你多多關照了。”此人的功夫的確在我之上,想來那高爺爺沒有將功力傳了我之前,又是如何的厲害了。

朱煥天此刻顯得尤爲興奮,似乎是像真的得了乘龍快婿一般。他熱情的招待着各位到場的客人,謝染更是一身優雅的裝束,穿梭於衆人之間。

高飛凱與我握手之後,自是去了一旁落座。這在場的人,他幾乎不去看上幾眼。趙東閣來到他的面前給他敬酒,高飛凱也只是微微頷首,並不跟他說話。看來這人高傲的程度,非一般人可及。

朱七七因爲高興,反而忽略了她胳膊上的傷口,一直挽着我的手臂,和我很親暱的樣子。孫少看着我,露出了一絲絲冷笑。

他舉杯走到我的面前,顯得有些不卑不亢。

“周總,恭喜你抱得美人歸。只是不知道你如何跟張飛鷹交待哦!”

孫少的話讓朱七七產生了興趣,她盯着孫少,沒好氣的說道。

“孫少,做人要厚道,知道嗎?你之前做了那麼多對不起周然的事情,我都不跟你計較了。到現在還說什麼風涼話?”

“我說七七,你還真是被愛情衝昏了頭腦。你難道不知道周然和周璐有婚約嗎?周璐是張飛鷹的侄女,他若知道今日周然今日跟你訂婚,還不跟周然拼命。再者,周然已經有未婚妻了,你難道就不在意?”

孫少更是冷笑了起來。

“在我們南洋一個部落裏,男人多找幾個女人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在意什麼?只要周然心裏有我就行。”朱七七說着,也是露出了一副得意的笑容。

“可笑得很!你不在意,恐怕別人會在意了,七七,我看你是傻到家了。”孫少搖着頭走了。他看我的眼神更是羨慕嫉妒恨兼顧,似乎不大服氣,爲什麼那麼多女子會死心塌地的愛着我,甚至不需要任何名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