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過劉一手既然已經被殺死了,那麼也就沒有辦法復活了。所以退票這種沒有素質的不入流的行爲小丑是不會幹的。


如果消費者的權益沒有辦法受到較好的保護,暫時又沒有法子得到有關部門的幫助的話,你說大多數思維正常的人是不是都會選擇退開來去幹別的事情?

不管做什麼,總比坐着乾等一場尚在醞釀中的大戰要強——何況觀賞性還有待商榷。

先入爲主的思想真是誤人匪淺。

“要說幾次你纔會明白呢?龍小浪是不會加入你們的。”司空無極對小丑這種死纏爛打的方式很不滿,“還是說,你準備動用強硬手段呢?”

小丑無聲地笑笑,“能加入埃德蒙兄弟會是無上的榮耀和他此生最大的福分,爲什麼你會認爲我將去強迫他?”

“他都拒絕你那多次了,你還是不死心。在同一個坎失敗過很多次的人,心裏難免會有陰影的。心裏有陰影的人,都是容易幹出壞事來的。”司空無極搬出了他那套不成文的理論。

“原來是這樣。”小丑點了點頭,“你說的很有道理。”

閃爍着綠色晶體光芒的匕首在半空劃出一道絢麗的蒼翠色的口子,好似在漆黑的空間裏撕開了一道裂縫,而小丑的匕首就恰好從這樣的縫隙裏穿了過去,一個眨眼的功夫就落在了司空無極毫無防護的脖頸上,“你懂這麼多的道理,不去當老師真是可惜了。”小丑嘆了一口氣,“不過也沒有辦法,殺人犯是沒有辦法當老師的,對不對?”

“殺人犯?”阿里和龍小浪異口同聲道。

“你真的把徐歡城主給結果了?”龍小浪不敢置信地問道。

那個胖傢伙着實很討厭,看上去就是一肚子壞水的那種,不過您老辦事的效率還真是高,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把他給拿下了?

“咚——”一個爆慄砸在龍小浪頭上,卻不是他的師傅做的。

“怪不得大叔叫你傻瓜。”阿狸悠悠地道,“你看大叔像是殺人犯嗎?”

怪不得他們說女人是善變的。

前一秒還對你柔情蜜意的呢,下一秒直接就不分彼此地抄傢伙招呼上了。

距離產生美這句話是真的。

“之前真是小看你了,你居然也會空間術法。”司空無極從容地道:“可是這點程度是傷不到我的。”

小丑眉頭微皺,加大了手頭的力度,匕首隨即衝着那處喉嚨刺去——突然,蒼翠的匕首的尖端像一張紙片一樣向上翻折,然後從刀刃的切面上像吐司麪包一樣斷開,精鋼打造的武器此刻變成了一把沒有尖刺的鐵片。

“力場?”小丑捨棄了不受控制的匕首退了回來,“空間只是進行有限的塑造,而不是崩碎,你剛纔所做的已經逾越了空間的範疇了。”

“難道有人規定我只能使用空間系術法嗎?看來你比龍小浪還要傻。”司空無極把玩着小丑的匕首,“真不知道你們兄弟會的名聲究竟是怎麼打出來的,有你這種傢伙存在的話~”

“不準侮辱兄弟會!”小丑不知從哪裏掏出第二把續航需用的匕首來,就跟及時補上遺失的划槳一樣。

難得見到暴怒的小丑呀~當然,他精神錯亂的時候不算~

下面是不是就可以好好地教訓教訓他了呢~司空無極這麼想着…… 每個人做一件事都有其獨特的動機。

比如一個講衛生的好孩子會在吃飯前認真地把手洗乾淨,確保自己不會吃進髒東西。

比如一個謹慎的殺手會在犯案後仔細地打掃留下來的蛛絲馬跡,儘可能讓旁人看不出異樣以便順利逃脫。

比如基米大陣的啓動就是想把當下處在六櫻院落的所有生物盡數封殺,不留活口。

再比如司空無極激怒小丑不過是爲了更好地吸引他的注意從而達到保護龍小浪的目的。

基米們在緊張的戰鬥氛圍中一毫一釐有條不紊地往龍小浪他們這裏逼近,逐漸縮減着他們活動的空間。

可能對於小丑和無極來說這些小蟲子算不了什麼,可是對於當下能力還不足以自保的龍小浪而言,這可是致命的打擊。

“喂,我說——大叔……”龍小浪想求救。

當然不是真的求救,藉助光系的翅膀和剛剛學會的空間塑造能力倒是可以脫身。不過龍小浪不想這麼快就把自己的能力暴露出去。

“你怎麼還不走?”無極分散出一些注意力同這個沒腦子的年輕人說起話來,“難道你想死在這裏嗎?”

龍小浪用手指了指四面黑色的由蟲子們堆疊起來的牆壁,“你說,我要怎麼穿過這堵牆呢?”

當然,基米們堆疊起來是由於它們被司空無極所立的屏障隔絕在了外頭。

“你居然還有閒工夫去聊天。”小丑毫不客氣地抓住了這個空隙施展開他真正的身法。在三米的距離下,他操縱的兩把翠綠色的匕首舞動起來像兩條靈活的毒蛇一樣在虛空裏蜿蜒前進,彷彿隨時都可能張開血盆大口露出尖銳的毒牙將獵物絞殺。

“叮叮叮叮——!”

清脆的撞擊聲告訴在場的人,匕首像是戳在了一面精鋼打造的盾牌上,而不是一道藉由空間之力匯聚而成的壁壘。

小丑那兩柄交錯的匕首打在了無極臨時架構的空間護盾上,如此高密度的連續刺擊動作像是一臺精密的儀器所打出一套攻擊動作,而不曾在一秒內間斷的“叮叮”聲幾乎沒有留給耳朵休息的時間。

而在高頻率的擊打持續了足足三分鐘之後,小丑終於停下了他魔鬼一般的攻勢,周圍已經有不少的蟲子被這種波段的聲音給震退了下來。他稍稍喘了口氣。向後退了一步,面色並沒有表現出一點有過劇烈運動的樣子,額角也沒有滲出汗珠——這種足以把人捅成馬蜂窩的攻擊對他來說好像不過是拿兩根筷子去疏通一下壅塞的下水道而已,輕鬆到連休息的時間都不用。

那邊無極大叔架起空間護盾的右手有些微微地發腫,元素護盾卸去了大部分攻擊的力道,傳達到他手臂不過是百分之一二的力量而已。儘管是這麼微不足道的比重,在壓倒性的數量的堆疊下也還是產生了足以震懾人心的實際效果。

在腦海裏模擬了這麼一套高密度的動作之後,龍小浪下意識地覺得手臂傳一陣恐怖的酸脹感,像這樣去戰鬥的話,估計很快就會把體力耗乾的吧——爲什麼小丑看上去一點都不吃力呢……

這個小丑比他原先看起來要可怕得多。

這是一個戰鬥經驗並不很豐富的一個剛出道不久的年輕人的看法。

“你比我想象的要厲害上一點,薩科。”無極揉了揉有些發酸的右手,笑道:“可是這改變不了你智商低的客觀事實。”

傻子纔會去用蠻力跟元素凝結成的護盾硬碰硬呢!

一個是使用自身肌體的能量去造成傷害。

一個是汲取天地間流動着的元素的能量來抵抗傷害。

前者是對自身能力較大幅度的消耗和調控。

後者是對自然環境中有生力量的運用和配置。

怎麼想都是前者比較吃虧。

然而吃虧並不是一件有多要緊的事情。在小事上多吃點虧,對一個人的生存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勝者爲王,敗者爲寇。”小丑說起文縐縐的一句話來,“功夫分兩種。”

“我知道。”司空無極又插話道:“對的,站着,錯的,倒下。”

“所以說,戰鬥這件事,”小丑揉了揉自己花白的強勁有力的手腕,“關智商什麼事!”

暴露了……能說出這麼不講道理的話也就只有精神不太正常的傢伙了。

“好好,跟智商沒關係。”口頭上承認了小丑胡謅的言論之後,無極趁這個空檔嚴厲地瞥了龍小浪一眼,“你再不走我就殺了你。”

“可是我怎麼走?”

身外是一片蟲海,身前是兩個擁有龍小浪無法比擬的強大破壞力的前輩。

“所以說,你就算是死在我們的手裏,也不想死在基米的口中?”無極伸手去探了探他自己的前額,本來是試試溫度是不是超出健康標準,想不到抹下來一手的油漬。他又用手背試了一遍,果然已經燙得嚇人了。

他沒有發燒,是因爲身體裏的靈力超負荷運轉導致的灼燒升溫。

“大叔,雖然我搞不懂你們到底是什麼意思,不過要我現在離開我確實辦不到。”龍小浪也嚴肅了起來,“薩科是刺殺案件中的一員,我有幾個問題想跟他交流一下。”

其實也沒什麼好交流的,薩科不過是一個打醬油的。時空回溯的影像裏,他扮演的不過是一個不起眼的角色。

想到影像,龍小浪又想起了那隻黑手貼着六櫻家主後背生長出來的黑色手臂。

“都TM這個時候你還在乎這個?”司空無極差點被年輕人多管閒事的秉性氣背過去。

“還好吧。”龍小浪找了這麼幾個字回答。

小丑把他手裏的匕首翻轉了一下,翠綠色的刃面化爲了一片血色的猩紅,“看來我的判斷是存在問題的。實力的問題不能靠主觀臆斷,我或許該親自試試纔對。這個傢伙一直讓你走一定有他的理由,所以你還是不走的好。”

“讓你丫不走,現在問題來了。”司空無極無奈地嘆了口氣。

小丑轉移攻擊對象,手握猩紅色匕首跑向龍小浪這邊。

這個圈子的範圍本來就很小。在基米們的入侵和包圍下就顯得更加小了。

無極在見到小丑踏出第一步的時候也跑了出去,他不會讓龍小浪在這種地方死掉的。

“你最好乖乖待着別動。”背後傳來小丑陰惻惻的聲音。

妖異的尖刺形的綠色光芒倒映在小丑的眸子裏,把他的瞳孔幻化成蛇一樣倒刺狀的眼睛,“好好看着,我保證那個小子不會死。或者——”

龍小浪橫舉青霜格開划過來的猩紅色匕首,岩漿般噴涌的熱氣從鋒刃上透過來,燙得龍小浪差點鬆開緊握青霜劍的手。看到這一幕,捏着綠色匕首的小丑用一種輕鬆的口氣道:“或許不會死得很慘。”

無極皺了皺眉頭,比起架在背後的匕首傳出的寒氣,他更加驚愕於前方與龍小浪打鬥着的小丑。

雖然龍小浪不是小丑的對手,可是他終究有着一定的戰鬥經驗。所以在故意留手的帝國級的刺客面前他也還有一戰之力,青霜劍隱隱散發的寒氣也略微削減着小丑的攻擊速度,可是卻無法在戰力上取得優勢,小丑那把猩紅色的匕首彷彿是來自火山深處的岩石,青霜那些進攻性的寒氣被盡數化解。

不過那把匕首居然一把可以附加靈能的武器。也對,出來混的,吃飯的傢伙肯定不會差。

小丑一開始只是用二階武道的攻速與龍小浪交手,發現龍小浪遊刃有餘之後,他又提升到了三階。龍小浪也還是沒有表現出壓力來。所以他切換到了四階,面前年輕人在這個級別的力量和速度面前稍稍表現出一絲吃力的狀況來,但是並不足以影響到戰鬥的格局。

所以薩科又迅速提升到了五階武道,這回龍小浪終於吃不消了。

對手不停提高的力量和加快的速度讓他越打越盡興,這種一步一步征服的感覺很不錯。

可是在五階武道壓倒性的力量面前,龍小浪很快就撐不住場面了。

這不是一個武者與另一個武者之間的切磋,這是修習者之間的對決。

而且對手還是一個腦子不太靈光處事又很瘋狂的傢伙。

既然用力量扛不住那就需要用靈能來輔助一下,滾燙的血色匕首再一次刺在龍小浪胸前,又再一次被青霜擋住的時候,龍小浪被擊退出去三步,身後的基米立即“吱吱”作響,此刻的龍小浪已沒有閒心去畏懼那種連眼睛都看不清的東西了。他要專心應對眼前這個S級逃犯。

“不要開小差。”抓到龍小浪思慮的一瞬間,薩科跳到龍小浪身後的蟲潮裏,在無極佈置的空間屏障上一踩,握着匕首就衝向還沒回過神來的龍小浪的後背。

現在回頭去格擋肯定來不及了。就算勉強擋住了我也是幾乎重傷。我既然打不過他我還是不要跟他打下去了吧……用光系的手段我可以暫時逃離這裏。

不過這也許是我快速提升實力的一種手段。我到底要不要生命去試試我的武道能力到底在什麼階段呢?

要不要呢?

“叮——!”

龍小浪回身舉起青霜迎戰,順手架起三道靈能護盾,就算是置之生死於度外,這種保命措施還是要做好的。

“噗!”

就算有了一定的心理準備,當災厄降臨到自己頭上的時候還是會覺得它太過龐大以至於無法抵擋。

迎接薩科的衝擊簡直就是徒手去接一顆從天而降的隕石一樣。

龍小浪喉頭一甜,一口溫熱的鮮血猛地噴了出來。

看到這裏,阿狸不禁驚呼:“小浪!” 你說一個人都被打得吐血了,他是不是算得上是傷得很重?

不算的。

哪怕是重傷,也算不上是重傷裏的重傷——因爲起碼他還可以用吐血這種方式把體內的不適發泄出來。

“小浪,你要不要緊?”阿狸急忙跑過來扶住站不穩的龍小浪,不解地道:“你爲什麼要強擋那一下?你應該知道你擋不住的!?”

“咳咳……”龍小浪咳嗽了幾聲,苦笑道:“一不小心就想着去擋了。”

血液順着嘴角一滴滴地淌下來,龍小浪用手背揩去殘留的血液,努力站直了身子,“阿狸,你先到一邊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