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過,對此洛川卻抱有一定的疑惑,如果說以往從來沒有人煉出過冰肌丹的話,那麼,此丹方是從哪裡來的?


反正肯定不是謝坤自己所創……

當然,洛川並沒有將這件事情真的問出口,畢竟這涉及到謝坤的**,恐怕就算他問了也是得不到答案的。

此時見得謝坤丹成,洛川趕緊忙不迭地來到了丹爐之前,聚精會神地朝裡面看去。

一看之下,洛川的臉上頓時不自覺地露出了些許的失望。

謝坤這一爐冰肌丹總共煉成了二十四顆,但很遺憾的是,其中真正的成品只有十顆,其餘的都是殘次品,甚至還有三顆廢丹。

這顯然是遠低於洛川的期待值的,但這事兒他也不好埋怨謝坤,畢竟對方已經盡了全力了。

於是接下來,洛川還是揚起了燦爛無比的笑容,搓著手道:「恭喜謝長老神丹大成,丹道修為更進一步!」

謝坤的臉上寫著疲憊,雙眼更是布滿了血絲,聞言,只是冷哼道:「少在這兒拍馬屁,別以為老夫不知道你小子在打什麼主意,放心,老夫承諾你的半爐丹藥一顆都不會少!」

前任來襲,專寵嬌妻 洛川趕緊補充道:「不管是什麼品質的,咱倆全部平分,嗯,我吃虧一點,拿兩顆廢丹好了。」

這顯然是洛川擔心謝坤玩兒文字遊戲,要是分給自己半爐的殘品和次品冰肌丹,那他可沒地方哭去。

好在謝坤雖然平時不正經慣了,但做人還是有原則的,當下也不廢話,立刻小心翼翼地從袖中拿出了兩隻一看就價值不菲的丹瓶,一邊裝了五顆冰肌丹,剩下的殘次品也沒有浪費,同樣如數均分。

「行了,拿去吧,老夫得歇歇了,接下來一個月時間別來打擾我!」

洛川滿心歡喜地接過丹瓶,湊到鼻前輕輕一嗅,隨即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原來,這冰肌丹可不僅僅是星級大丹,而且是四星靈丹!

哪怕隔著瓶身,洛川也能感覺到一股凜然寒氣正順著自己的手掌侵襲而來。

彷彿能將他的五臟六腑全部凍成冰渣!

於是洛川趕緊將丹瓶丟進了山海壺中,又連連謝過之後,便準備離開了。

然而,下一刻洛川卻鬼使神差地收回了剛剛邁出去的腿腳,重新回過身來,低聲問道:「謝老頭兒,要是我還能搞到寒潭水,你還能煉不?」

話音落下,原本已經筋疲力盡到極點的謝坤猛地抬起頭來,就像是一頭遠古凶獸般惡狠狠地盯著洛川,沉聲道:「你還能弄到?」

洛川猶豫著撓了撓頭,開口道:「如果你能給我搞到進入寒潭秘境的名額的話,我少說有五成把握再給你弄一壺來!」

「五成……不少了,不少了……」謝坤的臉上透著有些變.態的激動,但隨即又皺緊了眉頭。

「可我已經沒有醉生夢死丹了。」

洛川搖搖頭:「一個寒潭秘境的名額,抵十顆醉生夢死!更何況,我已經說了,再去寒潭秘境的話,我只有五成把握能弄到這潭水,所以,你也是需要承擔風險的。」

下一刻,謝坤猛地一咬牙,沉聲道:「成交!」

洛川笑著點了點頭:「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言罷,洛川這一次直接走出了丹房,時隔半月之久,再度呼吸到外面新鮮的空氣,頓時令他渾身上下都舒爽了很多。

當然,這也更可能是因為他山海壺中的那五顆沉甸甸的冰肌丹所致。

至於這五顆冰肌丹的分配問題,洛川早就已經想好了。

拿出去賣肯定是不可能的,哪怕很快就是星殿的拍賣會了,但好東西,永遠都是有價無市的。

一顆得送給太上長老,也算是投桃報李了,畢竟這段時間洛川實在是承了太上長老太多人情。

有仇必報,以血還血,以牙還牙,這是洛川所奉行的準則之一。

有恩報恩,同樣也是。

第二顆應該送給莫有雪,雖然在過往的四年當中,東峰對他鮮有照拂,但自從洛川在外門招考上一鳴驚人之後,憑良心講,莫有雪對他還是很不錯的,洛川也從心底里是認可這位師姐的,否則也不會將調查煙雨樓的事情交給她。

「正好,此丹屬寒,恰能與師姐的氣質,以及她所修行的寒冰劍意相輔相成,倒也算是最合適的人選了。」

如此一來,五顆冰肌丹已去其二,毫無疑問,紅豆肯定是有一顆的。

或許,剩下三顆都給紅豆?

不知道為什麼,想到這裡,洛川竟突然顯得有些猶豫了起來。

因為在他的腦中莫名其妙地出現了兩道倩影。

其中一個每天都屁顛兒屁顛兒地跟在他身後,一口一個師父地叫著。

而另外一個,則是僅與洛川有過一面之緣的秦未央。

片刻之後,洛川猛地驚醒過來,狠狠地搖了搖頭:「不行不行,想什麼呢,剩下的三顆冰肌丹肯定是紅豆的,必須得是紅豆的!」

只是連他自己都沒注意到,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底氣是多麼的弱……

===============================

PS:今日第二更奉上,節奏稍微放緩了些,算是個過渡吧,不過明天就開拍賣會啦,情節會再度爽快起來的,吉祥話不嫌多,再次恭祝各位元旦節快樂,新年能有新氣象,都能像洛少爺一樣心想事成,飛黃騰達,不管是事業還是學業都一帆風順!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正月十五,元宵佳節。

時隔半個月之久,偌大一個涼城總算一掃之前的人心惶惶,抓住了新年狂歡最後的尾巴。

大街小巷鑼鼓喧天,鞭炮聲不絕於耳。

各大商行的促銷活動正在火熱進行中,各大酒樓的席宴早就被訂了個滿滿當當,各大花樓也爭先恐後地張羅著各種才子詩會、花魁大選,可以說是熱鬧到了極點。

更重要的是,一年一度的星殿拍賣會,便在元宵節當日舉行。

星殿每年所組織的拍賣會,都是以州為單位來舉行的。

由各大城鎮輪流坐莊。

而今年青州拍賣會的主辦方,便正好輪到了涼城。

是以近日涼城中湧入了不少異鄉人,幾乎青州各地的豪強全到了,將城內所有客棧都擠得爆滿,很多涼城的本地人也紛紛騰出了自家房子,將其租給了出手闊綽的外地人,畢竟這種掙錢的機會幾年才有一回。

星殿拍賣會的舉行,讓整個涼城賺了個盆滿缽滿,城主府更是日日開宴,招待了不少外地聲名顯赫的大人物。

這幾日的康城主可謂是正值春風得意時,早已將梁家滅門的慘案拋之腦後。

東升酒樓的大掌柜更是如此,幾乎每天都數錢數到手抽筋,直接將對星殿的敬畏轉為了感恩戴德。

唯一令王大掌柜覺得有些可惜的是,因為整個涼城的客流量不斷爆滿,使得原本已經苟延殘喘的煙雨樓,彷彿迴光返照一般,又重新煥發了生機。

讓東升酒樓錯失了將煙雨樓徹底擊垮的最好時機。

「哼,等拍賣會結束之後,我倒想看看那煙雨樓究竟還能撐得了多久!」王大掌柜目色幽然,心中已經暗生了不少打壓煙雨樓的計策。

然而,就在這同一時間,於東升酒樓的大門外,正迎來了兩位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客人。

洛川今天的穿著比較低調,並沒有刻意穿上外門招考榜首的那件青袍招搖過市,而是換了一件素色長衫,腰間掛著一個酒葫蘆,往常負於身後的輓歌劍也不見蹤影。

愛上病嬌秦先生 紅豆倒是打扮得很喜慶,上身仍舊穿著黃昭送來的大紅色短襖,頭上戴著洛川給她做的耳包,反而是腳下多了一雙看起來很暖和的鹿皮短靴。

這是剛剛洛川才在涼城的店鋪中給紅豆買的。

主僕二人現在也算是有錢人了,好不容易下山奢侈一回,買靴子的時候根本連價都沒還,花了整整十兩銀子就給紅豆買下了這雙新靴子。

對此紅豆顯得很高興,走起路來也蹦蹦跳跳的,跟大白似的。

說起來,自洛川被柳長老帶到凌劍宗之後,主僕二人下山的次數可以用屈指可數來形容,遙想二人上一次一起來涼城,還是一年前的事情了。

正好今日的涼城熱鬧非凡,所以小丫頭一路上可謂精神頭兒十足,這裡看看,那裡瞧瞧,除了腳下這雙靴子之外,還吃到了她惦記了很久的黃米糕,簡直比打牌贏錢的時候還要開心。

紅豆高興,洛川自然就高興,於是決定中午來東升酒樓吃頓好的,徹底土豪一把。

反正拍賣會要在晚上才舉行,時間還很多,乾脆便陪紅豆多逛逛街好了,機會難得,女孩子嘛,不管在哪個世界,哪個朝代,哪個年紀,最大的樂趣,果然還是買買買啊……

當然了,主僕二人想要在東升酒樓吃頓飯還是很不容易的。

首先,便是眼前那長長的人龍。

按照洛川前世排隊的豐富經驗,一眼就看出,這隊伍不排個半個時辰根本別想吃上飯。

不過紅豆顯得興緻勃勃,洛川也只能苦笑著捨命相陪了。

趁著排隊的當口兒,紅豆又買了一串糖葫蘆,一支竹山糕,還有一碗魚丸湯,看起來頗有一副不入酒樓先吃飽的架勢。

見狀,洛川只能哭笑不得地勸道:「行了,別再吃了,要不待會兒到裡面可就什麼都吃不下了,排了這麼久,不多吃點兒豈不虧大了……」

紅豆鼓著腮幫子,笑著拍了拍肚子:「放心吧少爺!我還能吃好多呢!」

聞言,洛川突然心中一緊,低聲道:「老實告訴少爺,是不是發病了……」

紅豆心思聰慧,自然明白洛川在問什麼,當即搖了搖頭,很肯定地說道:「少爺我不是餓,就是饞。」

洛川這才放下心來,拍了拍紅豆的小腦袋:「嚇死少爺了。」

「嘿嘿……」紅豆傻笑了一聲,隨即將最後一顆魚丸送到嘴裡,臉上露出了心滿意足的表情。

洛川無奈地笑了笑,然後看向身前僅剩的兩位客人,心中暗暗祈禱:「這大過年的,總不會一個人跑出來吃飯吧,嗯,這倆人肯定是一起的,那麼在我們前面就只剩下一桌了……」

然而,還不等洛川驗證自己的心中所想,便忽的眼角一閃,看到一個渾身上下珠光寶氣的中年人從後面走到了隊伍的最前頭。

看起來,似乎是要插隊……

見狀,洛川頓時暗暗皺了皺眉,卻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等著東升酒樓的夥計發話。

可令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那兩個守在酒樓大門口的小廝在看到中年男子之後,並沒有開口斥責,反而立刻點頭哈腰地迎了上來。

「哎呀!這不是渠爺嘛!今兒是來吃飯的?」

話音落下,排在隊伍中的不少人都露出了厭惡之色,不過很快,又有幾名五大三粗的壯漢快步走到了中年男子的身後,目光冷峻地掃向人群,頓時沒人敢說話了。

渠爺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廢你娘的話,老子不是來吃飯的,難道還是來聽曲兒的?」

「哈哈,渠爺說的是……渠爺說的是……」小廝誠惶誠恐地低下了頭,趕緊一抬手:「渠爺裡邊兒請,小的立刻讓人給您加張桌子。」

渠爺哈哈一笑,便準備邁步向大門走去。

卻忽的聽到一聲輕笑在他身後響起。

「真沒想到,東升酒樓號稱涼城第一酒樓,竟然也是個如此不講規矩的地方。」

話音落下,渠爺的臉色立刻就變了,他手下的幾個壯漢更是凶神惡煞地看向說話的那個少年,彷彿要將對方生吞活剮一般,甚至有兩人已經抽出了隨身的佩刀。

迎賓的小廝當即心中一沉,連連對渠爺說道:「渠爺別動怒,今兒是元宵佳節,見了血可不吉利!」

說完,小廝又轉頭看向洛川,冷聲開口道:「這是哪裡冒出來的蠢貨?難道不認識渠爺嗎!渠爺乃是我東升酒樓的大貴客,與大掌柜更是莫逆之交,一頓飯花的銀子恐怕你一輩子都掙不到!」

話音未落,另外一個小廝也冷笑道:「你若是也能如渠爺這般豪氣,我東升酒樓自然也可以為你加桌,但事實上,渠爺只需要動動手指頭,就可以讓你在這涼城再無立足之地,所以,趁著渠爺沒動怒,趕緊滾吧!我東升酒樓也不招待你這樣的客人!」

此言一出,人群中立刻有人驚呼道:「渠爺……難不成是城西那家糧店的大東家?」

「對對對……我就說怎麼看著這麼眼熟!」旁邊一位三角眼青年隨口附和道:「這就難怪連東升酒樓也這麼給面子了,據說這渠爺的米糧生意可是遍布整個青州,與鎮西軍也頗有些聯繫,前些日子林家換防的時候,林三少還特意去拜訪了渠家呢!」

眾人聞言,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看著洛川的目光更是充滿了憐憫,知道這小子得罪了渠爺恐怕是要遭禍了。

就連排在洛川前面的那兩個人,也一掃之前的憤憤不平之意,紛紛像躲瘟疫一般朝側面挪了幾步,趕緊與洛川劃清了界限,生怕被渠爺給殃及了池魚。

好在今天渠爺的心情似乎很不錯,再加上之前那東升酒樓小廝的勸言,在冷笑了一聲之後,也懶得跟洛川這毛頭小子計較,只是輕輕揮了揮手,便重新轉過身來,向大門內走去。

可惜的是,今天他的好心情註定要被破壞了。

因為下一刻,又一道聲音響起,令在場眾人再度一驚。

這一次,說話的不是洛川,反倒是紅豆。

雖然聲音很輕,但落在場間眾人的心中,卻仿若驚雷陣陣。

「不就是個賣米的么,我家少爺還是凌劍宗的外門弟子呢……」

全場頓時一片寂靜。

片刻之後,那長著一對三角眼的青年不禁笑道:「還真是不知者無畏啊,凌劍宗這塊招牌的確是大,但只是一個小小的外門弟子,也敢跟渠爺叫板?看來今天這事兒是難以善了了……」

旁邊有人也隨之嘆了一口氣:「哎,這兩個人也是不知好歹,沒看渠爺原本都打算放他們一馬了么?這下可好,看他們怎麼收場……」

一隻腳已經邁進大門的渠爺輕輕皺了皺眉頭,正如旁人所說,凌劍宗在這青州境內確實招牌很硬,但他渠家的米糧生意同樣做得很大,與凌劍宗也有不淺的交情與往來,別的不說,至少幾個內門弟子他還是認識的。

現如今接連被一個外門弟子當眾冒犯,渠爺頓時覺得臉上有些掛不住了,隨即轉頭對他的幾個手下說道:「把這兩人給我丟出去!」

同一時間,其中一位小廝卻彷彿想到了什麼,趕緊三步並作兩步來到洛川跟前,低聲問道:「小子,你姓什麼?」

=====================================

PS:感謝『史前巨餓』18元紅包打賞,感謝『帥帥的汪賜將』3元紅包打賞,感謝『forfantasy』的蓋章,今天好不容易過個節,所以跟女盆友出去逛了個街,更新晚了些,抱歉抱歉,下一章慕白爭取早點寫出來,如果十二點前沒更新的話就肯定在凌晨發布了。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洛川冷眼看著那一臉驚疑不定的小廝,並不打算回答。

倒是紅豆撇了撇嘴,小聲嘀咕道:「我家少爺姓洛……」

這句話旁人沒能聽到,卻被那小廝聽了個真切,當即覺得一股寒氣從腳底板兒直竄腦門兒,整個後背都被冷汗給浸透了。

然後他猛地抬起頭來,大聲笑道:「哈哈哈哈!原來是洛公子當前!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啊!您要是早些把凌劍宗弟子的名號給報出來,哪裡還用在這裡排隊,咱們東升酒樓就算是擠,也得給您擠出張桌子來啊!」

說著,那小廝連連躬身道:「洛公子快裡邊兒請,裡邊兒請!」

此言一出,在場所有人都傻了。

什麼時候這東升酒樓這麼忌憚凌劍宗了?若是今日來的是一位內門弟子也就罷了,這小子明明只是個外門弟子,也值得東升酒樓這般獻殷勤?

不遠處的渠爺聽著這話,總覺得洛公子這三個字有些耳熟,卻一時間沒能想起來自己在什麼地方聽過,正在遲疑之間,他的幾個手下卻已經動了。

因為在此之前,渠爺已經明白無誤地交代了他們,要把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給丟出去。

至於說東升酒樓那個小廝的態度變化,則根本不在幾人的考慮範圍之內。

紅豆被擋住了視線,看不到幾個壯漢的逼近,只是高興地對洛川說道:「少爺!你看,我就說凌劍宗的名號還是很好用的吧,咱們終於可以吃上飯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