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也在這個時候,在墨界的外面飛來了一支艦隊,艦隊又一百多艘巨船組成,它們按照一定的戰陣布置在了墨界之外的空間之中,擋住了出入墨界的各個出入口。


在這支艦隊戰陣成型的時候,一艘小船從艦隊之中脫離,化作了一道流光徑直落在了墨界的大地之上。

嘩啦!

小船停在了墨界的一處斷裂的山崖前,從船上飛下了近千人,這些人有三百人為武帝修為,有七八百的人為武君修為。

他們同屬於二號小隊,為了這一次的任務,他們全員降臨,執行時空城主安排下來的命令。

「按照計劃分別探尋,小隊以副隊長為主!散開執行!小隊長跟著我來,去深淵查詢!」

這個時候,在二號小隊的人集合完畢之後,一個武帝統領看著眼前的眾人高聲說道。

話音落下,眾強者紛紛行動,朝著四面八方探尋過去,僅有五十位武帝,跟著這位統領朝著深淵的方向行去。

這個時候,在深淵第三條通道之內,李浩然周身的旋風已經消失,風之元竅更是直接進階成功,成為了颶風元竅。

正待他準備離開的時候,十幾個二十歲左右的武宗來到了這裡,他們貪婪的看著李浩然,帶著一抹輕蔑的說道:「小子,將你得到的寶貝貢獻出來,要不然你可別想離開這裡!」

「小子,我告訴你,咱們這位少爺可是滅心邪境邪劍宗宗主的小公子,你要是得罪了他,以後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是寸步難行!」

「這位乃是幽冥苦境大幽冥府的第二府主的公子!」

……

接著,人群中走出了一個人來,將領頭的兩個少年介紹了出來,希望以勢壓人,讓李浩然屈服,交出來他們心中所想的寶物。

這個地方眾人先前探查過,並未查詢到什麼寶物。現在他們再一次來到這裡,卻發現這處地方已經破壞的不成樣子。

看著眼前的環境,眾人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一個可能,這才向李浩然討要寶物。

嗚!嗚!嗚!

此刻,集合的號角響起,倒是讓人群中的這些少年不由一愣。

正在他們扭頭對視的時候,李浩然身形一動,也不去管這裡的孩子身份如何顯赫,化作了一道風,徑直從這條通道之內離去,朝著外面飛去。

「嗯?小子,你這是去哪兒?」

正當李浩然從第三條通道走出,欲要直接飛上天空的時候,守護在洞口的一個武王忽的一步踏出,警覺的擋在了李浩然的身前。

李浩然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冷意,知道對方已經看出來了,他不是這些試練弟子中的人,當下也不猶豫,抬手一拍,手掌還未臨身,那武王已經被他拍出來的旋風推到了遠方。

嗖!

接著,李浩然身形一動,徑直掙脫了光幕,朝著深淵的上方行去。

啪嗒!

「也該離開了!」

李浩然從深淵飛上,來到了地面上,正要尋找先前來時的方向時,在他身前忽然降臨了五十多位武帝,這些武帝在看到李浩然的時候,竟直接將李浩然圍困了起來。

怎麼回事?莫非我被發現了?

李浩然心中一愣,遲疑的看著周圍的眾人,眉頭緊緊皺起。他想不明白,為何時空之城會派如此強者到來。

「來著何人,報上名來!」

眾武帝之中,那個統領一步踏出,看著李浩然沉聲喝到。

在他們的情報之中,侵入這裡的人乃是武王修為,故而他們在看到李浩然後,並未將李浩然放在心上,只是做出了常規的行動。 第六百一十四章鬥武聖

「哼!你們的速度可真是快啊!不過,我更加好奇的是,你們到底是因為什麼來到這裡的!」

李浩然在那統領的眼中看出了殺意,他站直了身板,傲然看著周圍的眾人,淡淡的問道。

他的聲音之中,帶著一抹異常的冰冷,在他的話音落下的時候,周圍的空氣之中颳起了一團旋風。

旋風小巧,在周圍悄然飄動,帶動空氣中的風元氣,形成了一道道的透明色的漩渦,這些漩渦在空中轉動,帶起了一團微風飄動,將周圍的塵土捲起,帶上了更高的天空。

周圍眾武帝聞言,眼中殺意更盛,他們紛紛將手虛握空中,在李浩然話音徹底落下來的時候,他們的手中已經拿著各自的本命血兵。

且在遠處的天際邊上,更有一隊隊的武者,朝著這邊飛馳而來。

這些人中有武帝,也有武君,更有武皇。

「小賊,束手就擒吧!將你得到的寶物拿出來,我可以做主饒你一命!」

二號小隊的統領看著李浩然沉聲說著,他看的出李浩然的有恃無恐,知道李浩然定有所仰仗,他不想讓自己的兄弟因為絞殺一個人而死,這才說出了條件。

李浩然聽后哈哈一笑,雙手微微虛握,看著周圍的眾人,淡淡的說道:「你們答應,恐怕你們的城主也不會答應的!」

「上!滅了他!」

那統領聞言沉聲一喝,在話剛剛開口的時候,抬手一刀朝著李浩然斬來。

爆裂拳!

李浩然抬手一拳朝著前方砸去,徑直將對方的刀罡砸碎,而後左跨一步,手中光影一閃,緊接著一道火元氣凝聚的戰刀浮現在他的手中,抬手一刀朝著前方的武帝斬去。

噗!

刀光所過,千里無痕。擋在李浩然前方的武帝才微微一動,就被那無影之光劈中,緊接著李浩然施展出來的刀光中爆發出了一團更為猛烈的光火,這團光火在瞬息之間就已經將那武帝徹底點燃。

斬殺一人之後,李浩然沖步而出,直接越過了對方的包圍圈,身形一動,折轉開來,朝著一側的武者斬殺而來。

大風刀訣!

一刀施展開來,引起了無盡的颶風捲動,颶風之中,陣陣刀光不斷的叮叮作響,在一側那武帝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颶風已經將對方捲入了風眼之內,卷上了九重雲霄。

「瑪德!弄死他!」

周圍的武帝見此心驚膽顫,一個個高聲喊著,朝著李浩然的後背轟擊過去。

李浩然見此巍然不懼,絲毫不管身後的攻擊,仍舊是我行我素,絲毫不為周圍武帝的攻擊而受到任何的影像。

轟!轟!轟!

道道虹光在李浩然的身後炸起,爆發出了一團團的熱浪。

可這些攻擊非但沒有傷到李浩然,竟也沒有給李浩然照成任何的阻隔,反倒是幫著李浩然沖步前進,在一個碰撞之間,再一次斬殺了一名他們的隊友。

「可惡!」

小隊的統領見此更加的憤怒,可他的攻擊總是慢上一拍,且他的速度竟無法更上李浩然的速度,這讓他心中凝重無比。

此刻,李浩然的氣息仍舊是武王境界,可就是武王境界,竟讓李浩然連斬多人,從容面對他們的攻擊。

在這一連貫的攻擊之中,二號小隊的統領已經意識到,李浩然並非是什麼武王級的敵人,而是一個堪比武帝級別硬茬子。

想到這裡,二號小隊的統領,身形一動,悄然退後,在這個時候,他給遊盪在周圍的同伴發送了信息,且還將一條求救信息放鬆到了圍繞在墨界之外的艦隊之中。

這些艦隊的領頭之人,乃是時空之城的一個擁有極大權力的武者,這個武者乃是一品武聖,走的是厚積薄發的路子,在同等境界之中,已經足可以對抗高出四五階的對手。

在昨晚這些之後,他才微微鬆了口氣。

噗!噗!

也在此刻,李浩然的刀已經斬殺了六位武帝,這六位武帝的力量各有千秋,可他們盡數死在了李浩然的手中,連他們最為得意的攻擊招式都未曾施展。

「困住他!」

退到外面的統領沉聲說道,在他說話的時候,正有至少一百多人,近二百的武帝從四方八方而來,他們都是受到了這位統領的召喚,前來阻擊李浩然。

而其他的武者,都分散在了周圍,他們實力太弱,還不足以對抗李浩然,故而被統領安排在了外圍監視,防止李浩然會逃脫出去。

「有意思!」

李浩然看著周圍的眾人,淡淡的一笑,手中的刀施展的更為狂猛,如同是海浪一般,一波又一波的侵襲而來,讓阻擋他的敵人毫無反手之力。

這個時候的他,竟是一個人在征戰著十幾個人,他那大開大合的刀法路子,更是讓身前擋住他的敵人無法應對,只能被動防守。

饒是如此,他們的力量仍舊不及李浩然,很多事他們的攻擊都被李浩然格擋開來。

統領見此睚眥欲裂,眼中滿是血絲,可他必須執行命令,盡最大的可能將李浩然拖住,留在這裡,給他們背後的強者爭取時間。

李浩然也早就發現了對方的意圖,他並非是沒有想過逃亡,可他更看重的是一個旗鼓相當的對手。

所以,他有意降低了自己的力量,僅憑藉武王級別的力量,在對抗著周圍武帝的攻擊。

因為他已經將萬寶凝聖天訣修鍊到第二層大圓滿,又有琉璃聖體第二層大圓滿,讓他的身體已經徹底的超越了武王境界,甚至比這些武帝、武聖的肉身還要強大。

也正是因為此,才讓李浩然得以在眾多武者的攻擊之下,得以安然無恙,能夠從容的進攻。

嗡!

就在李浩然連斬十六武帝,周圍圍攻之人的氣勢一落千丈的時候,從李浩然頭頂上的天空之中,忽然飛來了一道光影。

這道光影散發著煌煌天威,還未真正的降臨下來,氣勢已經由遠及近的來到了李浩然的周圍,對李浩然造成了一股深深的壓制之力。

嗡!

也在此刻,圍攻李浩然的眾武帝紛紛鬆了口氣,他們不斷退後,脫離了戰場,給李浩然留出了一定的空間。

李浩然傲立原地,並未去管退去的武帝,抬頭看著從空中落下的武聖,嘴角發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喃喃的說道:「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話音響起的時候,李浩然周邊的壓力越來越大,這種壓力宛若是數十座大山壓在頭頂一般,欲要將李浩然壓成肉醬,壓成灰飛。

嗡!

不過,若單輪靈魂之力,李浩然的力量可並不弱於武聖。在武聖威壓徹底降臨十個呼吸之後,李浩然這才釋放出了他靈魂之內的武帝氣息。

這股氣息和時空之城青睞的武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有著極大的不同,可兩者之間蘊含的道理卻一般無二。

「哼!小輩,找死!」

感受到自己威壓被卸去的武聖冷哼一聲,抬手一揮,一道金色的天印從空中降落,徑直朝著李浩然鎮壓過來。

「小神通術,力劈華山!」

李浩然只覺心中壓抑越發的濃厚,在那方天印化山鎮壓下來的時候,李浩然沒有任何猶豫的喚出了正氣刀,直接施展出了小神通之術。

轟!

金色的大山,被李浩然一刀斬滅,狂猛的金系元氣之力,化作了道道劍雨從空中落下,朝著李浩然沒有任何差別的刺下。

「天地陰陽,萬物中和!」

李浩然淡淡笑著,雙手畫了一個圓,而後淡淡的開口說道。

緊接著,在他雙手之間,有一道五行元氣化成的陰陽魚的光幕,光幕飛射而出,徑直撞在了武聖的攻擊之上,將武聖的金系力量吸收進入了內中,轉而化作了一道凌厲的攻擊之力,直奔天空之上的武聖。

「好一手借力打力!」

天空中的武聖微微一震,略帶讚許的說著,眼中的輕視變作了鄭重,抬手一招,一道太極推手施展出來,將這一道攻擊卸去。

強烈的攻擊,壓得周圍的武帝喘不過氣來,正當眾人以為將要發生決裂震動,毀滅山河的時候,這攻擊竟悄無聲息的消失,轉化為了濃濃的元氣,流入到了武聖的體內,化作了武聖的歷來那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