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知道。”龍七滿臉迷茫,不要說龍七不知道,十一人中除了夏羽斐、蘇安然和戴娜熙之外,其他的人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切,不就是魔王的氣息麼?要那麼緊張麼?”戴娜熙口中說的輕鬆,但是臉色也異常的難看。

“你家下面那個是什麼魔王?”夏羽斐望着不遠處的寺廟,冷不丁的說了一句。

“貪食!不過那位大人早就不在了,似乎百年前就離開了。”戴娜熙對着夏羽斐甜甜一笑後,又繼續說道,“我還以爲你不知道我的身份呢!”

“蘇少提醒的。”夏羽斐淡淡的說道,“走吧,似乎神廟裏不止一位魔王在哪裏等着我們啊。”

。。。

神廟中的一間小屋中。

“嗨,嫉妒小朋友,你把我困在那個試管中十多年,看夠了沒有啊?”一位身材異常火爆,長相妖媚到不行美女滿臉媚笑的看着眼前面具男。

“色-欲,不要鬧了。繼承者似乎已經到門口了!”那個全身都籠罩在麻布風衣中的神祕男人說道,又轉頭看着一個正在啃着野豬架子的胖子說道,“貪食,你也可以叫你哥哥起來了!”

“殺戮。。。殺戮的氣味。。。”一個小正太坐在另一名身材火爆的美女身邊,擡起頭滿臉迷茫的說道。

“是是是,小暴怒乖啊,殺戮叔叔馬上就要醒來了。他的繼承人已經到外面了呢,你很快就能見到殺戮叔叔了噢。”美女滿臉溺愛的撫摸着小正太的頭。

面具男嫉妒之罪眯着眼睛朝門外看了看,冷笑道,“哼!就知道殺戮殺戮!今天我就讓你們知道誰纔是真正的魔神!”

“喲,行啊,嫉妒小朋友。你下的那些套子我們都知道呢,你趕緊去找殺戮繼承人的麻煩吧,讓我們看看你到底有點什麼本事。”色-欲說着,伸出一根指頭勾了勾嫉妒的下巴。

原本安撫這小正太的美女杏眸一瞪,對着嫉妒之罪說道,“先說好了啊,你給尤下的套子可別弄死我的那位長髮小帥哥啊,要不然和你沒完!”

“貪婪。。。姐姐。。。爲什麼。。。要打殺戮。。。”小正太暴怒依舊滿臉迷茫。

“我們打的不是殺戮,只是打他的繼承人。如果那小子連嫉妒都打不過,那麼對上天帝只有死的份,還不如讓嫉妒去給他一個痛快!”說話的是一直都在啃野豬骨架的貪食,巨大的身軀說完後就踢了一腳身邊同樣肥胖的傢伙,“哥哥,起來了!時間到了。”

“那麼快到了?”懶惰之罪睡眼朦朧的伸了個懶腰,又見嫉妒之罪站在原地看着門口發呆,伸出肥胖的手指說道,“小嫉妒還在這裏呢,你騙誰噢?”

“哼!死胖子!我在等人!”嫉妒冷冷的說道。

結果他的一句死胖子引來場中兩個人的不滿!

“說誰死胖子?”貪食與懶惰本來就是一對兄弟,此時更是同仇敵愾起來。

嫉妒根本就懶得理這對只知道吃和睡的豬,依舊冷冷的盯着門口。

“你是在擔心上屆的繼承人?”傲慢開口問道。

“嗯。”嫉妒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那個叫夏安之的似乎是去了另一個位面,但是他能佈置那麼大一個局,讓這一屆繼承人隨着他的局走,搞不好就能猜到當初尤的計劃。”

“他敢來!我們就一起收拾他!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一定要讓夏羽斐覺醒,要不然一切都白費了!”色-欲之罪狠狠的說道。

“那到時候我家的小帥哥,還有其他的幾個後裔看來都要陪葬咯。哎。。。可惜了啊。。。”貪婪滿臉無奈。

“哼!只要能取回那樣東西,以後要有多少後裔都有!他們來了,我去了!”嫉妒說完,身形一閃在原地消失了。。。 當一行人進入寺廟的大院的時候,就看到那位帶着黑色無嘴狐狸面具的男人已經坐在大殿門口的門檻上了。

“血焰!”龍九視血焰爲天敵,此時一見這面具男那裏還有理智。蹭地一下就竄了上去,速度之快讓一旁的龍七隻看到了一個人影。

只是下一秒,龍九就彷彿撞上了一堵無形的牆。

砰!

龍九被探了回來。

“哼!蜉蝣之力,也敢撼樹?”面具男冷冷的說道。

夏羽斐皺了皺眉,讓孫甲第和龍七將龍九扶到一邊,“不知道是哪位魔王?”

“嫉妒。”面具男高傲的吐出兩個字,又伸出手指,指了指三位後裔和方小蠻道,“你,你,你,還有方家村出來的那位。除了這四個,其他的都邊上去!本王今天不想開殺戒,打贏本王你們就能進去!輸了就趁早死了算了!”

“你說什麼呢你!”孫甲第纔不知道什麼魔王不魔王的,對於他來說,敢侮辱自己老大的就是死路一條!

“百獸擬態,虎王擬!”孫甲第微微蹲下身子,一手着地輕嚀一聲後整個氣勢瞬間就變了!衆人只覺得此時的孫甲第似乎更像是另一隻皮蛋!

而皮蛋更是從段嘉琳的懷中跳了出來,一下子就恢復成三眼魔倪獸的形態!這一人一獸像是早就商量好的一般,同時身體一轉,如同兩股旋風朝着嫉妒之罪左右夾擊了上去!

砰!

又是一次碰撞!

只是這一次皮蛋與孫甲第並沒有被反彈回來,而是依舊旋轉着身體似乎要將那股看不見的牆鑽碎了一般!

咔嚓!

空氣中突然間出現一道裂縫,這種感覺就好像是一塊玻璃裂開一樣。隨後,咔嚓聲不絕於耳,而空氣中的裂縫也隨着響聲漸漸的多了起來。

咣啷!

那堵看不見的牆終於破碎了!孫甲第與皮蛋像是兩隻離玄之箭般射向了嫉妒之罪!

“哼!有點本事。”嫉妒之罪的口氣中根本聽不見一丁點的讚揚,反而帶着濃烈的鄙夷。又將手輕描淡寫般的一揮,皮蛋與孫甲第便被重重的丟了回來摔在地上。

孫甲第吐了一口血,掙扎的想要起來,龍七見狀立刻上前將其扶起。而皮蛋則是又變回一隻貓的形狀,衝着夏羽斐喵了一聲後跳回了段嘉琳的懷中。

夏羽斐苦笑了一聲,連連搖頭。因爲皮蛋這貨剛剛的那一聲的意思是,點子扎手,老大自己玩去吧。攤上這種有危險老大上,有好處自己衝的小弟除了苦笑,夏羽斐也不知道能幹什麼好了。

“沒用的東西!等着,看哥哥給你報仇去!”說話的是龍七,他說完已經祭出了那把火龍墜,一副要去拼命的樣子。

“不用去了。”夏羽斐淡淡的開口,見衆人都望着自己後繼續說道,“小蠻、蘇少、戴娜熙留下,其他人退。”

“不行!”想不到一個開口反對的是實力最差的段段,她一把拉住夏羽斐的手說道,“要麼一起走!要麼一起死!”

夏羽斐愣了愣神,又見段段眼中那不可動搖的堅毅後輕嘆一聲,“哎,段段乖啊。我一定不會死的,你先和大夥兒一起退出去好麼?”

“不!”段嘉琳的手拉的更緊了,對於她來說這次冒死前來就是要保護夏羽斐的,怎麼可能說走就走?況且,她還帶着鍾宣逸告訴他的祕密。

“老大!我也不走!我這條命就是你的,讓我丟下你自己走,我做不到!”孫甲第激動的喊道。

“我也不走,絕對不走。”自從在廟海子門口見到夏羽斐就可以保持距離的葉若秋也淡淡的說着,又喚出殘雪劍淒涼一笑,“如果讓我走,還不如死在你面前。起碼,黃泉路上我能陪你。”

對於經歷過暴怒之罪戰役的葉若秋來說,當然知道魔王的可怕力量,當初一個未甦醒的暴怒之罪就讓他們五人束手無策。雖然如今各自實力都有所提升,但是對上這種魔王級別她還是沒有半點信心。

“夏先生,我們也不會走的!”龍三扶着龍九說道,後者只是滿眼關切的望着方小蠻。

見衆人都是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夏羽斐無奈的摸了摸鼻子,“幹嘛呢都?弄的好像我必輸一樣。雖然論起單挑我現在可能還不是魔王的對手,但是我們這邊可是有四個人。絕對可以一戰的!”

“那行,我就在這裏看着你們打。”段嘉琳說完,也不顧夏羽斐的意見,走到大院的一角坐了下來,而她懷中的皮蛋又變回了魔倪獸的心態護在其前面,頭頂上還有那條長大一倍的綠晶妖蛇。

“哼!你們磨磨嘰嘰的準備要到什麼時候?本王可沒那麼好的耐心!”嫉妒坐在大殿的門檻上冷冷的問道。

夏羽斐皺了皺眉頭,又指了指段嘉琳那邊的角落,“那麼你們都過去,我多佈置幾層結界,儘量不讓戰鬥移至那邊。”

“不!我要和你一起戰鬥!”葉若秋將手中的殘雪劍一揮,往前一步說道。

“我也是!”龍七也往前一步。

“滾滾滾,這話應該我先說!”孫甲第將龍七往後一拉,自己往前跨了一大步,對着夏羽斐憨笑道,“嘿嘿,老大,我如果不幫忙,回去我娘會抽死我的。”

隨後龍三龍九都沒有說話,只是往前一步。而一直都沒有說話的鐘少涵更是直接,手中的長棍一變就站在大院的中央與嫉妒之罪對視起來。

“哈哈哈哈哈。”嫉妒之罪彷彿看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事情一般,仰天大笑,“你小子身上是傲慢的後人吧?性格倒是和那個臭脾氣的傢伙一模一樣,但是本事可相當的弱啊,換了你老子來可能還差不多。”

鍾少涵微微一笑,“本事弱不弱試試就知道!”

啪地一聲,原本嫉妒所在的位置只留下那隻黑色的面具,人卻不見了蹤影!而大殿的門檻邊上,鍾少涵則手持長棍的站在那裏。

這是什麼情況?

龍珠之武天宗師 夏羽斐微微皺了皺眉頭,剛剛那一瞬間鍾少涵的動作不可謂不快!雖然他是看的清清楚楚,但是嫉妒的自大讓他吃了那麼一個丟人的小虧。只是這鐘少涵什麼時候變的如此厲害了?

“有點意思。”嫉妒之罪的聲音似乎從四面八方傳來,隨後在大院的中央出現一個一人多高的黑洞,嫉妒緩緩從裏面走了出來。

只見這嫉妒之罪的容貌似乎只有十五六歲一般,那張帥氣又稚嫩的臉上除了那對漆黑一片的眼睛之外其餘都與常人無異。

嫉妒之罪緩緩擡起一隻手,幽幽的說道,“那麼,現在輪到我動手了。。。” 嫉妒之罪的手上慢慢凝聚成一個黑色的光球,這個比當初閻鬼的魔靈炮威力更勝百倍的東西叫做魔閃,是每一位魔王都會使用的招數。

嫉妒之罪看着手中的魔閃,微微笑道,“只要你能接下這一下,我就。。。”

砰!

空氣中又裂開了一個黑洞!又是一個空間術!

這一次從黑洞中伸出一隻手臂,抓着嫉妒之罪的那隻手狠狠的按在了地上!而嫉妒之罪也因爲巨大的拉扯力被帶的摔在了地上!

是誰?

夏羽斐下意識的看了看周圍,發現己方的十一人都在原地沒有動彈!那麼會是誰?

“哼!這點實力也敢稱魔王?老子當初有你這個實力的時候可只做了個前鋒將軍!”

聲音一想起,夏羽斐與葉若秋就樂了起來。敢這麼叫囂的,除了那位吳良大叔之外還會有誰?

果然,空洞中走出了吳良那健壯的身軀,身後還跟着天女冰夢牽着梳兩條小辮,彷彿小一號方小蠻的蕭嵐雪!而他們身後則跟着異常妖媚的何杏兒,還有已經有一直成年雪橇犬大小的九尾妖狐妲姬!

無良將嫉妒之罪像是丟小雞一樣的往邊上一丟,又皺了皺眉頭對着黑洞裏吼道,“你奶奶個腿的!每次都是你最墨跡!活了幾萬年了,就不知道速度快點!不知道老子開個黑洞很廢魔力麼?”

“叫個屁啊,不爽你關了就是了!我難道不會自己開?”聲音落後,那個曾經與天帝一戰成名的刑天出現在衆人的視野中。

夏羽斐這邊,除了他與葉若秋之外,其他幾人都不認識突然出現的五人。但是蘇安然能不認識前面這一家三口,卻不會忘記何杏兒!

對他來說,何杏兒可是血焰的代名詞!也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

“何杏兒!”蘇安然一咬牙,手上一揮,那根在閻鬼之戰中出盡風頭的九節鞭就握在手上。

夏羽斐從何杏兒出現就一直在擔心蘇安然,畢竟自己到現在都沒開口將何杏兒和自己的事情像蘇少解釋過。現在一看蘇安然要動手,立刻攔住他說道,“蘇少,不用衝動!杏兒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個魔女,具體情況等這次事情過了我再向你解釋!”

“杏兒?”蘇安然不解的望着夏羽斐,後者微微點頭,又見葉若秋朝何杏兒奔去後輕喚了聲妹妹。這下蘇安然更是凌亂了!

“師父。”葉若秋與何杏兒打完招呼後又對着蕭嵐雪輕聲喚道。

原本衆人都覺得葉若秋稱呼師父對象會是那位氣質超凡脫俗的女神,但是想不到卻是女聲手上牽着的小女孩老氣橫秋的嗯了一聲。

這下剩餘的幾個人都驚呆了!

一個看似才七八歲的小女孩會是葉若秋的師父?想不到這個小女孩根本無視周圍人的眼神,筆直的走到夏羽斐面前,高高一仰脖子,後者苦笑着將這個小女孩給抱了起來,任由其爬到脖子上坐着。

“你就是方小蠻?”小女孩瞪着一雙大大的眼睛,好奇的看着方小蠻問道。

這時衆人才發現,這小女孩長得和方小蠻好像。同樣是肉嘟嘟的臉龐,同樣是大大的眼睛,同樣是那無辜的眼神。

形似,神更似!簡直就好像是小一號的方小蠻。

方小蠻啊了一聲,微微仰起頭好奇的看着這位趴在大叔頭上的小女孩,不知道爲什麼,方小蠻總是覺得自己似乎認識她。

“不錯不錯,都長那麼大了!”蕭嵐雪開心的拍了拍夏羽斐的腦袋。

夏羽斐一臉無奈,又看了看不遠處的何杏兒,略一思忖對方小蠻和段嘉琳說道,“小蠻,段段,我有點事情想和你們說。。。”

“夏郎,我來吧。”何杏兒牽着葉若秋風情萬種的走了過來,在段嘉琳詫異的眼神中將其和方小蠻帶到了一旁說起了悄悄話來。

看着四女一會驚訝一會哀嘆的表情,夏羽斐一時心中百感交集。又聽身邊蘇安然問道,“夏少,何杏兒是你的女人了?”

“嗯。”夏羽斐緩緩點頭,他其實還真不知道怎麼和蘇安然解釋。畢竟蘇安然與何杏兒確實有那麼點小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