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過在這之後,洛奇雖然和不夜神城一直有貿易上的往來,尤其是和這裡的蘋果樹商會還有紅寶石商會,但他本人卻是很少來這裡了,上一次他親自來到不夜神城,好像還是一年多以前的事情。


一年時間,對於普通人來說或許是匆匆而過,可是對於洛奇來說卻不同,所以當他時隔一年多再度來到不夜神城的時候,無論狀態和心態都有了不同。

更加不同的是,當雷鷹城剛剛進入不夜神城空域后,就立刻有艦隊迎了上來,仔細看去會發現這些艦隊不屬於任何勢力或天空城,是不夜神城的部隊。

很快,艦隊在靠近雷鷹城后就停了下來,然後就又一艘旗艦飛出,和雷鷹城的空港取得聯繫后便單獨降落在了空港內。

當對方降落後,洛奇就得知原來這支部隊是不夜神城專門派出來迎接自己的。

由於接下來要舉辦重要的戰爭動員會,天空中各大勢力各大城主都會集中在不夜神城,為此不夜神城委員會也是做足了尊卑,其中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保證來到這裡的每一個城主每一個勢力都能平平安安的參加這次動員會,至少在開會之前所有人都要老老實實的。

也難怪不夜神城委員會會如此,天空中的勢力有很多,天空城更是不計其數,這其中有很多人都死對頭,所以不夜神城如果在這個時候不出動部隊維持秩序的話,天知道這些仇家會不會在戰爭動員大會開始前就在神城外大打出手,那樣一來場面就難看了。

「是嗎?呵呵,真是好笑。」

然而當洛奇聽到莉莉雅的這番彙報后,卻是啼笑一聲,不夜神城竟然派部隊來保護自己?

這種事情放在別人身上他或許相信,可是放在自己身上洛奇卻是一點都不相信,因為三大聯盟將他叫到這裡來參加動員大會,擺明了就是要針對自己,不夜神城的委員會難道不知道三大聯盟的想法?

別開玩笑了,不夜神城委員的身份相比聯盟長老只高不低,各個都是百里挑一的能人,怎麼可能會不知道此事,甚至洛奇覺得三大聯盟敢在不夜神城動自己,要麼是因為不夜神城委員會也參與其中,要麼就是得到了委員會的默許,否則三大聯盟也不敢在這裡造次。

所以當得知對方是來保護自己時洛奇真是感到好笑。

不過這對於他來說也無所謂了,反正自己已經來了,並且他既然趕來,就已經做好了應對所有麻煩的準備,多一個不夜神城也無傷大雅。

在這種情況下,洛奇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就按照對方的要求,只帶了莉莉雅和雅典娜等隨行人員,坐著不夜神城的戰艦離開雷鷹城后就直奔神城而去。

「看來是打算將咱們和雷鷹城分開對付了。」

立於戰艦的甲板上,雅典娜看了看四周,隨後就毫不避諱的說道。

現在他們已經坐上了不夜神城的軍艦,而雷鷹城則停靠在了不夜神城的空域內,這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因為此時在不夜神城的空域內少說也停著幾百座天空城,不但絕大部分都是大型天空城,並且其中大部分都是在天空中響噹噹的名城,這一來是說明很多參加戰前動員會的人都已經到了,二來也說明大家都是將城市停靠在了空港內。

但是這種安排對於其他人或許沒有影響,可對於洛奇來說卻太被動了,他一旦和雷鷹城分開就等於失去了最大的支援,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一旦沒有了洛奇坐鎮,雷鷹城本身就會變得岌岌可危,畢竟雷鷹城還沒有升級完畢,還只是一座小型天空城,況且就算升級成了中型天空城,相比於周圍數百座大型天空城也是太渺小了。

「這些都是早就料到的事情,沒必要大驚小怪。」

雅典娜所說的情況,洛奇自然也發現了,但這個時候作為城主他自然是不可能表現出任何懼色,所表現出來的氣勢頗有一絲泰山崩於前而不變色的感覺。

並且和雅典娜一樣,他在說這些話的時候同樣沒有絲毫避諱,就彷彿聊天一般,要知道在他們身後可就是不夜神城派來保護他們的侍衛隊,其中最為靠前的侍衛隊長能將他們之間的對話聽的清清楚楚!

而從這位隊長在聽到這些回話后沉默的表情來看,要麼這個人就是學會了侍衛的最終技能『充耳不聞』,要麼就是他真的知道些什麼…… 戰艦的速度很快,半天時間不到就將洛奇他們順利送到了不夜神城,然後洛奇就看到了迎接自己的馬車。

這一次不夜神城的準備確實很周到,每一位前來參加動員大會的城主都有專門迎接,並且在隨後就直接送到了天空之星。

對於天空之星洛奇自然很熟悉,這是專門為城主,也只有城主才有資格入住的最頂級酒店,在不夜神城內是最高身份的象徵。

在這個酒店中,所住的樓層就代表了身份,小型天空城的城主只能住在一層,中型天空城的城主則住在二層,然後以此類推,最頂層則相當於貴賓層,想要住在這一層僅僅靠城主的身份甚至都不夠,還需要其他條件。

而洛奇雖然不止一次也不止一天住過天空之星,可惜他的身份一直是小型天空城的城主,所以至始至終都只能住在一層,但這一次當他被接到了天空之星,卻是直接被帶到了貴賓層。

「這待遇……還真是不錯……哈!」

在侍者的帶領下來到五層的豪華套房,洛奇就發現這裡的房間大小几乎是一層的五倍,那可是五倍啊!簡直比他在城主府的房間都要大,因此就忍不住說到。

「別太大意了,對方沒準會來陰的。」

見洛奇從開始到現在都一副自信到有些自大的模樣,莉莉雅就忍不住提醒到,他們確實已經做好了完全準備,但並不能因此就大意或者忘乎所以,畢竟他們的對手是三大聯盟,是絕對不能小看的。

「知道啦,知道啦。」

被莉莉雅這麼一說,洛奇就笑呵呵的沖她擺了擺手,表示自己心裡有數。

就這樣,洛奇住進了天空之星,並且一個人在貴賓層就佔據了三個豪華套房,自己住一間,另外兩件給雅典娜等人住,這種情況簡直太少見了,因為天空之星的貴賓層總共只有那麼幾個套房而已,都是給真正的大人物住的,結果洛奇一個人就站了三個房間,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但天空之星卻允許了這種事情發生。

而等到一切都安頓好之後,還不等洛奇做下一步打算,就有客人到訪了,嘯天又一次出現在了洛奇面前。

「洛奇兄弟,動員大會的日期已經定下了,七月五號,三天之後。」

見到洛奇后,嘯天就又強調了一次大會召開的日期,其實這件事洛奇之前已經問過,嘯天也已經說過了,所以他這次來再度跟洛奇重提一遍,頗有一些沒話找話的意思。

「洛奇兄弟,你……準備好了嗎?」

果然,在看著洛奇點了點頭后,嘯天就略帶憂鬱的開口問了一句,這話聽起來沒頭沒尾,可是言外之意卻已經相當明顯。

「放心吧,都準備好了,我很期待這次大會。」

沖著嘯天露出一個笑容,洛奇就邊點頭邊說到。

然後兩人就陷入了沉默,似乎話題已經就此結束並且再也找不到新話題一樣。

「那……我先走了……」

尷尬的保持了一會沉默,嘯天最終嘆了口氣,然後就站起身離開了房間,而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洛奇則是暗自點了點頭,看來自己和嘯天在背山村時的交情沒有白費,嘯天這明顯是在盡自己所能的幫他和提醒他了,雖然這種做法對洛奇的實質幫助幾乎等於沒有,但能做到這一點,洛奇就會記得嘯天這份交情。

「接下來咱們怎麼辦?」

等到嘯天離開后,莉莉雅就望向了洛奇。

「以不變應萬變。」

看著被關上的房門,洛奇微微眯起眼睛,但很快就轉頭瞧著莉莉雅笑了笑:「不是還有三天時間么,咱們正好也好長時間沒來不夜神城了,正好逛逛,順便去鬥技場看看,我還真有點懷念那裡了。」

洛奇說的並非假話,現在的情況是雙方都已經準備妥當,最後就看誰的底牌多了,所以他除了等待三天後的大會正式召開外確實沒什麼好做的。

還有就是他也確實有些懷念鬥技場了,自從離開了鬥技場后,洛奇的發展雖然一路多有坎坷,但也算是有條不紊,現在的他和當年的他可是大不相同了,但也正因為如此他才懷念當年在鬥技場比賽的日子,當時他周圍沒有這麼多的危機,也不需要考慮這麼多的事情,只需要單純的戰鬥就可以了,說實話,那樣的日子才真是清閑。

所以在來到不夜神城后,洛奇就特別想要回鬥技場看看,他甚至想要去打一場比賽來放鬆一下,當然這是不可能的,但至少看一場比賽總是可以的。

「隨你便吧……」

結果他這話剛一說完,莉莉雅就直接翻了個白眼,然後就不在搭理他了。

來到不夜神城后的第一個晚上就這樣過去了,一夜之間相安無事,而等到第二天的時候洛奇則果然如自己所說,一大早就帶著莉莉雅離開了天空之星。

他的這種舉動其他人原本是不同意的,畢竟現在的局面這麼緊張,萬一洛奇出了什麼事怎麼辦?所以在眾人看來他如果非要去不夜神城內逛逛也應該帶著眾人一起,至少是個保護。

可惜這些要求卻被洛奇拒絕了,他誰都沒帶,只帶了莉莉雅一起。

帶著莉莉雅離開天空之星,洛奇首先就去了城裡的狩獵交易所,當年他第一次來不夜神城時第一站去的正是這裡,並且還在這裡花極低的價格買到了蒼藍之牙,而今故地重遊,兩人就彷彿當年一樣在狩獵交易所內一層一層的逛了個遍。

等到離開了狩獵交易所,洛奇又帶著莉莉雅去了傭兵工會,當年洛奇為了賺錢,可是在這裡註冊過傭兵團的,至今他還是團長呢。

離開了傭兵工會,兩人又去了交易市場,並在市場中找到了一間熟悉的戰甲專賣店,莉莉雅的第一套戰甲火護5型就是在這裡買的。

「你還記得么,當年我要給你買一套戰甲,你還死活不幹呢。」

站在專賣店的二樓,看著櫥窗里的戰甲,洛奇充滿了懷念的說到。

可是當他說完這句話后莉莉雅卻是久久沒有開口,這讓洛奇忍不住向她看去,發現莉莉雅正望著自己。

「怎麼了?」

「洛奇……」望著洛奇,莉莉雅說話間就輕輕握住了他的手:「你心裡其實很害怕,對吧……」 望向洛奇,莉莉雅突然問到。

其實莉莉雅早就發現洛奇在幹什麼了,他這一天所走過的地方,和兩人第一次來不夜神城走過的地方一模一樣,所以洛奇在幹什麼?

他這是在做最後的回憶嗎?

洛奇的這種表現,讓莉莉雅產生了很明顯的感覺,那就是別看洛奇表面上看起來自信滿滿,可實際上心裡是非常緊張的。

不過也正是因為察覺到了他的這種情緒,莉莉雅在隨後反倒是露出了笑容:「你要是怕了,就對了,因為你應該害怕。」

看著洛奇,莉莉雅鬆了一口氣的說到。

她這話說的一點沒錯,害怕就和疼痛一樣,其實一點都不丟人,甚至是一件好事。

總所周知,疼痛其實是人的一種自我保護機制,只有我們在身體上感覺到疼了,才知道什麼事情是危險的,是不能做的,是要盡量避免的,害怕同樣如此,這種情緒同樣是一種自我保護機制,我們只有知道什麼是怕,才能知道什麼是危險,才能儘可能的化解危險。

所以正如莉莉雅所說,現在的洛奇確實應該感到害怕,因為他所要面對的對手太強了,他必須要知道害怕才能儘可能的將所有危機都化解,否則是絕對不行的。

「瞎說,我哪裡有害怕。」

然而這之後的洛奇卻依舊嘴硬,沖著莉莉雅撇了撇嘴后死活都不承認,惹得莉莉雅一陣搖頭苦笑,不過這也不重要了,至少洛奇的表現已經讓莉莉雅明白他並沒有因為有所準備就狂妄自大,這就足夠了。

這之後,兩人就離開了戰甲專賣店,一套戰甲都沒買,畢竟以雷鷹城現在的技術和生產力早就不需要在從外面購買戰甲了。

離開了專賣店的兩人繼續在市場中逛了起來,看起來就彷彿一對悠閑的情侶一般。

「洛奇,他們已經跟好久了。」

走在人流涌動的市場內,莉莉雅閑聊一般突然說到。

「恩,注意到了,讓他們跟著吧。」

最壞最好的你 聽到她這話的洛奇沒有表現出絲毫驚訝,只是點了點頭,似乎根本沒有理會。

而在他們說話的功夫,如果向兩人身後看去,就會看到在遠處有著幾個看似平常的人影在跟著他們,這幾個人看起來彷彿普通的行人,可步伐卻明顯比普通人更加沉穩也更加矯健,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這些人當然不是普通人,實際上洛奇如果在這個時候回頭的話甚至可以叫出這幾人的名字,因為他們正式此前在戰艦上護送洛奇來到不夜神城的護衛,當時的護衛隊長也在其中!

他們從洛奇離開天空之星開始,就一直在暗中跟隨,但正如莉莉雅所說,其實洛奇他們也早就察覺到這些人的存在了,不過卻沒有點破,因為沒必要,這裡終究是不夜神城,而這些人優勢不夜神城的護衛,洛奇無論是想要甩開他們或者幹掉他們幾乎都是不可能的,索性也就不管了,反正這些人也不可能怎樣。

不過這些人的出現,似乎也更加證實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不夜神城在魔能符文這件事上也和暗影聯盟一樣不再保持中立了,這對於洛奇絕對不是個好消息。

雖然來到這裡后就有所預料,可預料歸預料,真正確定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所以在隨後洛奇和莉莉雅雖然沒有可以甩開這些人,但在逛完了市場后也就返回了天空之星。

按照洛奇原本的計劃,他是打算下午直接去鬥技場的,可惜在其它地方耽誤了太長時間,當他和莉莉雅從市場出來時天色都臨近黃昏了,兩人索性就回到了天空之星。

回到天空之星后,這一天的時間也就過去了,一天里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除了他們已經被監視起來意外。

等到第二天上午,洛奇就和計劃中一樣,又一次帶著莉莉雅離開了天空之星,然後就直接去了鬥技場。

由於洛奇城主的身份,所以當他到達鬥技場后,即便沒有提前預約也還是買到了比賽的門票,並且是最為頂級的包間。

「今天是什麼級別的比賽?」

坐在包間中,洛奇一邊喝著包間提供的紅酒,一邊問到。

由於曾經參加過鬥技場,甚至原本有希望爭奪極度的冠軍,所以洛奇對於鬥技場的比賽遠比一般人要了解多。

把雲嬌 「這是季後賽的一場比賽,參賽的兩位選手聽說還挺強,一個已經是十連勝,另一個聽說剛剛終結了兩個選手的十連勝。」

「哦?看來還是場焦點之戰,這次運氣不錯。」

聽完了莉莉雅的介紹后,洛奇就笑了笑,然後就放下酒杯走到了巨大的落地窗前,就目光看向了會場。

因為好長時間沒來不夜神城了,所以他和莉莉雅對於這場比賽的選手也不怎麼了解,但是在買票的時候莉莉雅還是打聽了一下,不過這對於他們來說也不算太重要,這次洛奇來看比賽更多是為了放鬆心情和懷舊,至於比賽究竟誰勝誰負不太重要。

隨著洛奇向比賽的賽場看去,很快就看到了巨大的擂台,還有人山人海的觀眾,而他對於這一切簡直再熟悉不過了,因為他當初也登上過同樣的擂台,也受到過無數觀眾的歡呼,和想象中一樣,當看到這一切的時候洛奇還真的有了一絲絲的懷念。

可惜無論怎麼懷念,洛奇都知道自己不可能在踏入鬥技場了,因為他現在肩上的重任太多了,已經沒有辦法想從前那樣了……

就這樣,時間過了沒多一會,現場的播報員就開始煽動氣氛,在其煽動下現場的觀眾很快就組成了人浪,說明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

咚、咚、咚……

可就在這個時候,包間的房門卻突然被敲響了,聽到敲門聲的莉莉雅帶著疑惑走到了門前,至於洛奇則依舊看著比賽。

「洛奇,有客人。」

結果就在這之後不久,洛奇就聽到了莉莉雅的聲音,等到回頭一看就看到她身後跟著兩個男子,其中一個讓洛奇皺起了眉頭,因為這個人正是昨天包括今天也在跟蹤他們的護衛隊長,只不過這個時候,這位隊長卻是站在一個年輕人的身後。

這不由得讓洛奇將目光放在了另外一人身上,而還不等他仔細打量對方,莉莉雅就開口了:「洛奇,這位是奧羅爾,是不夜神城委員會會長的公子。」 望了洛奇一眼,莉莉雅就趕忙介紹到,眼前這個和他們差不多的年輕人,是不夜神城委員會會長的公子!

不夜神城和天空聯盟一樣,並不是某一個人的城市,管理這座城市的是委員會,那麼知委員會會長的地位有多高也就可想而知了,莉莉雅如此向洛奇介紹自然是為了讓他知道眼前這個年輕人的身份。

而聽完了莉莉雅的話后,洛奇果然一愣,他完全沒想到這種身份的人會來見自己。

之前說過,根據來到不夜神城后的種種『遭遇』,先是有人刻意迎接,后又遭人跟蹤監視,洛奇基本上已經斷定不夜神城委員會和三大聯盟已經是一個鼻孔出氣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他完全沒有料到不夜神城委員會會派人來見自己。

或許有人會說了,眼前這個年輕人只是會長的兒子,也代表不了委員會吧?

這麼想可就太天真了,當前這個時局,在加上洛奇的身份和處境,在這種時候委員會的會長怎麼可能允許自己的兒子來見洛奇?所以毫無疑問,對方來見洛奇看起來和委員會無關,但是考慮到對方的身份和當前的局勢,情況肯定要複雜許多。

「洛奇城主,久仰大名,城主大人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面。」

就在洛奇微微愣住的時候,委員會會長的這位公子,也就是奧羅爾已經被莉莉雅帶到了他面前,並且爽朗的說到。

「哦,公子過獎了。」

聽到這話的洛奇很快就回過了神,然後就微微一笑,請奧羅爾坐了下來,自己也隨之坐下。

「洛奇城主,你之前也參加過鬥技場的比賽,我可是都看過,白惡魔戰甲的戰鬥力之強簡直讓人嘆為觀止,其實我一直覺得如果你繼續參加比賽的話,丹妮絲當初未必能拿到冠軍。」

奧羅爾這個人的性格就彷彿他的笑容一樣,非常爽朗,一坐下來就直接和洛奇聊起了鬥技場的比賽,但是可千萬別以為這是奧羅爾自來熟,這恰恰證明了奧羅爾超強的溝通能力,因為洛奇是曾經參加過鬥技場的,在雙方第一次見面的情況下,只有鬥技場這個話題最為合適,也最容易讓兩人避免尷尬。

果然,在這之後洛奇就笑了笑,他自然也知道這是對方在尋找話題,所以隨後就跟著聊了幾句,兩人就這樣一直聊到外面傳來了爆棚的歡呼時,這個話題才告一段落。

賽場上傳來爆棚的歡呼,說明參加比賽的兩名選手已經登場了,而這爆棚的歡呼聲也打斷了洛奇和奧羅爾的閑聊,一直等到歡呼聲結束時,兩人才將視線移開賽場重新看向了彼此。

「奧羅爾公子,你這次來是為了……?」

重新看向奧羅爾,洛奇顯然是不打算繼續閑聊了,所以直接就問到。

而聽到他這個問題,奧羅爾不但不顯得意外,反倒是笑著看了洛奇一眼就反問了一句:「洛奇城主,這一次三大聯盟的打算,你應該清楚吧?」

洛奇開門見山,沒想到奧羅爾卻是更加直白,一點廢話沒有開口就直奔核心。

對於奧羅爾這個問題洛奇雖然多少有些意外,但是也沒有隱瞞,直接就點了點頭:「很清楚。」

「好!洛奇城主真是爽快。」

見洛奇沒有左右言其他,奧羅爾就笑了兩聲,並繼續問到:「洛奇城主,我想問問,你要怎麼對付三大聯盟?」

「呵呵。」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