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事實上,人工星這方面有獨有的語言基礎編碼系統,我們所需要做的,其實只是對其中六十到一百本類別不同的書進行翻譯,或者說是三千萬文字量左右的不同類別書籍翻譯。昨晚這些,學院的翻譯裝置就能據此得到一個相對詳細的朋語語言庫。”


“然後根據這個語言庫,絕大多數的庫存書籍都能被自動翻譯過來。”愛麗絲頓了頓,看着前方的翻譯院大門,轉頭對空幻等人解釋到:“不過,這種翻譯也不是絕對成功,所以自動翻譯之後,一些文字的反應會出現問題,圖書館信息庫就會將之篩選出來,然後交給我們修訂。”

“這麼說,我們也不是能看到全部的書呢?”

“是的。”愛麗絲有些遺憾地回答。但同時,她的精神力卻連上了空幻幾人的腦海:“這其中其實也有小技巧:在翻譯現有文字的時候,對於大家感興趣,卻不是現有翻譯書籍有的文字,最好不要反應的太清晰,一些專用名詞,儘可能用拆分的方法……”

“拆分?”

“是的,我們這次翻譯是以星空精靈文爲主體,例如星空精靈中的‘Lutusilisiti’這個專用名詞,翻譯成咱們朋語既可以是‘神’,也可以翻譯成‘威嚴強大的慈愛者’。”

“若是翻譯成前面的一個,翻譯系統以後遇到這個星空精靈詞都能輕鬆地用‘神’來替換,因爲是單對單的;可若是翻譯成後面的長詞,翻譯系統就會主動分析情景,從而在未來遇到同樣的詞語時,都會產生各種劃分。但那樣的話,自動翻譯之時就很容易出現問題。”

“我知道!我知道!這樣的話,咱們就有機會查閱更多存在‘Lutusilisiti’這個詞語相關的書籍是嗎?”靈韻突然搶着說道。

“是啊。”愛麗絲微笑着點頭,隨後補充到:“這種小技巧是翻譯系統無法應對的,很多新出現的文明若是得到提醒或者自己發現,也會使用這樣的方法來獲得核心書籍查閱機會。而對於校方來說,這樣做其實無傷大雅,所以也不會在意。”

“爲什麼呢?這也算鑽空子吧?”楚玲好奇。

“校方的本意不過是讓這些種族的語言來翻譯文字,以方便以後該文明的成員,去了解其它文明資料而已。若是這些文明自己乾的太過,最後害的,其實還是他們自己吧。”空幻分析到。

“的確,所以這其中大家最好把握到度。畢竟就算這次沒看到好東西,以後級別高了,我們同樣可以查閱。”愛麗絲補充道。

“瞭解。”

這時,衆人通過了翻譯院的大門,進入其中。

至於幾人之間的精神力交流,由於參與者等級都不低,就算聖堂長老在這兒也不容易監聽內容,很保險。

“不過。”空幻皺眉:“雖說對於校方無礙,但我們提供的翻譯庫經過數次修訂完善之後,卻會成了校方的一個朋語翻譯庫來源,到時候朋語對於掌握了相關翻譯機械的文明而言,就不是問題了,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相互的,無可避免。”雅度很是淡然地說道。

“是啊,交流總比隔閡好,只要我們朋族能保持穩定的發展和強大的基礎實力,這樣做也只會有好處吧,否則現有的幾個高等文明爲何都提出了完善的語言庫呢?”

“的確。”內心一鬆,空幻輕笑片刻,擡頭看向了前方的龐大建築。

這裏雖然掛着翻譯院的牌子,但實際上卻是貝爾學院的一個龐大信息庫,內部備份着比貝爾學院主圖書館還要豐富的信息,但監管卻相當嚴格。即便空幻等人依託龐大的靈神級靈力察覺到了這裏的實質,但卻無法在不破壞核心的前提下,去自如查閱裏面的內容。

所以,衆人也只能乖乖地靠着愛麗絲提供的那種小辦法閱讀更多資料。

“現在想來,如果當初能夠帶一名純能量化天人過來,或許反而能夠收穫更多吧,它們可以變成純能量深入這種信息庫中,有沒有普通純能量體能量防禦弱小的問題。”雅度有些鬱悶地說道。

對於深入寶庫而不可得,最不滿的顯然就是雅度。雖然這段時間在分院圖書館內已經看地飽飽的,但她那無底洞般的記憶庫,顯然對所有信息都不抗拒。

“觀念問題啊。”空幻這樣感嘆:“畢竟天人才出現沒幾年,大家對其研究尚未精深。”

“進去吧。”

踏入翻譯館大廳,再次獲得嚴格審查之後,在翻譯院系統的輔助組織之下,此次需要翻譯的一百本書籍已經在信息列表中顯示出來,浮現在衆人面前。

當然,翻譯工作不是一朝一夕的,幾人這第一次來,主要還是熟悉需要翻譯的資料而已。

不過……

“《基礎物理》、《算法入門》、《衆神之門》、《星聯史記》、《信息專業詞彙》……這些怎麼全是基礎書籍和字典,就沒點高深或者有趣點的東西嗎?”衆人有些無語。

“本來就是這樣的啊。”愛麗絲對於衆人的反應看來早有準備:“本來大家此次的翻譯,就是作爲翻譯系統構建朋族詞彙和語法的基礎。所以需要翻譯的,當然是那些具備大量基礎和專業詞彙,同時能夠更好表現朋語語法的書籍了。”

“失望。”靈韻和雅度頓時雙雙趴在了桌上開始罷工。

此時,最有精神的反而是音雅這個因爲懂得不多,卻瞭解星空精靈語言的小丫頭。只不過她卻只是單純在看,要讓她翻譯的話,空幻還不打算讓後來的朋人都認爲這些書籍的作者,全是三歲小女孩。

“起來吧,這就是任務,大家各選一本,慢慢來就是了。”空幻將靈韻拉了起來,對面的重寵則一如既往地欺負着雅度。

不過在精神網絡之中,他還是補充了一句:“這裏平時可很難進來,也許我們還能趁這個機會近距離接觸貝爾學院的核心繫統,然後將之解析,到時候,不就有很多好看的書了嗎?”

頓時,雅度興奮起來了。

當然,伴隨着衆人興奮的,是幾人對翻譯工作越加嚴謹的態度……其實就是看似仔細,實則拖時間的動作。

這讓空幻有些無奈地向愛麗絲聳了聳肩。

“沒啥,反正校方考慮到大家都是三四歲的小孩,留了很多時間。”愛麗絲不置可否。

“那就好。”空幻點頭,隨後看向四周:“不過,愛依跑哪兒去呢?最近都沒見到,就算在時空庭院遇到,也一副急急忙忙的樣子。”

“愛依大人,應該是去純能學院參與試驗了吧。”數到愛依,愛麗絲頓時一臉崇拜。

“……”空幻頓時無言。

說到純能學院,自從上次重寵將對方三個最厲害的學員變成彈球玩了幾天後,整個學院對空幻等人的態度,頓時變成了敬而遠之。

可伴隨着這個學院學生對朋人的敬畏態度同時,打着朋族盟友旗號的莉雅公主,卻外交工作的進展卻越加順利,很多的純能學院學生似乎都對通過星空精靈,消除朋族的敵對態度,同時獲得提升方法產生了興趣。

這讓莉雅公主最近很是意氣風發。

而同時,愛依作爲老師,則不在學員們的警惕範圍內。

相反,在愛依作爲能量學專家在純能學院上了幾堂課後,她就越加深入地參與了這個學院學生和老師的各種實驗,一方面增進了朋族對這些人的影響力,還藉此獲得了很多朋人缺乏的細節技巧。

也因此,空幻等人對於愛依的舉動也抱有支持態度。

“既然如此,就讓愛依繼續做她喜歡的工作吧。” 朋族方面對於愛依越加深入參與純能學院的工作,顯然持歡迎態度。因爲隨着她對純能學院中的各種深入研究,朋族藉此獲得的純能量體資料也越來越多,越來越豐富,這對於天人純能量化普及研究也會產生很大的促進作用。

至於在這其中,朋族利用大量非朋族技術的問題,其實已經被解決。

因爲,伴隨着朋族在空幻等人的強制要求之下,以自我爲基礎發展科技,到融合亞都、蟲族、乃至於普米加西亞等技術之後的現在,他們已經有了固定而又完善的自我知識體系。在這種情況下,面對外部技術時,朋族完全可以緩慢接受並自我轉化,遠沒有最初的小心翼翼。

所以,愛依的舉動纔會獲得包括空幻在內的支持。

不過,朋族高興的同時,普米加西亞聖堂們顯然就不怎麼滿意了。

“看來,我們關注的重點一開始就錯了。”長老會議中,有人發表着不滿:“那些三四歲小孩就算實力強點、聰明點、會賣萌……咳咳,可怎麼說也只是小孩。就現如今表現來看,對方對於泡圖書館的願望遠超結交其它種族。”

“是啊,一開始我們還以爲是對方高傲,可現在看來,莉雅那個不安分的小公主和兩個大人,纔是事情的重點。”另外一名長老附和到。

“呵呵,老夫還是覺得,這幾個小孩不簡單。”某位長老面對衆人的不滿,只是平靜地說道發話:“當然,現在的事實無法證明老夫的猜想,反倒是被忽略的幾人正在收穫更多,所以老夫也不是固執的人,對此,大家有什麼看法或者辦法嗎?”

“當然是要求純能學院禁止朋人的接觸。”

這種說法太過腦殘,衆人只能對這一直窩在聖堂不韻世事的傢伙予以無視。

“咳咳,老朽倒是有個提議。”另一位長老說道:“我們聖堂的確有絕對實力,可這個世界很大,不是我們聖堂可以吃下的,爲什麼不考慮重新與朋族聯合起來,一起控制越加龐大的星聯呢?”

“我反對,他們作爲挑戰者,而且也是智者,不可能接受這樣的決定。”

“老夫也是這樣想的,雖然我們的決定是帶着善意,但在朋人或者說實際結果看來,這樣做的朋族就是在妥協,只要這樣選擇,他們就會失去很多本來期望他們反對我聖堂的文明的支持,而我們又難以給朋族一個實際有效的保證,這樣又如何讓人信服。”

“那就只有對抗了。”

“請問。”這時,一名年輕(相對)的長老提問:“朋族不是宣告中立嗎?眼下普米加西亞與星空精靈對抗,那羣精靈又掌握着能夠威脅到我們的東西,在這時候,我們不是應該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嗎?”

“你太天真了!”

“額。”

“冷靜,有什麼想法大家都應該提出來,別帶着個人感情。”

“是。”

“朋族所謂的中立,不過是個口號而已。”年老的長老安撫了衆人後解釋道:“如果真的中立,他們爲什麼還要一直照顧着那個小公主?個人感情?說笑吧,種族之間,可能存在這種東西嗎?”

“是啊,何況那個小公主,現在到哪兒都打着與朋族聯盟的旗號,就差在外務記者會上言明雙方的關係。星空精靈和朋族方面諜報情報也顯示,雙方關係火熱,星空精靈甚至向朋族提供了她們賴以生存的核心技術之一的人工星技術,這代表着什麼你們知道嗎!”

“長老之意,朋族與星空精靈,已經實質上聯合在一起了呢?”

“雖然不完全,但也差不多了。”

“既如此,我們就應該將朋族完全放到敵對的位置,而不是現在這般猶豫不決了。”幾位長老附和到。

監獄歸來當奶爸 “但問題是,普米加西亞方面好像對朋族還存在幻想。”

“那就打破這羣目光短淺的凡人的幻想吧。”

“同意。”

“瞭解。”

……

“派遣外交使團,雙方舉辦互訪?”靈雪有些奇怪地看着眼前的普米加西亞外交官,好奇地詢問:“雙方加強交流,這方面我方是非常支持的,但不知道貴方對此次訪問有什麼安排和要求嗎?”

“尊敬的核心族長陛下,普米加西亞方面是邀請陛下和一衆長老前往普米加西亞首都,以及聖堂神殿訪問,旨在加強雙方的瞭解,並消除誤會與隔閡。”

“同時,我方請求參觀貴方的祭司山學院和藍月方面,並前往蟲族母巢殘骸協同調查。”

“祭司山學院沒問題,藍月方面……”

靈雪想了想,之前將藍月封閉是避免被敵對外星文明,利用藍月朋人尚未消失的獨立情緒做手腳,但現在伴隨着白農和白敏在藍月上的婚禮,並大規模帶動雙月朋人與藍月朋人的婚姻等動作,藍月已經穩定。

因此,她點頭回復:“藍月方面也沒問題,不過蟲族母巢現如今尚有不確定危險,恐怕只能表示遺憾。”

母巢的研究現在可正在高速推進中,有了重寵做後盾,朋族甚至在討論重新激活母巢,並結合星空精靈的人工星技術,將之改造成朋族的星空要塞的可能性,遠沒有外界以爲的還在覈心部位外徘徊那麼緩慢。

在這種時候,朋族又怎麼可能讓存在敵對傾向的普米加西亞人加入進來。

“無妨,至於貴方向我方的訪問人員?”

“對此我方是期待,但您也看到了。”靈雪苦笑着指了指辦公室內的文件:“由於體制問題,身爲核心族長和核心長老的衆人都非常忙碌……當然,對於普米加西亞的邀請,我方是非常期待,所以如果貴方無異議,我方可以派遣核心長老之一的音無長老帶隊,帶領政府人員前往。”

“當然不會有異議。”普米加西亞外交官滿意地點頭。

隨後補充了些細節,外交官才恭敬地退出辦公室。

走出最高長老會大樓時,雖然明知自己絕對處在朋人的監控之中,他還是下意識地摸了摸額頭上的飾物。

“這世界上,恐怕也只有聖堂才能與朋族對抗了,好強大的威壓和精神力探查。”

這名外交官也是聖堂的學徒,只不過普米加西亞人普遍無法進入幽神級,達到聖堂武士的等級,所以他纔會成爲普通官員。

但在擔任聖堂學徒時所學習的精神力知識,讓他在面對普通朋人時至少有了些抵抗力。而頭頂的飾物更是由聖堂提供,據說連聖堂長老的精神力都能隔絕的好東西,正好用在面對朋族那些強大的長老面前。

也正是有了這個,外交官纔有底氣在朋族這兒繼續發揮,否則那什麼祕密都藏不住的感覺,太難受了。 “生物的進化是一個由簡到繁,然後再由繁到簡的過程。”

“最初的生命只是單一的細胞或者能量結構,然後爲了適應環境,他們進化出了各種各樣的組件來填補生活的各種需求;”

“但當環境變得越來越複雜,生物的活動區域擴張速度已經超出進化適應的速度之時,他們就不得不依託外物來滿足進化緩慢的缺失,從而就出現了使用工具的文明痕跡,並從最初的簡單工具到後來的宇宙文明;”

“可是,當面對無盡的宇宙,宇宙文明強大而又穩定的生活,導致生物再次從高速發展轉變回平穩進步,時間回到了進化的腳步這邊。此時,文明的發展超出了擴張的速度,他們的注意力轉回了生物個體的進化。然後,個體修煉、生物改造、機械化改造等等主動進化方式,就陸續產生;”

“之後,生物將會認識到,面對這個複雜而又多變的宇宙環境,無論多麼完善的軀體都有無法適應的一天,這似乎反而是最簡單的基礎結構,更容易適應這個宇宙。”

臺上,純能學院一位資深的教授,正在向一種純能學院的學生們,講授着屬於純能學院的課程。

而在一旁,愛依作爲旁聽者,參與了課程的學習。

此時,教授正在講述的則是純能學院研究員們,對於生物進化的看法。

“我們發現,生物的進化由簡入繁,這是最初的原則,但在進入宇宙後,絕大部分都會開始由繁歸簡,這也是宇宙的必然。”

“舉幾個例子。”教授開啓了全息影響,上面浮現了三種生物體:純能生物、機械化生物和蟲族。

他首先指向了爭議最大的蟲族。

“雖然我們中很多人對蟲子都存在仇恨乃至於偏見,但有一點我們無法否定,那就是,蟲族在生物體進化上,也許未到極端,卻也遠超現如今星聯的任何一個生物肉體進化類的種族。”

學員中精神力震動不斷,但沒人打攪教授的發言。

“在我們捕獲的蟲族標本之中,通過解剖等方法能夠發現,相對於常規的碳基生物,蟲族個體強大而又簡單,卻爲他們提供了強大而又純粹的戰鬥力。也正是靠着這樣的結構,它們才獲得了強大的戰力與繁殖力,從而與整個星聯對抗。”

“教授,蟲族是一個整體,即便是以生物進化來討論,不是也應該從一個腦蟲結構爲基礎的蟲羣、而非單個蟲族考慮不是嗎?”有學員反駁。

“事情的確如此,可即便是從整體考慮,大家覺得相對於一個複雜的人體,蟲族的整體又真的複雜嗎?”教授笑着反問。

“這……”學員很快沉默下去。

作爲星聯主要的外部敵人,蟲族在作爲整個星聯都能排的上號的精英學院學生眼中,其實相當透明。甚至於論及瞭解豐富度,他們都超出朋族不少的蟲族研究專家。

因此,面對教授的反問,學生們也能很快理解其意思。

“當然,蟲族只是最基礎的例子,與另外兩種相比,論進化,它們恐怕還不入眼。”

“哈!?”衆人帶着期待與疑惑,看向了另外兩種生物體。

“機械體。”教授的語氣稍稍加重:“顧名思義就是生物改造體,不同於硅基生物,這些是文明主動進化的產物。”

“雖然在很多文明之中,人體改造還存在觀念上的抗拒,但進化就是進化。就算自然進化絕大部分都還有失敗品了,爲什麼就不能容忍生物改造的失敗呢?因此,在我們看來,無論主動還是被動,無論當時是成功還是失敗,但不斷適應環境改造軀體的行爲,就應該屬於進化。”

這個觀點在全部的高等文明、絕大部分的中等宇宙文明處都是獲得了承認,所以在此時的課堂上提出,也沒人會反駁。

“而進化,不存在完美的進化,只存在最合適的進化,這其中就有着一個平衡的問題。將該種進化改造後,其提供的優點高出缺點,那就是一個成功的進化。”

“例如大家看到的泰米莉亞族,她們最初只是單純的碳基生物,機械文明高度發展期間,出現了機器人暴動,出現過全民反機械化改造乃至與因此內戰,這衆多事情最後,面對蟲族的壓迫,她們還是走向了整體的機械改造……”

對於這個種族,愛依也做過深入瞭解。

因爲她覺得,這個種族某方面和朋族很像:同樣是從進入文明就發展超快;同樣是全族相當團結,很少出現內戰;同樣是面對蟲族的壓迫,反擊並將之擊潰的同時,促進了本族的高速發展;同樣是追求某種進化的極致,只不過泰米莉亞是追求機械化改造,而朋族是追求能量化與修煉。

不過相比朋族,泰米莉亞的進化之路顯然坎坷了不少。

原初,泰米莉亞族在建設部落,出現文明的曙光之後,就迅速發展出了文字、住房、工具等等,並幾乎立刻就醒悟了教育與科研的重要性。

當相比朋族,泰米莉亞族沒有強大的個體實力和修煉實力。

這在朋族看來是一個很大的缺點,但仔細分析之後,愛依發現這中缺點,卻反而成促進泰米莉亞族向機械文明的另一個極致發展的根源。

沒有朋族的強大個體實力,他們不得不早早地就熟練金屬冶煉、盔甲和兵器的製造、城堡的建設等等,並以此爲基礎,爲了在殘酷的自然環境中生存而發展出烤爐、齒輪、乃至於蒸汽機、甚至於電力……她們在短短三十年時間就跳躍過了這些步驟。

然後,當他們準備進入宇宙時,蟲族來了。

這與朋族何其相似,但不同的是,面對蟲族的朋族還能抵擋乃至於防守反擊,泰米莉亞族卻只能節節敗退,最終甚至完全躲入地底深處。

國民嬌寵:男神愛撩鬼 不過,地下世界豐富的資源和狹小的環境,卻反過來促成了泰米莉亞族對個體使用類機械的大力發展,以及對無人兵器的大規模應用。

Leave a Reply