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過你說有些人護犢子,這倒是還符合常識。畢竟現在的老人,把自己孫子孫女,都快寵上天了。


用一句話概括就是,你可以打我的臉,但不能動我孫子,這就是最現實的寵孫老人寫照。

「年輕人,你和我的孫子一般大小。看到你我就想起了我的孫子,可惜他由於一場意外離開了。所以我沒有惡意,是真的想要幫助你。如果你願意告訴我的話!」

老爺子盡量讓自己顯得很是和藹可親,不讓王勃誤會自己是壞人。

雖然老爺子說的很好,王勃都有些心動。可惜自己的事情,別人根本沒法幫上忙。搖了搖頭,王勃無奈道。

「老爺子,我不是懷疑您有什麼不良企圖,而是真的沒法幫助,這件事情只有我自己才能做。所以您的好意我心領了,但幫助就不用了。」

看到王勃態度堅定,一時也根本聽不進去,無法改變的事實。

老爺子嘆了口氣,拍了拍王勃的肩膀道。

「年輕人,雖然我不知道你有什麼困難,不過我可以送你一句話。人總是要面對困難的,如果不試試怎麼知道最後的結局。努力去做吧!不到最後一刻,怎麼知道不可以改變。」

這心靈雞湯給予了王勃很大的鼓舞,人總是要去面對,但只抱怨是沒有用的,不去做怎麼知道不可以改變結局。 王勃重新喚起了鬥志,對著老爺子道了聲謝,就選擇繼續去尋找任務。

老爺子嘆了口氣,不過還是很欣慰。至少這年輕人不是沒得救,他曾經遇到一個小姑娘,一開口就想暴打一頓,絕對的是家人沒教育。

本來當時他看那小姑娘,想要幫助一下。竟然張嘴就罵人,老爺子忍住沒給一巴掌都算好的。

實在是現在的人把子女一個個都寵上了天,特么的把自己當成了土豪哥和千金女。

真的是出去敗壞父輩顏面,在家欺負雙親。孝道首先都不沾邊,也別說其他了。

空有一副好皮囊,又有什麼用?

好看的皮囊很多,但有趣的靈魂千里挑一。

老爺子這裡不多說,且說王勃在溜達了幾條街,仍然一無所獲的時候。

雖然一腔激情不減,但是熬不住沒有任何收穫。正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王勃已經感覺自己快要衰竭,營養完全跟不上了。

突然看到前面汽車堵成一堆,都已經影響交通了,路邊行人已經圍成了一個圈。

王勃心裡咯噔一下,這不會是出了什麼交通事故吧?

連忙一路借過擠了進去,發現一個小夥子癱坐在地上,頭上滿是鮮血,正在那抱怨著一名女子。旁邊不遠處,就停著一輛奧迪,這車前玻璃還有幾個撞痕,使得玻璃布滿了裂痕。

尼瑪!這得用多少車速?才撞出來的效果!一看這情景,王勃猜出了大致情況。

這絕壁的是女司機開車撞了人家,和這傷者沒有溝通好,然後倆人一直在扯皮。

王勃剛想開口,不過突然想到自己的系統任務還沒有開啟,還是不要多管閑事為妙。

不過遇到這種事情,不去幫助自己良心說不過去。可是自己沒有時間,去管別人的事情。

王勃內心陷入了天人交戰的兩難境地,自己到底該如何選擇呢?

王勃打算自己先看一會,反正這事情應該會很快解決吧。畢竟有好心人已經幫忙報警了,很快交警同志就會來處理了。

自己不說幫忙,看看總沒有問題吧?

通過旁邊的人議論,王勃了解了大致情況,這完全出乎自己的猜測。

本來他以為是這女司機,錯把油門當剎車,然後撞到了這小子。可是聽周圍的人議論,有些說是碰瓷,也有的人說這是真實的事故。

王勃一時也拿不定主意了,幸好自己沒有直接上去幫忙,不然分不清誰對誰錯,很容易被人當成同夥罵一頓。

「南兒女神,快出來!」王勃內心呼喊系統娘。

南兒一臉的不情願,十分不耐煩的問道。

「宿主!你又幹嘛呢?不好好抓緊時間去尋找任務,又鬧什麼幺蛾子?不知道打擾了本女神的美容覺,你不給本女神一個合理的解釋,本女神就不理你了。」

王勃一臉瀑布汗,你是系統娘,只有魂體的存在,還需要什麼美容覺?

「你竟然睡美容覺?不是開玩笑吧?在我心裡你已經是最美的女神了,應該不需要睡美容覺,實在是沒有辦法再美了!」

王勃轉變的很快,強烈的求生慾望,讓他完成了這令人驚訝的無下限行為。

「本女神從來沒有見過你這樣厚顏無恥之人!不過看在你還挺會說話,有眼光的份上,就饒恕你這次的打擾。」

系統娘南兒一臉獃滯,開始王勃那語氣,她都認為要和自己懟個你死我活,不曾想下一句竟然變成了拍馬屁。

不過這種馬屁她還是非常樂意聽到的,尤其是讓宿主來拍。想想都如同大熱天吃個冰激凌,爽透了。

當然了這也僅限於自己的宿主,其他人的馬屁。那還是思想有多遠,人就滾多遠。

「謝謝南兒女神寬宏大量,不和我這弱雞計較。南兒女神,你是我的最愛,姆嘛!」

南兒一臉的傲嬌樣,羞澀了臉蛋,不過王勃看不到,只能聽到聲音。

「哼!姆嘛你個大頭鬼,不要浪費時間了。有什麼事情快說,不然我就繼續回去補覺了。」

「南兒女神,麻煩你幫我查看一下那位受傷的小夥子。」

「好的,宿主,請稍候!」

王勃耐心的等候著南兒的回答,不過旁邊的人不時的擠來擠去,讓王勃感覺很是不舒服。

回頭一看竟然是個妹紙,王勃心理樂開了話,難道說是自己要交桃花運了?

不過看到妹紙臉上的委屈,眼神示意身後,王勃頓時明白了。

這特么的竟然有咸豬手,這麼可愛的妹紙,自己都沒有下手。你特么的猥瑣男,竟然提前下手了。

啊呸!自己都不忍心下手,才不是別的意思,王勃強行解釋一波。至於別人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吧,反正自己又不能控制別人的思想。

王勃伸手將妹紙一把攬了過來,對著緊跟著伸過來的咸豬手,啪的一聲就是一巴掌。

「你想幹嘛?你是不是變態?對我女朋友動手動腳的想幹嘛?」

王勃大聲的呼喊著,瞬間將一部分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過來。

猥瑣男強行解釋。「我只是想借個火,沒有做其他的,你不要亂誹謗我!」

王勃一聽,這尼瑪的人不要臉天下無敵。自己這次遇到對手了,看來將會是一場龍爭虎鬥的大戲。

沒想到懷中的妹紙羞澀的推開了王勃的胳膊,站出來給了猥瑣男一個巴掌,大罵道。

「你特么的借火會不開口?跟著老娘兩條街了,一直偷偷趁機摸老娘屁股,真當別人是傻瓜嗎?」

猥瑣男一臉獃滯,想不到這妹紙竟然脾氣這麼火爆,還打了自己一巴掌。伸手就想還擊,結果背後就被人踹了一個踉蹌,差點趴在地上狗啃屎。

王勃在一旁大聲的呼喊,大家不要打了,警察馬上就要來了,把他抓住交給警察就行。

表面看起來是為了不讓大家暴打猥瑣男,實際上卻是在告誡眾人,要打快點動手,不然警察馬上到了,就沒有機會了。

可憐的猥瑣男被義憤填膺的眾人打了個半死,趴在地上護著頭,不敢動彈。身上留滿了腳印,不知道哪個倒霉蛋踩了狗屎,竟然順路把狗屎轉移到了猥瑣男背上。

很快警察到來,一部分人把猥瑣男抓上了警車。被猥褻的妹紙也要跟著去警察局,王勃借故推脫沒有跟著一起去。

但是也做了個口頭筆錄,旁邊的人幫著證明。

臨出發那妹紙竟然跑到了王勃面前,伸手抱住了王勃,送上了一記香吻,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封語,小名大魚!你可要記住了。」 瞧她那一臉心急如焚的樣子,要說她真沒跟凌遇深有什麼,陸焰不信。

陸眠急得團團轉,他還慢吞吞地轉身來問,頓時怒從心起,「讓你上去就快上去,哪那麼多廢話!」

「我就問一句……」

「問什麼問,該告訴你的時候,你自然會知道。」

陸焰悻悻地摸著鼻子,轉身上樓了。

姐姐好凶……

看來,是真的勾搭在一起了。

否則,她怎麼會為了一個毫不相干的前夫凶他?

書房門緊閉。

陸焰到門口停下腳步,抬手敲門之前,他靠近門將耳朵貼了上去,屏息凝神聽了一會兒——

什麼都沒聽到。

沒有爭吵聲。

也沒有猛烈的打擊聲。

陸焰抬手,不急不緩地敲門,「爸,是我。」

良久,都沒有人應答。

本想就這麼算了,轉身要走的一瞬間,想到了樓下焦急的陸眠,他又擰著眉頭回來,「爸,你在裡面么?」

「不說話,我進來了?」

手覆上門把,用力一扭——

毫無反應。

從裡面反鎖了。

這下看來,問題是有些嚴重了。

敲門聲變得急促了,陸焰清了清嗓子,「爸,我是小滿,你開開門。」

「爸,你沒事吧爸?」

「我進來了!」

他扭頭,沖樓下方向喊傭人拿備用鑰匙。

聽到動靜,傭人立馬去找備用鑰匙,然而,在這期間,書房門已經打開。

聞聲看去,陸焰看到了打開門的凌遇深,他只穿著黑色襯衫,同色系的西裝外套,被他擱在臂彎里,拉開門的瞬間,兩人四目相對。

陸焰不動聲色地將他上下打量了一遍,很好,看來沒受傷。

至少……沒有肉眼可見的外傷。

至於衣服遮住的地方有沒有受傷,他可不管。

「小滿,回來了?」

凌遇深噙著淡淡的笑,從容而優雅地問。

那目光,儼然一副看著自家弟弟的和藹模樣。

陸焰心裡挺膈應的,如果沒有發生之前種種的事,他會很喜歡這個姐夫。

可是,之前有多喜歡,現在就有多膈應。

凌遇深辜負了他對他的信任,沒有照顧好他姐姐,還狠狠傷害了他姐姐。

陸焰無法原諒。

「你……」陸焰一手拽著他,把他拽了出來,目光越過他,看向書房裡。

陸胤背對著門口,站在落地窗前,看不到臉色,所以也辨別不了他是喜是怒。

關上門。

陸焰拽著他下樓,「別以為我想管你,要不是我姐,我才懶得看你一眼。」

「我知道。」

一拳打在棉花上。

他的嫌棄,人家根本就不在意。

陸焰鬆開手,嫌棄地拍了拍手,「既然沒事,就自己下去。」

眼看著他要擦肩而過,上樓了,凌遇深攥住他的手臂,陸焰冷眸一掃,「幹什麼?」

「小滿,我跟你姐姐在一起了。」

「哦。」

「我會好好照顧她的,你放心。」

「我放心?」陸焰抽回手,順勢甩開他,「我放哪門子的心啊?你一個前科累累的人,我憑什麼相信你的鬼話?」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以前他還不是信誓旦旦的說會照顧陸眠,保護她一輩子,結果呢? 王勃有點懵逼,妹紙就不能矜持一點?擁抱就好了,怎麼突然還送上一記香吻,不知道今天沒洗臉嘛。

呃!好像一不小心暴露了什麼?王勃晃了晃腦袋,想不起來了。也就不再繼續追究,還是考慮一下怎麼尋找任務吧。

「交警同志,我腿都斷了。你們要幫我做主啊!」

癱坐在地的小夥子,對著趕來的交警哀嚎。

王勃一臉懵逼,小夥子你這演技浮誇,不去好來屋做演員,真是可惜了。

明眼人都看到你臉上全是血,再根據撞痕就可以判斷出來,你這根本沒傷到腿嘛。

不過你這說自己腦袋被撞壞了,才是最合適的吧?

至於說為什麼王勃認為小夥子好演技,那是因為在被大魚妹紙送吻的時候。王勃收到了來自系統娘南兒的醋意,啊呸!不對是探查答案,不過語氣有點吃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