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七星遊身步!


霍北樓恍然大悟。

大成境界的七星遊身步,身形一化爲七,真身可以隨意的在七個身影之後自由切換。

流浪之城 江沉的七星遊身步當然沒有大成,但是第六感接管之下的七星遊身步,比大成還大成。

已經是圓滿境界。

江沉一步一步來到霍北樓的面前,把傘大爺的刀背壓在霍北樓的頭上,笑着說道:“我的護衛,你輸了。”

護衛!

江沉覺得,這霍北樓可以當自己的護衛。

他的實力比秦天梭,蕭寶珀和葉斬星三人都要強,僅在施展七殺劍匣的蕭寶璣之下。

護衛可要比隨從,狗腿子,車伕,丫鬟這些正規的多。

周圍的武者靜悄悄的。

滕王城中,無敵的霍北樓敗了。

敗的有些可笑……被江沉連續兩次踹的趴在地上。

被隋景山抗在肩上的滕梓楽也是一臉茫然。

滕梓楽曾與霍北樓比鬥過一次,她在霍北樓的手中沒有支撐十招……甚至霍北樓的殺氣一開,她連靠近對方的勇氣都沒有。

然後,那個在她心中英明神武,無比高大的霍北樓,就這樣敗在那嘻嘻哈哈沒個正形的江沉手裏了?

“屬下霍北樓,見過世子。”

霍北樓從地上爬起來,對着江沉行了一個武者之禮,認可江沉強者的身份。

江沉脖子一揚,一臉驕傲。

周圍的武者卻再也不敢上前。

滕王城兩大天驕,霍北樓與滕梓楽,一個被江沉收服,成了人家的護衛,另外一個則是被他的狗腿子抗在肩上。

那些紈絝二世祖們,也一個個噤若寒蟬,不敢再動。

讓地痞子流氓害怕的最直接手段是什麼?當着他們的面,暴打他們的頭頭。

“你們再不來打,小爺我可就走了啊。”

江沉環顧四周,然後他邁開腳步,朝着自己入住的客棧方向而去。

慕傾雪緊跟幾步上前,靠在江沉的身邊。

周圍武者和二世祖們紛紛退讓,不敢再靠近分毫。

嘖……好一對神仙男女。

許多人的心裏,不由自主的發出這樣的讚歎。

……

“傾雪,這霍北樓在後世的成就如何?”

江沉小聲的問道。

“他死了。”

慕傾雪說道:“死在東海妖族的手中。”

“死了?好可惜……等等,東海妖族?”

江沉略微的怔了怔,然後說道:“明月去找滕王,就是爲了東海妖族的事情吧?”

江沉不知道三天之後要發生什麼,但是他的第六感很準,自從進入滕王城之後,一種危機感就籠罩在他的心頭。

“嗯。”

慕傾雪覺得,現在也是時候告訴江沉真相了。

本來,慕傾雪和司空明月還怕江沉把這件事聲張出去,引起司馬御的人的注意,發生某些不可控制的變故。

但是現在……

江沉在城裏這番大鬧,打了滿城的紈絝二世祖,人皇怎麼也知道江沉在這裏了。

“三日之後,東海妖族攻打滕王城,城中生靈塗炭……滕王一家老小,以及這位霍北樓,也都死在這場災劫之上。”

慕傾雪說道,此時,她已經以神力籠罩周圍,他們的談話也無人能聽到。

江沉回頭看了一眼好似鹹魚一樣的滕梓楽。

這樣個性分明的一個妞,就死在妖族手裏了?有點可惜啊。

“等等,爲啥滕王府全家死光,城主府就死了這麼一個霍北樓?”

江沉眨巴了一下眼睛,問道。

“你先別說,讓我猜猜看……”

江沉摸着下巴,說道:“妖族攻打滕王城,大約是司馬御在背後推動的,而滕王城的城主,是司馬御的人?”

“沉哥哥好厲害,一猜就中!”

慕傾雪並不吝惜她的讚美,“這霍北樓和別的武者不一樣,他放棄了逃生的機會,死戰不退,最終死在妖族大軍之下。”

“沉哥哥,我與明月姐姐有能力化解滕王城的災難,我們可以動手嗎?”

雖然司空明月和慕傾雪早有打算,但江沉的態度纔是最重要的。

“你們兩個大概都計劃好了吧?”

江沉怔了怔,然後沉吟着說道:“若是能保證你們絕對安全的話,能幫幫就儘量幫幫吧。”

“本世子我雖然胡作非爲,但是有人活着,才能讓本世子折騰不是……更何況,這滕王城的氣質,和我很配,我喜歡這裏。”

滕王城中奢華到奢靡,自然符合江沉這樣的二世祖的胃口了。

…… 第一百八十章

見過了大風大浪,很多事情江沉都不怎麼放在心上了。

東海妖族?小事罷了。

與諸神領域之中的幾萬天外武者相比,東海妖族確實算不得什麼。

無論是慕傾雪還是司空明月,都有解決這件事的能力。她們可是未來的神王,神帝重生。

不過唯一麻煩的就是人皇司馬御了,鬼知道這貨又躲在暗中鬧什麼幺蛾子。

司馬御是鐵了心要和自己一家子過不去,能壞了人皇一家的好事,江沉當然十分樂意了。

“這丫鬟和護衛得感謝咱們救了他們的命。”

江沉的心裏還有那麼一點小得意。

……

跟在江沉身邊的一衆狗腿子則是各懷心事。

“一定要想方設法把這位小主子弄到諸神領域裏去!現在諸神領域之中,誰都是煉氣境……讓他和沉大大發生衝突,若是能兩敗俱傷就更好了!”

秦天梭的眼中精芒閃爍,不住的盤算着。

江沉不是什麼好東西,沉大大也是他們的敵人!無論誰收了誰,對於他們來說都是好事一件。

其他幾人,除了剛剛收過來的護衛和丫鬟之外,大約也都是這個想法。

只是,這幾日江沉似有意,似無意的一番行爲,將這些個狗腿子徹底分化開來,讓他們無法相信彼此,只是貌合神離。

很多事情只能自己盤算,不敢與他人商量。

滕王城的動靜來的快,去的也快。

很快,許多人就忘了這麼一回事,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當然,也有許多紈絝心中暗喜,滕梓楽那個女魔頭總算是被人解決,不會再找他們的麻煩了。

雖然這些紈絝二世祖們剛剛一個個熱血上頭,要和江沉拼的你死我活,但當這股子衝動退去之後,他們的心態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甚至不少人都開始擺酒慶賀了。

客棧裏,江沉坐在牀上,看着站在身前的滕梓楽,臉上滿是笑容。

“丫鬟,給本世子沏壺茶。”

江沉樂顛顛的說道。

“本小姐沏的茶你也敢喝?”

滕梓楽哼了一聲,道:“你就不怕本小姐在茶裏吐口水?”

“那我就把那茶拿去拍賣。”

江沉一臉賤笑,道:“滕梓楽的口水,在這滕王城裏應該很值錢。”

“你……噁心!”

滕梓楽的滿臉通紅,惡狠狠的瞪着江沉。

江沉恍若未覺,“沏茶去。”

滕梓楽哼了一聲,轉身出去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滕梓楽無比悲哀的發現,她爹竟然沒來救她。

所以,才成爲葫蘆妖吳承的老婆,和江沉的丫鬟之間,滕梓楽明智的選擇了後者。

“滕梓楽笨手笨腳的,讓她沏壺茶大約會把竈膛炸了……你們打算怎麼救這滕王城?”

江沉暗搓搓的搓着手,一臉躍躍欲試。

他強行剋制住自己,沒有把妖族即將攻城的事情喊出去。江沉是真的想喊,真的想公之於衆,雖然這樣做對他沒什麼好處,但江沉的性格就是這樣。

大大咧咧,咋咋呼呼,沒有目的也不計後果。

司空明月已經從滕王府回來了,她坐在江沉的身邊,溫柔的說道:“小魚離開之前,留下了不少神級大陣,統統丟出去就是。”

“海里藏着的那些妖族,還擋不住神級大陣的轟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