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三倍嗎?


葉凡到沒有覺得三倍少,他很清楚如果自己的肉身再度增強是三倍那可是非常誇張的,如果讓他再度碰到龍神,完全可以徒手將之撕裂,根本不用藉助什麼神器。

「我要如何做?」

「現將這頭龍神的屍體收好,留著肯定有大用,至於如何保存,這一點交給我就行。」

傳承之塔如今是越來越主動了,雖然某些時候讓葉凡感覺不爽,但是要比高冷的龍刃好太多了。說來龍刃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劍招了,也不知道葉凡現在能不能用,雖然手中有不少神器,但是他感覺如果能夠拿著御天大帝的神劍,那一定最為拉風,不管做什麼都輕輕鬆鬆。

想到龍刃,葉凡不由聯繫龍女,本來他是不抱希望的,因為以前每次召喚,龍女都不搭理他,可是如今隨著他召喚,龍刃神劍直接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醫毒雙絕:棄妃要逆天 「找我做什麼?」

葉凡愣了一下,顯然他沒有做好龍刃登場的準備,不過他的反應還是很快的,龍女如今出現,你就表明他的機會來了。

「我可以召喚你出來戰鬥嗎?」

「可以啊。」

龍女的回答很是直接,這讓葉凡忽然間明白,自己,肯定錯過了非常重要的事情。

「你以前不是不同意嗎?」

「笨蛋,那是因為你就連最基本的要求都打不到,怎麼讓我跟你一起戰鬥。」

龍女很是不屑的鄙視了葉凡一番,這讓他有些鬱悶,好一會兒才道:「你的最低要求是什麼?」

「成為神靈,這是底線,如今你馬馬虎虎達到了及格線,我可以勉為其難讓你使用一下。」

葉凡頓時激動了,雖然龍女一如既往的高冷,但能用就行了,還用得著去在乎她的態度問題。

「真是太好了!」

葉凡恨不得立馬就將龍女弄出來試試威力,不過他這個想法還沒有付諸行動,一旁的龍嬋疑惑的道:「你在想什麼,為何臉色時好時壞?」

葉凡聞言有些尷尬,他這才想到自己現在整個龍嬋在一起,有些事情暫時還是不能讓她知道。

「我只是想到自己終於幹掉了一頭神龍,所以非常的激動。好了,現在我將這頭神龍的肉身收了,你不介意吧?」

「我為何要介意,這明顯就是你殺掉的神靈。」

龍嬋有些疑惑的看著葉凡,不明白他為何要這樣問自己。

葉凡哈哈笑道:「不介意就好,那我就不客氣了。」

葉凡的心情真的非常的好,不僅有機會獲得龍神的力量,還得到了龍刃的回應,他如今終於可以使用這口屬於御天大帝的無上神劍了。葉凡甚至可以肯定,龍刃的品級絕對是御天宇宙國的第一神器,如今自己手握這樣犀利的神器,就算碰到中級神靈,怕是偷襲之下也能將之幹掉。

神靈級別的戰鬥自然震動很大,就在戰鬥結束的時候無數的武者朝著這個方向趕來,葉凡這時候剛剛將龍神的屍體收進傳承之塔。

「剛剛這裡發生了什麼?」

一個女性弓箭手出現,她的目光異常凌厲,閃電間就鎖定龍嬋,她問的自然就是龍嬋了,從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來她人的後者。

龍嬋笑道:「自然是發生了神戰,難道你看不出來嗎?」

女弓箭手看向葉凡道:「男神?真是少見,為何我在你的體內感到了屬於血族的屬性?我們血族什麼時候誕生了男神?」

女弓箭手的話立時引來十多道破空聲,很開書名跟她實力相差不大的女神出現,一個個都非常漂亮,最重要的就是她們身上的衣物都很少,有的甚至只將自己的三點關鍵部位遮住,這樣突然出現,讓血氣方剛的葉凡目光哪裡收得住。

這些女神對於雲飛暗傾略性很強的目光到沒有什麼厭惡,因為她們全都知道那個古老的傳說,如今一個男神出現,還幹掉了一尊獸巢孕育出來的獸神,這表明預言真的已經開始應驗。

龍嬋腰肢一扭,閃電間就出現在葉凡身邊,她直接頑主他的胳膊,飽滿的胸脯壓在他的手臂上,讓他能夠清晰感受自己的分量。

葉凡眼皮一跳,被龍嬋這樣挽著胳膊自然**,不過他又不傻,這是她在宣示自己的主權,顯然她不想有人跟血龍族分享男神。

「你們來遲了,他已經屬於我們血龍族一員。」

「話可不能這麼說,男神屬於整個血族,至於如何分配,還是等母神做出決定吧。」

最先出現的女箭神冷笑一聲,顯然並沒有將龍嬋的話當回事。

龍嬋自然不會滿意這種安排,她冷笑道:「他已跟我們的龍族的女人結合,這一點你們是比不上的,所以他屬於我們血龍族。」

女箭神不屑道:「那又如何,我們都可以讓他跟我們部族任何一名女性族人結合,那他自然就屬於我們了。」

「沒錯,男神乃屬於我們整個血族的財產,你們血龍族憑什麼霸佔。」

一個個出現的女神瞬間結成同盟,只不過她們討論的話題讓葉凡很是無語,什麼時候他成為血族這些女人的共有財產了,為何他自己都不知道。

輕咳一聲,葉凡攤手道:「一切還是等見了母神在說行嗎?」

葉凡的話讓龍嬋冷哼一聲道:「沒錯,還是等見了母神在說,現在你們叫得在歡也沒用,如果母神不同意,他不會屬於任何人。」

十多個女神交換一個眼神,顯然她們認同了龍嬋的話,現在討論葉凡的歸屬權明顯過早,還是等見了母神在說。不過十多個女神都感覺她們比較被動,畢竟葉凡是被血龍族找到的,同樣還跟血龍族的龍女發生了關係,這一點是她們不能比的。

血巢被無數血族拱衛在中心,十多個女神很快就跟上來,她們同樣將所有的族人帶上,一同朝著血巢所在方向聚攏,同樣她們還將消息傳遞給所有的血族。男神的出現對整個血族來說那都是大事情,所以這個消息有必要傳給所有的血族,同樣獸巢即將復原的消息也要告知,一旦獸巢復原,那麼血族最好的辦法就是聚攏在母巢身邊,隨意聚攏就是最好的選擇。

血巢跟其他幾座母巢其實沒有什麼區別,看上去就是一座巢穴,不過它處於地下,所以當葉凡第一看到的只是一片茂森的森林,一切都需要進入山體中才可以一睹血巢的真容。不過當葉凡見到血巢時還是非常驚訝的,因為他吃驚的發現血巢居然是一個沉睡的你女神模樣,那樣貌簡直讓他驚為天人,哪怕他見過無數的女神,在看到血巢之後還是要忍不住感到驚艷。

「這就是你們的母神?」

葉凡很是吃驚,以往的母巢都是一個巢穴,可是現在的血巢卻是一個真正的女神,這個落差還是很大的。

「這就是我們的母神。」

龍嬋異常的恭敬,她跟所有血族女神一道跪在地上,然後一同在嘴中念誦咒文,似乎正在向她們的母神提交請求。這一時刻葉凡自然是排不上用場的,所以他只能靜觀其變。

山體內部完全被修建成了一座地宮,不過並不是那種晶壁輝煌,一切都顯得非常簡陋,顯然這些守護在這裡的女神可不是巧奪天工的神匠,自然弄不出那種奢華來。

母神一直處於沉睡中,女神們跪地念誦來神文很久,她都沒有任何動靜,這讓葉凡不由皺眉。

「笨蛋,血薇要蘇醒需要依靠你,還不過去握住她的手。」

就在葉凡疑惑的時候,龍女有些看不下去的開口了。

「我?」

「當然是你,你乃傳承之塔跟我選定的傳人,也只有你才可以幫助血薇醒過來。」

「只要握住手就可以了?」

葉凡有些遲疑。

「你還想要怎樣?」

龍女的語氣中透著一種不屑,似乎在說就知道你小子很是猥瑣。

葉凡很是無語,拜託,這不是我猥瑣,而是被母娘這些傢伙整出來的東西已經現成條件反射了。

「握手就握手唄,這算什麼大事。」

葉凡也懶得跟龍女爭辯,他知道那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事情。

「你做什麼?」

葉凡朝著沉睡中的女神走過去,不過有女神第一時間發現了,驚呼出聲。

「不用緊張,我既然是母神預言中的男神,自然有辦法讓女神醒過來。」

葉凡輕鬆一笑,他可不想引起誤會。

女神聽到葉凡的話,遲疑了一下,旋即點頭道:「那你可不要驚擾了母神。」

葉凡含笑點頭,然後直接握住沉睡女神的手。 孕育終於結束了,根據血薇的說法,就是一共持續了一個月,不過讓葉凡吐槽的就是最後出來時就跟正常女人生孩子一樣,這個結果讓他無語了很久。品書網

但是葉凡有感覺,他似乎跟血薇擁有血脈上的聯繫,那情形就跟任何女人生下來的小孩一樣,這是一種血緣關係。

葉凡知道自己想多了,可他架不住自己的心,所以現在的他有些鬱悶。

血薇一臉的笑容,輕撫著葉凡的臉頰,那模樣充滿母性的溫柔,讓他一顆心不停的顫。

葉凡鬱悶的嘆了口氣,他自然知道母巢孕育神族的過程,每一個被她製造出來的生靈-就算是其之女了,一般的母巢對於製造出來的神族還是擁有感情的,哪怕她的子女太多了一點,她還是會對任何一個製造出來的神族充滿一種母性的關心。

葉凡聞言嘴角抽搐一下,對血薇的說法很是無語。

葉凡沒好氣道:「不要叫最親的寶寶,你會讓我對你沒興趣的。」

葉凡頓時無語,看著調戲自己的血薇,他對於這樣的母巢很是不適應,還是母娘那些母巢更加好,它們起碼不會跑來勾引自己,就算被它們孕育而出,他也不會有太多的負面情緒。

「母神,無數的野獸朝著我們這裡聚集,看樣子獸巢真的復原了,想要一舉吞併我們。」

龍巢目光落在葉凡的身上,看著他屁股後邊的龍尾很好奇,要不是有血薇在這裡,她或許會跑過來研究一番。

「來了也好,我倒要看一看她恢復什麼地步了。」

葉凡挑眉,他感覺跟獸巢的戰鬥完全沒有必要,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儘快離開這個地方,要是雙方大戰起來,可能會引發很多意外。只不過血薇扔下這句后就消失了,讓葉凡有些無可奈何。

這是跟獸巢之間的戰爭,葉凡可以預料,這一定會變成一場席捲整個無盡血淵的戰爭,不管勝負對血巢來說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只是血薇不停葉凡的,她一定要跟獸巢大戰一回才肯出這口惡氣。

當然了,要想大規模打造也不現實,畢竟那對神力的消耗太大,同時葉凡的實力提升很快,說不定不久之後就會變得更強,那時候一般的神器對他來說沒什麼用了。

數量驚人的怪獸朝著血巢所在逼近,如果懸浮在天空中,一定會發現怪獸的數量黑壓壓一片,這樣的獸海戰術還是非常可怕的,起碼葉凡第一眼看到時一陣頭皮麻煩。千萬不要以為這些怪獸的實力都非常弱,放眼望去,似乎全都是仙尊一個級別。

這樣的場面真的非常行壯觀,葉凡震驚過後,心中忽然用處一個念頭來,如果自己能夠收服這個獸巢,豈不是說也可以放出這樣的獸海戰術。

這次見識獸巢的兇殘,葉凡才真正意識到自己手中到底掌握了多麼逆天的東西,如果能夠將每一座母巢培育成功,他基本上就會有很多支源源不斷的神靈大軍。

心中有了這樣想法,葉凡自然還是要收服獸巢,畢竟有時候派出女神戰鬥,還是會有傷亡,說來他見不得自己的女神受傷,放她們出去戰鬥一般的還好說,但是大面積隕落,他絕對不願意看到。

「這個獸巢到底是什麼東西?」

「獸巢是跟我一樣的神靈,她長得很風騷,親愛的不會也想給她提供能量吧?」

葉凡輕咳一聲道:「難道她也跟你一樣將培育的生出來?」

葉凡頓時鬆了口氣,要是身邊有一個血薇這樣的美麗女神生下無數野獸,他還是感覺自己撐不住的。好在不用這道程序,所以葉凡起碼不會被衝擊到。

血薇笑道:「為何要反對了,這次我出手跟她拼一場可不僅是想要發泄,還想將她弄到親愛的身邊充當獸奴,讓她給親愛的生小獸崽。」

「你打算如何做?」

「高級神靈嗎?」

「這個地方死神天域的神靈是否能夠發現?」

「為何我沒有感到自己被壓制了?」

「因為親愛的身上有天賦傳承,自動被這裡的封鎖當做是自己人了,要換做其他人進來,肯定不會如此好運。」

「什麼辦法?」

「我身體中有一株古樹,它叫做重力古樹,想來親愛的應當聽說過?」

「重力古樹?這果然是好東西,如果主人有這東西,我們的確可以省掉很多麻煩。」

怪獸們越聚越多,這些野獸並沒有第一時間發動攻擊,它們似乎正在等待最後的總攻命令,凝重的氣氛籠罩無盡血淵每一個角落。這回進入無盡血淵的武者們算是倒了血霉了,干好碰上恐怖的獸潮,能夠活下來的怕是寥寥無幾,不過這些都跟葉凡沒有什麼關係了。

這倒不是葉凡對自己的武力值不自信,而是他見識了神靈的難殺,萬一對方拼上損失幾個將他纏住,他豈不是要悲劇。

實力達到一定程度有時候攻擊會變得非常的簡單,如果上千個神靈同時發動攻擊,葉凡除非穿上中級神靈的肉身甲,不然絕對不敢硬抗,哪怕他的肉身就是天然神器,他也不敢這樣去干。

靠!

「吼!」

說實話,就算葉凡如今擁有神靈的力量,看到上百萬仙尊以上的怪獸同時發動攻擊,那真的非常震撼。

如果從數量上來說,血薇打造的神靈遠不是獸巢的對手,雖然從神靈級別的女神來將,雙方差距不是很大,但神靈境界之下的數量差距,讓這場戰爭一下子只能進入拼神靈的階段。

既然數量上要被獸巢完爆,血薇就只能比拼精英力量了,所依她直接就將神靈級別的神族放出去。

獸潮真的非常恐怖,那怪獸衝擊的場景就如同恐怖的浪潮一樣,朝著一個方向席捲,那一瞬間直接將眼前的一切夷為平地。

神靈的力量絕對不是仙境的野獸能夠撼動的,這一點早在血薇決定第一時間派出神靈作戰時就已經決定,哪怕有上百萬仙尊級別的野獸,這種結果也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這傢伙到底想要幹什麼?」

葉凡無語道:「這樣的消耗能夠帶給我們這邊多達的消耗啊,要是我直接就上神靈級被的神獸,這樣才能有看頭。」

「這些死掉的怪獸還能傷敵?」

血薇神情凝重的道:「獸巢可是非常恐怖的,當年我之所以受傷,就是因為這傢伙的詭異能力。親愛的可不要小看這些炮灰的作用,它們真正的作用就是被我們幹掉,然後它們的血肉會衍化出一種全新的小型吸血異蟲,那時候才是真正的撒手鐧了。」

「既然你已經知道了,她還這樣做不嫌多餘?」

葉凡聞言不由嘆了口氣,說來他沒有參加多少次神靈級別的戰鬥,更別說這種大規模的戰爭了,在他看來戰鬥就應當派出最強的力量,直接衝上去將所有的敵人都快乾掉。

葉凡沒有見過吸血異獸,不過能夠對神靈造成麻煩,可見這種東西的可怕。 頂級神豪 目光重新投向戰鬥中,葉凡很快就發現了端倪。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有東西!

葉凡很快就發現,那些被神靈擊殺的野獸有了變化,雖然不怎麼引人注意,但是當仔細去觀察時就會看到野獸的血肉正在發生變化,最開始只是詭異的蠕動,隨著時間推移,酒甌東西從哪些野獸的屍體中鑽出來。

這些都是一種腥紅的蟲子,彷彿都被鮮血染紅了,它們紛紛從野獸的屍體中鑽出來,發出「吱吱」的怪叫聲。

蟲子越來越多,密密麻麻都是,這時候屬於血巢一系的女神自然發現了這些蟲子,她們的神力涌動,朝著這些蟲子傾瀉而去。神靈的力量是恐怖的,絕大多數的蟲子都被震碎,不過還是有頑強的蟲子落網,它們趙縣鑽入土地中,而且數量非常可怕。

這些蟲子彷彿擁有很可怕的智慧一樣,居然知道如何躲避神靈的力量,要不是事先注意到,或者說是在晚上進行戰鬥,怕是根本不會注意到這些詭異的蟲子。

「這些蟲子叫做血魔蟲,繁殖能力非常恐怖,一旦讓它們鑽入身體中,立馬就會在你身體中產卵。血魔蟲非常可怕,他們從蟲卵到出來,只有短暫的一分鐘,如果你不能將它們清除掉,立馬就會破繭而出,那時候就會瘋狂吞噬你的血肉,然後不斷繁殖,知道將你徹底吞噬乾淨。」

血薇面色很是凝重,她繼續道:「這種血魔蟲非常詭異,一旦讓它們吸收了神靈的血肉,立馬就會出現蛻變,很快就會進化到能吞噬神靈的地步。」

「吞噬神靈?」

葉凡嚇了一跳,他沒想到這個血魔蟲居然如此恐怖,本來還以為這些血魔蟲就算在厲害,碰上神靈也是沒轍,可沒想到居然還可以依靠吞噬神靈進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