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下一刻,葉孤涼的話還未說完,一道悶響便是傳來。


只見劉秀的拳頭已然結結實實地轟在了葉孤涼的胸膛之上,強悍的力量瞬間將其早已無力的身軀給轟飛到了空中,足足飛了數米才砸落在地,隨後又翻滾了數圈才停下。

癱倒在地的葉孤涼已然雙眼一黑,昏死了過去,或許是真的昏厥了,又或許是不願直面之前的慘敗。

總之,原本縱橫整個暴風武館的踢館者,六星武師葉孤涼,折戟於此。

「卧槽,劉秀,你牛逼大發了!」

「劉秀,你真的只是七星武士嗎?千萬不要欺騙我們幼小的心靈啊!」

「劉秀,你真的是太秀了,簡直是令人髮指啊!」

…………………………

隨著葉孤涼的昏死,整個暴風武館寂靜了片刻,最後爆發出了接連不息的高呼,而呼聲的主角正是劉秀。

看著周遭熱情的人們,劉秀一一笑著回應,大概都是些『我只是運氣比較好』,『沒有秀,絕對沒有秀』之類的話,謙虛之中又隱隱秀了一把。

不過,劉秀心中多少還有些遺憾,在他和葉孤涼的形勢已經明顯是他佔優的時候,秀點的增長便已經極為緩慢,最終的數字固定在了280,不算少,但也不算多。

正當眾人一邊興奮地將葉孤涼捆綁收押,一邊打掃雜亂的演武場之時,暴風武館的大門再次打開了。

這一次,是暴風武館的館主王風,回來了。 「館主。」

所有人停下手上的工作看著王風。

王風一直都很受所有人尊敬,不僅僅是因為是暴風武館的館主,更是因為王風有著九星武師的實力,隨時都有可能突破武師成為武將。

王風見著眾人,表情有些嚴肅,道:「怎麼了?」

王風從進屋的一瞬間就就感覺到整個武館不對勁,原本這個時間點應該是教學時間,但是所有武館都在整理。

況且所有人的呼吸都不順暢,顯然是剛剛經歷了打鬥。

「剛剛有個叫葉孤涼的人來鬧事,現在已經被擒下了。」

開口的是楊峰,他現在傷勢已經緩和了許多,剛剛受的一劍倒也不至於讓他癱倒。

「葉孤涼?」

王風皺了皺眉。

這葉孤涼王風自然認識,前一陣子有個武師來這城市應聘,因為是六星武師自然招人眼目。

當時因為是用價格來爭取,被死對頭聚興武館以高價應聘到,王風還覺得有些可惜。

那劍客的實力王風也是見識過,就算是他想要對付這劍客也要費一番功夫。

自己武館里除了自己難道還有能夠打敗葉孤涼的?

「你們打敗的?你還是李奇?」

楊峰撓了撓頭,尷尬的說道:「不是我也不是李奇,是劉秀。」

楊峰現在還有些不能接受啊,他無論怎麼看都看不出來劉秀的實力有什麼精明,就是一個普通七星武者。

特么現實就是這樣,全武館比他實力高強的很多,可一個都沒有能敵得過葉孤涼的,就被一個七星武者逆轉了戰局。

這說出去就是個童話故事……不,就特么是個童話笑話。

「劉秀?」王風有些詫異,一時間沒想起來劉秀是誰。

「就是那個實習的七星武士!?」王風終於想了起來。

楊峰有些不想承認,但事實就是這樣,說道,

「就是那個實習武士。」

王風站在原地緩了緩,他是不能夠接受這事情。

他覺得一定是劉秀碰巧做到的,具體是什麼原因他也不想去查謝,也沒有那心情去查。

「都過來一下,說件事情。」王風洪亮的聲音響徹在整個武館,自然動用了元力。

武館的所有人自然都清楚這個聲音,很快便全部都集合到大廳。

很快武館大廳便站著三十幾號人,在王風面前站成個半圓。

畢竟這只是個D級武館,主要還是依教學為主,也不想那些門派或者大型武館那麼苛刻,倒是更有親和力,也比較散漫。

「就在我今天出去的這段時間我們武館遭受到了挑釁,居然被人打上門了。」王風語調提高了許多,喊道:「簡直就是不把我們暴風武館放在眼裡。」

「但是在我們武館導師的努力下也算是保住了我們武館的顏面。」

「這裡我要重點的表現一下劉秀,今天因為他的努力,使得我們武館的面子保留下來,大家鼓掌。」

承歡天下:鬼精公主惹不起 說罷王風便率先開始。

「啪啪啪怕!」

「啪啪!」

整個武館掀起了掌聲,所有人即使是現在都對劉秀有些不能理解,畢竟一個小小的七星武士打敗了一個六星武師,這說出去都是恐怖故事。

劉秀作為掌聲的主角,也欣然的接受所有人羨慕的眼光,但畢竟以後還要在一起工作的,劉秀也適當的謙虛兩句:「小意思,何足掛齒。」

這場戰鬥對於劉秀來說也是收益頗深的。

劉秀本來就是要成為正式的導師,如果是以前的話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不過現在不一樣了,剛剛可就是敵過了一個六星武師。

這整個武館還有除了他,還有誰有資格當這個正式導師。

這在劉秀心裡已經是板上釘釘子的事情了。

「這先等等再慶祝,我先說一下正事。」

王風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一旁,繼續說道:「我們武館雖然是一個D級的武館,但是現在我們已經有些削弱。」

「整個武館算上我也只有三個武師境界的人,說出去都怕別人笑話。」

睡到這裡的時候多數人都低下了頭。

這說的就是事實,這也是因為招不到一些高手,高手的話很少有願意來這種城市的,自然都去那些發達安全的大城市。

但暴風武館高手就更少了,不然也不至於今天被人家欺負上門。

王風的聲音又一次響起,

「今天我出門,就是去接一個人。」

「他是我朋友家的一個孩子,他以後就會跟大家在一起工作。」

這時從王風身後走出一個男子。

這人衣裝整潔一絲不苟,給人一種很感覺利索的感覺。

相貌也頗為英俊,又不失那一份剛猛。

財迷農女忙賺錢 「大家好,我叫甄步凡,十九歲,六星武師。」

甄步凡簡單的自我介紹給人利索的感覺。

「他說他是六星武師,那豈不是和葉孤涼一個層次。」

「那可是能夠吊打李奇他們的實力,我們武館要是有這樣一號人物常駐武館,還怕沒人來。」

這裡感觸最深的自然還是楊峰和李奇,他們聽到了其他人都沒有注意的重點。

「李導師,你聽到了吧,那孩子才十九歲。」

「嗯,聽到了,我十九歲的時候也不過是十星武者而已,現在二十八歲也不過是四星武師而已。」

劉秀打量著甄步凡,的確人如其名,真不凡,這人比他還要年輕三歲,就已經是一名六星武師,要是再過三年又會是什麼境界……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自己的金手指還不秀死你,管你什麼武師武將的。

都必須臣服在工作服下。

劉秀還在幻想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就一道晴天霹靂直擊劉秀。

「大家也都認識了,甄步凡就是我們武館今年的正式導師,大家沒什麼意見吧。」

王風環視著眾人,這也不過就是走個過場,就算是他強迫也不會怎樣,況且甄步凡也是一個六星武師,肯定也不會有人會提出反對票,不然真就是不想在這裡幹了。

「我不同意。」

話語的聲音正式剛剛意氣風發劉秀,這早就是他內定的東西了,怎麼可能就這麼拱手讓給別人,何況就是一個六星武師。 「劉秀,你別太過分。」

王風的臉瞬間就冷了下來,要是楊峰和李奇反對他倒是不至於。

說話的人確是一個實習導師,更何況還是一個七星武士,所有導師裡面最平凡的等級。

「館主,我們武館一直都是人人平等,總不能因為人家有背景就可以無視我們武館的規矩吧。」

劉秀可不管那三七二十一,嘴炮模式直接啟動,這剛有要轉正的想法就有人過來搶飯碗。

這要是以前的話劉秀才不會去閑得蛋疼的去競爭,那可是六星武師,競爭也只是找死,但是現在他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

現在他才是真正的劉秀。

「劉秀,你別得寸進尺,你別以為碰巧打敗一個葉孤涼就在這裡作威作福,信不信我直接在這裡開除你。」

王風可是絲毫不給劉秀面子,這甄步凡的身份可不是一個小小的劉秀能夠比的,而且就算不是因為甄步凡,他館主什麼時候被人反駁,這劉秀還真是飄了。

「館主,首先我們是法治社會,我們的合同上有嚴苛的規定。」

「一、在未滿兩年內,除非受僱人違反武館規定,否則武館無權開除。」

「說好啊,是你讓我們和你一起參與的啊,不是我強硬要參和這件事情的,你說過要爭取一下我們的意見。」

「我這可不算違反武館規定啊。」劉秀重點的強調。

劉秀第一次感覺自己在地球上報的專業居然是這麼的有用,也多虧這個世界的法律也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

劉秀當年也被成為一個快嘴,來這裡也算是學以致用了。

王風聽到劉秀的話臉不禁抽搐一下。

他以前怎麼就沒發現劉秀居然還有這種膽量。

以前一直都是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這特么看來全都是假象啊。

特碼的,小子,裝的還真是像啊。

他現在真想給劉秀頒布一個克羅星影帝的稱號。

這下子原形畢露了,還真是一點顏面都不給。

甄步凡饒有興趣的看著一本正經的劉秀心裡也頗升一絲興趣,依照他的實力自然就在第一瞬間感受到了劉秀身體裡面七星武士元力的流動。

他也相當好奇劉秀是怎麼打敗一個六星武師的,碰巧?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個六星武師是可以敵過五個五星武師的,莫不是這武館裡面傾巢出動一擁而上根本不能敵得過一個六星武師。

這其中便絕對不可能是碰巧。

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館主,就依靠你的聰明才華應該知道我說的很有道理吧。」

王風有些遲疑,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

「就算你說得對,我就問問在場的各位有誰覺得自己有實力能夠和甄步凡競爭一下。」

王風可不覺得現在在場的誰會閑的沒事出來找麻煩,就算是李奇也不會蛋疼的出來,更何況李奇他們已經是正式導師了。

至於劉秀,只要他不傻就應該知道這其中的利害,七星武士和六星武師那就是根本沒有可比性,碾壓,那就和捏死一隻螞蟻沒什麼區別。

但劉秀現在難道是怕事的人?怎麼可能,就算現在秀不會漲秀點,劉秀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畢竟他是喜歡秀。

劉秀自然毫不猶豫的直接說了出來,聲音還有點賤賤的,

「那個館主,我感覺我可以。」

「要不您考慮考慮?」

王風要不是這麼多年的磨練,他剛才差點就要罵人了。

考慮你奶奶個腿啊考慮。

這需要考慮嗎?就算不是因為那一層關係,他也不會傻到為了一個七星武士而去拋棄六星武師。

要是真那麼做了,那就真是個石樂志了。

不過出於同事關係,王風還是沒有發火,說道:「你覺得你有什麼長處能夠和人家比,比年齡?」

劉秀擺了擺頭,嘆了口氣,說道:「館主,你難道不知道在場也就我能夠和他競爭一下?」

「剛剛我可是依靠著自己的實力打敗了一個六星武師,這可不是我誇下海口,這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

王風都開始佩服自己心態是多麼好,這要是換成平常人可能早就動手了。

這世界上怎麼能夠有這麼不要臉的人。

一個七星武士打敗了一個六星武師說出去鬼都不信了。

「館主,其實我覺得劉秀導師說的其實也有一點道理。」

「畢竟我們武館還是非常民主化的,還是要遵從一下大家的想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