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等蕭風說完,那人的拳頭已經掄了起來。


「小子!下次領任務時記得排隊!」

隨着說話聲響起,那人一拳打向蕭風鼻樑。

四周不少人都在幸災樂禍,這個壯碩男子有個外號名叫鐵拳,縱使不運轉鬥氣,只憑藉肉身力量,都足以教訓大斗師級別的人物。

他們看着這裏,期待着看到蕭風鼻血橫流、在地上打滾的一幕。

然而,令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號稱鐵拳的拳頭,被人擋住了。

明明再近一些,就可以錘斷蕭風的鼻樑,卻在前一秒,被蕭風用手擋下了。

「小子,你以為能擋的住我的拳頭,就可以這般囂張了嗎!」

對於蕭風能夠攔住他的試探性一擊,確實讓他有些吃驚,但也只是如此罷了。

綽號鐵拳的男人抽回拳頭,鬥氣開始翻湧,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規矩,破壞了就要接受相應的懲罰。

「住手!這是怎麼回事?」

突然一道呵斥聲從後方響起,「鐵拳」聽見那道聲音時,不由鬆開了拳頭。

「是鐵老大的聲音。」

「鐵老大來了!」

「敢在鐵老大的地頭惹事,這小子完了!」

說話聲越來越小,所有人漸漸安靜起來,不再圍觀,兩人周圍的空檔又大了一圈。

「鐵拳」扭頭看向身後那人,同時手指著蕭風,「鐵老大!就是這傢伙在這裏搗亂!一個沒有徽章的新人,居然跑這裏來胡亂撕榜!」

人群散開,腳步聲靠近。

被稱鐵老大的人站在蕭風不遠處,瞪大了眼睛,臉上爬滿了驚訝。

「蕭風少爺!」

「啊?原來是你啊!」

蕭風抓了抓腦袋,「那個……鐵……」

「鐵山!蕭風少爺,是我!」

幾年沒見,鐵山變化不大,不過看起來沒了傭兵小鎮時的那種銳意,想來經歷了不少事情。

「哈啊……鐵山啊,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裏遇到你,還有那個……呃……」

「哦,曼妮啊。曼妮她一直跟我在一起呢,說起來……」

鐵山語氣一頓,看了眼四周,「少爺,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這邊來。」

鐵山分開眾人,在前面引路。

蕭風朝着青鱗招了招手,兩人在後面跟了上去。

「少爺,他怎麼也喊你少爺?」

青鱗追上來小聲問道。

蕭風拍了拍青鱗的腦袋,「那是遇到你之前的事情了。」

「哦——」

遇到蕭風后,鐵山似乎十分開心,話也很多,路上把這幾年的事情也大概說了一下。

兩人離開傭兵小鎮后,一心想着朝最繁盛的中州走,一路走走停停,連帶着結交朋友,足足用了半年時間才到中州。

初來乍到、舉目無親的情況下,本就是傭兵出身的兩人又干起了傭兵老行當。不過在中州這種地方,按照他們的修為也只能做些零散的事情,很難出人頭地。

接下來的一年時間幾乎沒在某個地方停留超過一個月,幾乎把半個中州西域走遍,倒是認識了不少人。後來也是在曼妮的推動下,拉起一批志同道合的人,在這城市角落拉起一個傭兵組織,靠着那些大家族看不上的零碎任務勉強站穩了腳跟。

這一年更是起色不少,有幾名斗王境界的人會過來接任務,使得這處傭兵組織的地位水漲船高,有了一些和世家門派談合作的資本。

說起來,和煉藥師公會比起來,傭兵公會這種組織確實要散亂很多,根本沒有總部那種說法。只要你有能力與人脈,你就可以在某處城市拉起這麼一個公會,根本沒用繳納開辦費這種說法。當然,別的費用就說不準了。

鐵山住的地方不遠,轉了幾個角就到了。

「少爺,看!我和曼妮就住在那個院子裏,這麼個小院別看不怎麼起眼,可是花了十幾萬金幣呢!這地方還真是寸土寸金!」

蕭風笑着看了過去,恰好聽見院子裏傳來一陣爭吵聲。

蕭風聽出來一方是曼妮,另一方略有滄桑的聲音就不得而知了。

鐵山聽到爭論時,臉上笑意褪去,他沉着臉準備去開門,門卻被人從裏面猛地拉開。

開門的不是曼妮,而且一名枯瘦老者。他看到鐵山時,冷聲說道,「該說的我也都說了,至於怎麼做,就看你們了,多說無益,告辭!」

說完,老者又看了蕭風與青鱗一眼,一甩衣袖走遠了。

鐵山轉頭看着老者離去方向,眯了眯眼睛,換了口氣后才踏進院子。

「曼妮!快出來看看是誰來了!」

「山哥,難不成你把那幾個斗王給拉來了不……」

院子裏,曼妮的聲音由遠及近,當她走到門口時,也是愣了好一會,隨後臉上爬滿喜色。

「少爺!」

曼妮小跑着迎了過來,又突然有些愧疚起來,「我和鐵山原本聽到了蕭家的事情……」

蕭風倒是沒太放在心上,揮了揮手當作沒聽見,「幾年沒見,曼妮你倒是越來越漂亮了。」

曼妮抿了抿嘴巴,「少爺,你當年可沒這麼會夸人,快進來坐!」8) 「不要啊!櫻桃!這次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一定改!讓我們重新開始吧!回到那個深秋的溫暖午後,我們手拉手走在桃山的小路上!還有那個傍晚,我們相擁在一起,看火紅的夕陽,那是多麼的美好啊!你不要離開我好不好?沒有你,我一刻都活不下去啊!」

李蛋的嘴皮子的確夠溜,竟然還開啟了回憶殺加自殺的雙重模式!

可是,張櫻桃真的對李蛋失望了!

「夠了!你不要再說了!以前的我實在是太傻了!竟然會聽信你的花言巧語!你就是一個只會耍嘴子的感情騙子!我已經說的很明白了!我們結束了,我對你的心已經死了!我再也不會愛你了!我們不可能回到過去的!你趕快走吧!我不想再見到你了!」

張櫻桃的話說的很直接,也很冰冷,沒有一絲拖泥帶水!

由此看來,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

從他們兩人的對話里,可以聽得出來,他們兩人之間,還有蠻多複雜的感情糾葛。

不過,清官難斷家務事!

沈勇可不想聽他們小兩口說感情上的陳年舊事,他現在還着急回家裝多汁甜桃呢!

沈勇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沒信號,但時間不會錯,十點四十分了!

昨天這個時候,沈勇早就將一車多汁甜桃全都賣完了!

而今天還沒有裝車!

就算趕得快的話,到縣城裏也要下午了。

恐怕到那時,唐影肯定會等的不耐煩而瘋掉的!

反正現在李蛋已經被打得手無縛雞之力了,索性就讓他們倆自己看着辦吧!

本來愛情就是一件沒有對與錯的麻煩事!

感情好的時候,如膠似漆,恨不得把自己融化了,和對方黏在一起!感情不好的時候,深仇大恨一般,連看都不願意多看對方一看!

更何況,沈勇還是一個大男人,摻合人家兩口子的事,不太合適!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好了!你們小兩口的事情,我們四個老光棍就不再過多參與了!你們之間好好聊聊吧!我們走了!」

沈勇說着,給趙家三兄弟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們牽上牛車跟自己走。

沈勇剛要邁步,張櫻桃突然拉住了他的手道:「沈勇!求求你了,先別走,行嗎?」

「你還有啥事嗎?你是不是害怕我們走後,李蛋還會打你啊!」

沈勇寬慰張櫻桃道,「這個你儘管放心,他現在傷成這樣,連一隻螞蟻都踩不死,更傷不了你了!」

「沈勇!你是個好人!幫幫我好嗎?我不想再見到他了!讓我也跟在你身邊吧?」

張櫻桃眼淚汪汪地道。

沈勇頓時頭大!

張櫻桃是李蛋的媳婦,雖然長的不錯,但是沈勇也不可能讓她跟着自己啊!

撇開村裏人的風言風語不說,最重要的,沈勇還有很多事要做呢,她一個女人跟在身邊,肯定不行!

沈勇還沒回答,李蛋連忙道:「勇哥!你是大學生!是咱村裏的第一大好人!求求你了!你別讓櫻桃離開我,好嗎?」

沈勇皺眉,這都特么什麼事啊!

沈勇本想撇開這件事,但是現在張櫻桃拉着他,李蛋跪在他面前,夾在中間,想撇都撇不開!

俗話說,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

李蛋能娶上個媳婦也不容易,沈勇怎麼忍心拆散他們呢!

思來想去,沈勇終於想到一個折中的辦法。

「本來你們兩口子的事,我一個外人,是不應該管的!但是你倆非要讓我管,那我今天就做一個和事佬!讓你們倆誰都不吃虧,怎麼樣?你倆願意聽我的不?」沈勇問道。

「願意!我願意聽沈勇的!」張櫻桃道。

「櫻桃願意!我也願意!我聽你的,勇哥!」李蛋道。

「行!你倆都願意聽我的啊!這還有四個證人!那我就說了!」

沈勇鐵面無私地道,「經我慎重考慮!我給出的解決辦法是這樣的:張櫻桃先住到春桃嫂家裏!李蛋不得騷擾!至於啥時候回家,張櫻桃可視李蛋的具體表現,自行決定!另外,李蛋每天給張櫻桃一百元生活費,給張春桃一百塊錢麻煩費!」

「你們倆同意我的解決辦法不同意?同意的話就照做!不同意的話,你倆自己看着辦!誰也不許拉着我說事!」

沈勇呵斥道。

張櫻桃連忙答應道,「我同意!只要可以不回李蛋家,不讓我見到他,怎麼樣我都願意!我全聽沈勇的!」

跪在地上的李蛋,聽了之後,嘴裏小聲嘟囔道:「一天兩百!這要是住上一年半載的,我豈不是要賣房子了!」

「李蛋?嘴裏嘟囔啥呢?!同不同意?給個痛快話!不然的話,我現在直接把張櫻桃帶走!」沈勇怒道。

「同意!我同意!但是這錢,是不是有點多了啊?我拿不出來那麼多啊!」

李蛋面露難色,為難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