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過現在到了古代,還穿著現代的裙子確實不妥,於是,楚香君將衣服換了。


小屁孩給楚香君的裙子,是一套鵝黃色的紗裙,斜對襟的設計,將楚香君包裹嚴實的同時,倒是很好的將楚香君的好身材展露無餘。

裙子的腰間綴著荷包,楚香君見荷包裡面居然裝著一條鵝黃色絲帶,於是便用那絲帶在後腦勺的位置綰了一些頭髮,系了一個蝴蝶結。

四周的土牆被撤去,望著換好衣服的楚香君,栗毓美看得呆了去,小屁孩臉上也露出滿意神情。

「那個湯,我還要喝。」

小屁孩冷冷的丟下一句話,人轉過身就沒入了茂密的草叢,不過眨眼功夫,他就提著跟他人差不多高的兩條大肥金鱗魚,然後扔給了楚香君。

被扔到地上的金鱗魚眼裡還在冒著蚊香圈圈,口中還在吐著泡泡,鮮活無比。

在小屁孩強大的威壓下,楚香君和栗毓美神色複雜的處理著食材。

這樣一個小吃貨,一路跟著自己二人,真的只是為了點吃的?

不可能只有這點追求吧!

楚香君和栗毓美彼此對視一眼,顯然二人的思維想到一塊兒去了。

兩個人處理食材的同時,亦警惕著身後站著的小正太,怕他突然在背後來個黑手什麼的,誰知道,小屁孩早就看穿了二人防備。 喝完湯后,小屁孩高傲的揚起小臉,望向楚香君和栗毓美的眼神滿是不屑:「我要碾死你們就跟碾死一隻螞蟻一般容易。」

所以,你們剛剛的防備簡直就是多此一舉。

多此一舉的楚香君:「……」

多此一舉的栗毓美:「……」

那麼,這個小孩一路跟著自己二人,到底什麼目的?

「你還會做別的好吃的嗎?」剛剛還高傲無比的小屁孩,在肚子「咕咕」叫了一聲之後,兩隻大眼睛忽閃忽閃,滿眼期待的就盯著楚香君,語氣冰冷的同時卻帶著一絲期盼問道。

這突變的畫風,讓楚香君有點接受無能。

栗毓美還要去救王子殿下呢,所以,聽到小屁孩這般詢問,直接就沖他吼道:「我們又不是廚子。」

小屁孩冷冷的瞥了一眼栗毓美,眼神冷酷的可以殺人,但是他卻並沒有對栗毓美出手,而是面色嚴肅的淡淡道了一句:「我又沒有問你。」

家有萌妻從天降 栗毓美:「……」

所以,這麼傲嬌的熊孩子到底是誰家的?

拎回去好好管教下行嗎!

楚香君盯著小屁孩,若有所思。

小屁孩也盯著楚香君,滿眼期待。

「你一直跟著我們,就是為了吃烤肉喝魚湯?」楚香君試探的問道。

小屁孩一雙眼睛閃閃發亮,點頭如搗蒜:「你做的烤肉太好吃了,魚湯也好好喝,我好喜歡。」

楚香君:「……」

所以,之前自己以為小屁孩跟著自己和栗毓美肯定別有用心,絕對不是只為了口吃的那麼點追求。

誰知道,這娃還真只有這麼點追求啊!

讓人很難相信啊!

小屁孩隨便編的借口糊弄人吧?

楚香君又給小孩做了許多好吃的之後,總算是證實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事實:小屁孩之所以一路跟著,真的只是單純的為了口吃的。

實在是,單純的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吃了姐姐這麼多東西,連句謝謝都沒有啊。」楚香君覺得小屁孩實在是太沒有禮貌了,出於愛護祖國花朵幼苗的高尚品格,於是好心教育道。

誰知道!

「哼,該死的人類,偷了我的金丹,給本王做點吃的還委屈了?」小屁孩滿臉傲嬌的瞪著楚香君,一副你給我做東西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還想要我說謝謝嗎。

楚香君:「……」

栗毓美:「……」

小屁孩的一句話,讓二人消化了老半天。

楚香君和栗毓美再次認真仔細的打量著小屁孩,如果他不是一直綳著個臉,渾身散發冷氣的話,光是看長相,無害可愛的就跟散財童子似的。

只是,他這一開口,渾身獸威一出,楚香君和栗毓美打了個寒顫。

二人用複雜的眼神望著小屁孩!

誰能想到,獸王他居然是一個孩子啊。

楚香君和栗毓美彼此對視一眼,「咕咚」吞了口口水。

這也終於能解釋得通,為什麼這小屁孩找食材的速度那麼快了。

他是獸王也,只需要將他身上的威壓一出,比他等級低的魔獸各個俯首稱臣,根本不需要去抓,直接去撿過來就好了嘛。 「我會做的好吃的還有很多。」楚香君道。

小屁孩整個人都興奮了:「那塊給我做啊!」

「沒有食材。」楚香君攤攤手,滿臉無奈。

小屁孩一怕胸脯,沖著她壞笑道:「等著,我馬上讓他們過來。」

讓他們過來?

栗毓美正疑惑小屁孩這話什麼意思。

然後,就跟守株待兔的場景似的,各種高階魔獸撲哧撲哧的就飛跑過來,然後,撞樹死、淹死、跌倒死、相撞死……總之,都死在楚香君面前,伸手就能拿到的那種。

楚香君:「……」

栗毓美:「……」

居然還有這種操作?

我們都以為你是過去嚇死他們然後撿過來的好嗎,居然可以讓食材主動跑過來,不愧是獸王。

有了豐富的食材,栗毓美負責處理,楚香君負責製作。

蒸的、煮的、煎炸的……楚香君腦海里閃過《仙廚典》上的菜譜,然後照著上面就做出來了,小屁孩呢,相當的給力,楚香君做出一個菜,他就風捲殘雲掉一個。

到最後,死得堆成小山的魔獸們,愣是被小屁孩給吃了個乾乾淨淨。

他的胃就跟個無底洞似的,吃了這麼多魔獸肉,可腹部卻依舊平坦無比。

魔獸山變成了白骨山,那場面還有點駭人。

「太好吃了,以後我天天都要吃你做的美食。」獸王大人對著楚香君頒布嘉許的同時,已經任命楚香君為他未來的廚子了。

楚香君額頭黑線,栗毓美則拚命的沖著楚香君眨眼睛。

楚香君無語扶額,望著單純好吃的獸王,道:「想要吃我做的好吃的,得幫我達成一個心愿才行。」

獸王聽了,伸出一根手指頭,對著楚香君酷酷道:「別說一個,就是一百個,都沒問題。」 傳說中的季太太 只要你每天給我做好吃的就行了。

栗毓美聽到獸王這般說,興奮的手舞足蹈,他不住的沖著楚香君眨眼睛,臉和眼睛就跟抽筋似的,停不下來。

楚香君:「……」我懂,我都懂好嗎。

楚香君沖著栗毓美點了點頭,然後對著獸王道:「我的心愿只有一個,就是去救一個朋友。」

獸王眨了眨眼睛,有點不敢相信楚香君的心愿居然會這麼簡單,當即拍著胸脯表示:沒問題。

楚香君和栗毓美會心一笑。

夕陽西下,天上被籠罩了一抹醉人的粉紅,森林也在光線的照耀下,變得朦朧起來,望著美如仙境的森林夕陽圖,栗毓美一雙眸子泛著光芒。

原本以為去救王子殿下九死一生,現在有了獸王,那就是十生無死啊,而且還找到了未來的王后,實在是太幸運了。

楚香君坐在柔軟的草地上,單手杵著下巴,眼睛盯著美好的夕陽,若有所思。

而坐在楚香君身旁不遠處的獸王,還在呼哧呼哧的吃著烤肉,不亦樂乎。

翌日。

一大清早,楚香君和栗毓美就忙活上了。

分工依舊明確,栗毓美處理食材,楚香君負責製作。

至於獸王大人,找好了食材之後就躺在草地上呼呼的睡回籠覺了,美其名曰,等待著被早飯的香味再次叫醒,如果沒吃飽,就不去救人了。 剖魔獸肉剖的都麻木了的栗毓美沖著楚香君抱怨道:「一大清早口味就這麼重,也不怕拉肚子。」

楚香君只是白了一眼他,不是你求著我讓獸王去救人的嘛,人家要出力,自然要先提點要求的。

楚香君將魔獸的肥肉煉製成油,然後將腌制好的獸腿丟進去炸成金黃色,在用各種香料炒成醬料,擺放在獸腿旁邊供蘸食使用。

欲情故縱 因為獸王胃口大,所以他提供的食材特別多,而且獸王還是個特別講究的孩子,走哪裡帶著鍋碗瓢盆也就算了,居然還帶著桌椅。

長長的桌子上,經過楚香君的一番忙碌,很快就被擺好了滿桌子的美食。

將魔獸肉的瘦肉剁成肉末,然後和顆粒均勻的米飯一起熬煮成香噴噴的早餐粥,當最後一個菜做好,獸王就跟上了鬧鐘一樣,睜開了忽閃忽閃的大眼睛,準點醒來,身形如風的就坐到了桌子旁邊。

栗毓美因為忙著處理食材和掌握火候,在飯菜做好后,整個人累得倒地就睡了。

獸王望著滿桌子的美食,吃得那叫一個歡快無比。

「你不累?」吃完飯的獸王望著只喝了一碗粥但卻精神抖擻的楚香君,驚奇道。

楚香君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睡得毫無形象的栗毓美,轉過頭望著獸王道:「不累。」

獸王提供的食材靈力充沛,吃了之後渾身疲勞盡消。

而且……

楚香君輕輕地撫摸著指間的鳳戒。

戒指摸著沒有任何溫度,可楚香君卻能夠清晰感覺到自戒指中流露出的暖暖的靈力,侵潤著自己的身子,將所有的疲憊掃空。

獸王聽到楚香君的回答,滿臉的恍然大若,蹦出了一句讓楚香君十分驚奇的話:「怪不得你長這麼丑。」

迷霧紀元 楚香君:「……」丑字從何而來啊喂?為什麼我不累就要說我丑,寶寶不開心啊喂。

楚香君自認自己沒有美的傾國傾城,迷死人不償命,但對自己的顏值還是有著絕對的自信的,那跟「丑」字是完全不沾邊的好嗎。

小屁孩什麼審美啊!

見楚香君滿臉吃驚的樣子,獸王的嘴角微微勾起,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對著楚香君大方道:「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嫌棄你的。」

楚香君:「……」誰稀罕你的不嫌棄啊喂,讓人更扎心了好嗎。

「因為你做的吃的,確實還挺將就的。」獸王摸著自己的肚皮笑嘻嘻道。

楚香君:「……」只是將就你幹嘛連盤子都舔了?

因為獸王說楚香君長得丑,楚香君只以為是他一個人審美有問題,畢竟他是魔獸又不是人。

誰知道……

到了集市之後,所有的人都對著楚香君指指點點在議論著什麼。

楚香君雖然實力廢材,可是耳聰目明,那些在說什麼,楚香君聽得那叫一個一清二楚,正因為聽得清楚,所以楚香君整個人都不好了。

「丑成這樣居然好意思出來見人。」

「哎喲喂,我要是長成這樣,我這輩子都躲在家裡不出來了。」

「我的眼睛受到了傷害,我的眼睛受到了傷害,嗷,大夫,我要去看大夫。」

「丑的如此慘絕人寰,實乃罕見啊。」

…… 楚香君瞠目結舌:「這些人的審美有問題吧?」

栗毓美也摸著鼻子,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番楚香君,疑惑道:「難道他們說的是反話,說你丑其實是在誇你美?」

栗毓美話音剛落,走在前面的獸王已經轉過身來,望著楚香君鼻翼間一聲冷哼:「想得美。」

栗毓美:「……?」

獸王說罷,走道楚香君跟前,滿眼認真的盯著她,語氣疑惑道:「難道你從來都不照鏡子的嗎?」

楚香君:「……」

栗毓美:「……?」

見著楚香君整個人都呆了,獸王點點頭,嘆息一聲,感慨道:「唉,我要是長得像你這麼丑,估計也沒有勇氣照鏡子。」

楚香君:「……」

栗毓美:「……?」

所以,除了楚香君栗毓美,其他人的審美都是有問題的嗎?

正常的兩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栗毓美忍不住,對著獸王沒好氣道:「你說她長得丑,那你說長得哪樣的才算是好看的?」

這些人的審美怎麼就被扭曲成這樣了啊!

什麼叫美,有本事給我舉個例子啊。

獸王白了一眼替楚香君憤憤不平的栗毓美,然後高傲的揚起小腦袋,滿臉傲嬌道:「當然是長成本王這種才能算是好看的。」

獸王話音剛落。

「哎喲喂,又出來一個臭不要臉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