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主公,此時我們都自身難保了,哪裏還能顧得了百姓,只要留得青山在,還怕沒有百姓嗎,讓百姓自散保命吧。”諸葛亮咬了咬牙,狠心道。


“可是……”劉備還想說什麼。

“主公,是大業重要,還是幾萬百姓重要。”諸葛亮不自禁聲音高了幾份。

劉備權衡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狠戾,當即道:“事不宜遲,讓子龍率領一部分人馬保護二位夫人以及隨軍家屬,翼德殿後,我們即刻撤離。”

“好,屬下這就去辦。”

劉備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境,而後轉身回到屋裏,穿上衣服,然後走出房門。

當百姓們聽到曹操大軍就在不足十里外之後,當下所有的人都是慌了,尤其是聽說自己被劉備拋棄以後,當下更是絕望,很多人開始大罵劉備不仁,關鍵時候只顧自己的性命,不管百姓的死活。

百姓的罵聲自然對劉備的決定產生不了影響,雖然有些人不甘心,拖家帶口的尾隨劉備大軍,但是很快就被遠遠的甩在了後面。

百姓中一片哀嚎。 距離當陽十里,曹操親率五千虎豹騎,日夜不停的追趕。

“報。”就在這個時候,前方數十騎,向着曹操行來。

曹操向後一揮手,停了下來。

“啓稟丞相,前方發現劉備斥候,已經被我擊潰。”前方一個小將立刻下馬跪倒在曹操的面前大聲說道。

“哦!”曹操的臉上一喜,一般大軍在前,爲了安全,周圍三十里必然要放出斥候探查,此時遇到劉備斥候,說明劉備必然就在附近。

“此地是何處?”

曹操問完,身後一將出列,從背上取出一張地圖,片刻後道:“啓稟丞相,我們已經進入了當陽縣境內,前方十餘里便是當陽縣城。”

看來猜的沒錯,劉備一定是晚上在當陽城內休息。

“大軍全速前進,務必儘快的趕上劉備,不要讓他逃了。”曹操命令道,好不容易有了劉備的消息,曹操十分的興奮,怎麼可能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駕。”曹操一會馬鞭,當先向前行去。

半個時辰之後,曹操便來到了當陽縣,入眼便是一片狼藉,足有上千百姓散落在城外,個個面露哀傷,痛哭流涕。

見到曹操大軍,百姓們一陣驚慌,立刻四散逃竄,場面混亂不堪,婦孺孩童由於無力逃竄,有些人當場被踩死。

曹操見狀,嘆息不已,他沒想到自己在荊州百姓中的印象這麼差,見到曹兵猶如見到了豺狼一樣,只能說明劉備此人御人之心了得。

“曹仁,你去告訴百姓,我們乃是奉天子討逆賊,實屬仁義之師,不會迫害百姓,讓他們放心,不要再背井離鄉,顛沛流離了,願意北歸者,可自行離去。”

“諾。”

曹仁帶領了一隊人馬,將百姓包圍了起來。

百姓更加的驚慌。

曹仁將曹操的話傳達了出去之後,百姓們漸漸的安靜了下來,過了一會他們發現曹軍也並不像傳說的那樣,青面獠牙,三頭六臂,專食人肉,反而對他們客客氣氣的。

看到百姓不再慌亂,而且膽大的人開始走出人羣,從曹軍身邊路過,向北而去,說實話,要不是害怕,誰願意背井離鄉的逃竄,說到底他們也是被劉備蠱惑了,此時見曹軍也是一個鼻子兩個眼,與常人無異,便漸漸的不再害怕,陸續的向北而去。

“丞相,要不要派人護送?”曹仁走到曹操面前說道。

曹操向南看了一眼,說道:“不用,讓他們自行離開吧,我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去問問劉備離去多久了。”

“諾。”

片刻之後曹仁從百姓的口中打聽到,劉備剛離開不久,而且曹仁還從百姓的口中得知,他們是被劉備拋棄的。

曹操聽後,放心大笑:“劉備號稱仁義,實乃僞君子,一個鼠輩爾,不足掛齒。”

笑完之後,曹操便率領人馬繼續向南追趕而去。

由於劉備所率領的人馬爲步卒,故而行軍並不快,約莫一刻鐘的時間,正當劉備等人火急火燎的撤退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後震天響,馬蹄急促,塵土飛揚。

劉備的臉色慘白。

“怎麼辦軍師,曹操追來了。”

諸葛亮的臉色也是很難得的大變,立刻道:“此時已無辦法,只能列陣迎敵了。”

“可是曹操的是騎兵啊。”

“那也總比束手就縛要強。”

說時遲那時快,很快面能夠看到身後,馬蹄陣陣,當先一人身披金黃色的披風,身穿錦袍的中年人。

“不好,是曹操親自前來了。”劉備認出了中年人,面無人色。

“張將軍,立刻準備迎敵。”諸葛亮大聲疾呼道,此時除過關羽帶走的一萬水軍,此時張飛率領兩萬人。

“諾。”張飛一聽,立刻帶領人馬擋在了劉備等人的身後。

雖然有些百姓沒有跟隨劉備,但是大部分百姓還是很害怕曹軍,死活跟着劉備不離開,對此劉備也無可奈何。

這些百姓見到曹軍,更加的慌亂,立刻四散逃竄,這一逃竄,可要了命,立刻將軍陣給衝的七零八落,根本難以組織起來。

諸葛亮立刻意識到此番必敗,當機立斷道:“主公,事不宜遲,立刻離開。”

“那還戰不戰?”

“戰則必敗,主公只能率領少數人馬撤退,顧忌太多,反受其害,這些人能抵擋多久是多久,給我們爭取逃跑的時間。”諸葛亮道。

“好。”劉備也不廢話,逃跑對他來說早就習慣了,而且逃出了心得。

“翼德殿後,切不可戀戰。”劉備吩咐一聲,當先調轉馬頭,繼續向東撤退,諸葛亮等只有少數十多人跟上劉備。

曹操馬不停蹄的追趕,終於追上了劉備,當下大喜,立刻下令全速衝過去,不過還沒等曹操大軍衝擊,前面的百姓打亂,側面幫助曹軍將劉備軍隊衝散。

曹操忍不住大笑,天助我也。

虎豹騎以箭頭陣型,強勢插入了劉備軍隊中。

“啊”“啊”“啊”……

戰馬所過之處,一片凌亂,瞬間傳來了此起彼伏的慘叫聲,有些士卒被亂馬踩成了肉泥,面目全非,有些士卒被曹軍用長槍捅死。

一個衝鋒下來,兩萬劉備士卒已經死傷數千人。

異常生物見聞錄卡 張飛看的怒目圓睜,呀呲欲裂,他雖然勇猛,然而也無法阻擋五千騎兵的一起衝鋒,在騎兵面前,步卒根本就無力抵抗,只有任憑宰割的份。

“哇呀呀~”張飛一聲大喝,揮舞着八十斤的丈八蛇矛,拍在經過自己身邊的一匹戰馬上,戰馬立刻長嘶一聲,翻倒在地,口吐鮮血,當場斃命。

而其在馬背上的曹兵也被戰馬壓成了肉餅。

張飛猶如戰神一般,在虎豹騎中左突右衝,丈八蛇矛所過之處,鮮血飛濺,片刻之後,十多人死在了張飛的蛇矛之下。

然而張飛畢竟是一人,片刻之後,虎豹騎已經來回衝鋒了幾個回合,劉備軍死傷超過了四分之一。

曹操看着張飛,目露惋惜之色,說道:“關雲長曾經說過,張飛在萬軍之中取上將首級,猶如探囊取物,果真是虎將也。”

“末將願前往,取張飛首級獻於丞相。”曹仁抱拳道。

“不可大意,曼成、子和,你二人與子孝一起前往,若能活捉最好,不能活捉就斬殺,絕不能讓張飛逃走。”曹操說道。

“諾。”

曹仁、李典、曹純一起抱拳應諾一聲,同時衝向了張飛。 三國演義上說張飛一人站在長阪坡的一座小橋上,三聲吼死夏侯傑,而曹操也因此驚慌失措的立刻撤軍了,對此劉修是根本不信的,≧小,o

張飛再勇猛也是人,不是神,他也只有兩隻手,兩隻腳而已,曹操有十多萬大軍,難道還會被張飛嚇退,再說曹操一步步崛起,什麼陣勢沒見過,豈會怕一個張飛。

李典、曹仁、曹純三人一起衝向了張飛。

張飛雖然頭腦簡單,但是也不傻,知道自己的任務只是拖延時間,目的達到了就行了。

此時看到曹操的三員大將衝向自己,張飛意識到不妙,立刻調轉馬頭,以蛇矛開路,衝了出去,向南奔逃而去。

剩下的幾千士卒見主帥都逃了,要麼四散逃竄,要麼就立刻扔下武器,跪地投降。

“李典率領五百人,留下收攏降軍與百姓,曹仁、曹純隨我一起追。”曹操淡淡道。

“諾。”

大軍立刻向着張飛逃跑的方向追去。

追出不足十里,曹軍追到了長阪坡,恰好看到數千人護送着兩輛馬車向前逃跑。

曹操立刻喜上眉梢,因爲他知道能夠坐在馬車裏的人,必定不是一般人,如果能夠俘虜,那對劉備將是一個致命的擊。

護送馬車的將軍身穿白色戰袍,虎背熊腰,面向英俊,手握一杆大銀槍,煞是威風,此人真是趙雲趙子龍。

“子龍。”張飛遠遠也是看到了趙雲,大聲疾呼道。

“翼德。”趙雲也是看到了張飛。

“子龍,大哥呢。”張飛奔馳到趙雲身邊道。

“主公已經先行一步,前往漢津了,我在此保護夫人以及隨軍家屬。”趙雲說道。

張飛一急:“來不急了,曹操已經追來了。”

“啊。”趙雲臉色一變。

就在趙雲發出驚叫聲之後,身後傳來隆隆的馬蹄聲,很快數千人馬爬上了山坡,距離此地不足二里,長阪坡之所以叫長阪坡,是因爲此地地形就是一個平緩的坡地,騎兵居高臨下更容易衝鋒。

“翼德,前方三裏有一做小橋,你立刻帶幾十人前往此地把守,我會盡量保護夫人向那邊撤退,等我們退過橋去,你就立即拆橋,到時候曹操便追不上我們了。”趙雲當機立斷道。

“好,子龍萬事要小心。”

“放心吧。”

張飛離開之後,趙雲憂心忡忡,因爲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將二位夫人安全的帶走,最關鍵的是劉備的兒子阿斗也在馬車內。

“趙將軍,是不是曹操追來了。”就在這個時候車簾掀開,一個美婦人探出頭來,問道。

“啓稟糜夫人,曹軍距離此地不足二里。”趙雲抱拳道。

糜夫人倒是表現的很淡定,他早就習慣了被拋棄,同時心裏苦笑自己命苦,本來從小自己嬌生慣養,無憂無慮,然而當初自己的哥哥糜竺爲了討好劉備,強行將自己獻給了劉備這個比自己大了二十多歲的老頭子,從此自己的命運被改變了,自己當時只不過十二歲而已,根本不懂人事,雖然後來長大之後,也漸漸懂得了人事,而且劉備也索要過好多次,但都被自己決絕了,爲此劉備十分不滿,但是迫於自己兩位哥哥的重要性,纔沒有對自己怎麼樣,其他書友正在看:。

事到如今,糜夫人雖然也不過二十四歲,但是早已經心如死灰,與其跟着劉備顛沛流離,苟活於世,不如就此去了,也是對自己的一種解脫。

“趙將軍,馬車行駛太慢,早晚必被曹操追上,不若棄了馬車,將馬匹讓與姐姐,你護送姐姐與阿斗離去。”糜夫人說道。

糜夫人的話一說完,馬車內立刻出來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夫人,懷裏抱着一個小嬰兒,急聲道:“妹妹說的哪裏話,我怎麼能棄妹妹的安危於不顧,獨自逃生呢。”

https://ptt9.com/2847/ 聽了中年婦人的話,糜夫人一陣感動,雖然她與劉備相處的不愉快,但是和甘夫人親同姐妹,甘夫人也十分的照顧她,也理解她的委屈,只不過身爲婦道人家,甘夫人也只能報以同情而已。

“姐姐不要猶豫了,如果不這樣,大家都不要想逃走了。”糜夫人說道。

“不行,若二位夫人有失,趙雲萬死不能辭,不如糜夫人就坐我的馬,我留下來擋住曹操追擊,翼德已經前往小橋,二位夫人以及其他幾位家屬越過小橋,就平安無事了。”趙雲說道。

“不要再說了,就這麼辦,趙將軍護送你們走,我留下來。”糜夫人一咬牙,不由分說立刻跳下了馬車。

在糜夫人與甘夫人的後面馬車中,同時下來了兩位夫人,其中一位,另外一位看起來也是姿容出衆,只比糜夫人大幾歲。

“趙將軍,你護送二位夫人離開吧,老嬸留下來吧,帶着老嬸只會拖累你們。”的老婦人顫巍巍說道,“你告訴徐庶我兒,讓他不要掛念我。”

此人正是徐庶的母親徐夫人,年近六旬。

“不可,月英願意留下來。”那位姿色出衆的美婦人正是諸葛亮的妻子黃月英。

若劉修在此的話,一定會震驚不已,在三國演義中,長阪坡之戰只提到了趙雲護送甘夫人衝出重圍,救出了阿斗,糜夫人因不肯上馬,投井自殺,隻字未提黃月英與徐夫人也在此列。

趙雲左右爲難,因爲任何一人他都丟不起,兩位是主公劉備的夫人,一位是軍師中郎將諸葛亮的夫人,還有一位是治中從事徐庶的母親,任何一個人有閃失他趙雲都難辭其咎。

此時總共只有三匹馬,根本帶不走所有的人。

就在這邊爭執不下的時候,曹操大軍已經距離車隊不足一里了,甚至曹操的面容都可以隱約看得清楚。

就在這個時候糜夫人一語驚醒了趙雲。

“趙將軍,阿斗乃玄德唯一血脈,若他有閃失,你有何面目再見玄德。”

趙雲虎軀一震,立刻清醒過來,是啊,劉備老來得子,對其寵愛的不得了,若阿斗有失,難道劉備不會怪罪自己。

對於劉備來說任何人都可以不要,唯有阿斗是其**。

想到此處,趙雲不再猶豫,立刻說道:“請甘夫人抱着阿斗上馬,若再晚,誰也走不了了。”

“姐姐快上馬。”糜夫人連推帶拽的終於是將甘夫人推上了馬。

“妹妹,妹妹,我們共乘一匹馬吧。”甘夫人泣不成聲。

“姐姐糊塗,如此馬必然跑的不快,還是會被追上,到時候我們誰也逃不掉。”

趙雲看糜夫人一副慷慨赴死的樣子,大爲感動,深深衝着糜夫人一鞠躬,巾幗不讓鬚眉,真乃仁義之女。 “徐夫人,月英姐,趕快上馬。≥≥dian≥小≥說,..o”糜夫人催促道。

徐夫人雙眼渾濁,然而卻無悲無喜,淡淡道:“老嬸不會騎馬,走也走不遠,就與糜夫人一起留下吧。”

“徐夫人……”

趙雲大喝一聲:“趕快上馬,再不走就來不及了,糜夫人,徐夫人珍重。”

“珍重。”黃月英與甘夫人也是衝着徐夫人與糜夫人二人鞠躬道。

很快曹操大軍便是已經衝到了五百米以內,當曹操看到馬車中乃是幾位女人之後,臉上大喜,因爲他認出了其中的兩位正是劉備的二位夫人甘夫人和糜夫人。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當年劉備丟棄老婆奔走袁紹處,而曹操不但俘虜了關羽同時也俘虜了這二位夫人,所以曹操對此二女印象深刻。

“哈哈,天助我也,前方乃劉備之妻兒。”曹操仰天大笑一聲。

“彎弩準備,不準射那幾位女子,留着必有大用。”曹操命令道。

“諾。”

虎豹騎作爲曹操的精銳之師,裝備精良,不斷裝備了長槍、鐵劍,同時人手一把彎弩,彎弩是一種殺傷力極強的遠程攻擊強弩。

“咻”“咻”“咻”

數千支箭矢向着劉備軍傾瀉而下,頓時慘叫聲不斷,數百人當場斃命。

一支箭矢直奔趙雲面門,趙雲不慌不忙,長槍上挑,將箭矢挑飛,甘夫人等人早就嚇的花容失色。

挑飛箭矢,趙雲順勢一槍刺在了甘夫人的馬上,馬兒吃痛長嘶一聲,沒命的向前奔跑,黃月英由於從小就學過騎馬,故而駕熟就輕,一夾馬肚,向前追趕而去。

在曹操騎兵的一個衝鋒下,兩千劉備軍被徹底擊潰,死傷無數。

“曹純,曹仁,繼續追擊,莫要放走甘夫人與阿斗。”曹操望向南方。

“諾。”

大軍分出一部,繼續追趕而去,留下幾百人看守俘虜,以及糜夫人與徐夫人。

“前方小將休走,還不快快下馬投降。”曹操大喝一聲,此時他距離趙雲等人只有百米左右,眼看就要追上了。

趙雲心一橫,說道:“二位夫人先走,翼德已在小橋接應,我來擋住曹操。”

“趙將軍小心。”甘夫人知道自己留下只會拖累趙雲,故而沒有停留,馬不停蹄的向南奔去。

趙雲調轉馬頭,單槍匹馬面向曹操,宛若戰神一般,臉上毫無懼色。

曹操心中冷笑,不自量力,竟敢妄想以一人敵我數千精銳:“給我衝過去。”

“受死吧。”趙雲一夾馬肚,長槍平舉,衝向了虎豹騎。

“鐺”“擋”“擋”

趙雲騎在馬上,雙手舞動百鳥朝鳳槍,一槍盪開幾名虎豹騎士兵的長槍,順勢長槍帶着雷霆萬鈞之勢刺向前面的一位虎豹騎士卒。

“啊。”

由於趙雲的速度太快,該士卒連反應都沒反應過來,就被一槍刺於馬下。

接着趙雲反手迴旋長槍,在空中舞出三百六十度的槍影,以橫掃千軍之勢,長槍同時擊打在四五名虎豹騎士卒的胸膛,幾人同時落馬,被後來衝擊的戰馬踩踏之色,面目全非。

雖然趙雲一人被圍困在了戰馬當中,面對四面八方同時涌來的長槍,毫無懼色,單手一拍馬背,整個身體沖天而起,連環腳一出,揣想圍攻自己的士卒胸膛,凡被其踹過了士卒,全部都是口吐鮮血,重傷不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