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過千龍族長原本就是野人一個,他自然不會摻雜這些事情,只求能夠逃離此地。


可就在這時候,絕望平原上的加戮忽然扭頭望了過來。

「糟了!」

羅征和千龍族長等人頓時伏低了身體,千龍族長甚至在一瞬間化出道蘊,打出一道神通覆蓋在眾人身上,這神通可以隱匿眾人的氣息。

「加戮大人,怎麼了?」一名惡魔統領問道。

「為什麼會有人類出現在那一邊?」加戮淡淡的問道。

那惡魔統領的目光眺望右側的山脈,隨即冷笑一聲道:「先前有彙報,估計是轉世之地那邊鑽出來的幾隻小老鼠……」

「將那些小老鼠給捏死,我不希望有任何意外,」加戮淡淡的說道。

「是!加戮大人!」

既然黑火沒能搞定,這位惡魔統領只能親自出馬。

只見這惡魔統領揮揮手,一隻巨鳥降在了他面前,他一躍而上,巨鳥就載著這惡魔統領攀升而起,朝著右側山脈飛掠過去。

羅征等人為了避免被發現,神識已早早的收斂。

直到羅征聽到巨鳥翅膀忽扇的聲音,他才抬起頭,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不用躲了,已經被發現了。」

那隻惡魔統領站在巨鳥上,俯視著羅征等人,雷霆一般的聲音已覆蓋下來,「不管你們這些小老鼠從哪裡鑽出來的,乖乖束手就縛,還有一絲活命的機會!」

「嗡嗡嗡……」

說著,這惡魔統領舉起了一柄赤紅色的三叉戟,那三叉戟的表面有淡淡的紅色能量環繞著。

千龍族長感受到那股能量的威勢,眼皮顫抖了幾下……

這隻惡魔,比此前的那黑火要厲害許多!

那三名上位真神則是瑟瑟發抖,這種層面的較量,已不是他們能夠參與的。

羅征面色保持平靜,餘光則掠向絕望平原盡頭的那扇空間之門。

他唯一的機會,就是趁著雙方交手,在混亂之際悄然離開。

通過華天命的記憶,羅征已知道東方純鈞一行人距離空間通道的出口非常近……

惡魔統領看羅征一行人毫無動靜,獰笑一聲,「拖延時間么?那就讓我結束你們……」

它話剛剛說了一半,那扇空間大門忽然閃爍出一道濃烈的光芒,數十道強大的氣息猛然釋放出來,東方純鈞已率領豪門聯盟的眾生踏足了第六層,那惡魔統領的注意力被吸引過去。

「就是現在!」

羅征的目光驟然一閃,承影劍已躍然在手,身形化為一道流光朝著惡魔統領疾射而去。

那惡魔統領的反應也是極快,看到羅征在這等情況下還敢動手,頓時冷笑一聲,手中的三叉戟已朝著羅征當頭刺來。 加戮並沒有關注羅征這邊的動靜,而是將所有的心神都放在傳送之門上。

當東方純鈞率領眾聖跨越傳送通道的一瞬間,加戮渾厚的聲音已經響了起來,「諸位將士們!是時候了!」

數以千計的深淵魔使,體表驟然翻出璀璨金光,向前蜂擁而去!

這些金光可讓它們免受道蘊神通的威能!

雖說深淵魔使本身的實力,不足以對抗聖人,甚至連大圓滿真神也是不如,可它們獨特的天賦,處理起來也極為棘手。

東方純鈞剛剛踏出傳送通道,看到這一幕,臉色微微一冷,目光遠眺之下,已落在了極遠處的大惡魔加戮身上。

「諸位大圓滿們,這些深淵魔使交由你們處理!」

「其他人去擊殺惡魔!」

「牧海極,冷曜,唐侖,隨我來!」

豪門聯盟內部也分親疏,牧海極,冷曜和唐侖是東方純鈞最信任的三人!

下令之後,三名聖人已是一躍而起,化為三道流光朝著加戮飛遁而去。

在他們飛掠絕望平原之際,天空中數十隻巨鳥紛紛圍聚過來,想要將他們阻截住,但這些巨鳥尚且沒有靠近,就已經化為一團團火焰,伴隨著一陣凄厲的叫聲,從高空跌落下去。

唐侖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這些巨鳥根本不夠資格阻攔他們。

加戮站在原地並沒有動彈,只是冷眼看著三名聖人直奔自己而來!

此刻的牧血蓉等人已化為一道血光,沖向了絕望平原。

踏入絕望平原之際,她就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生機迅速流逝著。

不過修到她這般境地,體內的生機充沛至極,這點流逝的速度也不算什麼……

「噌!」

伴隨著一道脆響,一隻深淵魔使的肉身已被斬成了兩截。

這些深淵魔使本身的實力,無法與大圓滿對抗,可它們不畏神通,只能一隻只的擊殺。

東方太清跨步而行,那隻鐵手隨手一捏之下,一隻深淵魔使的頭顱頓時炸開。

其他的大圓滿真神也是紛紛出手!

至於亞聖和其他的聖人們,則直接跨越這些深淵魔使,他們的目標是那些惡魔。

東方純鈞屹立在加戮面前。

兩者之間的體型對比之下,就像是大象與蚊子一般,差異巨大。

但一方是人類中最強大的存在,另外一方則是惡魔中最強的存在。

但東方純鈞的面色依舊平靜,「讓我掌控深淵魔域,你們惡魔一族依舊是這裡的霸主。」

加戮盯著眼前的三名聖人,那目光彷彿是看著三隻小蟲子一般。

聽到東方純鈞的話,加戮裂開嘴嘿嘿一笑,「深淵魔域原本就屬於我惡魔一族,你覺得我會允許你們掌控此地?」

「我要借用的,只是深淵魔域的力量,其他的一切我都不會幹涉,」東方純鈞繼續說道。

加戮彷彿聽到了一個極為荒謬的笑話,「這裡的力量,永遠只會屬於惡魔一族,你們人類……不過是螞蟻而已!」

東方純鈞平視著這隻大惡魔,臉上露出一絲冷冽的笑容,「那你可以見識一下螞蟻的力量。」

話音剛剛落下,東方純鈞已然出手!

「嗡!」

一股獨特的道蘊自東方純鈞的手中擴散出來,這些道蘊形成一道道符咒,符咒相互之間聚集,很快就化為一把金色的寶劍。

「這把劍!」

唐侖和牧海極的目光都為之一凝。

東方純鈞很少動用武器,這把劍蘊藏的威能極為恐怖,而溝通此劍的道蘊如此複雜,竟是連兩位聖人都看不透。

「我可沒興趣見識螞蟻的力量!死!」

加戮翻手之下,手中已化出一個巨大的黑球,朝著三名聖人當頭拍來。

「哼!」

唐侖冷哼一聲,烈焰滾滾,從他的雙腳蔓延而上,整個人的肉身已完全消弭,化為一個純粹的火人。

「不滅火體!」

化為不滅火體后的唐侖雙手一揮,一團瘋狂旋轉的爆炎已爆射而出。

牧海極亦抖出一柄純黑色的長劍,極為強大的道蘊擴散出來,宛若排三倒海一般,朝著四面八方擴散,隨即就朝著加戮猛斬過去。

一名聖人出手,就擁有毀天滅地的威勢。

何況這三名聖人皆是神域中最強的那幾位……

「轟隆!」

當唐侖和牧海極的攻擊與加戮交匯的一瞬,能量便是高度凝聚。

即使深淵魔域中的空間法則完全失效,但這一刻,周圍的空間依舊開始瘋狂的坍塌著。

……

……

絕望平原上,豪門聯盟與惡魔們打的難捨難分。

面對羅征的那隻惡魔統領,則已經身首分家。

千龍族長驚愕的看著羅征,渾然有些不相信眼前這一幕。

遠處一股股強大的道蘊和威能擴散過來,絲毫沒影響到千龍族長。

先前羅征一腳將黑火踩碎,展現出來的實力就極強了。

這惡魔統領即使是千龍族長也無法戰勝,實力恐怕堪比那些巔峰亞聖,竟然就被羅征一劍斬殺?

方才羅征斬出的那一劍中的道蘊極為複雜,彷彿蘊藏了數百種神道一般,千龍族長一度以為自己眼花了產生的錯覺。

「走吧,」羅征的目光掠過絕望平原。

「嗖!」

趁著這般混亂之際,他甚至留意到了正在於深淵魔使激戰的華天命。

「恕我不能陪你一起闖蕩深淵魔域,」羅征心道。

隨即他將那隻怪魚釋放后,幾人順著絕望平原的一側繞行,朝著那巨大的空間之門飛遁而去。

看豪門聯盟這幅架勢,他們很難顧及到羅征一行人。

很快他們幾人已落在了空間之門前面。

而就在這時候,剛剛斬殺了數只深淵魔使的牧血蓉,目光正巧落在了羅征身上,那雙奇美的眸子中閃爍著一絲難以置信之色。

「羅征?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大約是注意到了牧血蓉的目光,羅征在踏入那空間之門時,回頭朝著牧血蓉微微一笑。

牧血蓉心中一冷,她有心想要將羅征留下,可轉念一想,她現在的實力已遠非羅征的對手,而族中的長輩們則在絕望平原中和惡魔們鏖戰……

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就這樣讓他逃了么?

可就在羅征從容踏入空間之門時,空間之門中竟沒有絲毫反應,這空間之門竟是失效了! 高大的空間之門中,沒有一絲一毫的空間波動。

「怎麼會這樣……」千龍族長臉色陰沉的說道。

「噠噠噠噠噠……」

那條怪魚則在空間之門中來回穿梭,只是這空間之門若是沒有法則支撐,不過就是一個門框而已,它這般來回穿梭焉能有效果?

「應該是惡魔一族封閉了空間之門,」羅征蹙眉說道。

這一次豪門聯盟大舉進犯,惡魔一族想必也是準備良久,只等到聖人們進入第六層后,便切斷了他們的退路。

同時也就切斷了羅征的退路。

「怎麼辦?能讓這空間之門恢復么?」千龍族長問道。

羅征抬頭打量了一眼這空間之門,門框的周圍匯聚著無數繁雜的陣紋。

深淵魔域禁止空間法則,惡魔一族能在這類建造一條空間通道,想必也是耗費了不小的功夫,它們將其切斷後,一時半會根本不可能恢復!

「恐怕是不行,」羅征輕聲說道。

千龍族長和那幾名真神倒是沒什麼,只要豪門聯盟勝了惡魔一族,應該也不會為難他們。

可是羅征就不同了!

無論哪一方贏得勝利,他都不會有好下場。

就在羅征思量之際,牧血蓉那清脆的聲音忽然擴散出去。

「羅征想要穿過深淵魔域逃走!」

雖說聖人與惡魔交手之下,轟鳴聲大作,四處都是一片混亂。

可牧血蓉灌注了真元的聲音,清晰的傳遞到了絕望平原上所有人的耳中!

在牧血蓉看來,這一仗並不艱難,只要聖人,或者亞聖出馬阻截羅征即可,這傢伙太關鍵了,某種程度上甚至比深淵魔域還要關鍵,所以在這緊要關頭,她不管不顧將這個消息傳遞出去。

「羅征?怎麼可能會在這裡?」華天命一愣。

即使是豪門聯盟進入深淵魔域,也耗費了不小的代價,隕落了數名亞聖和大圓滿真神。

羅征一個人怎麼可能闖蕩這個禁地?

難道羅征一路追隨在眾聖後面?這更加不可能,聖人們的神識何等強大?不可能跟隨這麼久都不發現。

可華天命扭頭一望之下,瞳孔頓時一縮,真的便望見羅征矗立在空間之門的下方

含青帝扭頭之下,目光也落在了羅征身上,目光中閃爍出一股疑惑。

他和華天命一樣同樣也想不通……

不過這疑惑緊緊維持了一息,眼中驟然閃爍出一道精光。

在場的聖人中,只有他知道轉世之地的秘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