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下一刻,她出手了。


一劍揮出,排山倒海一般的元氣,朝大陣襲卷而去,就像暴風雪襲擊。

轟!

轟!

轟!

劍芒帶著澎湃的氣勢,一陣陣地攻擊木柱。

整根木柱上面,元氣相撞,炸起炫麗的光彩,哪怕隔著禁制,依然能感受到,那強大的攻擊力。

「這女人,攻擊力好恐怖。」

「金丹後期,能擁有這等攻擊力,著實厲害。」

「我從來都沒見過,攻擊這麼厲害的金丹後期修士。」

各種各樣的驚嘆聲響了起來,周圍喝彩起來。

三分鐘之後,木柱體表終於承受不住如此厲害的攻擊,防禦層轟然破碎。

關聯被切斷,禁制露出一個出口,幽冥輕而易舉地從大陣裡面出來,落到半空之中,衣襟飄飄,氣勢不凡。

「好。」

場下傳來一陣熱烈的掌門。

四下很多人喝彩起來。

兩名金丹巔峰修士都突破不了大陣,一名金丹後期修士反而衝破,這是多麼正能量的事情。

連一個金丹後期的修士,都能衝破大陣,你們還有什麼話要說?

葉雄目光落到那兩名剛才闖關失敗的金丹後期修士臉上。

兩人臉色有些難看,無語以對,怪只怪自己實力太弱了。

「他是你的女人,說不定你已經告訴她闖過去的辦法。」其中一名修士還是不甘心地說道。

「既然你們還不信,我讓卓無雙過給你們看,他是八皇子,名氣夠響了吧,總不fc聯合我來騙你們吧!」葉雄說完,目光落到卓無雙身上:「卓無雙,想入我天道閣,必須要闖過我的陣法,你做得到嗎?」

「連你的女人都做得到,我會做不到。」

卓無雙冷哼一聲,身影一晃已經落到陣中。

剛才幽冥在闖陣的時候,他已經躍躍欲試了,此刻有機會,什麼可能不嘗試。

他倒要看看,這陣法是不是真的那麼厲害。

「稍等一下,我先換上能量石。」

葉雄上前,將五根石柱的能量石換上之後,這才說道:「計時開始。」

話剛說完,卓無雙手中已經多了一把銀色長槍,身上光芒四射。

嗖!

他整個身體化成一道流光,人矛合一,朝其中一根石柱攻去。

從剛才幽冥的破陣之中,他已經知道,如果想要破掉這大陣,必須要破掉其中一根的石柱,不然的話,是沒辦法破掉這大陣了。

場下的人只看到一道流光,下一刻,長矛就擊到石柱體表的防護上。

一道水波似的能量波動,朝四面八方激蕩而去。

石柱體表,那些金色銘文再次出現,遊走到被攻擊的地方,將攻擊化解。

「好厲害的防禦!」

雖然早就知道這石柱的防禦很厲害,但是真正出手,他才發現比想象之中厲害得多。

這大陣,絕對比劍閣的劍陣還難闖。

這反而激起了卓無雙的戰心。

下一刻,他一聲怒吼,整個人的氣勢到一個讓人震驚地步。

「破!」

長矛體表發出一束強光,狠狠地到落石柱上。

轟!

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來,整根石柱一陣抖動,但是依然沒有被破掉。

卓無雙繼續出手,沒有任何的招式,也沒有行何的法術,只是用自己最大的攻擊出手。

因為在這裡,法術跟功法都沒有任何作用。

過了差不多四分鐘,大陣才轟的一聲破裂碎,卓無雙從裡面出來。

「三分五十秒,卓無雙過關,恭喜獲得一億的靈石。」葉雄笑道。

場外,一片寂靜,所有人都驚呆了。

八皇子卓無雙的實力他們非常清楚,連他都花了快四分鐘才突破,可見要破開這大陣,難度何等巨大。

「下面,還有誰上來嘗試?」葉雄繼續喝問。

剛才闖關失敗的兩名金丹巔峰修士一直都沒走,此刻忍不住說道:「姓江的,你有什麼證據證明這是你布的大陣,如果你請別的人來布這個陣,再讓我們入局的話,那我們豈不是上當了?」

「你們想要我怎麼證明?」葉雄問。

「除非你自己也進去,把這個陣給破了,我們這才相信你。」

「這……」葉雄猶豫了。

「怎麼,不敢了嗎?」

「原形畢露了吧,如果這陣法你都破不了,那就絕對不是你布的。」

「對,讓他破。」

「讓他破。」

場下的人又帶起一波節奏,他們倒要看看,葉雄是如何破的。

他們順便也想從他的身上,找到破解之法,到時候就效仿,說不定就能破掉。

「既然大家都強列要求,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葉雄飛身落到陣之中。

剛進入大陣,五行困陣馬上啟動,五根能量柱發生強大能量,衝天而起,形成一個光罩,將他困在大陣之中。

「看清楚了,機會只有一次。」

葉雄冷笑一聲,雙目金光閃爍,望向大陣。

下一刻,他手指一彈,一道白芒射出去,落到大陣的光罩上面。

光罩翁的一聲,直接破裂,整個大陣瞬間如同潮水一樣退了下去。

一秒鐘,僅僅一秒鐘,大陣就被破了。

全場傻眼。

(本章完) 所有人傻傻望著葉雄,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大陣就被破了。

「怎麼回事,他到底幹什麼了?」

「大陣怎麼這麼容易就被破了。」

「誰能告訴我怎麼回事?」

周圍的人議論紛紛,全都不知道怎麼回事。

……

遠處,卓軒轅目光之中露出十分意外之色。

「你們兩個看出來了嗎?」他問身邊的南宮寒跟魏天澤。

總裁的暖妻 「這個傢伙在大陣留了一處破綻,這個破綻是陣眼,是一道高速遊走的銘文,只要攻擊這道銘文,就能瞬間將大陣擊破。」南宮寒說道。

「他們只道五根石柱是陣眼,其實這道遊走的銘文,才是真下陣眼,只是這銘文遊走速度太快,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它的軌跡,這個傢伙,真是有點手段。」魏天澤說道。

「如果這大陣真是這個傢伙布的話,那這個傢伙,一定是個天才。」卓軒轅滿意地點了點頭。

「沒想到,天道閣居然招收了這麼一位怪才,難怪他能將那道劍意破掉。」魏天澤忍不住讚歎。

三人正在討論著,此時場上,葉雄已經發話了:「現在你們相信,這陣是我布的了吧?」

周圍鴉雀無聲,全都被他的手段折服。

「你有種告訴我們,陣法是什麼原理布成的,你到底是怎麼破這陣法的。」有人說道。

「好,那我就告訴你們,讓你們心服口服。」

葉雄飛身落到大陣上空,指著陣中說道:「這陣法叫五行困陣,根據五行相生的原理布置,萬物離不開五行,五行相生,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五行循環相生,形成一個整體。這陣就像五根箭聯合在一起,如果硬闖出去,是不可能的,必須要擊破其中一根石柱,將循環系統破壞,大陣就不攻自破,這是第一種方法。還有一種方法就是,擊破陣眼。

我在這個大陣上,留下一個陣眼,也就是破綻,我剛才就是瞬間擊中這破綻,才將這大陣破掉的,如果你們哪個有本事找到這個破綻,整個大陣,也就不攻自破。

話我已經說得很明白了,能不能辦到,就看你們的本事了。」

「你得讓我們看看,那陣眼是什麼東西,不然的話,我們怎麼找。」又有人說道。

「行,我就讓你們看看陣眼。」

葉雄再次啟動大陣,五根石柱發出光芒,形成一個光罩。

他的雙眼目光閃爍,在大陣之中看著。

下一刻,右掌擊破,一隻金色大爪虛影朝那禁制擊去,瞬間就將一道指甲大小的銘文固錮住。

「這就是陣眼,看清楚沒有?」

葉雄將那道銘文舉到半空最高處,讓他們看得明明白。

很多人都靠近,將那道銘文看清楚。

葉雄然後用力一捏,那道銘文就被捏碎,大陣光罩又是嗡的一聲,徹底破碎了。

「這陣法的所有奧義我都說得清清楚楚了,能不能破,就看你們的本事,下一組闖陣的人請上來。」

很快,又有五人上來闖陣。

這五個人一進來,開始攻擊五根石柱其中的一根,但是沒有辦法攻破之外,就開始將重心轉移動那道銘文破綻上面,希望能擊中。

但是,他們看了很久,連那銘文的影子都沒看到。

銘文在光罩上遊走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他們連半點軌跡都沒有找到。

接下來,一批批人上來闖陣,轉眼之間,幾個小時就過去,還是沒有任何人闖過大陣。

倒是有幾個眼疾的人,看到了那道銘文破綻,可惜出手太慢,根本就擊不中。

葉雄開始還抱有點希望,後來越來越失望。

自己都將大陣剖析到這份上,還是沒有一個人能破掉大陣。

眼見太陽就要落山,一天時間很快就過去,已經篩選了五百人,還是一無所獲。

就在他準備宣布結束,第二天繼續的時候,突然一道人影從半空之中出來,落到陣中。

此人身材非常高大,有兩米高,赤著黝黑的上身,背上背著一把巨大的鋸牙大刀,氣勢洶洶。

「我來破破這陣。」大漢說道。

「來者何人?」

「血屠。」

此言一出,場下嘩聲一片,很多人目光之中,露出震驚之色,看樣子很多人都的說過這名字。

「血屠,你這個屠夫,還有臉過來,咱們長生派,是絕對不會收你這種雙手沾滿鮮血的人的。」

場下有圍觀的長生派弟子,非常氣憤地喝道。

「這個傢伙不是被關在天獄了嗎,什麼時候被放出來的?」

「他要是加入天道閣,長生派的名聲可就丟盡了。」

場下竊竊私語,全都在議論著,目光驚恐。

「姓葉的,我想加入天道閣,你可敢收。」

血屠咧嘴一笑,露出長長的闊嘴,看起來十分嚇人。

「先闖過大陣再說。」葉雄啟動了大陣:「記時開始。」

血屠站在場中,目光看著周圍的五根石柱,緩緩地從身上抽出那張鋸刀大刀。

下一刻,他雙腳一張,雙腿就像紮根在地上一樣。

然後,他將大刀放到面前,雙手緊緊地握著。

「裂山斬!」一聲大吼。

鋸牙大刀之上,一道數百米高,彷彿實質化的刀芒,如果同滅世之刀,狠狠地斬在金柱上。

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