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知什麼時候,麥哈爾周身孤寂的塵埃,密密麻麻掉落。


「看來是醒了?」

輕柔的女聲響起,虛空水波蕩漾,一隻晶瑩白皙的玉手探出,向著麥哈爾的方向,彎指成勾,輕輕的,彈出劃開空間的一指。

「砰!」

麥哈爾神魂巨震,連帶周身所立空間,龜裂裂痕,傳出一聲奇異的轟鳴,在指間的恐怖巨力下,被彈飛,狼狽的像圓球般滾了幾滾。

「不醒也得醒!」

滾倒在地的麥哈爾,連連苦笑,拍著灰塵從地上站了起來,面朝向巨眼佔據的方向,露出一種滄桑,緬懷,孤寂交織的複雜之色。

複雜很濃,甚至有些慌亂,無法想象自己該用什麼態度,去面對眼前,相隔萬古千秋,再見到的朋友。

枯敗,腐朽,殘破的大地上,龐大綿延足有數千丈的雪白狐狸盤踞,軀體如山脈一般橫亘,從蒼穹向下看,就是一座皚皚白雪堆積成的雪山。

沒有妖氣,沒有煞氣,沒有滔天的威壓,有的,只是胖呼呼的憨態可掬,與那雙血色,包含滄桑,腐朽,孤寂的深邃眸光。

和記憶之中,那雙純凈寶石般的眼睛,天差地遠。

還未待凝視的氣氛繼續僵持,在麥哈爾不遠處,就傳來一個冰霜熟悉之聲:「麥哈爾兄,你醒了!」

抬眼看去,許久不見的金斯正望來,目光接觸,眸光冷若寒冰,幽潭入骨,似透過接觸,都要蔓延冰封入麥哈爾體內,寒意之盛,人形冰川。

注視打量變化頗大的金斯,麥哈爾似看見了金斯身上,說不清道不明的某種沉重,堅定,以及思念。連兩鬢,都在影響下,變得雪白。

「是因為米絮嗎?」麥哈爾心中低喃。

金斯冰冷,沉默寡言,凸顯出驚人的變化,連他都有些不適應。但大悲大喜,影響極大,改變性格在所難免。只要不是有強者動用手段,影響心智,就算產生在大的變化,也都不能太過干預,最好順其自然。

「醒了!」麥哈爾簡短應答一聲。

地平線上龐大的皚皚妖軀,扭動著,在虛空之上顯化出一道千嬌百媚,媚眼如絲的勾魂女子,雙腿修長,凹凸有致,晶瑩的膚色潤澤紅暈。

勾魂奪魄的白髮女子顯出之刻,媚態橫生,世界黯然失色。

「咯咯!」媚態女子嬌笑,美眸顧盼生姿,向麥哈爾看來,「麥哈爾,你這個小傢伙,在陳鴻記憶衍化的世界里,真的是肆無忌憚!」

「肆無忌憚,從何說起?」麥哈爾眯了眯眼,面對雪白小狐狸的投影化身,沒有任何的壓力,反而有種自在的輕鬆,與平靜。

陳鴻的記憶世界,讓麥哈爾對待曾經的雪白小狐狸,心緒複雜,可那只是記憶衍化,遠沒有用性命來開玩笑的地步。

能這般輕鬆,最大的原因,就是眼前深不可測的妖族雪狐,沒有任何震撼人心的恐怖威壓,或者不善,兇惡的氣息。

「狡辯!」

麥哈爾話音剛落,媚態女子眼裡狡黠一閃,月牙笑容彎彎。在麥哈爾瞪大的雙眼注視下,笑容燦爛的,在次捻起玉指,隔空,朝著麥哈爾彈出一指,砰的轟鳴聲中,撞碎重重大浪,滾了幾滾。

狼狽之中,麥哈爾灰頭土臉,沒有任何抵抗之力。就如之前,在記憶里,麥哈爾化作的陳鴻,彈飛雪白小狐狸一般無二。

「想來你們也已經明白,剛剛你們仙道世界里,經歷的一生,都是姐姐我用手段一手締造,是虛假以及不存在的。」媚態女子笑眯眯的,風情萬種,「但姐姐我可以告訴你們,接下來將要經歷的,是一定真實的。」

.(未完待續。) 灰暗無光的穹天下,大地古老腐朽,草木不生,龜裂之痕密密麻麻,遍布延伸之處,荒涼枯敗,是一片生機徹底斷絕的死域之地。

可就在這片死域,卻盤踞著一位深不可測,威能無限的妖族雪狐。

此時的麥哈爾,可不是大殺四方,橫掃八荒六合,鎮壓仙道之魔的超級大能。面對干預空間風暴,讓他經歷記憶衍化仙道世界,洗盡鉛華的妖族之狐,雖然對其目的異常費解,卻只能乖乖等待下文。

極品特工:很萌很潑辣 面對這樣的妖族,停留在金核境的麥哈爾與金斯,根本無法抵擋。

「關於姐姐我為什麼找上你們,這些問題,姐姐我就不過多解釋,徒增問題。」千嬌百媚,風情萬種的女子,笑嘻嘻的,帶領著兩人前行,「接下來,若是你們不能得到承認,註定會沉眠在此。」

「沉眠在此?」

麥哈爾,金斯心中同時一凜,但兩人面上卻都沒有太大的動容,神色依舊。面對在大的生死危機,兩人都能保持一貫冷靜的態度。

「獲得承認?」麥哈爾疑問出聲。

「是啊!」瀑布秀髮披肩的媚態女子答道,目光滄桑懷念,「那是我妖族一位妖神留下來的古塔,傳說中,此塔自成世界,內里時間流速是外界的十倍,百倍,千倍,乃至恐怖的萬倍,有著驚世的造化神效。」

「什麼?」麥哈爾軀體狂震。

自成世界,時間流速是外界的十倍,百倍,千倍,萬倍這是何等恐怖的概念!倘若是千倍流速,麥哈爾扔進去上萬個神道煉靈高手,外界一年,內里千年後,就有可能在這萬個神道煉靈強者之中,誕生幾位妖帝,供他收割,煉化精血,幾乎是完美解決高端強者數量稀少的問題。

就算是金斯,亦是瞬間明白對自身的重要性,眼裡射出精芒。

「古塔自成世界,與真正的神道世界相比,相差不大,應有盡有。投入萬個煉靈高手,內里千年,外界一年之後,古塔都能誕生出一個金核軍團,與幾位妖帝絕世強者。」妖媚女子話語延續著,蠱惑人心,「若是有這樣一個時間流逝相差極大的世界作為底蘊支撐,就算成就神靈,長生不死,永恆不滅,日後都是有可能的。最不計,也能打造出一個與仙道世界媲美的勢力!」

「限制是什麼?」麥哈爾迫不及待問道。

陳鴻衍化的仙道世界,已經讓麥哈爾十分清楚感受到,高端強者稀少從而凸顯劍道印記無用的弊端。倘若古塔效用真有時間流逝的驚天差距,這將是解決劍道印記弊端的最好辦法,讓他再無後顧之憂。

倘若劍道印記沒有任何限制,依靠任何等級的熱能精血無限成長,同樣是逆天之物。但任何東西造就,就必然有著自己的瑕疵,古塔就算是妖神留下,造化莫測,也依然不例外。

麥哈爾的問話,就像一擊重拳,轟碎女子話語的蠱惑與遐想。

「古塔的限制?」媚態女子臉上染上紅暈,微微一笑,淡淡道,「你問古塔的限制,心急早了一些,想要讓古塔承認,在我漫長的生命里,好像沒有一個人能做到。就算是當初的妖神,也沒有得到承認,畢竟若是能得到承認,就不會留下此塔,供後人碰機緣。」

「什麼?」

麥哈爾與金斯面色忍俊不住,同時變了顏色,兩人萬萬沒有想到,就連永恆不滅的妖神,都得不到古塔的承認,怪不得這樣一座無上的古塔,都會被妖神遺留在此,讓後人碰此機緣。

原來並不是妖神大度,而是就連妖神,都無法真正掌控此塔。

「連妖神都無法獲得承認的古塔,要讓我們去獲取古塔的承認?」

「這是你們該考慮的事情,與我無關,若是連這些都要我去考慮,那你們兩個在姐姐面前,還有什麼存在的意義?」媚態橫生的狐女,禍國殃民,明明說的滿含殺機,可偏偏讓人升不起怨怒之色。

在這樣一尊強者面前,兩人根本沒有任何理由,能夠拒絕。

「就算獲得古塔的承認,好像也沒有什麼好處?」麥哈爾繼續問道,目泛好奇,一副聆聽之色。

聞言,狐女點點頭,悅耳回答:「得到古塔承認,並不是成為古塔的掌控者主人,看起來對姐姐並沒有什麼好處,不過…」

話語一頓,揪心聆聽時,媚態狐女咯咯動人道:「但是,你們是姐姐的小弟弟,幫助你們,姐姐要什麼好處呀!」

嫵媚的悅耳音傳出后,嬌羞媚態十足的狐女,朝著兩人分別拋了一個媚眼,惹火的媚眼,震的兩人神魂不穩,移位了一般。

短暫的交談普及之後,領路的狐女化身,帶著兩人穿過遙遠路程,在詫異的目光中,進入了石窟地下,見到了造化神妙的古塔。

古塔,褐土之色,共有九層,每層一丈多高,層次結構層層遞增,但配上灰不溜秋的褐土之色,這座塔看上去並不起眼。

在古塔沒有半分玄奇氣息散發下,麥哈爾陡然沉直谷底,面對這一尊古塔,若是在平時看見,或許只會認為這是一座凡間之塔。

但屹立在此地的塔,能是凡間的普通古塔嗎?

「你們溝通古塔的時間,一共有十年,十年之後,若是你們還沒有溝通成功,姐姐我會親自來取走你們的性命。」媚眼如絲的狐女笑了笑,不帶半分煙火之氣,臨走之前,再次彈飛麥哈爾一回。

狐女走後,空蕩蕩的地窟空間,獨剩下兩人一塔。

「嗆!」

劍光噴涌,麥哈爾第一時間拔劍出竅,地,風,水,火,與星戮劍氣浩浩交織,爆發出恐怖絕倫的一擊,撞擊粉碎向九層古塔。

「砰!」

震響瀰漫,星光鋪灑的劍光在接觸上九層古塔頃刻之間,分崩離析,剎那煙消雲散,毀滅之力,消弭於無形。而在這期間,九層古塔之上平息無聲,根本沒有掀起任何可以察覺的波動。

「祝你們好運!」外界,屹立觀看的身影,笑顏如花。

.(未完待續。) 「轟!」

虛空迸裂,一道高大身披美崙美奐,精緻鎧甲的古老身影,浮現屹立,踏碎層層波濤雲卷的空間大浪,亮若星辰的眸子,直面眼前的古塔。

遠古天魁星君,釋放出的氣機,猶如星辰,光芒萬丈。

這裡,不是星辰遺迹外部,有著無形無質,卻如規則一般的壓制,根本不會受限自身強度的發揮,展現出屬於自身滔天的威能。

「試探!」麥哈爾下令。

眼前的遠古傀儡,神妙莫測,與自身的聯繫,能讓麥哈爾很好的察覺眼前遠古傀儡的智慧,喜怒哀樂,或者理解指令的範疇。

「轟隆隆!」

虛空陣鳴,天魁星君衝天而起,朝著古塔打下一拳,掀起驚濤拍岸的毀滅巨浪,以古塔為中心,橫掃四面八方,震爆古塔周遭層層空間。

一拳之威,重若亘古泰山,數十萬均之重。撼砸在古塔之上,古塔卻紋絲不動,任一拳之下,打的周邊空間裂縫毀滅聚合,狂暴湮滅。

死物?

妖神古塔沒有任何的動靜,看的麥哈爾,與金斯眉宇深深皺起,接下來,兩人以各種手段,想要獲得古塔的承認,但無一例外,通通失敗。

「連劍道印記,都起不到任何作用。」麥哈爾皺眉。

眼前的情況,就像是與地上一塊冷冰冰的石頭溝通,根本沒有存在的任何可能,因為石頭,沒有思考,交流,表達的能力。

妖神古塔,此時的狀態,就是這樣一座石塔。

「麥哈爾兄,對古塔,我沒有任何辦法。」沉著的金斯率先開口,目光幽暗,「若是麥哈爾兄沒有辦法,就只能探索妖族雪狐前輩,讓我們經歷的世界。」

將心力消耗在妖族雪狐讓兩人經歷的虛幻世界上,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畢竟妖族雪狐這樣的強者,不會作沒有意義的事情。

只是從古至今,上至妖神,都沒有人能得到古塔的承認,妖族雪狐就算有自己的用意,怕也與古塔的聯繫不大,兩人心知肚明。

「無用功!」麥哈爾搖頭。

妖族雪狐的定下期限只有十年,看上去很漫長,但對於無頭蒼蠅似的兩人,卻是十分短暫,到時出手抹殺兩人,麥哈爾,金斯,根本擋不住。

就在麥哈爾與金斯心生壓力,垂目思考之刻,在地窟之內的空間,忽然陣陣扭曲波動,被突如其來的一股妖氣,撕裂截斷。

「黑爺爺降臨!」

一個極為猥瑣,粗俗的大嗓門,響徹在這道撕裂的空間妖氣之內。

隨著注視的目光,一隻健壯如牛犢的黑色大狗從空間里走出,目如統領,神情昂揚威武,趾高氣揚,走出一步,睥睨威嚴自然而生。

「疑,是你們兩個小子。你們兩個小子什麼眼神?」黑色大狗意外的看著兩人,渾身黑色毛髮倒豎,寒意上涌。

注視黑色大狗出現的麥哈爾,金斯眼神冒起綠光,如擇人而噬的凶獸,嚇得前一刻還昂揚威武的黑色大狗,連連後退,一副心悸之色。

「死狗,說,你怎麼來這裡的?」

「怎麼說話的,對你家黑爺爺說話尊重一點!」

「快說!」

「砰砰砰!!」



一陣狗仰人翻,犬吠慘嚎之後,衣衫襤褸的麥哈爾,與金斯,終於和神情得意的黑色大狗,保持了絕對的了解,和絕對的安靜。

「黑爺爺倒了八輩子血霉,闖蕩秘境都能遇上你們兩個小子,看來黑爺爺命犯掃把星。」黑色大狗唉聲嘆氣,一副愁眉苦臉,痛心疾首的模樣,看的麥哈爾與金斯額上青經直跳。

「我們現在需要你的幫助,妖神古塔……」金斯講述。

還未曾講完,原本愁眉苦臉的黑色大狗,禿尾搖晃著,沖向眼前的九層古塔,狂笑著,張開白森森的犬牙,留著哈喇子,就咬了上去。

「咔嚓!」

「啊!!」

響亮的牙裂聲傳出,緊接著一道慘絕人寰的恐怖嚎叫,撕心裂肺都不足以形容。

「該死的玉清道人! 一號甜心:boss老公別裝純 王八羔子,死了都要留下這座世界之塔,蹦你家黑爺爺的牙。」黑色大狗破口大罵,大嘴裡的牙齒凸掉了幾顆,氣的眼冒金星,差點暴走。

「玉清道人?世界之塔?死狗你知道?」金斯大聲問道,眼中精芒爆閃,捕捉到了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看向黑色大狗,凶光畢露。

玉清道人,麥哈爾立時想到了玉清仙人,這是記憶之中,唯一一個分裂出惡,卻帶有不死不滅,仙人性質的神秘存在。

「什麼玉清道人,世界之塔?你在說什麼?」黑色大狗一怔,滿臉滿眼的迷惘,對於金斯的問話,有些莫名其妙的樣子。

金斯,麥哈爾同時一怔,面色發黑,但忍著沒有發作。

在金斯,麥哈爾輪流講述兩人對此地所見所聞后,流著哈喇子,圍著妖神塔,搖晃著尾巴,興奮打轉的黑色大狗,大聲道:「黑爺爺已經想到辦法得到妖神塔的承認,趕快走!」

當先,黑色大狗撒丫子就朝著外面跑去,速度之快風馳電掣。

麥哈爾與金斯對視一眼,大步衝出,緊跟在黑色大狗身後。儘管它是從天而降的希望,對束手無策的兩人是福音,可這條死狗長期不靠譜,可不能讓這條不靠譜的黑狗,出什麼幺蛾子。

腐朽,枯敗,殘破的大地上,龐大如山嶽的千丈白色雪狐,像察覺了什麼,睜開那一雙血絲密布,滿含滄桑,腐朽,枯敗的恐怖眼球。

「咯咯,這是那裡來的小狗狗?姐姐很喜歡!」媚態的聲音歡喜響徹。

黑色大狗行至這裡,已化作迷你大小,一副天真浪漫,憨態可掬的胖乎乎模樣,眼神真摯純凈的就像新生兒,做不得假。

麥哈爾與金斯,兩人跟來,一臉的目瞪口呆。

「姐姐,我叫小黑。」

黑色大狗變成的小黑狗,發出嫩嫩甜甜的聲音,滿臉純真,仰望著這頭千丈白色雪狐。面不紅,心不跳,連半分異樣的神色都未曾浮現,好像面對的,不是一位恐怖的妖族,而是鄰居家的大姐姐。

.(未完待續。) 黑色大狗甜甜稚嫩的聲音,引動妖族雪狐的上下注視,片刻之後,虛空之上,千嬌百媚的人形身影顯化,挪步虛空,走了過來。

「小黑?姐姐就認下你咯。」 總裁的懶妻 媚眼如絲,柔情蔓延的女子吟笑。

千嬌百媚,風情萬種的柔情女子走來,將憨態可掬的稚嫩小黑狗抱了起來,撫摸著,理順毛髮。小黑狗也歡快的,搖著尾巴,舔了舔膚白如雪的小手,惹起女子臉頰上一臉誘人紅霞,媚態愈濃。

「姐姐,小黑有東西孝敬。」小黑狗直言不諱。

在媚態女子點頭示意后,小黑狗警惕的看了金斯與麥哈爾幾眼,從懷中掏出一枚時空內戒,揮動之間,落下一套精緻的餐桌餐具,上面醇香四溢,美酒晶瑩,精緻菜肴閃亮溫熱,就像大貴族的餐宴。

千嬌百媚的女子咯咯一笑,幾乎是不由自主的,坐上主椅,繫上優雅的圍脖,以一種品嘗美食的姿態,淺嘗眼前的美食,極為不客氣。

麥哈爾,金斯兩人,一臉古怪。

這些佳肴,太過於熟悉,像極了當年在奇叔那裡吃到的。想都不用想,兩人就知道這是黑色大狗,從奇叔那裡死皮賴臉得到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