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是”邊無涯突然道,“哦”韓楓道:“你怎麼這樣說?”


邊無涯道:“難道大公子不記得當日我們在英雄樓發生的事了嗎,侯千軍本是我萬象聖宗的人,只可惜叛出了我萬象聖宗跟了蕭過,現在看來他知道在南刀塢上面是呆不下去了,但是出來卻又是被我們青衣十三樓給包圍住的,他沒有辦法,爲了要逃出去他只好救了關山令,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救關山令的條件就是要關山令保證他的安全,上船來不被我所殺。”

果然不大一會兒,關山令和侯千軍就上了船,韓楓大喜,何安怡和方國洋兩人也走了出來,紛紛恭喜關山令逃出生天,衆人說完後,關山令才指着侯千軍道:“大公子,此次我能逃出來就是他所救,不過我懇請大公子你答應我一件事情。”

韓楓沒有說話,邊無涯便道:“侯千軍,你想拿關山令做保護牌,是不可能的,現在我就要殺了你,清理門戶。”侯千軍一驚,喝道:“關山令,你敢騙我”

關山令喝道:“大公子,我關山令跟隨了你這麼多年,難道你連這點情面都不給我嗎?”

韓楓連忙將關山令扶了起來苦聲道:“我也沒有辦法啊,邊無涯說如果我答應你的條件,那麼他就帶着他所有的萬象聖宗的人馬全部撤走,所以爲了大局着想,咱們就讓邊無涯清理門戶吧,他救了你你日後等他死了好好的爲他安葬不就行了嗎?”

關山令道:“可是,我……”

韓楓還沒有等他說完便道:“你不用內疚,這件事是我的主張!”

關山令嘆了一口氣,沒有說話,而那邊,侯千軍身子爆退五步喝道:“|關山令,青衣十三樓,老子這次算是記住你們了,沒想到關山令你是這樣的人,算是我侯千軍有眼無珠,既然我也走不了,那麼大家就一起死吧。”

邊無涯冷聲喝道:“哼,你這個叛徒,你有這個本事嗎?”

“哈哈!”侯千軍大笑道:“我跟了蕭過這麼長的時間,難道你認爲我會一點東西也學不到嗎,今天咱們就同歸於盡。”說完只見他的身子咻的一聲飛上了大船上的桅杆,容納後雙手一揚,頓時十幾朵深紅色的火焰就出現在他的手中,只聽侯千軍哈哈大笑道:“你們想殺我,那就看看你們在這茫茫湖水中嚐嚐這火燒的滋味吧。”

邊無涯大聲道:“你以爲區區的火就能傷了我們的性命嗎,你太幼稚了。”

侯千軍笑道:“普通的火焰當然那你們沒有辦法,可是地心之火呢,恐怕你麼誰也不知道,這南刀塢的下面居然是一座火山,我這火焰就是從那裏取來的,就算燒不死你們,把你們一萬多人燒死也不虧啊,哈哈哈!”說完,侯千軍大手一揮,是十幾朵火焰就四周飛了出去,刷刷刷的幾聲就將十幾條船給點燃了。

這火很是兇猛,遇見物體馬上就燃了起來,一剎那間,十幾條大船全部都着火了,火勢兇猛,所有的青衣十三樓的人,各宗各派的人全都嘶喊着奔跑了出來,痛罵聲,嘶喊聲,女人的尖叫聲,各種各樣的聲音應有盡有,因爲這所有的船都是被連起來的,所以火勢傳得很快,不大一會兒沒有事好幾條船着火了。

侯千軍大笑道:“我說過,關山令,你敢食言我一定會讓你們付出代價的。”侯千軍說完,身子一下跳進了湖水中,而在南刀塢那邊,蕭過與花三少對視一眼笑道:“太好了,侯千軍得手了,馬上召集所有的人,全部出擊,將他們一網打盡。”

而在南刀塢的山體的另一邊,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影慢慢的爬上山去,手中一張紙鶴剛剛要放出去,突然一道白衣人影從空中飛過,一道勁氣從他的手中發出,那個鬼鬼祟祟的影子頓時倒地身亡,而天空中的紙鶴也被白衣人影撕碎在空中,葉天淡淡的笑了笑,身子迅速的向着另一邊衝過去。

而蕭過們的那一邊,姬幽浪三言兩語向大家解釋了有內奸,然後與侯千軍串通好引內奸,讓侯千軍去燒船的事,衆人聽完後都是大喜,而姬幽浪早就預備哈=好的大船也一起揚起了風帆,所有的人都上了船,向着湖面的那團大火衝去。

一道人影撲通一聲從湖水裏鑽了出來,身子瞬間飛上半空,識海中,又是一艘小船飛了出來,侯千軍飛上了船向着南刀塢的方向駛去。

而在湖中央,不大一會兒,所有的大船全部都着火了,因爲回覆要徹底的將南刀塢包圍住,所以他下令把所有的船全部連了起來,現在一時間起了大火,要分也來不及分開了,不大一會兒,所有的船都全部着火了,人影、嘶喊、吶喊、瘋狂、慌亂,在這一刻船上到處都是演繹着這一切。

韓楓他們的大船也是搖搖晃晃的,後半部分也着火了,關山令一下拉住了韓楓喝道:“你看,現在好了吧,我是你的親信你居然不聽我的,反而去聽那個邊無涯的,我說過不能動他,可是你居然讓邊無涯去殺他,惹出了這麼大的麻煩,咱們這次輸定了,所有的船都着火了,回去後你好不容易得到總樓主的信任也會徹底沒有了。”

韓楓現在愣愣的站在甲板上,就算關山令對他大吼大叫他也跟沒有聽見一般,他芒目的看着這湖面上所有的大船的火,在看一看不斷被燒死的修士們,心裏突然一股悶氣衝上來,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大口鮮血,大吼道:“邊無涯,老子要殺了你,你把老子害慘了!”

而這個時候,方國洋跑了過來喝道:“不好了,我看見南刀塢的那邊帶着大批的船隊向着我們這邊衝過來了,現在咱們人數被燒死的越來越多,我剛剛發現,何安怡那**帶着她的人馬向着後方逃走了。”

後方像是瘋了似的一樣披頭散髮的看着所有被燒的人,大喊道:“邊無涯,我要殺了你,邊無涯,我要殺了你!”

關山令喝道:“方國洋,你能帶多少人就帶多少人走吧,大公子已經瘋了,你沒有必要在這裏假惺惺的了。”

“哼!”方國洋冷哼一聲道:“既然話說出來了,我也直說了,我也帶着他的萬象聖宗的人馬向着北面逃走了,幽海和蒼南帶着冥殿的人向着東面逃走了,何安怡那**帶着她的人在南面逃走了,西面是南刀塢的人馬正趕過來,我馬上就帶着我的人從南面逃走,你們要走就趕緊,不然的話全部都死定了。”

“你們誰也走不了!”突然一道冷冷的聲音傳來,嘭的一聲一具屍體從空中扔了下來,幾人低頭一看,卻是何安怡,玉華樓的樓主何安怡,而他們擡頭看上去,只見上面此人正冷冷的看着他們,一身白衣飄飄欲仙,正是葉天,而這個時候又是幾道人影飛了上來,正是花三少、姬幽浪和白雨霖!

他們三人提前先追了出去抓到了何安怡,可是何安怡反抗,結果花三少就親自殺了她,而蕭過則是帶着侯千軍去追邊無涯了哦,因爲蕭過答應過,一定要把邊無涯丟在侯千軍的面前,讓他報仇! 湖面上,火勢滔天,熊熊大火火光印天,像是湖面上炸了一個火球一樣,火勢逼人,不斷的傳出吶喊聲和一些大叫聲哀嚎聲,等等的聲音全部在那堆火團中傳了出來,場面宏大,令人看着覺得十分壯觀,但是在這壯觀之下埋沒着的卻全部都是一條條人命。

韓楓現在已經瘋了,的確是瘋了,受了如此大的打擊,他怎麼會不瘋呢?而此刻花三少、葉天、白雨霖等人全部站在這一艘船上,關山令看着他們低頭道:“是你們勝了,要殺要剮,我關山令絕對不會皺一下眉頭,來吧!”

白雨霖走了出來看着關山令道:“關老哥,我知道你是一個鐵骨錚錚的漢子,但是你認爲跟着青衣十三樓一起荼毒天下很好嗎?我是飄渺樓的樓主,與你一樣同樣是樓主,但是我不是照樣背叛了嗎,青衣十三樓是不得人心的,總樓主韓嘯他只顧着自己,從來沒有想過我們這些人的,你投降吧!”

關山令看了看白雨霖苦笑道:“你們有回頭路,但是我卻是沒有的,我的命是他們救回來的,我何嘗又不知道現在他們做的這一切,但是我又不能夠忘恩負義,你們不要多說了,來吧!”

白雨霖轉過頭看着花三少,眼裏有着懇求之色,花三少嘆了一口氣道:“我們並不是好殺之人,你把韓楓交給我們,你走吧!”

關山令搖了搖頭道:“不行,這樣豈不是叫我用大公子的命換回了我自己的命,我關山令豈是貪生怕死之輩,你們殺了我吧!”

還是皺了皺眉頭道:“既然你如此堅決,好吧,那就別怪我們一起出手。”花三少轉過頭來低聲道:“時間要緊,我去對付關山令,葉天你抓住韓楓,姬幽浪在中間防止住關山令隨時不要命的衝回來救韓楓。”

三人一點頭花三少瞬間出手,身子快如閃電,一下就衝到了關山令的面前,手中玉簫就向着他的胸前擊去,關山令一驚,身子瞬間後退,將韓楓護在了身後,左手擋住了玉簫,而葉天這個時候,身子擊向關山令,一股氣息席捲向他,關山令左右不急,身子一飛沖天,而韓楓也跟着在他的身後飛上了天。

就在這個時候,白雨霖身子一動,直接出現在關山令的面前,纖纖右手擊向關山令,而腳下不停,直接勾住韓楓欲要拉走,而這個時候花三少的身子從背後飛了起來,一把扯住了關山令的後背,一下就將韓楓拉了出來,關山令大驚,右手向着花三少抓去。

花三少身子橫移而開,手上一送,韓楓直接向着下面掉下去,姬幽浪的身子此刻一飛沖天,一下抱住韓楓,本以爲已經結束的了,可誰知道,韓楓這個時候突然一下翻飛而上,姬幽浪驚了一下,他沒有想到韓楓竟然是裝瘋的,可是現在已經來不及了,韓楓的右掌已經向着姬幽浪的頭頂心抓去了。

衆人大驚,都沒有想到韓楓是假裝的,現在出手也來不及了,眼看着姬幽浪即將喪命在他的手上,突然,一聲劍鳴從遠空傳來,一道黑光閃過,咻的一聲,快如閃電,直接穿透了韓楓的手臂,韓楓痛得大叫,而這個時候那把黑色長劍突地又飛轉回來,咻的一聲又刺穿了韓楓的心臟,速度奇快,如光速一般,能操控劍操控得這麼好的太古只有一個宗派,那就是劍宗!

姬幽浪身子一下急轉飛到了半空,看着已經被一劍穿透心臟死了的韓楓,沒有說話,花三少擡頭向着上方看去,只見上面一道黑衣人影站在那裏,而他的背後,那柄黑色的長劍刷的一聲飛進了他的背後的劍鞘上,此人正是白羽寒!

“你們太心軟了,這樣只會帶來更多的死亡,要制止就必須要用血來制止!”白羽寒的聲音冷漠的從上空中傳來,這個時候,又是十幾道黑衣人應咻咻咻的飛了過來,嘭嘭嘭的幾聲,幾具屍體扔在了已經燒得快要沉的夾板上,這些都是劍宗的人。

花三少飛才夾板一看,只見一共有兩具屍體,分別是幽海和蒼南的,沒想到他們兩個居然也死了,劍宗的人出手還真的是厲害,快如閃電啊!

“可惜他們的冥丹逃走了,不過想要恢復那也是不容易的了。”冷漠的聲音從上面的黑衣人的口中傳出,花三少仔細的看了看,加上白羽寒,一共就是二十個黑衣人,等於二十個九境高手,天啊,劍宗竟然有着二十個九境高手,這也是隻暫時看着的,隱藏的也不知有多少。

“放心吧,冥丹在我手中,他們永遠也逃不了的!”突然一道淡淡的聲音從天際中傳來,一道白衣人影氣度非凡的從空中慢慢的飄下,他的身邊一左一右跟着兩個女人,一人手拿玉簫,一人懷抱瑤琴,正是白雲飛與他的琴女和蕭女。

花三少大驚,他沒有想到連白雲飛都來了,他從來都沒有想到過白雲飛回來幫他們的忙,看來這一切應該都是白羽寒的功勞啊!

只見白雲飛落在桅杆上端,手中一鬆開,兩顆黑色的珠子就飛了出來,正是幽海和蒼南的冥丹,兩人的冥丹一飛出來就想要逃走,白雲飛右手輕輕地一抓,頓時一個空間就在半空中形成,將兩顆冥丹禁錮在裏面。

幽海大聲的喝道:“你們趕緊放了我!”

蒼南也喝道:“不錯,趕緊放了我們,不然你們會後悔的!”

“哈哈!”花三少笑了一聲道:“我們會後悔的,我們有什麼要後悔的?”

“因爲我們………………”

“因爲你們有着一大批的毒素控制這上萬個凡人是吧。”兩人的話還沒有說完,突然天際之中又是一道聲音從遠處傳來,速度奇快,轉眼間就來到了衆人的面前。

“林風!”

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一驚,都沒有想到林風會出現,白雲飛出現已經夠驚奇的了,但可能是白羽寒的功勞,但是這林風出現就真的不可思議了,這林風當年做的事可多了,現在想起來都讓人覺得心寒啊!

可是現在的林風卻是滿頭銀髮,一身白衣,看起來滄桑無比,已經沒有了當年的那股煞氣,有的居然是一股空靈之氣,他的變化的確真的太大了,只聽林風淡淡的聲音傳來:“你們兩個抓了上萬個凡人,要拿他們練功,以爲我不知道嗎,可惜在你們出來的時候我已經把他們全部給放了,你們現在冥殿現在也已經不復存在了,幽海,當年在萬藥山上,你殺了我最愛的女人,黃雀兒,你可曾想過今天?”

幽海還沒有說話,林風又道:“一年前,你又殺了我生平愛的第二個女人,土飛燕,前冥殿五大護法中的土護法土三丘的女兒土飛燕,現在你死得不冤吧。”

“哈哈”幽海狂笑道:“萬藥山上,殺死黃雀兒的人是我又怎麼樣?你也只不過是一個可憐蟲,黃雀兒她從來就沒有愛過你,黃雀兒愛的是蕭過,哈哈,至於土飛燕,那個女的我殺了又怎麼樣?她潛入我東冥殿,欲要刺殺我,我殺她也在情理之中。”

林風突然大笑道:“可憐蟲,不錯,我是可憐蟲,但是不是我得不到雀兒的愛而可憐,而是感到我以前做的那些事爲我自己而可憐,我這三年來終日生活在內疚之中,你看我,頭髮也變白了,這些都是報應,天道倫常,報應不爽,我以前幹了那麼多的事,現在我已經改過了,可是你們呢,你們還在沉迷在權利與慾望之中,你們纔是真正的可憐蟲。”

蒼南突然喝道:“你就算殺了我們也沒有用,夜未央的那裏照樣抓了上萬的凡人,我們回不去,他們就會殺了這上萬的凡人,我們早就約好的了,你們有膽子就動手啊!”

“你們說的夜未央是他嗎?”突然一道聲音從空中傳來,一具屍體從高空拋下,嘭的一聲砸在了船上,兩個人影從空中露出身影來,花三少等人看了更是大驚,這兩人一人竟然是當初的天妖宮的曲雲,另一人竟然是古妖族的古魂祭,這兩人竟然也來了。

“你們也來了?”林風淡淡的聲音傳了出去。

“你都來了,我們豈有不來之理,在路上發現幽海和夜未央鬼鬼祟祟的在商量着什麼,事後我們就一直跟着夜未央,好傢伙,竟然抓了上萬個凡人,最後還是被我們給廢了,他那兩個膿包弟弟什麼夜海夜風的滾回西域去了,幽海、蒼南,這次你們的心可以死了。”

幽海好像說什麼的時候,林風已經出手了,只見他的手上突然冒出一朵黑色的蓮花來,緩緩的在他的手中旋轉,一道道黑色的火從蓮花裏面噴出,頓時就傳來幽海和蒼南哀嚎的聲音,但是瞬間就沒有了,這黑色的火熄滅以後,兩人的冥丹也消失了,從此不在這個世間。

花三少看着葉天低聲道:“林風的修爲很高,我剛剛看了看,比我的都還要高了一階,估計是九境的陣字境了,突然,林風看了看衆人問道:”蕭過在嗎,我是來領死的!“ “領死!”

衆人頓時大驚,都是疑惑的看向他,林風慢慢的轉過頭去道:“當年十萬大山一戰中,我殺了蕭過的一個族人,離廣,當時我很是清楚的記得蕭過的那雙眼睛,一雙殺人的已經,現在我每一次做惡夢都會看到蕭過的那雙眼睛,好在前幾天居然聽到蕭過還沒有死的消息,我的心頓時徹底的解脫了,這次來我是特地來領死的,因爲我實在承受不了那種痛苦。”

“你不用來領死,因爲你記得的那雙眼睛的主人已經被花三少殺死了。”突然一個聲音傳了過來,衆人轉頭一看,只見在湖面上,一艘小船正慢慢的駛過來,船上有三個人,站着兩個人,扛着一個人,蕭過和侯千軍,侯千軍的背上還扛着一個人,刷刷的兩聲,蕭過與侯千軍飛到了他們這一艘船上,此刻這條船已經與其他的船散開了,而船上的火也被熄滅了。

嘭的一聲傳來,侯千軍滿身是血的將肩頭上的這個人慢慢的放下,衆人一看卻是邊無涯,沒想到邊無涯也死了,侯千軍突然重重的跪在蕭過的面前道:“多謝師父讓我親手報了這個仇,不然千軍的仇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報。”

蕭過連忙將他拉了起來,道:“這個仇是你自己報的,我只是幫你提醒而已,動手的人是你,殺他的也是你,現在你就可以放下心了。”

侯千軍沒有說完,重重的點了點頭,蕭過轉過頭看向衆人,白羽寒、白雲飛、林風、古魂祭、曲雲、林風,眼光從每個人的臉上閃過,最後目光停在了林風的臉上,看着林風道:“其實要說對不起的是我,當年在葬藥山的時候我就不應該遇見雀兒,就不會有後面的事情發生了,還有,離廣的死已經過去了,沒有必要耿耿於懷,就像雀兒的死一樣,一切都已經過去了,咱們應該向前看,不要活在回憶裏,我蕭過在此鄭重的感謝各位能夠千里迢迢的趕來幫忙,我相信有了你們的幫助,青衣十三樓已經沒有存在的理由了啊,哈哈!”

衆人都是跟着大笑,白雨霖輕輕的走上來挽住蕭過的手臂輕聲道:“蕭郎!”

林風看着這一切也笑了,他也很久沒有這麼笑了,低聲道:“蕭過啊蕭過,我現在終於知道爲什麼雀兒當初會選擇你了,此時此刻,我真正的佩服你。”

“各位!如果你們不嫌棄的話,我願意加入你們!”突然這樣的一個聲音冒了出來,花三少一喜笑道:“關山令,我早就等你的這句話了。”

關山令道:“看了你們的今天,我才明白了世間上還有友情,在青衣十三樓,我只是一個殺人的工具,但是我相信在這裏我應該會有友情,會有朋友,所以我決定加入你們,我可以將我所有的長虹樓的人馬全部勸服歸降,並且,九霄樓和遮天樓的兩位樓主我可以保證,他們不再是青衣十三樓的人了。”

“爲什麼這樣說”白雨霖問道。

“不瞞你們,前一段時間,這兩個樓的樓主就曾經與我商議過要叛出青衣十三樓的事,要自立門戶,現在只要我去勸降他們,青衣十三樓那就等於敗了一半了。”

“不錯,現在長虹樓叛出青衣十三樓,也許九霄樓和遮天樓也會叛出,加上雨霖的飄渺樓和斧刀樓,加起來就是五個樓了,還有今日全軍覆沒的快活樓和玉華樓,那麼現在青衣十三樓也就只有六個樓了,快劍樓、逍遙樓、白雨樓、飛雁樓、大刀樓和總樓青衣樓了。”蕭過笑着說道。

“應該還不止這一些!”白雨霖道:“我大哥的斧刀樓,還有另一個的,就是叫我武技的師父飛雁樓的樓主花非花,而我大哥絕對可以勸降與他很好很好的大刀樓,這樣下來,青衣十三樓也就只有總樓和快劍樓以及逍遙樓了,還有白雨樓,總共四個樓,咱們必定大勝!”

“這一切都還不好說”花三少道:“要去勸服他們還需要你們去啊,雨霖和關山令,這次的重任可是交個你們了啊,我們會立即趕去青衣城,那裏是青衣十三樓的總舵,王蓮花應該是被關在裏面,所以我們就在青衣城等你們,只要你們的人馬一到,我們就可以隨時攻城了。”

“這樣看來是最好不過的了,大家認爲呢?”蕭過問道,衆人都沒有說話,白羽寒道:“出謀劃策的這些我們不懂也不想知道,只要你告訴我哪裏有對手,我們就去把他的人頭割下來給你們!”

“蕭過,你就這樣把白雨霖交給我,難道你就這麼的信任我嗎?”關山令突然問道。

蕭過笑了笑道:“我從來不會對我的朋友懷疑,有的永遠只有信任!”

…………………………

由於時間緊迫,第二天到哦時候,關山令和白雨霖就已經出發了,而蕭過與花三少以及白雲飛林風等等所有人的人又將所有的事情全部商量了一遍,所有的人都沒有想到,三年前還在拼死拼活的人三年後卻坐在一起討論怎樣對付敵人,是在是有點不可思議啊。

一番商議下來,所有的以前的隔閡都已經消除了,他們現在唯一的共同的敵人就只有青衣十三樓,只有對付了青衣十三樓,那就什麼都好辦了。

兩天後,他們的所有人也跟着出發了,那叫一個浩蕩啊,首先是天府的人馬,再是天問的散修,以及一些小幫小派,最後弄月閣的女人們爲了花三少也加了進來,後面的劍宗的二十位高手異常冷酷,白雲飛帶領的幽雪聖地人馬,再加上萬藥山的人,和天妖宮的人以及古妖族的人,真的是算得上是人、妖共處了啊。

這麼浩蕩的大軍殺向青衣城,頓時全太古都震驚了,消息很快的就傳到了青衣城,此刻已經距離蕭過們出發已有五天時間了,差不多的話,再有兩天大軍就要到青衣城了。

此刻在青衣城的一座大樓裏,一箇中年人來回的在大廳之中走了走去,而在地上的蒲團上卻盤膝坐着三個人,這三個人正是從冰極裏面逃出來的三個九境高手,而來回走來走去的人就是韓鳳蕭和韓楓的爹韓嘯了。

只見韓嘯記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時不時的又冒出了一句,他們怎麼會一下子多出了這麼多的高手呢?實在想不通,實在想不通,爲什麼和他們仇深似海的萬藥山林風會來幫他們,和他們同樣有仇的幽雪聖地也去幫他們,更是和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的古妖族和天妖宮也去幫他們,這簡直是太匪夷所思了,太匪夷所思了,更離譜的是我手下的飄渺樓的樓主和長虹樓的樓主居然都背叛了我,三位叔父,你們說現在該怎麼辦?”

三個人來了一句道:“人算不如天算,既然不能躲避,只好應戰了,我想就算是他們也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的人幫他們的吧。”

韓嘯聽了這句話,臉色氣得發紫,恨不得一人一巴掌給這三個老傢伙吃,當初要不是他們慫恿着要稱霸太古的話,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現在居然來一句人算不如天算,把韓嘯那個氣得差點背過氣去。心道:“實在不行的話我就只好拿出王蓮花這張王牌了,我還不相信他們會不顧王蓮花的死活。”

這個時候,突然外面有個韓嘯的親信進來報:“樓主,大事不好,關山令樓主回來,不但帶走了他留在這裏的人馬,還勸服了遮天樓的樓主和九霄樓的樓主,此刻他們各自帶着他們的人投奔蕭過他們的隊伍去了。

“什麼!”韓嘯大驚,正想要說話的時候突然又是一個親信上來報:“樓主,大事不好,飄渺樓的樓主去了鹽城勸服了斧刀樓的樓主尉遲奔,不但如此,白雨霖還慫恿尉遲奔去勸降別人,連大刀樓都被勸降了,還有這飛雁樓也被勸降了,現在所有的人都投奔到了蕭過的隊伍中,不出兩天,他們就打到了咱們的青衣城了。”

“閉嘴!”韓嘯大喝一聲道:“快,趕緊叫快劍樓、逍遙樓、白雨樓的樓主來見我,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他們,媽的,廢物,廢物,全是一幫廢物,難道我要去天池或者劍宗借人?哦不可能,上次我還親自說要解除合約的呢,現在又上去借兵,人家怎麼會借給我呢,不行不行!

韓嘯心亂如麻,只覺得這件事是人生做得做錯一件事,無論如何他也沒有想到對方會多出這麼多的高手來,不大一會兒,早已經全部聚集到了一起的三個樓主來到了韓嘯的大廳中,韓嘯主要就是找衆人商量商量如何才能抵抗蕭過他們的侵襲,最後也三人也想不出有什麼好的辦法了,論實力人家想在比他們的強,論人數想在人家的也比他們的多,還真的是難啊。

最後逍遙樓的樓主出了個主意,就是緊閉城門 ,永不應戰,這樣無論如何他們也是打不進來的,這樣不就是可以多逍遙幾天了嗎?

快劍樓的樓主也贊成這樣的做法,最後白雨樓的樓主說道:“關閉城門也不是最好的辦法,最好就是把王蓮花給搬出來,要是他們敢動手的話就一刀殺了王蓮花,他們怕王蓮花受到傷害,肯定不敢亂動,咱們就永用這一招吃定他們!” 青衣城城外,浩浩蕩蕩的大批人馬來到了這裏駐紮起來,咋一看之下,人數那是密密麻麻的,不知道有多少,這也並不是什麼大軍,只是各宗各派的人數湊起來的,所以不像軍隊那般,看起來整齊,這麼多人雜七雜八,服裝也不相同,眼睛不好的一看之下眼睛還會發痛,腦袋還會發暈

城外紮起了無數個大大小小的帳篷,算是徹底的將這個青衣城給圍了起來了,想起來還是可笑,前幾日都還是青衣十三樓的人將他們徹底的圍住,沒想到今日便反過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莫過於此啊,本來以爲什麼都掌握的青衣十三樓,到頭來卻發現自己根本什麼都沒有掌握,而本來以爲沒有多大勝算概念的蕭過衆人,現在卻是勝算滿滿的,真是戲劇化的一面。

其實別說是青衣十三樓不知道,就連蕭過們都沒有想到過事情會發展成這樣,不但消失了多年的白羽寒出現,其身份更是水漲船高,變成了劍宗的得意弟子,不但如此,他還將幽雪聖地的白雲飛給拉了進來,還有劍宗的人,真的算得上是一大助力。

而白雲飛等人的加入更是讓衆人意想不到,尤其是林風、古魂祭、曲雲三人的加入,更是從來沒有想到過的,三人的背後都是堂堂的一個大宗派,三人的加入就是等於三個大勢力的加入,還有青衣十三樓的反叛,總之所有的一切說起來,真的像是在做夢一樣。

而此刻在青衣城的城門口上方,高高的颳着一大塊鐵牌,上面紅漆大字寫着兩個字:免戰!沒有想到挑起事端的青衣十三樓居然高掛免戰牌,城門緊閉,所以蕭過與衆人所帶的大軍們紛紛駐紮在了城外,他們還不相信,青衣城會永遠關閉城門。

而在城外的一頂帳篷中,蕭過、花三少、姬幽浪、葉天、白雲飛、白羽寒、林風、古魂祭、曲雲、費士南等人全部圍坐在裏面,正商量着如何攻城的辦法。

花三少看了一眼白羽寒,道:“白羽寒,你是劍宗的人,在我們這裏,劍宗資格最老,你看看該如何攻城?”

白羽寒笑了笑道:“說句實話,我幫你們爲的就是王蓮花,其他的事我不想多問,我們劍宗的兄弟就等於是打手,只要你們想好了辦法,我們就只管出力,也就是隻管殺人動腦子的事情最好還是不要找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