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會吧,陳經理也就嘴巴苛刻一點,我們平時都喊她陳姐的。”


“行吧,我知道了,等過幾天我去看看。”

林風十有八九可以肯定是這個陳經理在搞鬼了。

你拿她當姐姐,她可沒拿你當妹妹啊! 這兩天林風要把加入SGC這件事給落實下來,然後要好好的陪父母兩天。

主要任務就是教會他們開門關門和使用一些電器東西。

這可不是小事,搞不好會出人命的。

等林開山從洗手間出來,唐燕已經離開了。

“我兒媳婦呢?”林開山問道。

“人家上班去了,還有誰和你說她是你兒媳婦了?”

林風苦笑不得的說道。

想起自己被那個小主播說得了被迫害妄想症,我看你是得了兒媳婦妄想症了。

“我猜的,不然你買房子都不和我們說,她還有房子的鑰匙,不是你女朋友是什麼?”

林開山就想不明白了。

“你爸猜的,媽看這閨女也可以,你就別挑三揀四的了,趕緊娶一個回來讓我和你爸抱上孫子孫女才行。”

李霞也在旁邊附和道。

突然,林開山好像想到什麼了一樣,連忙說道:“兒子,她該不會是和電視裏一樣,你養的野女人吧?”

“你不要仗着自己現在有錢了就亂來,林風我可和你說,我們林家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的。”

“爸,你想哪去了,沒告訴你們我買房子了,是怕你們一時間接受不了,在說你沒聽說過保姆嗎?她是我僱的保姆,當然有我們家的鑰匙了。”

林風忍者笑意,從頭到尾的和二老解釋一遍。

包括自己現在有多少錢,在幹什麼,不過大部分都是杜撰的,他還是沒敢和父母說實話。

“那……那我兒媳婦呢?這個也不是,那個也不是,到底哪個纔是。”

林開山雖然聽着林風現在掙這麼多錢也開心,不過他關心的頭等大事還是兒媳婦呢。

“哎呀,你們別急,該見到的時候總歸能見到的。”

“走,我帶你們去一個地方,你們二老不是急麼,去過那地方就不會急了。”

林風拉着林開山和李霞來到樓下,走過一段小路,來到一片荒地上。

“看,這就是我給你們二老準備的禮物。”

“啥?狗尾巴草啊!這玩意我們老家不是多的很嗎?”

林開山一愣,然後扭頭和李霞對視一眼。

“你這兒子在城裏才待了幾年,連這都給當成禮物了!”

“隨你,比你年輕的時候還憨!”

兩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下。

“不是,我說的是這一大片荒地!”

“以後你們二老沒事的時候就來這裏種種菜啊什麼的,就不會感覺無事可做了。”

感覺自己琢磨許久的理由終於有了用武之地,林風顯得格外興奮。

“啥?來這裏種菜,有這時間老家有十幾畝地呢,我和你媽不如回家種嘍。”

“爸,這可不一樣,這裏可是我花錢買來的,專門就是給你二老種的。”

“還花錢買,你小子是不是傻,趕緊給退了,想種地家裏面少啊,還不用花錢買。”

林開山看着林風,好像看着傻子一樣。

老子忙活了一輩子,好不容易來城裏住幾天,享幾天福就回去了,你還給我買塊地。

你這弄得叫啥事?

見林開山對這不感冒,林風感覺好像哪裏出了問題。

“不種也行,隨你們吧!不過你們不能回老家了,要在這生活。”

“那不行啊,我和你媽在這人生地不熟的,整天窩在家裏哪行。在說你爸我今年才五十多歲,一年種田還能掙個一分多錢,補貼補貼家用也是好的。”

林開山斷然拒絕道。

“爸,你看你,剛纔我說什麼來着,這不是怕你急,腳下的地不是給你準備的麼,而且你知道城裏吃的都是用農藥化肥過剩的,哪有自己種吃的安心,在說萬一以後你孫子孫女出世了,你總不能讓他們吃這些吧……”

好說歹說,用盡渾身解數,林風終於留住了兩個老人。

其實林風也知道,二老就是不想給他添麻煩,不想給他帶來負擔。

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讓二老自由活動一下,林風回到屋裏給江雨琦打了一個電話,準備讓她出一個存款證明。

畢竟這存款協議都是每個銀行保密的東西,銀行是不讓往外流的。

正在電腦前辦公的江雨琦看是林風打來的電話,內心有一絲驚喜。

“喂,林先生你好。”

呃,這麼見外的嗎,我記得送你衣服的時候還喊我林風。

“江小姐還是喊我林風吧,喊林先生我感覺有點彆扭!”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

江雨琦突然臉紅了起來。

“好,那你也別叫我江小姐了,喊我雨琦吧!”

江雨琦咯咯笑道,以此來掩蓋自己的窘迫。

“嗯,是這樣的,我這邊需要你們銀行出一份證明……”

林風把自己的要求說了一遍。

“好,就這個事,沒有其他事了吧?”江雨琦問道。

他還以爲林風找她是私事呢,沒想到是公事。

“對!難道你認爲我還應該有其他事?”林風開玩笑道。

“不…不是,不對,我意思是今天中午你有沒有時間,我上次答應叔叔阿姨請他們吃飯,今天可以嗎?”

此時,江雨琦隔着手機屏幕都能感覺到臉上發燙,第一次約人吃飯,沒想到還要用這樣的藉口。

“可以啊,剛好今天他們也沒事,那中午見!”

“好的!”

掛了電話,江雨琦從電腦屏幕上看見自己臉色果然紅的像蘋果一樣。

自己這是怎麼了,爲什麼心臟會跳的這麼厲害。

長的帥的她也見過,有錢的她也見過。

但是從來沒有像這樣過。

“你呀你,人家好像對你也沒有那麼上心啊!自作多情了吧!”

江雨琦對着已經黑屏的電腦屏幕說了一句,然後深吸一口氣去準備林風要的資料。

這邊林風又給季洲和李岸然等人分別打了一個電話,按照剛剛和江雨琦說的要求對他們又重複了一遍。

半個小時過後,幾人分別把資料都發給了林風,林風接着又把資料發給嚴興昌。

嚴興昌回覆道馬上安排。

中午十一多點,江雨琦給林風發消息說在江城得月樓。

林風喊上林開山和李霞,攔了一輛出租車就過去了。

得月樓和松鶴樓都差不多,但是得月樓歷史要比松鶴樓更悠久一點,聽說有四百多年曆史了,而且是傳統的江幫菜。

因爲就四個人,江雨琦就沒有預定包間,就坐在一樓的大廳內。

因爲有點堵車林風到的時候已經快到12點了。

“林風,這邊!”

江雨琦看見三人喊了一聲。

本來顏值很高,頗爲吸睛的江雨琦,此時更是惹得衆人紛紛側目。

剛在廁所放完水,走在二樓的石金腳步一頓。

“林風?”

扭頭一看果然是他上午的林風,也是造成他今天請客賠禮的罪魁禍首。

石金默默的觀察一下,看見林風做的位置,然後推開包廂的門。

“韓哥,我找到砸車的人了,就在下面。”

“好,我下去看看,到底是哪個癟犢子這麼囂張!”

被石金稱作韓哥的人把手上的啤酒杯往桌子上重重一放,冷哼一聲。 林風和江雨琦正在點菜,突然從樓上下來四五個人來到林風的面前。

“就是你小子砸我的車?”

“我還以爲江城來了一個三頭六臂的人,我韓傳斌正準備登門拜訪呢!”

韓傳斌冷笑着說道。

“你認錯人了吧!”

林風眉頭一皺,對着明顯來者不散的韓傳斌說道。

“認錯人,敢做不敢當啊,來石金,和他說說。”

“就是,敢做不敢當,你敢說早上的車不是你砸的,現在在這裝孫子了是吧,我告訴你,那車是韓哥的。”

石金上前一步,氣焰囂張的說道。

“哦,原來是你啊,怎麼那車不是你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