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到一分鐘。”我直接說道:“服嗎?”


趙水仙有些憤怒的說道:“放開我,你這個臭流氓。”

趙水仙這話一說完,我看了看身下的她,這個姿勢確實很不雅,不過我可不管她那麼多。

有一位偉大的老人曾經說過,管他黑貓白貓,能抓到老鼠就是好貓。

“我就問你服不服!”我得意的說道,眼中的血霧瞬間褪去。

門嘭的一打開了,站在門外的鄭康康,趕緊跑了過來說道:“臥槽,老秦你他妹的!”

話一說完,他直接把我推開。

趙水仙坐了起來,一巴掌甩在了我的臉上,嘴裏說道:“臭流氓!”

我一愣,這一巴掌我可完全沒有預料到。

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鄭康康也一腳踹在了我的身上,嘴裏說道:“老秦,你實在太過分了。”

原本坐着的我被鄭康康踢倒在牀上,我開口喊道:“趙水仙。”

趙水仙停了下來,問道:“幹嘛?”

“謝謝你帶知葉回來。”我回答道。

“切!管好你的眼睛吧,我估計快瞎了。”趙水仙直接走掉。

“謝你妹,在牀上謝?好在你還沒來得及脫褲子,要不然咱倆這兄弟就沒得做了,真沒想到你是這種人,呸,渣男!”鄭康康真的往牀上吐了一口痰,然後追了出去。

我皺了皺眉頭,這貨也太噁心了。

抽出紙巾,我擦掉了那口水,然後整理了一下衣服,來到了鏡子面前。

“眼睛怎麼了?不挺好的嘛。”我說着仔細看了看,清澈明亮,無比帥氣。

不對,她說的應該不是這個狀態,而是紅眼的狀態。

我雙拳緊握,強行把情緒弄得很激動,可是眼睛卻沒有絲毫的變化。

之前紅顏出現,是因爲憤怒到達了一個頂點的時候纔會出現,而現在的我,一點憤怒的情緒都沒有。

我緊緊的盯着鏡子裏面的自己,想要醞釀出憤怒的情緒。

可幾分鐘過去了,我依舊沒有能夠憤怒的起來。

“我靠,這破眼睛!”我有些生氣錘了一下眼睛,結果視線範圍之內,果真出現淡淡的紅霧。

我一愣,這是自己把自己給氣壞了?

只是那紅霧一閃而逝。

“靠!”我暗罵一聲,內心更加的憤怒,這次是真的生氣。

紅眼慢慢浮現,已經到了完全出現的地步了。

我看着鏡子裏自己的眼珠,那瞳孔外面,居然出現了一個勾玉。

兩隻眼睛都有,這勾玉是黑色的,在紅眼珠中有些顯眼。

就好像是多長了一個小瞳孔一樣。

我皺着眉頭,心念一動,紅眼消失,勾玉也跟着消失了。

我趕緊擼起衣服,看着丹田處的七勾玉封印,赫然已經只剩下五個了。

“我靠!”我不可思議的盯着腹部的五個勾玉,也不知道這勾玉來到了眼睛上,算不上減少。

如果算減少的話,那還有兩個,我體內這鬼王就封印不住了。

正愁着,門外出來了杜知葉的聲音:“魂哥哥,你在幹嘛?”

我有些尷尬的說道:“沒,沒啥,欣賞一下腹肌。”

“腹肌很棒。”杜知葉走了進來,開口問道:“你對水仙姐姐做了什麼嗎?怎麼鄭康康那麼生氣。”

“他誤會了,沒事兒的知葉,我和他解釋一下就好了,明天咱們去鄂都是怎麼過去?”

杜知葉說道:“我正想和你說呢,我想把車開過去,你來學校看我也方便些。”

“可以不住校嗎?”我開口問道。

杜知葉搖頭說道:“這個學期還不行,下個學期才允許不住校,我已經幫你看好酒店了,離學校不是很遠。”

“我住酒店嗎?那得多少錢啊?”

“酒店環境好些,而且還有專人打掃,也不貴,就800多一晚上,包月的話更便宜,只要兩萬一個月。” 穿越女尊之遇上醜男 杜知葉認真的說道。

兩萬一個月,對於以前的她來說,估計也就是一小部分的零花錢。

可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這麼消費下去,我們的錢很快就用光了。

我笑着說道:“那個…知葉啊,咱們還是在學校附近租個房子住吧,長期住在酒店不方便的,想給你做頓飯都困難。”

杜知葉一想,點頭說道:“好,魂哥哥我聽你的。”

“真乖。”我伸手在她臉上捏了捏。

“我去收拾行李,今天就不做飯啦,時間來不及,我叫了外賣,你快去和鄭康康解釋一下吧。”杜知葉說着轉身朝着自己房間走去。

“好,知葉,重要的東西都拿上噢,爸媽短時間內也不會再回來,咱們以後寒暑假就不回來了。”我說着走出了房間。

“知道啦。”杜知葉答應着,開始忙活了起來。

走到樓梯口,我看見鄭康康還在生悶氣,而趙水仙坐在旁邊,笑嘻嘻的看着他。

那表情像是父母故意捉弄孩子,把孩子整急眼了,父母自己還挺開心。

“你還笑,你怎麼不反抗呢?”鄭康康生氣的說道。

趙水仙說道:“我反抗了呀,可是他太厲害了。”

“我真沒想到老秦是這樣的人,吃着碗裏的,看着鍋裏的。”鄭康康的語氣越來越生氣。

我嘆了口氣,走下樓梯,嘴裏說道:“趙水仙同學,你怎麼還煽風點火呢,這呆子容易被你帶進溝裏。”

見我下來,鄭康康蹭的一下站了起來,紅着臉說道:“老秦,你不是很厲害嗎?我要和你決鬥。”

…… 「原來是你。」

蘇欣心中暢懷了許多,自己佔據了她的肉身,她來佔據自己的身體,再加上可以照顧父母,似乎是自己佔便宜了。

小蘇欣抬頭用怯弱的目光去看眼前霸道的蘇欣,卻不知道眼前絕美的人使用的肉身正是自己的。

不管眼前的蘇欣是多麼漂亮強大,但是那種敵意還是很明顯,顯然是怕眼前的蘇欣回歸,會搶走自己的一切!

這一切都是自己拚命討好博來的,對這裡,她當作天堂,不希望有人奪走她現在的『父母』,家庭……。

「你是怎麼從那個世界到這的?」蘇欣好奇的問道。

小蘇欣搖了搖頭,也是十分迷茫,低聲說道,「不知道……我只記得被打了,昏迷了,醒來就到了這裡。」

「欣兒,你不要這麼敵視我,你就是我,我也是你,我的父母是你的父母,我不會和你搶,但是你要記住,照顧好我爸媽!明白么?」蘇欣沉聲說道。

小蘇欣一見蘇欣不會和自己搶,不會掠奪自己的一切,眼神一亮。

「我的身體就是你的,所以我繼承了你的一切記憶,明白你所經歷的一切,所以也知道你為何如此珍惜我的生活,現在我的父母是你的摯愛和堅持的動力,但是那個世界也有我的執著和仇恨,現在你讓我和你換靈魂,我也不可能和你換!但是現在你是活在我的世界里,替代我活著,我希望你活的開心,自信!而不是一副怯弱的樣子!」

蘇欣看著眼前的小蘇欣,明明一樣大,可是總是覺得她是小女孩,而自己是大人,這種可笑的想法,三年前的自己是絕對不可能有的,這三年多的穿越讓她成長了太多。

「嗯,我知道了,姐姐……。」小蘇欣點了點頭,近乎討好般的說道。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小蘇欣受盡屈辱,害怕別人發火,害怕別人的敵意,哪怕自己現在的身份是很多人不敢招惹的。

「這是一塊神元石,你放在身邊,至少可以強身健體,我幫你分割成數份,給爸媽一人一塊。」

蘇欣取出一塊神元石,將其切成五塊,並且在每一塊上鑽出一個小洞,從神衣上抽出五根蠶絲,細到別人根本看不見,栓在了神元石上,賦予了聚靈和掩蓋的陣法,只要不碰到,誰也發現不了,隨後親手給小蘇欣帶上一塊。

「你要見他們么?」小蘇欣試探的問道。

「我會見他們,但是他們不會見到我,放心吧。」蘇欣搖了搖頭道。

看見蘇欣並不讓父母見到她,小蘇欣不禁鬆了一口氣,她也不知道父母見到了真正的女兒,會不會還繼續愛她這個外來人。

「我不會教你修道,但是最基本的防身之術還是要的,至少可以保護爸媽,藉助這神元石達到天靈境很簡單,但是在這裡不要動用靈力,不要破壞這裡的法則,否則你會惹來滔天大禍。」蘇欣警告道。

小蘇欣點了點頭,讓她主動欺負人,幾絕對是不可能的。

「飄渺步,天靈追風御劍術,紫靈劍,足夠你用了。」蘇欣分別傳輸兩道秘術記憶給小女孩,又送出了一把秀氣的短劍,很適合女孩用。

一切交代完畢,蘇欣正欲起身離開,外面突然傳來一陣發動機的轟鳴聲,不一會,急促的敲門聲就傳進了屋子。

蘇欣眉間一簇,神識覆蓋到了屋外,發現幾個很年輕的男子,叼著煙,很痞氣,穿著打扮也很怪異,不過看他們的車,非富即貴,絕非善類。

蘇欣看了看眼前的小蘇欣似乎並不知曉,便對著慕言等人說道,「你們上樓,我來處理。」

慕言等人自然也發現了門外的人,不禁淡淡的笑了笑,能惹到蘇欣的,也只能幫那些混球祈禱了。

依點點好奇,很想看熱鬧,可是看著蘇欣眼中的冷焰,不禁吐了吐舌頭,連忙沖向樓上,頭也不敢回。

三人上了樓,蘇欣示意小女孩開門,自己卻避在了窗帘后,想知道這些人的目的。

「凌少,你怎麼又來了?不是和你說清楚了么,我不喜歡你,請你別再糾纏了好嘛!」小蘇欣語氣有些不耐煩,可是依舊不夠強硬,讓人酥麻的聲音挑逗著眼前男人的神經。

「你們呆在外面。」凌少算不上非常帥氣,但是也算中上了,身份高貴,一舉一動都顯得威嚴,身後十幾個小弟不敢有半點反駁之意。

隨後,凌少摸了摸脖子,嘴角露出一抹邪笑,靠近小蘇欣深深吸了一口氣,露出一副讓人噁心的輕佻模樣。

「欣兒,怎麼說我們也是同學四年的好友了,我凌少從來不追女人,更別說追四年了,我對你算得上仁至義盡,你真的要拒絕我么?」凌少強行推開門,逼的小蘇欣不斷後退。

「抱歉,我不愛你,你是高高在上的凌少,我高攀不起……這裡是我家,請你自重點!」小蘇欣臉色發白,再次摸向口袋,卻發現手機丟在了沙發上。

「呵呵……你是第一個敢拒絕我的!我不喜歡強來,但是若是在你家強上了你,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就算你爸媽知道了,也會順水推舟吧?」凌少邪笑,不斷逼近。

小蘇欣臉色慘白,底線被觸及,握了握拳頭,大聲說道,「我就算死,你也侮辱不了我!」

「死?沒有我的允許,你死不了,除非你不要你的爸媽了。」凌少不屑,冷聲說道,「今天你最好從了我,否則我會讓你家破人亡!」

「蘇家在揚州城不算小,資產上億,但是對我凌家而言,九牛一毛,我可以瞬間擊垮你父親的公司,至於你母親,一個小小的貪污案就可以讓她坐牢!而你,從一個小公主瞬間就會成為孤兒……」凌少威脅道。

小蘇欣呼吸急促,急的不行,卻沒有多少和別人抗衡的勇氣,碩大的高峰起伏,只會讓男人更加想征服,刺激凌少的荷爾蒙激素。

凌少果然,此刻眼中的****更加明顯,眼看就要撲倒了小蘇欣。 “決鬥啥啊,咱倆又沒仇,而且我對她也不感興趣,我們連競爭關係都沒有。”我攤了攤手說道。

趙水仙呵呵一笑說道:“我還對你不感興趣呢。”

“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決鬥,你不能喊鬼幫忙。”鄭康康倔強的說道。

“挺熱鬧嘛,這是幹啥呢?”一個低沉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