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也就是說,全村的氣運,都將被吞到這棟陽宅裏來。別的人家,只會越住越窮,越住越敗,而這棟陽宅,就會越來越好,越來越旺。


“貔貅吞財,財似水,水入堂心,富貴斗量金!”

看到這裏,我不由感嘆了一句,然後轉頭就對黃大哥說:“黃大哥,你這風水不得了啊。”

“沒想到小先生年紀雖輕,但是這看風水的本事果然了得。沒錯,當初我請來看風水的那位風水大師,他也是這麼說的,說這是難得一遇的貔貅吞財。”黃大哥一聽我這麼說,也很是高興,很是佩服的對我豎了個大拇指。

這時,陳二狗就好奇道:“黃大哥,既然你這風水這麼好,還請我們看什麼風水呀?這不是多此一舉麼?”

是的,風水那麼好,又何必再請人看呢?很顯然,這風水並非是想像中的那麼好。按照我們之前的觀察,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住在這裏也並沒有怎麼變得富貴。

果然,黃大哥見陳二狗這麼問,就嘆了口氣,說:“不瞞二位先生,我這陽宅的風水這麼好,可是不知道爲何,自從我把這塊地買過來建了這棟房子,住在這裏都快五六年了,卻是一點財氣都沒有,不說越住越好,竟然是一年不如一年啊。”

“哦?竟有這種事?”

一聽這話,雖然我心中早有預料,但還是略微吃了一驚,眉頭都皺了起來。

因爲這可是難得一見的貔貅吞財局,而且我也沒有看走眼,當初他自己請來的風水大師也是這麼說的。既然是貔貅吞財,那自然會一年好過一年,一年富過一年,又怎麼會反倒一年不如一年呢?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還怎麼可能會是貔貅吞財局,豈不成了貔貅吐財局了。

當下我就說:“這不可能吧?”

黃大哥一臉無奈的道:“怎麼不可能呀,我原先是村裏最有錢的,開的是豐田霸道,後來住在這裏後,撞了人,車賣了賠人錢,現在都開面包車了。僅僅幾年時間,我就成了全村最窮的一家了,唉!”

“哦?”

這一下連我都想不出原由了,於是就對他說:“實不相瞞,你這房子不僅是貔貅吞財局,而且因爲你家房子向前凸出的比全村的都多,壓了所有人一頭,按理來說你應該是最好的了。”

“小先生說的極是啊,當初建房子時我請來的那位風水大師也是如你這般說的啊。可……可是……哎!”黃大哥又是嘆了一口氣,一臉的苦惱。

這事這下可是越來越奇敢了,連我都一時鬧不明白爲什麼。

這時,黃大哥就說:“小先生,你們好好幫我看看,到底這是怎麼回事呀,是不是這個風水局哪個地方出了岔子?”

我點點頭,於是就開始仔細的又看了起來。

從屋前,看到屋後,在陽宅的周邊繞了起來。

這一轉悠,就看了大半個鐘頭,最後把四周都看遍了,還是沒發現風水上有破損、有防礙之處。

也就是說,這風水上沒一點問題,這就是貔貅吞財無疑,主大富大貴。

而且,就算它哪怕不是貔貅吞財,但是他家的房子壓了全村所有人一頭,那也該是他家最好的啊。

看完了風水,沒有找出問題所在,接着我就想,會不會是這家人命中如此,沒那個命?

是的,有的人的命,生來就是富貴命,有的人的命,生來就是貧苦命。這一切都是註定好了的,該你享多大福,就享多大福,該你活多少歲,就只能活多少歲。

話說,以前就有這麼一個故事,說的是在臺州有一富戶張姓家,有一個老僕人,六十歲,沒兒子,自己準備了一口棺材。他嫌棺材板太薄,又沒錢再打一口,怎麼辦?想了幾天,想出了好辦法。

辦法如下:打聽到哪戶貧寒人家死了人,倉促間不能置辦棺材,就把自己的棺材借人家用,跟人家講好,還的時候,棺材要厚一寸,算是利息。

有賣方就有買方,幾年下來,一次次借出去,一次次收回來,棺材居然比原先的厚了九寸。他很滿意,把棺材藏在主人的廂房裏,等着壽終正寢之日,躺進厚厚的棺材裏。

一天晚上,鄰居家着火,全家倉皇。有人看見一個穿黑衣服的人,站在張家房頂上,手裏拿着一把紅旗,逆風揮動,揮到火苗,火苗就改變方向。張家的正房安然無恙,獨獨廂房着火,老僕人急忙請人幫忙,進屋搬棺材,棺材已經了着火了,七手八腳,扔進水塘,又七手八腳撲火,火滅了,拖上來,依然可以用。請人把燒焦的刨了,重新打一口,尺寸厚薄,竟和他原來的一樣。

最後,這老僕人只能嘆道,說這真是命不該睡厚棺材!命裏註定睡薄皮棺材!

所以,命中註定好了的福德,有時候是難以改變的。

也正因爲如此,於是我就叫陳二狗不如幫黃大哥算一算命,看看是不是命中註定無財。

黃大哥聽說能算到命中有無財祿,也趕緊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報了出來。

陳二狗掐指一算,接着眉頭不由皺了起來。

我們趕緊問他,怎麼了?是不是命中無財纔會這樣?

哪知,陳二狗卻搖了搖頭,道:“不是無財,而是命中有財,而且還是大富大貴之命。”

“大富大貴之命?”

一聽這話,我們不由都蒙了。那這他媽的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呀? 我和陳二狗都有些傻眼了,這事太不符合常理了,風水住的是貔貅吞財局,命裏註定的是大富大貴命,那這原本應該是富貴沒得跑了呀,怎麼還會落了個一年不如一年了?

這下可真把我給難住了,答應給人家看風水,結果看了一通,最後竟然什麼問題都看不出來,這臉面可就真有點掛不住了。

不過,這也沒辦法的事,瞧不出問題來,那也只能怪自己手藝不到家,就算丟臉,那也得認呀?

所以,最後沒辦法,我只好對黃大哥說:“黃大哥,我年紀尚淺,手藝有限,你家這問題我還真瞧不出一個所以然來。我看,您還是另請高明吧!”

其實,很多陰陽行當裏的人是不太願意說這句話的。除非是遇到什麼會讓自己送命的事情,要不然都不會直白的告訴人家,自己手藝不行,要他另請高明。因爲說這種話,就等於在砸自個兒的手藝,以後傳揚出去了,估計也就沒有人會請你看事行手藝了,因爲都會認爲你手藝不到家,沒本事,以後你也就沒辦法在陰陽行當裏混飯吃了。

也正因爲如此,大部分陰陽行當裏的人,哪怕就算真的看不出問題來,也會瞎編一個理由,比如說你家門前那條河不好,衝了你家財氣,又或者說你家門前那棵樹不好,是煞。萬一風水上不好瞎編找理由,那就乾脆說你家的家神不安,收你幾千塊錢,給你做場法事,送一送家神。

如此,一來不會砸了自己手藝,二來還能順便再在你口袋裏撈一筆化災解難的銀子,可謂是一舉兩得。

對於陰陽行當裏的事,我自然是門兒清。一些哄人的技倆,我也懂。

只不過,我不是那種人,一開始學的就是正宗的陰陽手藝,在陰陽行當裏稱爲紅道,怎麼可能卻去騙人哄鬼,學起藍道騙子的手段。所以,我寧願丟面兒,也不願虧良心。

果然,我這麼一說,黃大哥臉就拉了下來,皮笑肉不笑的笑了笑,就說:“看來小先生確實還太年輕了啊,瞧不出問題來也很正常。只不過……那個看風水的錢……你看?”

“既然沒幫您瞧出問題來,之前談的看風水的錢自然不能取您的。”我趕緊回道。

答應幫人瞧風水,最後人家的問題沒幫忙解決,自然不能還收人家的錢,這哪怕他要給,我也絕不會要的。

黃大哥呵呵的笑了笑,顯然他也沒打算要給我們錢。

不過,見天色已晚,我們也沒找到落腳之處,於是我就對黃大哥說:“黃大哥,我們兄弟二人行走在外,想在您家借住一晚,不知道方不方便?”

風水沒看出來,可以不要人家的錢,但是如今天色不早了,今晚的住處總得定下來吧。何況,我們也是爲他看風水,耽擱了不少時間哩,所以我想這個要求他總應該答應吧。

可是,我錯了。我錯把山裏的人都想像的那麼的熱情好客,純樸善良。

只見我這要求問了出來,黃大哥就一愣,顯然就不太願意。他看了一眼身後的妻子,他妻子就說:“客戶都塞滿了雜物,一時半會兒還真鬆不出來。”

黃大哥也立即點頭道:“是啊,這……這還真是不好辦。”

這時,一旁的陳二狗就說:“不要緊的,我們只要有張牀能睡就行。”

我趕緊碰了一下陳二狗,就對黃大哥夫婦道:“既然客戶放滿了雜物,那就算了,我們到別處去找找住處,就不麻煩你們了。”

說完,我就拉着陳二狗出了門,離開了黃家,重新調頭朝村東頭走去。

出門在外,這點眼力勁我還是看得出來的,對方擺明了就是不太高興我們借宿,什麼客戶放了雜物,這都是藉口。放了雜物,難不成一張牀也空不出來?而且他這是農家小別墅,三層小樓,不可能所有房間都放滿了雜物吧?

所以,既然人家是不願意讓我們借宿,我們又何必強求呢?這也是我爲什麼不讓陳二狗繼續問下去的原由。

如果最後就算對方同意了,我們住在這樣的人家裏,也是睡不塌實的,甚至還不如露宿在外來得自在哩。

出了黃家的門,陳二狗就氣得大罵:“操,這黃家人咋這麼小氣,給他家看了大半天的風水,竟然住一晚都不同意,這種人活該他窮,窮他一輩子!”

我也覺得這黃家人確實太小氣了,如今想想,沒有幫他化解風水問題,我心裏邊反而還十分的高興。就如陳二狗說的那樣,這種人就活該讓他窮。

我們從村西頭的黃家,一路朝村口走去,也問了一兩家人,想付些錢,借宿一晚。不過大多都找個藉口將我們給打發了。

沒辦法,只好離開這個村子,上別的地方再找找。

二人很快就走到了村東口,正準備離開這個村子的時候,突然遇到一個老大爺,牽着一個小孫子在村口路上散步,見到我們兩個外鄉人,就打量了我們一眼,然後就說:“年輕人,你們這是做什麼的呀?”

見老大爺主動尋問我們,於是我就回道:“大爺,我們是行走江湖的陰陽先生。”

“哦?聽你這口氣應該是外鄉人吧!那你們這麼晚還出村,上哪裏去?”老大爺好奇的問道。

“不瞞大爺問,我們想盡快尋個人家借宿去。”我將心中的打算說了出來,萬一這位老大爺就是個好心人呢。

果然,老大爺聽我這麼一說,就道:“鎮裏纔有小旅館,不過這裏去鎮裏可有二十幾裏山路哩,這樣吧,你就到我家住一晚,明兒再趕路吧。”

一聽這話,我們大喜,趕緊道謝:“那真是太謝謝大爺了,不過您放心,我們會付錢的。”

老大爺罷了罷手,笑道:“錢就算了,要收錢也不會叫你們住。”

聽他這麼說,我們很是感動,說明眼前這位老大爺確實是一個大好人啊。

接着,我們就問他住在哪棟?

老大爺一指,說:“喏,就是那第一棟。”

我一看,不由有些覺得哭笑不得,因爲第一棟,是風水上最不好的一家,全村的房子都壓他們家一頭。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他家卻是心腸最好的。

而且,我發現他家的房子是舊房,只不過舊牆上面新刷了白漆,倒不顯得髒。

跟着老大爺,進到他們家的院子,我不由有些傻眼了,因爲只見他們家的院子裏,竟然停着一輛奔馳、一輛寶馬。

這一下,我和陳二狗對視一眼,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了。

這他媽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明明之前村西頭姓黃的那家,是風水最好的,怎麼卻那麼窮。而老大爺這村東頭,風水原本是最不好的,風水財氣全被別人佔去了,壓去了,怎麼反倒院子裏停着的又是奔馳,又是寶馬呀?

這風水上的講究,和現實中的境況竟然全反過來了!一時之間,我們都是一頭霧水,想破腦袋都想不明白究竟。

PS:第二章奉上,明天繼續。很多人說更新不給力,在此說明一下,因爲我寫的是傳統類型,快不來。我只能說,從1月23號開新至今,我就只休息過一天,連除夕都在碼字,我只能保證盡力做到不斷更,每章都是用心碼出來的情節帶給大家。 催更大魔王 因爲心中非常的疑惑,於是我就好奇的問老大爺:“大爺,真是想不到啊,你們這村子裏的條件竟然這麼好,都開起豪車來了。”

老大爺嘿嘿的笑了笑,罷了罷手道:“那是我兩個兒子的車,他們在城裏做些生意,這幾年摸爬滾打做下來也算日子越來越好了。”

陳二狗就說:“那你這真是有福氣的人!”

陳二狗這話說的真一點沒錯,可不是麼,老大爺一家住的這棟房子,在全村風水是最不好的,被全村人壓了一頭,可是人家愣是過得比任何人都好。或許這就是好人有好報吧,有福氣的人,福祿根本就擋不了。

老大爺聽到這話也高興的笑了笑。

接着,大爺幫我們引進門,見到了他的兩個兒子。

他兩個兒子,大的三十好幾,小的也三十左右,雖然開的是豪車,但是聽說我們今晚在這借宿,不但沒有嫌棄,反而還很有禮貌的請我們坐,和我們聊起了天。

就這麼稍一接觸,我就發現了,老大爺這一家子,那真是有子有孫,兒子也孝順,一家人都特別的好,比村西頭那黃姓一家,那是好了不知多少倍。

經常聊天,我也得知,老大爺他們這一家姓張,而這個村子叫黃家村,村裏大部分人都姓黃,而他們老張家,在這裏算是外姓人。

老大爺的大兒子叫張嶽,很善談,對陰陽風水也特別的感興趣,聽說我們是陰陽先生,就一個勁的要我們講講做這一行遇到的奇聞異事。

原本我們也閒着無聊,對方有興趣聽,我們也就對他講了起來。

什麼厭勝術、貓鬼報仇、鬥殭屍,這一講就講了半個多鐘頭,聽得張家人連呼驚奇。對我們的陰陽手藝,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一個個都聽得非常入神。

我把這一年來經歷過的奇聞趣事講了一遍,張家人卻還沒聽過癮,張嶽催着說:“大師,你再繼續講一個唄。”

我笑了笑,說:“我們年紀那麼小,哪裏會有那麼多經歷呀,說實話,我就只經歷這麼些事情,這不,就來到了你們這黃家村了麼。”

張嶽得知趣事全講完了,沒得聽了,略有幾分失望,於是也就不再逼我講故事了。

“不過……來到你們這黃家村,說實話也有一件趣事,只是不知道該不該講。”這時,我突然想起了他們這個村子的風水古怪,於是笑着說道。

是的,我說的就是他們村的風水怪事。

“哦?我們村的趣事?”

https://ptt9.com/108930/ 張家人一聽,頓時又來了興致,張嶽趕緊催道:“大師,您趕緊說,我們村有什麼趣事呀?”

“你們村的風水很有趣,甚至可以說是古怪。你們難道一點都不知道麼?”

說到這裏,我看了他們一眼。

結果就見張嶽道:“大師,您一定是去給村西頭的黃家看了風水吧?”

一聽這話,顯然,他們村的貔貅吞財局,他也是知道的啊。

其實這也不奇怪,村裏這麼好的風水,肯定路過的風水先生都會感嘆幾句,一來二去,自然就傳的人盡皆知了。

見他知道,我就點點頭,說:“是啊,那村西頭的黃家人請了我看風水,發現那竟是貔貅吞財局,只不過看來看去,也看不明白,爲什麼他們住在這麼好的風水地上,卻是越住越窮。而且,說句不好聽的話,你們家的風水其實是全村最不好的,反而是子孫滿堂,富貴逼人啊。你說,這事怪不怪呀?”

接着,我把風水上,房子向前凸出,壓人一頭的事情也說了一下。

聽完我的話,張家人就說:“不瞞先生,我們也請過風水先生看過,都說我們家現在這房子的風水被全村人壓了一頭,不過這些年住得一直很好,所以也就沒太在意。只要人住的順心平安,也就沒想着再去挪地方了。”

當下,我也點點頭:“是的,只要住的安樂就好。”

這時,老大爺就插了一句嘴,道:“小先生,其實村西頭那處貔貅吞財局,是我們張家的宅基地,以前真的如風水師們所說的那樣,貔貅吞財,一年好過一年,只不過最後被黃家人佔去了。不過估計是老天開眼,惡人住過去之後,就不再好了。”

“哦?那貔貅吞財局的宅基地,以前是你們張家的?”

一聽這話,我和陳二狗都驚愣住了,特別是他還說那裏以前確實很吞財,黃家人住進去後才變不好的。難道黃家人做了什麼惡事?

見我們好奇的樣子,老大爺就嘆了口氣,道:“反正你們也是外地人,我就跟你們說一說也無妨。”

接着,老大爺就跟我們講起了一件陳年舊事。

話說,以民國的時候,他們老張家和黃家人,就爲了躲避戰火,搬到了這個村子裏來。當時,他們老張家有一位懂風水,一來就看中了村西頭那塊地方是一個貔貅吞財局,於是就在那裏建房安了家。而黃家人,則住在村東這一邊。

也就是說,解放前的時候,和現在正好是反着的,張家住村西的貔貅吞財局,黃家住村東,被張家壓了一頭。

就這樣,十幾年下來,黃家越來越窮,而張家則一年比一年好,後來成了當地的大財主。

不過,解放的時候,搞土改運動(鬥地主),張家人被黃家人(僱農)扣了一頂‘地主老財’的大帽子,狠狠的搞了一次批鬥,不僅土地沒收,而且還抄了家,房子、牀被拆了。

當時老大爺的父親覺得冤,氣不過,直接就投了井。

老大爺當時才十六七歲,家破人亡,加上出身成份不好,所以在村裏根本就擡不起頭來,更沒有說話的份。

原本老大爺當時想在老屋的原址重新建一棟茅屋房,不過村裏的人都不同意,說這樣會壓大家一頭。最後沒辦法,他就住在了村口的土地廟裏。這一住就住了好幾年。

後來,二十幾年的時候,他就在村東頭,建了現今眼下的這棟老房子。而原來祖上的老宅地,則被黃家的族長給佔了去。當然,後來村裏人都建了房子,全都壓了他們老張家一頭。

說到這裏,老大爺很悲憤的道:“咱小姓人家的苦,是沒有人知的,天天遭人家欺負,把老宅地也佔了去,咱也不敢吭句聲,別人後來建新房,要壓咱一頭,咱也反對不了,唉。”

PS:今天第一章奉上。大家週末愉快。 看得出來,老大爺是真的挺傷心的,不僅父親被害的投了井,而且最後自家祖上的老宅地,也被別人給佔了去,想像得到,當時他是如何被黃家人趕到村東頭來的。那場景,也真的只有當事人才能體會得到當時的淒涼和無助。

而且,正如他所說的那樣,在這黃家村,就他一戶姓張的,人家建新房要壓你一頭,你又能怎樣?根本就能任人欺負的份。

接着,老大爺語氣一轉,變得有幾分解氣的道:“不過,好在老天開眼,黃家人做出這麼惡毒陰險的事來,以爲佔了貔貅吞財局,就一定能大富大貴,沒成想啊,沒成想,他們住在了貔貅吞財局又如何,還不是三代人下來都沒什麼起色。反倒我張家,雖然受盡了欺辱,但是如今日子卻也好起來了,我心也甚慰。”

講到這裏,老大爺還告訴我:“那村西頭的黃家人,請了十幾位風水先生去看過宅子,都是找不出原由。不知道他們家爲什麼住在貔貅吞財風水局,卻會一年比一年差。所以我就說,這是天意,惡人沒福氣大富,所以我一直教育兩個兒子,一定要做個好人。”

聽到老大爺講完這一切,我和陳二狗既對張家的遭遇感到不平,同時又對黃家人的行徑感到噁心。

或許,真如老大爺所說的那樣,心腸不好的人,是得不到福報的。

當然,也只有這樣解釋,才能解釋的通了。

是的,在風水行當裏有一種說法,認爲福人居福地,福地只贈有緣人。意思就是說,有福的人,住在哪裏,哪裏都是福地。沒福的人,住在福地,也是凶地。

以前就有這麼一個故事,說有一個員外,請風水大師踏勘宅院,將行至後院時,發現有鳥飛起,那人不走了,說後院種着果樹,有鳥驚飛必是有小孩子在偷果子,咱們若進去,嚇到孩子從樹上掉下來就不好了,於是就讓風水先生回去了。

然後風水大師衝那人拱手說:“你家的風水不用看了,就你們這樣的人家,幹什麼都會順當的。”

那人不解,風水先生一語道破:“世間最好的風水,是人品!”

所有的風水中,第一風水是什麼?是人,是人品。

孔子說,君子居之,何陋之有?再壞的風水,都抵擋不住有德者的光輝。

人的善良、大德,足以改變壞風水的影響。

無德者,即便佔據天下最好的風水,也不能發揮作用,不能長久。

起心動念,都是會影響身邊的風水。所以《太上感應篇》中說,心起於善,善雖未爲,吉神已隨之;心起於惡,惡雖未爲,凶神已隨之。好的人品,會改變壞風水,讓好風水錦上添花;而壞人品,則會敗壞好的風水,即便再好的風水也不能發揮作用。

想到這裏,當下我就對老大爺說:“大爺,你說的對,善心就是最好的風水,只要有善心,住在哪裏都不會差。”

老大爺笑呵呵的,說他這一生從不做有虧良心的事。

這一聊,就聊到了天黑盡,這時兒媳也把晚飯做好了,還很豐盛。

吃了晚飯,張家人給我們安排了一間幹靜的客房,因爲明天得趕路,所以我們早早的就回房睡覺去了。

大概是睡到下半夜的時候吧,我總是聽見屋外頭有人走路的腳步聲,隔一會兒,就傳來一陣,隔一會兒就傳來一陣。就好像有人時不時的就會跑到張家的屋門口來似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