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過於樑並不是傻子,他知道這些錢自己現在根本就用不上。


因爲他馬上就要去另一個地方了。

於樑笑着對着林校長說道:“好的,那既然如此,我就先回去休息兩天。”

“好的,你好好休息,希望咱們兩個強強合作,你能給我們平臺帶來更多的收益。”

於樑笑着點了點頭,並沒有再去多說些什麼。

於樑只是輕輕地搖了搖頭,延伸之中存在着一絲偌大的光輝。

當於樑離開這裏的時候,馬提咪直接把於樑攔住了。

“你現在就要離開公司嗎?”

“對啊,我是個戶外主播,又不是跟你們一樣坐在屋裏面唱歌跳舞……”

“好吧,還真的是挺捨不得你的,既然如此那……”

“沒關係的,我在回來的時候,我就帶着禮物過來看你。”

馬提咪也只是微微笑了笑,緩緩地皺了皺眉頭,開口說道:“不過那個啥啊……你下一次要去什麼地方啊?”

聽到馬提咪問這個尖銳的問題,於樑先是愣了一下,緊接着趕緊搖頭,開口說道:“那個啥……我現在還沒想清楚呢,不能回答你。”

說完這句話之後,在旁邊的馬提咪也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

“那好吧,既然如此,下一次你要去什麼地方,那你就提前做好準備,別的人可不知道你是赤手空拳,你把藥藏起來,到了晚上下鍋的時候,你可以隨便吃一點。”

“好的,謝謝提醒,不過我不需要這些。”

於樑也不再去多說什麼,只是趕緊朝着這個公司的外面走了出去。

……

又是過了幾天。

於樑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已經全部都恢復了過來。

雖然說身體還有一種乏力感,不過自從自己吃了丹藥之後,也逐漸明顯的好轉。

於樑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電腦屏幕,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直播的話,那恐怕粉絲會掉很多很多。

想到了這裏,自己這才吐出來了,一口粗氣不再去多說些什麼。

他也只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表情彷彿是變得有些尷尬。

於樑的眼神有一些撲朔迷離。

他看着自己面前的這個黃色金屬球看了好久,這才決定,要不然先開播看看效果。

於樑將這個金屬球放飛,緊接着按了開播得按鍵。

也就在這個時候,大概不到一分鐘,就有着40多個人進來了。

不過可惜的是雲空間並沒有進來。

“怎麼了?怎麼會在這裏開播啊?”

“就是啊,你不是要在荒野直播嗎?現在怎麼跑家裏來了?”

“主播難不成是不想播了吧?”

“別啊,樑爺我可捨不得你。”

聽到這裏於樑的心中十分無奈,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好了,不過他又是開口說道:“你們放心,我不會放棄直播的,不過今天我上線也只不過是想要問問大家,你們下次想看我在什麼地方求生?”

說完這句話之後,於樑早就把自己提前買好的那個大地圖放到了桌子上。

當金屬球拍到桌子上地圖的一瞬間,地圖上面那些被圈起來的紅圈圈也直接就暴露在大家的視野當中。

“看到了沒有?這些黃泉都是我下一次考慮要去冒險的地方。”

其中有一個自然就是這南邊的西子大沙漠。

還有一處,則是一個空島名字叫做逍遙島。

這座逍遙島的話,這裏的確是很大,但是如果沒有船隻的話,幾乎無法逃離。

還有最後一個地方叫做魔鬼森林。

聽說那個魔鬼森林是有着來頭的。

如果是放在之前那個時間,就跟什麼所謂的百慕大三角一樣,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巨大的謎團。

無人能夠破解。

不過於樑自然吃不會去,害怕那一些他的腦子裏面全部都是那些生存法則,所以來說他對這些生存類的東西並不是特別恐慌。 於樑看了看這個頁面的那些用戶。

能夠感覺得出來,這些用戶的討論實在是太有爭議性了。

“我覺得主播你還是去荒島求生比較好玩一點,你像那種魔鬼森林,根本就不能去,實在是太危險了,我認識一個朋友,他說他去周圍那邊玩,結果就再也沒有回來。”

“可是我覺得魔鬼森林比較刺激一點啊,這才能夠展現出咱們主播的極限生存。”

“樓上的你有沒有考慮過樑爺的安危?要我來看啊,還是去沙漠裏面比較好,我還沒有見過沙漠呢。”

看着各種各樣的爭議在這公平上滿天飛舞,弄得於樑的心中也是有一些心煩意亂。

終於於樑也只是緩緩的搖了搖頭,一字一頓的開口說道:“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吵了,我有辦法,一會兒我會在圍脖上,發表一下言論,到時候你們去投個票就好了。”

說完這句話之後,月亮直接就打開了那個新註冊的賬號。

緊接着於樑在直播間裏面說出來了,自己的那個賬號的客戶名稱。

他想了想,最終還是決定要投票看一下他們到底支持自己要什麼地方。

於樑將三種選擇方案放到了到圍脖上。

第1種則是那魔鬼森林,而第2種則是荒島求生,第3種就是那荒野大沙漠。

於樑在直播間裏面笑着開口說道:“我會在這直播間裏面等候一段時間,兩個小時之後我來看一看投票的結果。”

說完這句話之後,於樑跟那些粉絲們又是互動了一會兒,大概有兩個多小時之後,於亮這才返回到那個主界面看了一下。

他看着自己面前這個巨大的屏幕,最終的投票結果顯然是顯然易見。

沙漠的話,則是有3000多票。

魔鬼森林有着32,000多。

可是那荒島求生卻有着10萬多票。

於樑對着直播間裏面的觀衆開口說道:“好的,那既然這個樣子結果已經顯而易見了,大家放心,三天之後我會給大家帶來一場最精彩的直播,還是像以前一樣,赤手空拳到達指定地點,不會帶任何作弊性物品。”

說完這句話之後,於樑看着直播間之中那些人,似乎整個直播間的氣氛又是到達了最**。

“樑爺這一次又要出動了。”

“去掉頭就可以吃嗎?”

“哈哈哈哈,真的是太激動了。”

“主播我是在別的平臺上轉過來的,之前從來都沒有看過你的直播,聽說你是咱們整個世界的荒野求生第一人,我還真的是想要見識一下。”

“樑爺加油,給他們點顏色來看看!”

看到這裏,於樑也只是嘴角微微上揚,輕輕地搖了搖頭,緩緩的對着大家開口說道:“好的,大家放心吧,有我在整個直播的內容絕對會精彩無比,那我就先去準備了,三天之後我們直播間之中再見。”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而於樑剛剛點了下包間,卻看到有一個空間就來到了自己的直播間,突然之間於樑的心中似乎是有一點失落感。

不過這一切都已經無所謂了。

而於樑看了看那今日頭條沒有想到上面居然全部都是自己鋪天蓋地的新聞,說自己又要出動了,這一次要去那荒島之中。

不過於樑也沒有去管這麼多。

於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表情似乎是有一些耐人尋味,不過他現在基本上已經確定了自己未來幾天的流程。

前兩天他先是睡了一覺,最後一天他連夜趕飛機,到達了那個荒島之外大陸的邊境。

不過這一次還是比較尷尬的,要不是系統可以儲存物品,那它的飲血器無法帶到飛機上。

別說飲血器了,就連那金屬球都無法帶進去。

於樑把那個金屬球再次放飛,緊接着他看着那一個屏幕點擊了開播。

而在開播的一瞬間,周圍的空氣似乎渺渺升起,而中間有一個巨大的球,這個球自然就是他的金屬球。

“大家好,我們要見面了。”

說完這句話之後,於樑先是笑了笑,對着直播間裏面的人開口說:“這一次我們來一個全新的挑戰,在這荒島之中存活30天,如果存活成功,那希望大家能夠多多支持。”

說完這句話,看着直播間之中的人越來越多,自己這才表情變得有些坦然。

“大家好,我叫做於樑,我去過最高的山,也跨過最大的沙漠,今天我要給大家帶來荒島求生。”

說完這句話之後,於樑只是一步一步朝着那個海邊走去。

也就在這麼一瞬間,於樑直接愣住了,他似乎已經忘記了過海的方式。

畢竟如果要派私人飛機將自己送到那個島嶼的話,顯然是有一些不太現實的。

可是自己想要漂洋過海也無法過去。

這次真的是傻了。

“主播加油主播必勝!”

“有哪個是看主播從熱帶雨林裏面穿過來的?看過的扣個一。”

“1。”

“1。”

“1。”

“2。”

“1……”

“……”

而就在這麼一瞬間,雲空間和雪碧居然同時就進來了,不過兩個人進來之後還是根本就沒有說話,壓根就沒有去刷什麼禮物,這個讓旁邊的於樑有些尷尬。

不過現在於樑並不是想他們到底要不要刷禮物的時候,他現在必須要考慮一下接下來究竟到底應該怎麼辦。

於樑輕輕地咳嗽了一聲,也就在他有些尷尬的時候,卻看到在自己的後面又一個老漁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